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308阅读
  • 1回复

[中学生文革]徐小棣:陶洛诵纪实小说《留在世界的尽头》有关女附中的第五章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yangharrylg 从 文革回忆 移动到本区(2018-11-27) —
第五章


一九六六年六月二日,师大女附中操场上出现了一张大字报,像枚深水,使全校陷入一片混乱。


贴大字报的人是位威信较高的男政治教员。学生们平日很尊重他,他讲课时云山雾罩,口若悬河,听了他的豪言壮语,学生们哥哥摩拳擦掌,恨不得马上上前去打各式各样的敌人。


  他率领十三名,向校领导提出质问:“为什么学校教育中不突出毛泽东思想?”与此同时,北京市各大中院校都出现了类似大字报,指控学校贯彻修正主义教育路线,《人民日报》还刊登了北京大学聂元梓等七人的大字报,发表了为之欢呼叫好的社论。学校都停课了。


陈碧珅(洛诵的化名)心里十分着急,马上就要期末考试,这下功课全耽误了。市委派来工作组,班里成立班核心,开始斗争出身有问题的同学。面对这一出又一出的走马灯,碧珅十分反感。班核心成员李小兵发现斗人时,碧珅一言不发,问她怎么想的,碧珅说:“我之所以沉默得像一条鱼,是因为我不理解这一切。”一句话招致左派学生们一通批判。


碧珅心中很不是滋味,她的一个好朋友雷涛去集训,另一个好朋友刘兰因为父亲历史有问题,姐姐又自杀,只好回家。碧珅找到班核心一个温和派高玲玲:“我不想去邢台。”“为什么?”高玲玲是各憨厚的胖姑娘,平时在班里只是各团小组长。因为她爸爸是部长,工作组就让她当了班核心。碧珅郁郁不乐,她不敢见刘兰,刘兰单纯得像一张白纸,“可怜得爱撕手指甲的小姑娘。”碧珅想。


“雷涛,我的这个入团联系人,现在也顾不上我了,瞧她那股子热火劲,一心想当左派。”碧珅想找个没有政治运动的地方休息一下,“家!”她心里顿时流过一股暖流,“我回家去!”她好像在沙漠中找到一块绿洲,当她匆匆赶回家时,接到伤也在闹闹嚷嚷,“看来,找不到一个安静的角落了。”


八月一日,在邢台军训的学生突然被召回,一进学校,许多人目瞪口呆。“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的白纸黑字的对联贴在宿舍楼门口,“打倒黑五类子弟!”“打倒资产阶级狗崽子!”


原来在陈碧珅参加军训的十天里,形式大变,反工作组的学生已成为英雄。按出身血统已把学生分为三六九等。什么红卫兵、红外围、黑五类子弟等等,等等。红卫兵的出身算是头等,出身必须是革命干部、革命军人、工人,贫农、中下农才行。雷涛的爸爸曾一度与地下党失掉过联系,差点没当上红卫兵,雷涛找红卫兵头头讲了半天,才被批准。


雷涛此时此刻还没忘记团组织以前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她找到帮助对象陈碧珅,到校园一个僻静之处谈话。“你要积极投身到这场运动锻炼自己。”她把主要精神讲给陈碧珅听,陈碧珅平日的接受能力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半天不得要领,雷涛有些不耐烦,站起身说:“你好好想想吧,立场要站稳。”就匆匆忙忙去接班了。她负责看管“劳改队”。“劳改队”无非是些“有问题”的老师和全体校领导,而雷涛却如临大敌,认为这是革命队她的考验。


红卫兵杀向社会,破四旧、抄家、打人、抢掠财务。不是红卫兵的在班里坐着抄首长们的讲话。陈碧珅看这些非红五类子弟个个没精打采的样子,“走,”她用胳膊一碰刘兰,“咱们回家。”刘兰惊恐地看看四周,没有人阻拦她俩,就跟着陈碧珅出了校门。


刘兰和雷涛截然不同。雷涛个子不高,胖乎乎的,两只眼睛像两粒大黑葡萄,鼻子长得像小猫。说起话来很冲,不管对方能否接受,她反正是直来直去。刘兰静悄悄地像只小老鼠,不希望被人注意或发现。刘兰瘦瘦高高,背有些弓,双眼皮下的一双眼镜有些凸。体育课是按身体素质划分的,碧珅和雷涛是一级队,活动量大。刘兰是二级队,刘兰爱好高低杠。碧珅最擅长投掷和长跑,雷涛则在垫上最活跃。


每逢星期六,碧珅和刘兰不是去天文馆就是去看电影,土星的光环十六年一次呈平行线,她俩幻想上大学,然后分配到西藏高原去工作。星期天,她俩去崇文区清洁队随劳动模范时传祥义务劳动。


  “文化大革命”爆发前,她俩最后去了一次北京展览馆。正值一个英国人在举行画展,他搜集有巴黎公社时期的一切绘画资料在世界各地巡回展出。


梯也尔是镇压公社的刽子手,关于他的漫画很多,他被描绘呈一个满手沾满鲜血,大腹便便、满脸横肉的家伙。


今天,到哪儿去呢?她俩顺着二龙路默默地走。“你姐姐是怎么回事?”碧珅问,这个问题藏在她心中很久了,一位名牌大学的尖子学生为什么好端端地要去死?恰巧死在“文革”爆发前。碧珅在刘兰家碰见过一次她姐姐,圆圆的脸,两条不长不短的辫子,也是师大女附中毕业的。不过在碧珅她们考上之前头两年就进入大学了。刘兰什么事都不瞒碧珅,可是这件事不知怎么全班都知道后碧珅才听说。“她是到四川乡下‘四清’受不了苦自杀的。在她日记里写,要不就大病一场回北京,要不就死。班核心说她死还想装烈士,不是这样的,她游泳技术很好,怕淹不死,才在身上背了铁锅,锅里放上砖头。她什么都想得第一……连拉小提琴都非要得第一。班核心批判我时,说她是看乡下斗地富的子弟吓得自杀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班核心她们懂个屁。”碧珅想,她安慰刘兰说:“谁也无法确定别人死前是怎么想的。即使亲自去死,也只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空气这样地沉闷,气压似乎太低了,碧珅感到呼吸变得困难,“咱们回家吧!”“明天呢?”“看情况再说。”


小小的胡同闹翻了天。首当其冲的是康梓年老先生,一伙穿黄军装,臂缠红卫兵袖章的男女冲进康宅,乱抄乱砸一气,他们罚康老跪在瓦片上,用蘸水的皮鞭狠狠地抽打他。一个刻字人的黄脸婆唾沫星子乱溅地嚎叫道:“康梓年,你这老狗!”你也有今天哪!我要租你的房子住,你不租。今天我们无产阶级终于占领了你们家,你不腾也得腾!”康老待红卫兵走后,挣扎着在梨树上上了吊,正赶上刻字人的儿女搬家具进驻,报告了红卫兵,红卫兵赶来解下一看,还没死,又是一顿毒打,一遍拳打脚踢,“老反动权威”上升为“老反革命”“以死对抗文化大革命,对抗毛主席,狗胆包天!”红卫兵一边骂不绝口。一会儿,看看专政对象不动了,这回真死了。刻字人的黄脸婆抢上去连踢两脚,从牙缝里挤出句刻骨仇恨的话:“永世不得翻身。”


大卫和他母亲、姐姐不知背轰道哪儿去了,碧珅从此再也没见到他们。


陈碧珅最担心妈妈。她亲眼看到学校里,红卫兵不分青红皂白勒令两个校长、两个主任五花大绑地跪在操场的高台上唱“我是黑帮,我是牛鬼蛇神。”校长卞仲耘有严重的心脏病,受不住折磨,当晚死去。红卫兵头目第二天在学校大喇叭里恐吓:“任何人不许往外说,谁说出去谁负责!”(这个人我知道是谁了,她到今天不提。很虚伪!)


与刘兰分手后,她急急忙忙赶回家。中午妈妈回来了,她上穿着洁白的竹布短衫袖,下面穿着海蓝色庄重的西服裙,手里托着一个黑蹦筋西瓜。看见妈妈安详的样子,碧珅松了一口气。“妈妈,没有人给你贴大字报吗?”碧珅不放心地问。“有,”妈妈笑了,“我讲课时,有学生问我,毛泽东思想可不可以一分为二,我说问问党支部蓝书记,蓝书记说可以,太阳里面还有黑子呢。我照样回答了,现在又给我贴大字报。”妈妈觉得有些好笑。“妈妈,我们学校的校长被打死了,其他人被剃了头。”“哦。”妈妈有些吃惊。“他们也只不过是被人贴了大字报。”


爸爸骑着自行车回来了,碧珅从不担心爸爸,她精明能干,不会出问题的。


奶奶端上来一只怪味鸡,这是爸爸最爱吃的。外婆端上来一海碗笋干烧肉,那是妈妈最爱吃的。碧珅到厨房去拿碗和筷子,奶奶端着一盘青菜、一盘家常小菜,对碧珅说:“你帮外婆端下汤。”碧珅忙走过去,接过外婆手里的汤钵子。“腰花汤,有营养。”碧珅闻着汤的香味说。“都是跟你爹爹学的,开口闭口讲营养。”外婆假装嗔怪道。碧珅对外婆做了鬼脸,与拿着碗筷的弟弟湘珅差点儿撞上。“大姐,小心点。”


一家人围坐在黄澄澄的八仙桌前,妈妈说:“快吃,吃完了还有西瓜。”


“刚才我看见一辆平板车上拉了几个死人。”湘珅说。全家吓了一跳,“上面有康老。”“啊,”碧珅几乎叫起来。“我们校长卞仲耘也被打死了。还有人给妈妈贴大字报。”她觉得这件事很严重,应该让爸爸知道。“说些什么?”爸爸急忙问。“碧珅真是的,也不让你爸爸吃完饭再说。”奶奶埋怨道。“没什么。”妈妈又把刚才对碧珅的话讲了一遍。“什么没什么!”爸爸突然发起脾气,“你总是一知半解不懂装懂,什么叫一分为二,一分为二就是好坏分吗?我早料到你迟早会出问题。”“讲了就讲了,又能怎样。”外婆袒护妈妈。“等着瞧吧!”爸爸不再讲话了,家里的饭第一次吃的这样没趣。(待续)

http://kerriakerria.bokee.com/6568889.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8-11-27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