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0阅读
  • 0回复

叶曙明:造反派封闭《广州日报》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文革初期,广州本地的报纸,主要有中南局主办的《羊城晚报》、广东省委主办的《南方日报》和广州市委主办的《广州日报》三家。《羊城晚报》被封后,剩下两家。在省革联问题上,《南方日报》与《广州日报》的立场相反。前者反省革联,后者支持省革联。


从2月中旬到3月中旬,《南方日报》连续发表了六十多篇文章,对省革联展开全面批判,其中包括八篇社论、九篇评论员评论和六个专栏。省革联则在《广州日报》上连篇累牍发表反击文章。双方针锋相对。封报的呼声,也时起时伏,从未间断。2月15日,广州日报社发行科声言,只要省革联仍然接管《广州日报》,他们就拒绝为报纸办理发行和广告业务。当天,省革联调集了上千人到报社,“保卫《广州日报》”。


省革联垮台前后,要求封闭《广州日报》的呼声,突然高涨起来。2月28日,两个接管《广州日报》的省革联群众组织,仓促宣布,从3月1日起,《广州日报》停刊。而在同一天,即2月28日下午1时,警司宣布对《广州日报》实行军管。


《广州日报》将维持正常出版、发行。消息传开,地总、红旗工人等几百个群众组织,敲锣打鼓,鸣放鞭炮,到广州日报社祝贺。“最最坚决支持对广州日报社实行军事管制!”“向解放军学习!向解放军致敬!”“打倒省革联,彻底闹革命!”的口号声,此起彼伏,三日耳聋。


然而,各群众组织已经清楚地意识到,所谓群众组织接管报社,到最后都难逃流产的命运。因此,在一月风暴前后,出于对大造舆论声势有迫切的实际需求,许多群众组织已经开始自办报纸了。


3月12日,《南方日报》转载了《新北大》(广州版)的一篇文章:《把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两天以后,《广州日报》也加以转载,并加了按语,号召大家讨论。文章回顾了广州地区的文革,从“北京来信”,到封《红卫报》;从“一•二二夺权”,到“一•二五公安局反夺权”,逐一评说。“我们感谢有些人提醒我们重翻历史。”文章大声疾呼,“现在大翻案的日子到了,历史要恢复自己的本来面貌。”






警司军管广州日报的布告


文章一经刊出,立即掀起滔天巨浪,各群众组织都卷入了争论的漩涡,甚至引起剧烈的分化。地总、红总表示赞同文章的观点,从封《红卫报》事件开始,他们这一批反封派的工人,一直被别的组织视为保守。现在翻身的时候到了。


4月10日晚上8时左右,华工红旗、华农东方红、华师东方红的群众一百多人,涌到《广州日报》的门口,以向解放军学习,要与解放军座谈为名,派了四十多人与军代表见面。


当里面正在开会时,外面的气氛渐渐升温了,时闻“揪出广州谭震林”的口号声。群众提出四个问题,要军代表回答:一、为什么《广州日报》要刊登《把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一文?二、为什么开始要讨论这篇文章,以后又不讨论了?三、军管后对《广州日报》怎样评价?办得好不好?群众批评该报,你们看法怎样?站在哪一边?四、《广州日报》是不是资产阶级的喉舌?要求马上答复。


军管代表以现在时间已晚为词,请他们回去休息,以后由军管会派人到学校去解答。但学生们坚决不答应。这时,外面的群众愈聚愈多,正门聚集了一千多人,嚣喧如沸;后门也有一百多人,在那里静坐示威。广东华侨中学一一五师、北航红旗等二十多个单位,也驰赴声援。他们的宣传车一直在大街上来往驱驰,呼吁群众到报社,一起造《广州日报》的反。


到午夜12时,群众组织再提出四点要求:一、马上开辟专栏批判《把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一文,《广州日报》以前放了毒,现在要消毒。二、《广州日报》犯了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滔天罪行,必须向革命群众低头认罪。三、撤走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军管小组。四、揪出《把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一文的后台老板,否则一切后果由军管小组负责。




对以上问题,军管小组逐一作出回答:一、关于开辟批判专栏问题,中央3月19日指示,不要在报纸上刊登一个革命组织反对另一个革命组织的文章。以前我们犯了错误,今后不能再犯。二、军管小组现在不能撤离。三、对报纸的意见,如果报纸有缺点错误,我们可以检讨,双方可以派代表,采取交换意见的方式解决。四、关于后果问题,正因为我们考虑到后果问题,希望你们从全局出发,按《红旗》第五期社论执行,否则,产生的后果我们不能负责。


群众组织认为军管小组歪曲了他们的要求,“是广州的谭震林镇压他们的讯号,是一个大阴谋”,情绪一度激动,高呼“严重警告《广州日报》军管小组一小撮混蛋”、“《广州日报》完全站在资产阶级反动立场,放了不少毒,血债一定要还”、“《广州日报》的反我们造定了,誓与军管小组拼到底”等口号。他们随后把原要求中撤走军管小组一条,改为撤换军管小组,并要求报纸只能刊登新华社电讯稿。如果不答应他们的要求,他们就举行绝食抗议,连续提出了21次强烈要求,并在门前筑起人墙,影响了当天报纸至下午4时经他们审查才准发行。


这股以“揪广谭”为号召的反军浪潮,迅速席卷了各大专院校。中南林东方红在4月11日贴出了五张内容激烈的大字报:《炮轰联络员》《质问联络员》《联络员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要联络员公开回答几个问题》《对联络员的四点声明》。主要内容是:“解放军联络员是扶植保皇势力,打击革命小将,两面三刀,挑拨革命派的关系。联络员对以上问题要立即表态,要搬到‘东方红’去住,否则是不受欢迎的人,自动撤走”。这个组织的负责人对军队联络员说:“我们当前的大方向就是揪出广州的谭震林,提着脑袋去揪,揪不出来死不瞑目。”


4月11日晚上23时,中央文革就《广州日报》问题,发来了四点指示:


一、《广州日报》必须继续定期出版,否则对当前批判党内最大的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不利。


二、要维护报纸军管,革命造反派要支持解放军对报纸的军管工作,报纸军管小组成员可以作必要的调整,组织版面小组,吸收革命组织代表参加,协助军管小组搞好报纸。


三、有意见可向军管会提出商量解决,不用要报社军管小组请罪的方法。


四、《把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一文是错误的,应当容许在报纸上继续进行讨论批判。


形势倏然扭转。对于军管会的权威来说,这是沉重的一击。


中央文革对《广州日报》的四点指示公布后,在报社周围静坐抗议的群众,于4月12日凌晨3时陆续散去,在街上游行后回校,但留下了三十多名代表,要求与陈德会面,落实四点指示,否则还是要绝食。12日上午,广州三司派人到报社发表四点声明:一、拥护中央文革四点指示;二、支持绝食代表的正义行动;三、陈德不见他们是不对的;四、陈德应立即接见他们,到群众中去回答问题。


陈德在4月13日凌晨3时许,接见了学生代表。陈德进入报社时,群众起哄乱嚷:“广州的谭震林抓住了!”“你为什么不早来?你为什么不关心小将的健康和生命?”那些已经散去的群众,闻讯再度聚集。学生向陈德提出四点要求:一、不折不扣地执行中央文革四点指示;二、要求发40张到工厂、学校都可通行的串连证;三、参加报社版面小组;四、两三天后再与陈德会谈一次。


陈德当场答应了一、四点要求。二、三点经过协商后改为:参加版面小组问题由各革命组织协商解决;成立《把颠倒了的历史再颠倒过来》一文调查组,具体问题待陈德第二次接见时再定。11时许,中央文革给学生打来电话,11 时半学生宣布停止绝食。






造反派的揪广谭传单


5月15日,华南农学院野战团强行封闭了《广州日报》,5月16日晚上10时,以“‘五一五’革命行动临时指挥部”名义,发表《严正声明》:“《广州日报》长期来对抗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大量放毒,充当了资本主义反革命复辟的喉舌,我们为了坚决执行中央文革与周总理关于《南方日报》、《广州日报》合并的指示,《广州日报》必须立即停刊。”同时提出三点声明:“一、强烈要求广东省军管会责成有关部门从5月17日起给《广州日报》原订户发放《南方日报》。否则,由此产生的一切严重后果,由有关当局负完全责任;二、除此以外,在《南方日报》、《广州日报》合并问题尚未得到彻底解决之前,凡有重要新闻应由《南方日报》社扩大发行量加以解决;三、呼吁一切革命同志们,提高革命警惕性,随时揭露和粉碎有人利用《广州日报》停刊问题挑动群众斗群众的阴谋。”


5月17日凌晨,省军管会宣传组对造反派封闭《广州日报》,作出三点回答:“一、《广州日报》是军管报纸,任何群众组织都要维护,有意见可提出协商解决,不能强行封闭,或勒令停刊。二、在两报合并筹备过程中《广州日报》继续出版新华社电讯稿,有利于及时传达党中央和毛主席的声音。三、对目前《广州日报》订户不能继续看到报纸的问题,将来我们要说明事实真相。”


http://www.sohu.com/a/118887316_52635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