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1阅读
  • 0回复

叶曙明:北京在谈广州在打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狂刮武斗风时的宣传画《还我战友》
荒唐岁月


叶曙明


周恩来在北京主持广州两派组织的谈判。他在会上说:你们抢军用物资和援越物资,简直是没有敌情观念!是无知!不要搞亲者痛、仇者快的事了!以后不要再提“军内一小撮”了。“军内一小撮”是七·二○事件后宣传机关提错了的。提出夺军权,这是错误的。


《红旗》杂志在第14期发表了社论《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我国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可靠支柱》。8月2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出《关于开展拥军爱民运动的号召》。中央开始重新强调军队的权威,显示出要靠军队之力,来稳定大局了。


8月24日,广州军区下达关于收交武器的三点指示:“一、各造反派,尽量做到将要去的武器,送交原地点、原单位。收缴武器单位要对送交武器的造反派热情接待,并给予鼓励。二、如果各造反派实在记不起,搞不清要去的武器原属的地点单位,属此类性质的武器,可送交附近驻军单位,该单位对送交武器的造反派要热情接待,并给予鼓励。要办理登记手续,双方负责人签字,报表,武器类别,数量,时间,何组织。三、军区作战部已通知广州驻军单位,负责上述第二点指示的具体工作。通知各组尽快转达上述指示。” 指示婉转地把“抢夺武器”称之为“要去武器”。


然而,8月26日,广州文冲船厂却被一片腥风血雾淹没了。文冲船厂内的两派组织(东风派的五湖四海和旗派的红革会),从8月24日开始,已处于临战状态,双方封锁厂区,劫走厂船,挖掘工事,埋设地雷,互相对峙,短短几天之内,发生了好几次开枪事件。


8月25日晚上,双方在一片蔗田里短兵相接,动用了机枪和炸弹。8月26日上午,五湖四海勒令红革会在当天下午6时以前,拆除牛山(厂生活区的一小山)上全部工事,全部人员撤下牛山,填平战壕,取出埋下的全部地雷;立即封存所有枪支弹药,不得私自转移,不得分散隐藏,全部交“联防指挥部”处理。厂区内的高音喇叭整天叫喊:“不要搞武斗了!不要搞武器!放下武器吧!”红革会断然拒绝了对方的命令。


当晚9时45分,武斗开始了,双方使用了高射机枪、轻重机枪、冲锋枪、步枪、手枪、手榴弹、照明弹。地总的两条炮艇从黄埔驶来,利用“洪湖”、“建华”两艘远洋轮为掩护,向红革会的阵地扫射。经过35分钟激战,双方均有伤亡。广州军区派了六个连驰赴现场,制止武斗。


在此期间,广州冷冻厂、氮肥厂、西村水厂、电厂等地,武斗此起彼伏。在大街上互相伏击、打冷枪、绑架,更是层见叠现。


9月1日凌晨,周恩来再次接见广州地区两派群众组织代表。他说:“我看派性现在已经登峰造极了,不能再往下发展了,再不回头,不管哪一方面,就要犯罪了。现在黄埔港无法卸货,每条船每天赔500英镑。这不是抓革命,促生产,这是严重浪费。你们再这样搞,黄埔港就要实行军管。军管是可以武装保卫,可以抓人的。”


周恩来说:“上次我没有要求你们马上缴枪,只是封存起来,达成协议后,就要大联合,难道还要打个你死我活吗?你们还有什么不能联合的呢?工农联盟是主力军,我首先向工人、农民呼吁,立刻把武器封存起来,如果你们同意,我立刻派代表团跟你们一道下去。你们工人、农民要做模范,把武器封存起来,才能制止武斗。”


同日下午2时,两派组织代表在北京再签订《关于“拥军爱民”和制止武斗的四条协议》。最后商定以9月7日零时为封枪时间。但第二个四条签订之日,也是广州港河南作业区太古仓发生激烈武斗之时。


太古仓位于珠江边,与广州重型机器厂和广州造船厂相邻,是一个重要的进出口物资仓库。9月1日下午,工联与地总在这里发生冲突,工联据守在仓库三楼,地总四面围攻。三司的学生从大沙头乘船增援,战况愈加激烈。傍晚5时,仓库突然起火,火势相当猛烈,蔓延迅速,当夕阳西下以后,七、八、九仓基本付诸一炬,三、四、五、六仓也损毁严重。里面贮藏的3500吨白糖、几千吨大米、1000吨日用百货和100吨烟胶,全部变成一片灰烬。据当时报告的数字,武斗造成七人死亡,十多人受伤,国家财产损失300多万元。


三司开来了两艘炮艇和一条木船,接载工联人员突围。他们在江面和地总再次展开了惨烈的战斗。子弹划破空气的光痕,在江面乱窜。三司的小报有一篇文章这样描述:


两艘炮艇、一艘木船满载着满腔怒火的三司战士飞驶而来! 杀人成性的地匪把水面组成了一个火力网。 坐在第一艘炮艇上的五十一中红旗战士,17岁的机枪手邝××,即以准确而猛烈的火力向地匪还击,打乱了地匪的阵脚!眼看炮艇就要冲过火力网了,地匪竟集中所有的火力向邝××打来!……将要冲出地匪火力网的时候,一颗万恶的子弹击中了邝××同志,但他咬着牙根,坚持着打完最后一梭子弹……


这种场面十分悲壮,但却让后人无法明白,这些人究竟是怎么了?是疯了吗?是脑筋出毛病了吗?这样以死相拼,究竟为了什么?双方都高喊着为了保卫无产阶级专政,为了保卫无产阶级司令部,人类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过这样奇怪的战争。


叶曙明



北京在谈广州在打
作 者 : 叶曙明
日 期 :  2013.11.02
来 源 :  羊城晚报
版 次 : 第B10版:博闻周刊·羊城沧桑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