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953阅读
  • 0回复

[中学生文革]李冬民:序《鹰击长空纪念文集》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鹰击长空纪念文集》序


文/冬民





《鹰击长空》宣传队是中学红卫兵里,成规模专业从事文艺工作的队伍之一。当时受中学红代会“领导”的还有另外几支队伍。其中有名的有东城区几个学校组织的《前进,毛主席的红卫兵》宣传队;海淀区的《长征组歌》宣传队;西城区的《鹰击长空》宣传队。这些文艺宣传队编演的节日以歌舞为主,也有的编演话剧。如后来成名的相声大师姜昆,在他十三四岁时参加的最早的文艺演出,就是在一支红卫兵组织的话剧《在列宁的故乡》中的表演。





我之所以给领导打引号,一是因为我没有尽到领导责任;二是我没有能力和眼界领导我们那一代青少年蓬勃鲜活的文艺才华和生机。





我当时在北京西四北兵马司一座灰砖楼房里设置了中学红代政治部、宣传部和这些宣传队联系。联系《鹰击长空》的红代会干部先后有徐述和代兵两位。这些文艺宣传队,叫的是队,而实际的人数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最大的队有五六百人。按规模都可以称之为“文工团”。只不过这些文工团,既没有编制,也没有经费,团员都是各校风华正茂的中学生。





《鹰击长空》宣传队以及《在列宁的故乡》等众多有些“专业”味道的团队,文艺活动的时间范围,大约是在1967上半年至1968年下半年,活跃在北京周边的工厂、农村、机关、学校、部队,有的影响力还波及到外地。1969年前后,红卫兵已从大规模的社会政治活动转向了回到学校开展部分有序的称之为“斗、批、改”的运动,至少在北京中学范围里是这样。





那时所谓“斗批改”,是指按毛主席的路线“斗倒”了教育界里违反毛路线的势力之后,在对过去“错误路线”批判的基础上,对教育路线、教育制度进行毛路线创新改革的运动。实际上,是我们中学生退出政治领域的前奏。因为没人能说得清什么是毛路线、毛式教育的标准,结构、内容和形式,毛及“文革”领导不说,别人说了又不算。总之大局未定,常说的政权不稳迹象,人心惶忽。





我们中学生本来年幼单纯,认准了敌人勇猛冲击,为一时涉入社会高层的政治斗争而兴奋,而后并未看到预想的结果。明知政治斗争并未结束,但我们中学生却无事可做了。这时我们才刚刚知道社会的复杂,高层伟大人物力量的可怕与不能轻易动摇,我们失去了方向,没有了旗帜,也并没有形成自己独立意志的组织。





“红卫兵”这个名称天生就是一个跪着造反的窝囊旗号,没有了“红司令”领袖毛主席的指示,再也没有了昔日的号召力和活动力。但我们还都是十几岁的青少年,青春的血液和活力激荡着我们,使我们的青春岁月不能虚度。





于是一部分有天分有才气的同学少年走进了文艺天地,自编自演抢占了前一段被自己封存的专业文艺团体的舞台,拉开了沉重的帷幕,演出了短暂的幼稚而激情的“红卫兵文艺节日”,给历史留下了残缺特色的资料。给后人们以参考,告诉人们,一场政治运动,如果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和目标,后果将是多么无力和可笑。但了不起的是我们这些当年的红卫兵“毛泽东思想文艺宣传队”队员,也可以自夸为曾经光彩一时的“文工团员”。





四十年后,我们仍然忆起没人领导我们,包括官方“红代会(红卫兵代表大会)”也没有真正领导过我们的迷茫岁月里短暂绚烂的一页。





这历史的一页永远是珍贵的。


这逝去的一页永远是遥远而美好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b7287a01008es5.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