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55阅读
  • 0回复

孙曙光:秋天晚霞的思考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章来源:《老上中人网》
                      作者:1967届上中校友 孙曙光








                            秋天晚霞的思考






                                                     图片来源:2014届上中校友 周润天





2014年10月18日,上中67届校友齐聚一堂,参与入校50周年返校庆典。1967届上中校友孙曙光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回顾近半个世纪来的阳春美景或是颠沛流离,呼吁大家珍视共同走过特殊年代的不灭友谊。





尊敬的老三届校友、尊敬的领导、来宾、老师们、同学们:


大家上午好!


我是67届毕业生代表孙曙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人到一定年龄会对培养过自己的母校有种无法释怀的、感恩的心情。这次母校参观不胜慨叹。景色秀美当然怡然而闲适,而对于母校的变迁我们却多少感到一些陌生和茫然,因为昨日已去,留下只有对母校绵绵的牵挂。四十多年来,我们有过柳暗花明的阳春美景,也有过巅沛流离的辛酸往事。大家经历了近半个世纪的风风雨雨,今天的聚会,圆了始终萦绕在我们心中的梦,但是,我发现其中一些同学已不幸先后离我们而去,想起他们的音容笑貌,我们无限感慨;对于他们的英年早逝,我们心情沉痛!人一旦驾鹤西去,亲友们不禁都会唏嘘感慨一番,这次回到上海,还发现我们同学就有人生活居然无法自理,不由地顿起凋零之感,更是体悟到人生苦短的悲凉。古希腊伊壁鸠鲁认为:「人类痛苦的根源,就是无处不在的死亡恐惧。」如今,我们每个人都不免有「油灯枯,生命逐渐暗淡」之感,而余下的时光每一瞬间仍然在我们的指间悄声无息地偷偷滑过,毕竟「天命不可违」。只有在得知失去同学之后,我们今天终于懂得悲天悯人,懂得去思考和自省。我们毕竟无论如何努力,也阻挡不了生命终结的脚步;暮然回首,两鬓成霜;时光不复,我们已进古稀之年了。我们唯一可做的就是抓紧晚年的里程,充实自己,绽放出晚霞生命的绚烂。生命中,总有一些人不敢忘、不能忘。距离,只能淡化了联系;却深化了永不磨灭的记忆。时光,只是淡化了心情,却无法改变感情的守望。我觉得,我们有一个特殊的称谓——老三届。老三届是一个中性词,它不彰显辉煌,也不意味没落。


图片来源:1968届上中校友 宋建雄





如今「上中基因」已经深深地刻在我们脑子里,溶化在血液中。人生的赤橙黄绿,生活的苦辣酸甜,都已是过眼的烟云。我们曾经一生为之奋斗所创造的成果是社会的,所取得的报酬是儿孙的,惟有身体健康才是自己的。弹指一挥间的四十多年过去,这次「再聚首」,在岁月酿就的醇厚的情谊中回味往日的纯真。需要强调的是:今天,我们只有一种关系——师生;今天,我们只有一个身份——同学;今天,我们只有一种称谓——姓名;今天,我们只有一个话题——友谊。让我们抛开所有的顾虑,放下所有的恩怨,冰释所有的误会,倾情交流,传递真诚,共浴友谊的阳光!


其实,我一直呼唤上中老三届同学们应当尽快建立自己的对话习惯才对。可惜,尽管我一再呼唤,但是至今没有得到积极回应。这方面,我估计有上中老三届同学因文革导致的情感纠结的问题,也有老年人心理相对闭塞,又因退休待遇、子女琐事搞得心灵劳瘁,对于外界缺乏沟通需求的问题;恐怕还有一方面是上中有些同学缺乏网络信息、编辑技术手段问题。但是所有这一切,都不足以成为我们缺乏沟通的理由。


也许我们是孤独老人,也许我们是甘心情愿地被孩子绑架,但是我们也应该有自己的阳光。在寂寞和忙碌的时候,我们可以利用有限的时间,不断地舔舐记忆的伤口,静静地去滋养和充实有限的生命。生活,一半是回忆,剩下的另一半就是继续。我们不妨关紧门窗,在平静中协调身体与心灵的平衡,净化自己的思想。










左二为作者孙曙光


图片来源:1968届上中校友 许树建




我认为目前上中老三届同学情感纠结,主要问题还是文革派系纠纷仇恨的惯性思维定势造成的,所以我们必须马上走出这个怪圈! 我们都有个共同的时间约定,那就是聚会;我们也有个共同的名字,那就是上中。为什么我们的眼里常含着泪水,因为我们对上中这块土地充满眷恋,爱得深切。如今上中校友相聚一堂,大部分时间内肯定是意气豪放,但是一旦接触当年风波是非,为什么有些人便如鲠在喉老大不痛快。


记得印度著名诗人泰戈尔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悲剧的年代,年代的悲剧,绝非是一个人的偶然命运。这一代人,谁能逃脱那个年代的悲剧呢?如今在浮躁年代,宽容好像变成了稀缺资源,难怪中国缺少甘地、曼德拉与图图大教这样的伟人。


我想人生这个东西,淡然一点往往会是清风明月,太过执着,则就是迷惘了,其实,在那场腥风血雨的「文革」恶梦中,根本没有任何派别的行为准则是正确的,全是一场社会堕落的灾难!我们过去太年轻,对于官方教导过于深信不疑,以至于人生的弓弦始终绷得太紧,事实上,人类进化道路唯有改革与妥协才是理智成熟之途!


亚里士多德与孔夫子似乎是心有灵犀一点通,都使用了「中庸之道」这个词来概况最好的社会制度。革命是一个极其豪爽、功其一役立竿见影的政治词汇,在非黑即白、横颈就刃中选择牺牲。过去我们深信不疑的东西未必是真理。其实,真理只能在实践中被感知、鉴别、与证明。


因此我们情愿对于那段时光的恩怨、功过、得失、遭遇……都看得再淡一点,也许,在我们认识的人中,有过误会,有过得失,如今倘若可以大度忘却也许有过的背叛、伤怀、无奈和悲痛。这是何等美妙的人生境界。我们已经努力摒弃那些看似永远正确的空话,内心不停地得到自醒与冲刷。人生经历告诫我们,有些事应该浅尝辄止,千万不要太较真了。


变老是人生的必修课,而变得成熟则是人生的选修课。「百年修得同船渡」,我们在这艘百年船上共渡苍桑,彼此提携、患难与共、珍视团结都来不及,为何还要自我糟践、仇仇相报?荣辱、兴衰、苦乐,人生百味,我们什么没有尝过?如今,我们需要的是理解,是安慰,是彼此分担抚慰深藏的创伤,是向昨天的「异己」,今天作为挚友的一诉衷肠。所有爱恨情仇今天已化成一缕轻烟,随风飘远,今天的潇洒割舍与遗忘意味着上中人理智而崭新的开始!


林语堂先生说过,人们爱秋天,是因为秋叶泛黄,色彩富丽,还带着一点悲哀的色调以及死亡的预感。这话说得是多么精致与准确呀!


刘禹锡说过:「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这里的「桑榆」表示晚霞的灿烂余光。这段灿烂余光应当归于我们!


图片来源:1968届上中校友 宋建雄




四十多年之后,在品味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之后,我们就会发觉让我们最难以忘怀和割舍不掉的,依旧是那段青年时代的同窗友情。我们需要重新回到人生征程的起点,找到最初的那份真挚情感。在今天这个平台上不仅能使我们回顾人生天真烂漫的岁月,更能达到沟通、增进友谊的目的。正是为了让我们这真诚、质朴的同窗友谊得以延续,前一段时间一些上海中学热心的同学倡导要筹建同学会,我非常赞同。我非常感激几位有心的老校友徐祥联等创办了《老上中人》网络平台,我们完全需要《老上中人》网络平台的及时沟通。同时,我也很佩服高二(6)班李杰同学为班级同学建立的友情网络《难忘上中》。他们的所作所为正是我们大家学习的榜样。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岁月可以带走我们的青春与激情,却带不走我们的思念和记忆;生活可以改变我们的容颜与秉性,却改变不了我们的纯真和友谊。昨日的回忆,我们珍惜,因为她曾留下我们青春的足迹;今天的相聚,我们铭记,因为她又拉近了你我他心与心的距离;明日的憧憬,我们向往,因为有同学间相互牵挂的日子会更加温馨,更加绚丽。英国哲学家罗素说过:「生命是一条江,发源于远处,蜿蜒于大地。上游是青年时代,中游是中年时代,下游是老年时代。上游狭窄而喘急,下游宽阔而平静。什么是死亡,死亡就是江入大海。大海接纳了江河,又结束了江河。」如今的我们告别了悬崖峡谷,浪花四溅的上中游历程,前面就是海风拂面,群鸥翱翔的自由新天地!让我们扑上前去,拥抱海洋吧!


衷心地祝福各位老师,各位同学身体健康、阖家幸福!祝愿我们的聚会圆满成功!




















                                                                                                                      上海中学校友联络会


                                                                                                                                  2014年10月


http://page.renren.com/601769412/channel-noteshow-939267073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