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20阅读
  • 0回复

钱大栋:上海中学6·27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上中的那些事(一百零二)


                               《6·27》事件


   1968年6月27日下午,由我校革委会联合上海教学仪器厂工人造反组织,一起召开批斗叶克平和王建华大会。前者是上中一把手党支部书记,后者调教学仪器厂前,原是上中二把手党支部副书记。起因是在所谓右倾翻案风中,叶、王俩人作为混入党内的阶级异己分子,插手上中文革运动,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拉一派、打一派,制造派系斗争,企图颠覆新生的革命委员会。


   会议刚结束,全校师生摩肩擦踵纷纷赴食堂吃晚饭,这时校革委会成员任安生由教工食堂出来,在校园里巧遇七位来历不明的外校成员,他上前询问得知是洋泾中学来校串联找人的,他们口口声声要找校革委会一把手刘世桂,态度异常恶劣、气焰非常嚣张。任安生先稳住他们,然后与闻讯赶来的一帮师生团团围住,大家争先恐后询问他们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去找谁?由于双方态度都不可恭维,所以由僵持发展到动手动脚,最后干脆被大家簇拥着一起来到校革委会办公室。在办公室内巧遇李某某,方才得知他们确实是洋泾中学并来找他的,本来应该消除误会冰解冻释就此打住了。但随行者不依不饶,说他们慌言连篇、无理取闹、还动手打人,所以一定要他们写检查,并勒令立即滚出学校。由于人多势众,杨进中学七人无奈,只能敷衍了事匆匆写了份检查脱身离去。一旦金蝉脱壳,他们乘众人不注意,在某些人的引领下窜进先棉堂,与早先在此作为据点的红战部成员会合了。


   由于本校兵团派与红战部一贯隔阂较深,本来对反击右倾翻案风,矛头所指就各不相同,往往还是针锋相对的,所以平时就话不投机半句多,各自占山为王。如今被外校洋泾中学七位同学一搅合,校园内空气顿时立刻紧张起来。原来在校革委会调停下,洋泾中学同学为来校无理取闹,并动手动脚差点酿成武斗已经写了检查,如就此罢休也没什么大碍了。但是在某些人的怂恿下,他们根本没离校,而是躲进了先棉堂。于是兵团派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团团把先棉堂围住,一定要让外校学生离校。双方箭拔弓张气氛特别紧张,我班同学原本并不在现场,只听有人说班内同学赵雷琪被扣住人质关进先棉堂,于是宿舍里男同学一蜂窝全出动了。这时先棉堂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大门口外,校革委会刘世桂、吴忠湖、任安生,以及闻讯赶来的市教育局革委会孙源同志一起做工作,劝说红战部放人,并让洋泾中学同学离校。然而对方就是不听、固执已见,实在忍无可忍,兵团派发动了几次冲锋,大门三进三出无果,有人提出破墙而入,于是便升级为小范围的武斗。我班男同学从来不参加武斗,也坚决反对武斗,由于闻讯赵雷琪被关押义愤填膺,才不计后果拿了棍棒往里冲。待进屋见到赵雷琪毫发无损、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于是立马横刀,对眼下的武斗升级加以阻止。由于兵团派人多势众,按当时的情景完全可将对方踏平,然而在校革委会领导及大部分同学的劝阻下,武斗还是平息了。我班同学护送赵雷琪回宿舍,洋泾中学同学被护送出校门,一切是乎归于平静了,然而一个小插曲差点引起另一场冲突,虽然当场没有立即发作,但给今后更大的武斗即《7·25》埋下了伏笔。


   这场小插曲就是在关押赵雷琪的房间里,有人发现一孔刚掘开的墙洞,直通隔壁6811专案组,于是大家都怀疑有人要偷窃专案材料。由于当时场面混乱,报校革委会后,没有立即采取措施封存,故事后发现被烧毁和转移了不少材料。然而就剩下的所谓“黑材料”中,也几乎饱揽了所有校革委会成员的调查材料,可见当时的派系斗争已发展到何种对立的程度。


   第二天,解放军驻军代表及市教育局革委会分别表态,坚决支持上中革委会对《6·27》事件的处理结果。然而在市教卫组的意见中,有一条引起争议,即指责兵团派被阶级敌人利用,冲击6811专案组,而忽略了先前由毛某某、李某某指示打墙洞先入内的事实。反正这也为双方的互不信任,以至发展到势不两立,酝酿更大的冲突种下了祸根。





                                         2016年6月10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c70e93780102y3pv.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