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25阅读
  • 0回复

叶曙明:中大“六三”武斗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荒唐岁月


叶曙明


供电公司的“五·二二”武斗后,预示着将有一连串的武斗随之而来。造反派对去年交枪感到后悔不迭,纷纷通过各种渠道重新武装起来,抢枪之风又刮起来了。有人自己制造武器,也有人北上武汉等地搞枪。当时在武汉,一张《拉兹之歌》(印度影片《流浪者》的插曲)的唱片可以换一支“五四”式手枪,配100发子弹。造反派就在中山医的破四旧仓库里,找了很多这些唱片,拿去武汉换枪。


1968年6月3日,中山大学发生一场严重的武斗。据旗派方面记述,武斗起因是东风派的革造会6月3日中午强占原由旗派占领的旧物理楼,并抓了在楼内的四名旗派成员。中大红旗、八三一闻讯前往抢救,革造会从楼上投掷了两枚手榴弹,炸伤五人。武斗于是爆发。旗派指责对方“用手榴弹、硫酸、毒气继续危害正义的红旗、八三一战士”。


一派占据楼上,一派在楼下包围,双方紧张对峙着。军区的一篇观察员文章说,旗派在武斗中动用了机枪、手枪、手榴弹、燃烧弹、炸药、毒气和由中大化学系制造的“化学弹”。直到次日下午,中大红旗、八三一勤务组下令总攻击。旗派在楼下纵火焚烧,大火迅速烧向物理楼的顶层。军管会办的《三军联委战报》文章是这么写的:


他们用炸药包连续爆炸,并灭绝人性地纵火烧楼。他们把群众的棉被、衣服集中在楼内,浇上汽油,撒上“六六六”粉和化学药品,用鼓风机煽风,企图将楼上的革命群众烧死、毒死、熏死。大火烧了整整六个小时,温度高达一千度以上,四层楼的楼顶烧塌了,楼内价值八十多万元的食品全部成了废品,楼上的群众也被烧伤,熏倒过去。


由于当年小报上的文章和交代材料,对武斗规模、死伤情况的描述,出于互相诋毁,或推卸责任的目的,真真假假,不乏夸张、捏造,甚至连军管会的文章,也难免有失实之处,但在这次武斗中,有一位叫阮向阳的革造会头头,不幸身亡,却成了当年一件轰动广州的事件。


武斗时,阮向阳冒死从三楼跳下来。有人说他是想逃走,有人估计他是想下来谈判。但不管他想干什么,都没有成功,因为他一落地,就被一群学生围上来,不容分说,乱棍殴打。后来,中央发出“七·三”、“七·二四”布告,开始清理派性组织时,参加中大“六·三”武斗的一些人,被扭送到警司。据他们交代,阮向阳并非在跳下楼后被当场乱棍打死的,其中一份问话记录写道:


问:这次抓你来,你将罪行交代清楚。


答:6月4日下午两点多,一群学生(有八中、二十一中、六中、中大八三一的)追赶一个人(阮向阳),有一个人叫:他是革造会头头,打。于是很多人扔石头,有的拿铁枝打,猛打。后送保健室抢救,当时死没有死,我没有看见。我没有动手打,人很多,我只是从家里出来上班在路上看见。


阮向阳跳下楼以后,朝教工第四宿舍方向仓皇逃跑。革造会方面学生写的材料,也证明了这一点。“阮向阳同志跳得非常好,未有任何损伤。脚一着地,阮向阳就往西区第四宿舍方向飞跑。”这份学生材料写道:“此时看到后边已有四五个暴徒在追阮向阳。他们并未知道是阮向阳同志,边追边叫:‘不管是谁,追上去再说。’”


阮向阳跑到教工宿舍后,躲进了一位教师的屋里,把门紧紧关上。“接着就有人用长矛、匕首拼命打门,”后来这位教师写了一份旁证材料,他写道:“当时阮向阳同志并没有负伤,头上带(戴)着藤帽并用一条擦汗用的手帕包住口。我们立即将他带(戴)的帽丢出外面,叫他解下手帕准备帮他跳窗逃跑。但这时已发现窗外站着一群武斗家伙,阮就说:‘不行,外面有人。’接着这班家伙不断地朝我们房里投石头。在这种情况下,只好叫阮躲到床铺下面。不久,门就被打开了。”阮向阳被蜂拥而入的人抓走了。那位革造会的学生说:


在往回带的中途为旗人(指旗派——引注)认出是阮向阳同志,便遭到各种棍棒的毒打,大刀砍杀,用长矛捅。到物理楼下,阮向阳已气息奄奄躺在担架上,围上来的暴徒又用脚拼命踢他。


这份材料还说:阮向阳被送到保健室时还没死,“岂知在保健室暴徒们下了更大毒手,又是用铁棍乱棒猛往(阮向阳)头上打,阮向阳眼睛翻白,只剩下一口气了。”就这样,广州“文革”又多了一名枉死者。


尽管省革委会发出呼吁,要求广州两派工人不要介入中大的武斗,但两派均不予理会。工人纠察队以东风派为主,但它不是一个自发的群众组织,而是受着革委会的领导,因此,可以名正言顺地以制止武斗为由,开入学校。


6月4日下午,旗派举行了大规模集会游行。6月6日,东风派工革会集合了数百人,包括大批郊贫联的农民,全副武装,包围中大。这种紧张对峙的局面,直至6月下旬,才慢慢平息。


6月8日,广雅中学也发生武斗。主义兵、地总、春雷、人汽六一五等东风派组织的群众,下午从广雅后门冲入校内,把旗派四一○红色造反团的13人围困在一幢大楼里。这场武斗几乎是中大武斗的翻版,双方楼上楼下对峙的局面,又再出现,这回变成东风派在楼下,旗派在楼上。当时西片军训团学习班就在附近,工革联西片委员会、革联煤建系统委员会和十五中、十二中、西联中学、文昌中学的旗派学生纷纷赶来。形势非常紧张。


楼下的人开始纵火烧楼。最后,被困楼上的群众,有九人被迫跳楼逃生,四人被掳走,其中一人严重烧伤,三人严重骨折。大楼基本上被烧毁。


叶曙明


中大“六三”武斗2013.12.07羊城晚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