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526阅读
  • 1回复

所谓“宋庆龄建国后32年经历的材料”是彻头彻尾的伪作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以下是一篇转载文章,希望各位网友能带着批判性的眼光看待





近年来,网络上流传一份奇特的“宋庆龄建国后32年经历的材料”,有许多不明真相或热衷探秘的对此津津乐道,奔走转载。有某博友,给我网址,请我一阅。仔细看罢,实在无聊。       我不敢说自己是研究共和国史的内行,但对于新中国的政治,多有涉猎(如在北大进修期间,我曾经把1949年创刊的《人民日报》基本都浏览一遍),特别是对于共和国重要政治人物,随时留意。无可否认,一些博友所谓的“秘密档案”我没有看到多少,但是“历史的发生,一定要在历史允许发生的条件下发生”,离开了这个原则去臆造、猜测历史,不仅仅是无聊,而实在是在造假,这对于历史研究来说,简直就是犯罪!由此,不明真相、没有调查而信假,情有可原;明知故犯,故意传播假东西,那一定是从犯!
   且看这篇所谓“宋庆龄建国后32年经历的材料”所载内容,其造伪之处,俯首即拾:
   一、1952年10月宋写信给毛,毛答复宋。
   案:毛对宋说的那段话,至今不见于任何关于宋和毛交往的书籍、文献,孤证难鸣。
   实际上,关于宋庆龄最早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是在1957年,她曾当面向刘少奇提出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后经中央研究,责成少奇同志通知她:中央认为她留在党外对革命的作用更大一些。这件事情的整个经过,王光美都在场,晚年对此有专门的回忆文章。除此之外,没有见到任何毛泽东答复宋庆龄入党申请的任何材料。(也许还有“秘密档案”吧,但不知这些档案造伪者是如何看到的?)
   二、1955年11月,宋给毛写信表示“很不理解提出对工商业的改造”毛批示:“宋副委员长有意见,要代表资本家讲话。”
   案:只要认真研究宋庆龄和中共的关系,研究《宋庆龄选集》中宋庆龄对社会主义的理解,研究一下宋庆龄对苏联的情谊及其在苏联的崇高威望(建国之后,她先后并长期担任中苏友好协会第一副会长、会长,之所以一开始让她担任第一副会长,是因为考虑到中苏关系很复杂,所以请刘少奇担任首任会长),再研究一下五十年代中苏蜜月关系、以及苏联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的影响力(当时公认这就是真正社会主义,1954年9月刚刚通过的《宪法》明确了这一基本国策),就可以知道,宋庆龄不仅绝对不可能“给毛写信表示‘很不理解提出对工商业的改造’”,相反,她对于中国采取苏联社会主义模式是极为赞同的,毕竟走社会主义道路,“也是孙中山先生晚年的意愿”,宋既然不可能写这样的信件,毛的批示则更是子虚乌有!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难想象以后宋庆龄的政治地位,尽管是名义上的。
   三、1957年宋写信给党中央表示对反右派的不理解。
   案:宋庆龄也许会在私下发牢骚,但以她的性格(她不是佘太君,更没有龙头拐杖),以宋庆龄对共产党的忠诚、以及共产党对她的敬重,她决不可能给中央写这样的信。实际上,1957年4月刘少奇到上海给她通报反“整风运动”时,宋庆龄听后兴奋地表示:“党中央采取的这个态度很好,我相信党一定会越来越好。”,也正是这一年,她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要求。
   四、从1958年起,宋曾推病拒绝参加人大常委会。党中央委派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去做工作, 宋只得继续参加。
   案:这造假就更离奇了,什么时候“党中央委派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去做工作”?有什么证据?(可能又是待解密的“秘密档案”,呵呵)
   五、1959年4月,宋在人大被推举为国家副主席。宋先后两次推辞:“我是落伍了,思想跟不上,才挂个名,作个样子,对国家不利。”提议由李富春或乌兰夫担任。宋任国家副主席,是刘少奇、董必武、林伯渠、李富春提议的,政治局讨论时,21人中18人赞成,3人反对,反对者是:毛、林彪、康生。当时毛发言:“宋是我们民主革命时期的同路人, 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她和我们就走不到一起了。从不赞成我们的方针路线到反对我们的方针路线。我们同她是不同的阶级。”


   案:造假者其实愚蠢的不得了,对共和国政治一点都不了解。宋庆龄担任国家副主席,首先是党中央确定,无需“人大推举”;如果指的是人大选举,那当选之后,何以“推辞”,还“两次推辞”?
   事实上,在二届人大召开前,党中央决定,推荐宋庆龄和董必武两人担任国家副主席,这是广泛征求了党内党外意见的(参见李维汉回忆录《回忆与研究》,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版)。宋和董老德高望重,当时的国家副主席地位崇高,排名在国家主席之后、人大委员长和国务院总理之前,但却是个虚职。李富春和乌兰夫无论名望和影响力,远远不能和宋庆龄、董必武相比,两人当时正年富力强,都已经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副总理中,乌兰夫排名第八位、李富春排名第十位),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担任“国家副主席”。更为关键的是,宋当时连党员都不是,没有任何资格“提议”别人担任国家副主席。
   至于宋担任国家副主席的提名,目前的史料看来,只能是周总理(1975年四届人大,安排宋担任副委员长,名字排在朱德、董必武之后,这是毛泽东提议的),而非刘少奇等联名提议,更不可能讨论之后“表决”(诸多材料证明,那个年代政治局会议、中央全会都是举手表决),既然是举手表决,一般都是“一致通过”,因为宋的威望和影响力,没有谁会反对她担任位高但仅仅是个名义的“国家副主席”,毛、林彪、康生没有必要更不可能反对,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也不是21人,而康生仅仅是个政治局候补委员!
   至于宋庆龄说的那句话以及毛泽东的发言,就更不值得辨伪,因为毛对宋始终尊敬,1956年写信称“亲爱的大姐”(参见《毛泽东书信选》,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何以刚刚过了3年就“在讨论时反对”?
   六、文革期间,宋先后给毛和党中央写了七封信,表达了她对“文革”的不理解、反感,并对***极度失望。67年8月、69 年11月、76 年6月,宋曾三次产生厌世思想, 在信中以及对来探望她的领导人的谈话中流露出对自己所选择的道路感到怅惘和说不出的苦闷。七封信中说:“我不懂文化,说小说都是政治,而且都是毒草,我糊涂了,一夜天下来,一些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变成了走资派、反党集团、野心家、牛鬼蛇神。中央要我学习批判揭发刘少奇,我不会作的,刘少奇主席在党中央工作了三四十年,今天会是叛徒、内奸! 我不相信,一个叛徒内奸当了七年的国家主席,现在宪法还有效吗?怎么可以乱抓人、乱斗人、逼死人?党中央要出来讲话。这种无法无天的情况,自己伤害自己的同志、人民,是罪行。我们的优秀干部从与国民党的战斗中走过来,却死在自己的队伍中,这是什么原因?”
   案:宋庆龄确实对文革不满,这可以从爱破斯坦为她写的传记中看到,比如宋曾经私下辱骂江青“那个无耻**”,但上书中央、厌世,以及为刘少奇辩护的信,连宋庆龄的性格和语气都不对,毫无辨析之必要。
   七、1970年3月,毛对周恩来说:“她不愿意看到今天的变化,可以到海峡对岸,可以去香港、去外国,我不挽留。”并指示周恩来、李先念把他的话传达给宋。传达时他们说:“主席很关心你,知道你的心情不怎么好,建议你到外面散散心,休息休息。”宋说:“是否嫌我还在?我的一生还是要在这块土地上,走完最后几步。”于是宋推病拒绝出席一些节日活动和招待会,说“我参加会伤感,还是不参加,参加一次,回来就要进医院。另外,我也不想做政治上的点缀。”
   案:毛绝不能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决定。
   关于宋庆龄“推病拒绝出席一些节日活动和招待会”,实际上,刘少奇被打倒之后,特别是文革后期的重大节日和招待会,宋庆龄作为国家副主席,很多礼仪上的活动她不顾年高体弱,都坚持参加,她认为这是她对“革命”应该做出的贡献。当然也有例外,比如1972年2月尼克松访华,原本中央决定请宋庆龄主持接待,但当时宋庆龄面部皮癣严重,只好作罢(可以参阅相关史料)。
   八、1980年11月,宋给党中央写了她一生中最后的一封信:“一、国家要振兴,恢复元气,这是一次大好时机,二、要总结建国以来政治运动对国家对人民造成的创伤, 三、请不要把我和国父放在一起,我不够格的。”1981年5月,胡耀邦、李先念到医院转告宋,政治局决定接受她为正式党员,宋听后微笑说:“不勉强吧!31年了,我的心冷了,人生的路将要走完了。”胡、李问宋还有什么要求,她提了两点:“我死后还是回到上海安息;我有些储蓄,办个福利基金。”
   案:如果说宋对文革极左时期的政策极度不满,这完全是可以想象的,因为正是文革时期,宋庆龄父母的在上海的墓地被红卫兵捣毁,她的表妹也是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
   但是,1978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开放,国家迎来了新的气象,宋庆龄的朋友们回忆,这个时期直到她生命的终点,她的心情十分愉快,中央对她更是极为尊重,她绝对不可能“心冷”,相反,她以极度的热情投入到国务活动之中去。
   1981年5月15日,中央政治局决定接受宋庆龄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之后,是列席会议的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长宋任穷和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承志赶往宋庆龄住处(注意,不是医院,宋庆龄一直在家中治疗),正式通知宋庆龄这一决定。次日下午,中央军委准主席邓小平也亲自前去探望,并祝贺宋入党。不过,此时的宋庆龄已经不能说话,更别说提什么两点什么了。


   这么一篇可谓通篇造假的文章,有的人还在网上传播,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这也是好事。博客的转载文章和原创文章一样,体现的是作者的学识和水平。这种假文章,是很好的试金石:一个博客上,无需多转载,只要有这么几篇类似文章,这个博客的主人的水平、学识和格调,就可以大致看个究竟。
   真诚希望各位博友引以为鉴!





夫人在建国后确实多次上书中共中央,直陈自己的不满并提出坦率而中肯的意见,这一点在新近出版的《宋庆龄年谱长编》和《宋庆龄的后半生》中均写到了,后书还写到宋庆龄文革中7次上书,这点和网文一致,但书中并未提及信的内容,所以网文是否出自宋庆龄的原信还是有待商榷的。这篇网文的最后部分也许是作者的主观臆造,也不知道这篇文章是不是在不断流转后,不断加工,有好事者添上了这么一段。


https://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zQ03BgxpQPgJ:blog.sina.com.cn/s/blog_91316b9e0102v0h1.html+&cd=5&hl=zh-CN&ct=clnk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1-06
钱塘秋涛:所谓“宋庆龄建国后32年经历的材料”是彻头彻尾的伪作(转载)
所谓“宋庆龄建国后32年经历的材料”是彻头彻尾的伪作(转载)

作者:逸泉轩主人
  
  近年来,网络上流传一份奇特的“宋庆龄建国后32年经历的材料”,有许多不明真相或热衷探秘的对此津津乐道,奔走转载。有某博友,给我网址,请我一阅。仔细看罢,实在无聊。
  
  这就是所谓内行和外行的最大区别。
  
  我不敢说自己是研究共和国史的内行,但对于新中国的政治,多有涉猎(如在北大进修期间,我曾经把1949年创刊的《人民日报》基本都浏览一遍),特别是对于共和国重要政治人物,随时留意。无可否认,一些博友所谓的“秘密档案”我没有看到多少,但是“历史的发生,一定要在历史允许发生的条件下发生”,离开了这个原则去臆造、猜测历史,不仅仅是无聊,而实在是在造假,这对于历史研究来说,简直就是犯罪!由此,不明真相、没有调查而信假,情有可原;明知故犯,故意传播假东西,那一定是从犯!

且看这篇所谓“宋庆龄建国后32年经历的材料”所载内容,其造伪之处,俯首即拾:
  
  一、1952年10月宋写信给毛,毛答复宋。
  
  案:毛对宋说的那段话,至今不见于任何关于宋和毛交往的书籍、文献,孤证难鸣。
  
  实际上,关于宋庆龄最早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愿望是在1957年,她曾当面向刘少奇提出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后经中央研究,责成少奇同志通知她:中央认为她留在党外对革命的作用更大一些。这件事情的整个经过,王光美都在场,晚年对此有专门的回忆文章。除此之外,没有见到任何毛泽东答复宋庆龄入党申请的任何材料。(也许还有“秘密档案”吧,但不知这些档案造伪者是如何看到的?)
  
  二、1955年11月,宋给毛写信表示“很不理解提出对工商业的改造”毛批示:“宋副委员长有意见,要代表资本家讲话。”
  
  案:只要认真研究宋庆龄和中共的关系,研究《宋庆龄选集》中宋庆龄对社会主义的理解,研究一下宋庆龄对苏联的情谊及其在苏联的崇高威望(建国之后,她先后并长期担任中苏友好协会第一副会长、会长,之所以一开始让她担任第一副会长,是因为考虑到中苏关系很复杂,所以请刘少奇担任首任会长),再研究一下五十年代中苏蜜月关系、以及苏联斯大林社会主义模式的影响力(当时公认这就是真正社会主义,1954年9月刚刚通过的《宪法》明确了这一基本国策),就可以知道,宋庆龄不仅绝对不可能“给毛写信表示‘很不理解提出对工商业的改造’”,相反,她对于中国采取苏联社会主义模式是极为赞同的,毕竟走社会主义道路,“也是孙中山先生晚年的意愿”,宋既然不可能写这样的信件,毛的批示则更是子虚乌有!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很难想象以后宋庆龄的政治地位,尽管是名义上的。
  
  三、1957年宋写信给党中央表示对反右派的不理解。
  
  案:宋庆龄也许会在私下发牢骚,但以她的性格(她不是佘太君,更没有龙头拐杖),以宋庆龄对共产党的忠诚、以及共产党对她的敬重,她决不可能给中央写这样的信。实际上,1957年4月刘少奇到上海给她通报反“整风运动”时,宋庆龄听后兴奋地表示:“党中央采取的这个态度很好,我相信党一定会越来越好。”,也正是这一年,她提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要求。
  
  四、从1958年起,宋曾推病拒绝参加人大常委会。党中央委派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去做工作, 宋只得继续参加。
  
  案:这造假就更离奇了,什么时候“党中央委派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去做工作”?有什么证据?(可能又是待解密的“秘密档案”,呵呵)
  
  五、1959年4月,宋在人大被推举为国家副主席。宋先后两次推辞:“我是落伍了,思想跟不上,才挂个名,作个样子,对国家不利。”提议由李富春或乌兰夫担任。宋任国家副主席,是刘少奇、董必武、林伯渠、李富春提议的,政治局讨论时,21人中18人赞成,3人反对,反对者是:毛、林彪、康生。当时毛发言:“宋是我们民主革命时期的同路人,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她和我们就走不到一起了。从不赞成我们的方针路线到反对我们的方针路线。我们同她是不同的阶级。”
  
  案:造假者其实愚蠢的不得了,对共和国政治一点都不了解。宋庆龄担任国家副主席,首先是党中央确定,无需“人大推举”;如果指的是人大选举,那当选之后,何以“推辞”,还“两次推辞”?
  
  事实上,在二届人大召开前,党中央决定,推荐宋庆龄和董必武两人担任国家副主席,这是广泛征求了党内党外意见的(参见李维汉回忆录《回忆与研究》,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版)。宋和董老德高望重,当时的国家副主席地位崇高,排名在国家主席之后、人大委员长和国务院总理之前,但却是个虚职。李富春和乌兰夫无论名望和影响力,远远不能和宋庆龄、董必武相比,两人当时正年富力强,都已经担任国务院副总理(副总理中,乌兰夫排名第八位、李富春排名第十位),根本没有资格、也没有必要担任“国家副主席”。更为关键的是,宋当时连党员都不是,没有任何资格“提议”别人担任国家副主席。
  
  至于宋担任国家副主席的提名,目前的史料看来,只能是周总理(1975年四届人大,安排宋担任副委员长,名字排在朱德、董必武之后,这是毛泽东提议的),而非刘少奇等联名提议,更不可能投票“表决”(诸多材料证明,那个年代政治局会议、中央全会都是举手表决),既然是举手表决,一般都是“一致通过”,因为宋的威望和影响力,没有谁会反对她担任位高但仅仅是个名义的“国家副主席”,毛、林彪、康生没有必要更不可能反对,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也不是21人,而康生仅仅是个政治局候补委员!
  
  至于宋庆龄说的那句话以及毛泽东的发言,就更不值得辨伪,因为毛对宋始终尊敬,1956年写信称“亲爱的大姐”(参见《毛泽东书信选》,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


六、文革期间,宋先后给毛和党中央写了七封信,表达了她对“文革”的不理解、反感,并对共产党极度失望。67年8月、69 年11月、76 年6月,宋曾三次产生厌世思想,在信中以及对来探望她的领导人的谈话中流露出对自己所选择的道路感到怅惘和说不出的苦闷。七封信中说:“我不懂文化,说小说都是政治,而且都是毒草,我糊涂了,一夜天下来,一些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都变成了走资派、反党集团、野心家、牛鬼蛇神。中央要我学习批判揭发刘少奇,我不会作的,刘少奇主席在党中央工作了三四十年,今天会是叛徒、内奸!我不相信,一个叛徒内奸当了七年的国家主席,现在宪法还有效吗?怎么可以乱抓人、乱斗人、逼死人?党中央要出来讲话。这种无法无天的情况,自己伤害自己的同志、人民,是罪行。我们的优秀干部从与国民党的战斗中走过来,却死在自己的队伍中,这是什么原因?”
  
  案:宋庆龄确实对文革不满,这可以从爱破斯坦为她写的传记中看到,比如宋曾经私下辱骂江青“那个无耻婊子”,但上书中央、厌世,以及为刘少奇辩护的信,连宋庆龄的性格和语气都不对,毫无辨析之必要。
  
  七、1970年3月,毛对周恩来说:“她不愿意看到今天的变化,可以到海峡对岸,可以去香港、去外国,我不挽留。”并指示周恩来、李先念把他的话传达给宋。传达时他们说:“主席很关心你,知道你的心情不怎么好,建议你到外面散散心,休息休息。”宋说:“是否嫌我还在?我的一生还是要在这块土地上,走完最后几步。”于是宋推病拒绝出席一些节日活动和招待会,说“我参加会伤感,还是不参加,参加一次,回来就要进医院。另外,我也不想做政治上的点缀。”
  
  案:毛绝不能说这样的话,做这样的决定。
  
  关于宋庆龄“推病拒绝出席一些节日活动和招待会”,实际上,刘少奇被打倒之后,特别是文革后期的重大节日和招待会,宋庆龄作为国家副主席,很多礼仪上的活动她不顾年高体弱,都坚持参加,她认为这是她对“革命”应该做出的贡献。当然也有例外,比如1972年2月尼克松访华,原本中央决定请宋庆龄主持接待,但当时宋庆龄面部皮癣严重,只好作罢(可以参阅相关史料)。
  
  八、1980年11月,宋给党中央写了她一生中最后的一封信:“一、国家要振兴,恢复元气,这是一次大好时机,二、要总结建国以来政治运动对国家对人民造成的创伤,三、请不要把我和国父放在一起,我不够格的。”1981年5月,胡耀邦、李先念到医院转告宋,政治局决定接受她为正式党员,宋听后微笑说:“不勉强吧!31年了,我的心冷了,人生的路将要走完了。”胡、李问宋还有什么要求,她提了两点:“我死后还是回到上海安息;我有些储蓄,办个福利基金。”
  
  案:如果说宋对文革极左时期的政策极度不满,这完全是可以想象的,因为正是文革时期,宋庆龄父母的在上海的墓地被红卫兵捣毁,她的表妹也是文革中被迫害致死的。
  
  但是,1978年底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改革开放,国家迎来了新的气象,宋庆龄的朋友们回忆,这个时期直到她生命的终点,她的心情十分愉快,中央对她更是极为尊重,她绝对不可能“心冷”,相反,她以极度的热情投入到国务活动之中去。
  
  1981年5月1981年5月15日,中央政治局决定接受宋庆龄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之后,是列席会议的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长宋任穷和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廖承志赶往宋庆龄住处(注意,不是医院,宋庆龄一直在家中治疗),正式通知宋庆龄这一决定。次日下午,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也亲自前去探望,并祝贺宋入党。不过,此时的宋庆龄已经不能说话,更别说提什么两点什么了。
  
  这么一篇可谓通篇造假的文章,有的人还在网上传播,真是岂有此理。
  
  不过,这也是好事。博客的转载文章和原创文章一样,体现的是作者的学识和水平。这种假文章,是很好的试金石:一个博客上,无需多转载,只要有这么几篇类似文章,这个博客的主人的水平、学识和格调,就可以大致看个究竟。
  
  真诚希望各位博友引以为鉴!

网文中的那个“不勉强了”仔细看来确实有经不起推敲之处,宋庆龄生命最后一段时期是在家中度过的,医务工作者把设备什么的都搬到了她家里面,胡耀邦李先念怎么可能跑到医院去转告她?
  
  网文中宋庆龄最后提的2点意见中“我有些储蓄,办个福利基金”,读到这里也很可疑,众所周知,中国福利会原来就叫中国福利基金会,宋庆龄从保卫中国同盟时起就领导着这个人民团体,文革后中国福利会恢复了各项工作,为何又要再办个福利基金呢?
  
  想必网文作者指的是宋庆龄基金会,但宋庆龄基金会是在她逝世后由邓小平等建议成立的,一方面是为了纪念宋庆龄,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借宋庆龄崇高的威望和特殊的地位开展统战工作。宋庆龄生前就厌倦了多年来作为政治摆设的存在,怎么会同意身后成立这样一个基金会,况且以她的谦逊品格也不同意成立一个用她自己名字命名的基金会。
  
  至于宋庆龄的储蓄,李家炽在《执行宋庆龄遗嘱内情》一文中已经披露受赠的共有10人,各人多少不一样,最少的500元,有的几千元,最多的一人是l万元。她哪里来的闲钱再办个福利基金会呢?
  
  宋庆龄在建国后确实多次上书中共中央,直陈自己的不满并提出坦率而中肯的意见,这一点在新近出版的《宋庆龄年谱长编》和《宋庆龄的后半生》中均写到了,后书还写到宋庆龄文革中7次上书,这点和网文一致,但书中并未提及信的内容,所以网文是否出自宋庆龄的原信还是有待商榷的。这篇网文的最后部分也许是作者的主观臆造,也不知道这篇文章是不是在不断流转后,不断加工,有好事者添上了这么一段。


http://bbs.tianya.cn/post-333-129165-1.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