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765阅读
  • 0回复

chenhry:我的文革纪事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革纪事:横扫一切牛鬼蛇神



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那时候单位里的每个车间都有大喇叭,每天会准时播送中央电台的新闻,和现在的央视新闻联播一样。当听到那激情澎湃,杀气腾腾语调,我也很是奇怪。因为进厂以后,虽然有四清,学雷锋,学大庆,学焦裕禄,四清与工厂关系不大,只是听听报告,我还小听不懂那些,我也不关心政治,学雷锋,学大庆也只是随波逐流说几句,只管我学技术。
什么是牛鬼蛇神?也不清楚,老家的地主,去乡下看到他比一般农民还勤劳,隔壁的资本家待人和气很少说话。至于别的没见过。
厂里开大会,支部书记作动员报告,说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就是扫垃圾,把扫帚横过来,用力气直扫横扫,感觉就是老结棍的样子。我觉得许多老工人表情很沉重,话语也少了,我一个孩子家家的没啥特别的感觉。
过几天,看到南京大学的匡亚明被揪出来了,还有什么三家村的,厂里也贴大字报了,支持和拥护的。什么向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黑线开火。这些大字报是党团员和进步青年天天晚上开会,研究动员贴的。
不久看到针对厂里的一个70几岁的老工艺师,区人大代表,参加过北京群英会的老人的大字报,:题目是抓一号老板。说他是反动学术权威,雕刻的作品江山同寿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作品的内容是,一群工农兵,站在一座悬崖下拍手欢呼,悬崖上刻着毛主席万岁几个字。批判说作品雕刻的是穷山恶水,是影射攻击毛主席。写大字报的是他的徒弟。
运动开始了,这位老人本来是不退休的,以前说他是国宝,可以不上班照拿工资,是养着的。运动后不久就退休回老家了,听说发神经病,死在猪栏里,不过也没人关心了。
横扫的第一炮在厂里打响了。


http://chenhry.blog.163.com/blog/static/17462359020162278429776/


文革纪事:初见红卫兵



那是在66年7-8月间,晚上7-8点左右,从单位回家,走到三角地菜场,看大许多人围着个女孩,是个中学生,穿着绿军装,腰系根皮带,梳两个短辫子带个军帽,脸白白的很秀气,在发传单。这时许多人去从她手里抢传单,她大声喊,别抢啊,北京口音。看大家还是伸手去抢,就把传单撒向天空,红红绿绿的,我没拿到传单,知道内容就是红卫兵宣言一类的。那是我第一次看到红卫兵。当时人们对红卫兵感到神圣神秘,别看她是个孩子,看还是个初中生,但是大人也会听他们的。


http://chenhry.blog.163.com/blog/static/1746235902014410112748760/


文革纪事:再谈红卫兵



还是66年的夏天,我到外滩去,人很多,有北京南下的红卫兵,在演讲,发传单,他们贴了大幅标语炮轰上海市委。
单位里传达了市委的精神,什么三不,就是对北京不骂不打之类的。但是可以辩论。
看到有工人模样的与北京红卫兵辩论,说上海市委不是北京市委,上海市委是好的。双方的辩论还是很文的。


http://chenhry.blog.163.com/blog/static/174623590201511585626435/


文革记事:造反。



今天是11.28日,记得1966年的11.28日那天,我造反了。
那天,我在上班干活,听到档案室在吵闹,因为那里离我们车间很近,出去一看,是K在档案室和管材料的团支部书记吵,砸碎了办公桌上的玻璃,指责他转移黑材料。
还有一个老工人也在喊,人越聚越多,因为文革被贴大字报,整到的人很多。
党支部书记也来了,看到这个局面,我和搭档Z心领神会,D就到宿舍拿出了事先准备的大字报和封条,我说要封材料。
我和Z就动手把档案柜,和档案室的门贴了封条,封了,还把支部书记办公室的文书柜办公桌封了,厂长的考虑到正常的管理,没封。
然后,我们贴出了红色造反派声明。
1.党支部在文革中执行了一条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2.支部书记要公开做检查。
3.彻底销毁整群众的黑材料。
虽然,当时我们只有二个人出面,因为有怨气的人多,暗里支持的人很多。
世界上许多事情都是出于偶然,一点火星就会造成一场大火的。
K的父亲解放前是跑街,用15根金条顶下了一座小洋房,文革时却成了祸根。
他父亲单位和我们单位联合抄了他的家,房子被抢,财产没收,他父亲自杀了,他当然不满的。
由于他那天早上的冲动,虽然他与我们没有联系,却发动了我们的造反。
我,Z,D,在数周前就有准备,怎么造反谁也不懂,我们的兄弟单位离华东化工近,造反比较早,他们还占领了局的文革工作组办公室,在外滩的北京路。我们去那里取经。
其实,造反派谁也没有计划纲领的,是想到哪里做到哪里,因为本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不是由于被整或者是不满的,自然会反抗和发泄的。
局工作组办公室没人管的,谁也可以进去,兄弟厂的造反派在写大字报,聊了几句,我们也在那里写了造反声明,做了许多封条,因为一切都市现成的笔墨纸。由D带回单位藏好,因为他是住宿舍的。
我们几个是怎么联合起来的,好像没有什么密谋组织,只是心领神会而已,因为D和我是被整的,Z和我关系比较好,还有,他家是信天主教的,阿姨等亲戚在美国,这点是在他入党时政审不通过,我才知道,或许是长期的政治歧视,让他也造反的起因吧。以前我就没想通为啥他和我一起造反?
从这天起,我们有了支持者,有造反的同伙了。
首先是被整的,又被压制的,有不满的。因为当时我们单位只有一百多人,被整的材料就有三十几个人,有年轻敢提反对意见的,有出身不好的,有的历史上有点小问题的,有亲戚关系问题的。历次运动中整了多少人呀。
所以,造反是有社会基础的。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就是那时最响亮的口号。


http://chenhry.blog.163.com/blog/static/1746235902014102854461/



今天是11.28
2012-11-28 19:19
在66年的11.28那天我贴了一张大字报,当然不是我在文革的第一张大字报。
这是不同寻常的一张,因为一个18岁的青年起来造反了,题目是红色造反派声明。
过了那许多年,真正知道文革的人越来越少了,我想以一个普通人的视角留下文革的记忆。
尽量不谈观点,只记叙事情,但是是人总有观点的,我只能尽量避免。客观是我写这些的第一要求。
但是难写的是时间,有的记不准了,地点人物也很难写的,因为是真人真事,写好还是不写好呢?
慢慢来吧,边想边写。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