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5阅读
  • 0回复

孙曙光:关于《校殇》的最新声明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转:停止《校殇》,自我审视!             -
-------------撰写者的严正声明与反省


各位上中老同学:关于《校殇》一文撰写,系2016年我返沪系老同学承诺而为。如今认真冷静审视,发现问题颇多,矛盾百结。以至于造成社会负面影响因素颇多,决定停止撰写!由于文革回忆距今半个世纪封存,至今为止出于各方面利害关系考虑,大家只能采取沉默面对,自我反省,抚摸伤痕,理智修炼。看来,这是唯一正确的方法,别无二途。我的态度很明显—————


作为当事者,我们任何人以个人行为企图完成上中文革史的撰写,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其中牵扯面太广,涉及人太多,矛盾面错综复杂,是非观曲折难辨。谁人事后可以站在道德高地对别人褒贬是非进行评说?我严肃呼吁:大家务必删除《校殇》一文,同时严厉停止该文在网络上的不负责任的传播,否则造成不良后果传播者自负。我虽然采访十余人,但那些充满苦楚血泪的记忆带给大家毕竟是难堪与羞辱,其中不免有个人发泄渲染成分。其次,即便那些加害者恐怕也有不得已难言之隐。而你又何会采访那些人?如今,不分青红皂白酣畅笔文,其态度是不严谨的。而有些人出于喧泄情绪作怪,违背信诺而到处传播,其态度更是火上添油,派生事端。一旦造成对那些人名誉和心理伤害,岂不是重新持续对立,增添新的仇恨?本来,我发出该文,出于对同学信任,一再声明:千万不要在网络上传播,毕竟是还不成熟初稿,涉事人暂时是用真实姓名,供大家阅读提意见以利修改。然而人性是复杂的,个别人偏偏违背承诺,放入网络,充当新一轮名誉杀手,其行为理该受到谴责!记得2016年6月,声称上海国安局的来一个电话,声明有人对我撰写《校殇》颇为反感,认为此举有诬陷他人,散布仇恨,破坏安定团结之嫌。该电话行为,后据上海国安局退休老同学分析,其行为缺乏科学规章程序,显然是冒充官方恐吓而已。但无论如何,有很多人反对我撰写该文应该是确信无疑的事实!这也属于年长者安度晚年的明智之举吧。我爱人对我撰写一事更是坚决反对,我也一再承诺:为了家庭安全,保证不再撰写!如今,是我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在这里,我声明:今后任何人不要给我进行网络对话谈及《校殇》一文,也不允许手机电话里谈及该事!这封声明是我的负责任态度所为,希望大家可以在网络上最后一次替我传播之。                  


孙曙光       2018年12月29日星期六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