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2阅读
  • 0回复

叶曙明:东较场武斗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东较场武斗
   标签:文革 2013-11-24 09:25 星期日
       1967年底,广州的武斗高潮,似乎已经过去。在中央的要求下,两派开始大联合。但到了1968年的元旦以后,社会上突然刮起一股“三封风”(封档案室、武装部、政治部),以广州财贸系统为例,局以上被封超过七成,公司被封超过一半。都是被群众组织贴了封条,不让办公。有些组织还一边封,一边抢。封的理由:一、砸烂公检法;二、政治部长期执行反动路线;三、这些部门和地方都藏有黑材料;四、这些部门是封锁中央消息,如中央九大征求意见文件,没有给他们传达;五、武装部是走资派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产物。


          这股封办公室的风潮,也引起了连串武斗。1968年1月8日,广州医药公司的工革联和工革会,就是因封办公室问题,争吵不休,最后以棍棒相见,三十六中、三十五中、二十三中的大批学生也加入了武斗,你抓我的人,我也抓你的人,使事态进一步恶化。


         1月上、中旬,广州市各种小型武斗,仍然频频发生,电灯泡厂、珠影制片厂、果品公司等单位,不断有小冲突,起因都是些小事,这方要贴大字报,那方不让贴之类。但1月22日,是一个凶险的日子,因为这是省革联夺权一周年的纪念日。造反派已经大造舆论,准备在这一天隆重庆祝。


         广州的任何风吹草动,北京都一清二楚。1月21日中午,周恩来与红司负责人通电话。周恩来劝说,广州形势很好,大联合形势不错,不要开派性会议,如果开派性会议,矛盾扩大了,就会发生挫折。周恩来说,你们带了头高姿态,联合起来了,不要再落后了,如果再出现曲折就不好。你们要赶快开一次紧急会议,庆祝一·二二的会议不要开。


         但是,两派群众都不肯就此罢休。广东省一月革命周年纪念筹备小组还是坚持要在次日召开“隆重纪念毛主席亲自发动的一月革命一周年,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誓师大会”,并准备在会上斗争原省委领导人,要求广东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省革筹)派战士与首长参加,派部队维持秩序。估计有12万群众参加大会,散会后将举行游行。


          经过军管会、省革筹的一再劝说,到1月22日凌晨3时30分,旗派才答应不开会了。陈德指示,要各个战线做东风派的工作,凡是在街上吊有草人的,要在天亮前撤掉。


          天亮以后,东较场还是聚集了许多群众,而且愈来愈多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清晨8时许,省革筹首先接到市电讯局军管小组的电话报告,会场内外的群众愈聚愈多,大约有两至三万人左右。


         当时会场内吵翻了天,有人声称周总理的指示是假的,或者周总理不是这个意思,主张按计划开会,继续涌入会场;另有一些人则宣讲周恩来的电话指示,主张对周总理指示要执行,不执行不好。当时有人挤进会场,有人退出会场,有人围观,乱成一片。


         到了上午9时左右,双方的辩论,渐渐带有很浓的火药味。八一战斗兵团、工联、广州兵团突然广播,要求广州兵团马上集中。不久,广州兵团和“秋收起义”(一个群众组织)就打起来了。最初大家是用石块互相攻击,后来,广州兵团向体院大楼发起冲击。军管会的电话报告称:


      


        这时10点半左右,对方便(把)桌子板凳、柴火、黑板往一楼搬,这时11点左右,开了五台车来,有八一警卫团、红司警卫团、铁锤兵团,后来不断往里面搬汽油,结果把火点着烧起来了。去了两辆救火车不准进,部队也不给进。刚进了一个连队结果给围了起来,把武器抢了(后来做工作退了回来)。当时他们就把部队战士的帽抢去多顶,领章多副,语录抢去拆碎,到处乱扔,并骂战士是支保兵,派了十多个连队不能进。中央调查组、监督小组做工作无效,有的拿着大铁锤往大楼砸,并扬言把大楼炸了。这时从外面来了一千多主义兵,拿着木棒,扛着大旗,往大楼里冲,结果把旗派所有在体院里的旗派全部赶走,直退到电讯局大楼,当他们进入时,部队也趁机往里面进。结果武斗持续到7点多钟,武斗基本上停止下来,部队重伤16人,秋收起义轻伤三人,旗派的无数,不敢告诉我们,他们自己送医院(据说伤是比较多的)。    





         下午4时,周恩来对东较场武斗事件,作了指示:“继续做政治宣传,说明广大群众是好的,是愿意革命的,但是他们受了骗,这是人民内部矛盾,不能采取这样做法。敌人就在我们身边,这样做法是错误的。应当由群众自己把坏头头交出来,这样破坏国家财产是绝对不允许的。” 广州警司也发表声明,要求全市革命群众起来立即制止武斗。当晚,东风派实行全市戒严。但这种做法,受到省革筹小组和军管会的批评。


         1月26日,广州工人阶级首届代表大会召开,出席代表4100多人,其中列席代表1300多人。国务院、中央文革发来贺电。广州部队、省革筹小组、省军区的领导出席了大会。1月28日,大会闭幕。


         不是所有工人都有权参加工代会的。以航运局为例,在1.8万多职工中,只有3000多人属船工,有权参加工代会,其余1.5万人是船民,因有入股金利息收入,不属于无产阶级,故被排斥在工代会之外。


          在这次大会上,成立广州工人阶级首届代表大会委员会,委员118人,常委17人(工革会六人,工革联六人,工交红旗三人,海员二人),核心小组四人(工革会、工革联、工交红旗、海员各一人)。大会标志着广州50万工人正式实现大联合。





载《羊城晚报》2013年11月23日


http://blog.tianya.cn/post-791868-54130392-1.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