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2阅读
  • 1回复

叶曙明:“破四旧”时广州的改名风潮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作者:叶曙明 责任编辑:王封礼 版权所有:贵州文史天地杂志社
广东人说“唔怕生错命,至怕改错名”。在1966年8月的破四旧运动中,全国各地都出现了一个改名热潮,个人改名,工厂改名,学校改名,商店改名。什么卫东、向东、向群、为民、继红、卫红、永红、永忠、学军、爱军之类,铺天盖地,有如蝗虫过境一般,广州也不例外。


8月17日,市十六、十三中的学生给“一乐也”理发店贴大字报,指该店的字号和经营方式带有严重的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思想色彩,理发店赶紧在当晚拆掉用了几十年的“一乐也”旧字号,换上“新风理发店”的新招牌。


永汉北路“美利权”冰室的店名,被说成是“美利坚”的译音。十六中高三(3)班和高二(2)班的学生到冰室贴大字报,坚决要求把这个“奴才相十足”的招牌砸碎,给冰室起了个新店名叫“反美帝”,并贴了一副对联:“昨扫昭彰臭名‘美利权’,今树磅礴伟号‘反美帝’;横批:破旧立新”。后来,店名还曾改为“东风”和“新中国”。



著名的“邱炳南恤衫店”被改名为“新风尚衬衣店”,商店职工贴出公开信响应学生倡议,坚决不生产奇装异服出售,要大做特做革命服装出售,如果有人要求加工奇装异服,坚决拒绝,并对他们进行说服教育。


三十五中的学生给平安大戏院贴了一张大字报,称“平安”二字是宣传封建迷信的旧名词,要求改名。第二天剧院把旧招牌拆下,改名为“前进”剧场。市演出公司把金声电影院改为东方电影院;文化公园的文娱剧场改名为劳动剧场。


报纸上几乎天天都有改名启事
二中初三(6)班的学生到永汉路文一文化用品店门口贴大字报,称“文一”这个名字是宣扬“文化第一”。商店职工马上把店名改为“新文化用品商店”。


8月18日下午,广州中药总厂所属九间药厂的工人和干部召开紧急会议,坚决支持革命学生的革命行动,并向所属各厂职工发出信件,建议立即采取以下措施:一、坚决把一些还保留资本家的名字和资本家宗族堂号的工厂名号全部更换新名。二、各厂门前批荡的厂名、橱窗,凡是有资本家名称、堂号和封建色彩及资本主义的宣传装饰,立即废除。三、产品的包装装潢,凡是有资本家名字和黄色毒素的立即停止印刷、使用。四、通知本市及外地有关单位,立即拆除或更改本厂在市内外设置的有毒素的广告牌、霓虹光管、橱窗广告等。


广州中药总厂所属的保滋堂改为一厂、陈李济改为二厂、李众胜改为三厂,《广州日报》报道:“广州中药二厂的工人和革命干部,为了支持革命学生和革命群众的革命行动,接连苦战了两个晚上,把‘陈李济’这块吸尽劳动人民血汗达三百年的臭招牌彻底铲掉。”(一句话中恁多“革命”。不过虽然很“革命”,也要苦战两晚才铲掉那三个字,可见那三个字多么反革命)


捷和钢铁厂机修车间工人贴出了题为《封》的大字报,坚决要求立即封掉、拆除“捷和”这个“臭招牌”,当天就把工厂的招牌拆掉了,但新厂名却一时定不下来,后来才改为广州轧钢厂。


报纸上的改名启事,居然还要“紧急”
二中初三(1)班的学生就脚方便,跑到中央公园贴大字报,称“中央公园”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臭名,建议改为“人民公园”。马上得到公园响应,用红纸写了“人民公园”四字,覆盖在原名上面。公园内绘有古装仕女图和商品广告的花盆、椅子等,统统都作了处理。


解放北路的“花鸟乐园”改名为“解放茶座”。红荔音乐曲艺厅的职工贴大字报称:边喝茶,边食东西,边欣赏演出,是剥削阶级有闲分子、遗老遗少们腐朽庸俗的生活习惯;是对曲艺演员的表演的极不尊重的表现,严重影响了演出效果,建议取消茶座,观众在演出时不吃东西,不抽烟,不高声谈话。


8月19日,广州杂技团一些人到市二轻局所属平安福塑料厂贴大字报,声称平安福带有严重的封建色彩,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斗争就是幸福,但它宣扬的却是“有平安才是福”,这是修正主义的货色。于是把厂名改为广州泡沫塑料厂,并利用星期天爬到高达三十多米的烟囱上,把写在烟囱上的“平安福”几个大字涂掉。市二轻局所属的厂(社)纷纷改名。


有50多年历史的协同和机器厂也要改名了,原因是协同和这名字的意思,是资本家妄想联成一气,永远骑在工人头上,“协力同心,一团和气”,共同压迫、剥削工人。于是在8月22日改名为广州柴油机厂。


8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浪潮席卷首都街道“红卫兵”猛烈冲击资产阶级的风俗习惯》一文。又发表社论《好得很!》和《工农兵要坚决支持革命学生》。破四旧运动掀起了更大的狂潮。


中山大学哲学系一年级红卫兵发出倡议:“一、立即取缔广州市的一切具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色彩的街道的名称、商店字号、学校名称,并根据广大革命群众的愿望和意见,换上具有毛泽东时代色彩和革命内容的名称、字号。二、我们建议,把海珠广场改为东方红广场(跟着党中央、毛主席永远干革命),把永汉路改为北京路(身居广州心向北京),把新堤、西堤大马路改为援越路(援越抗美,永远和兄弟越南战斗在一起)。”


同时,他们还向全市倡议:一、立即行动起来,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同时,也在横扫千百年遗留下来的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破旧立新,用具有强烈革命内容的新名称、新字号去代替那些陈旧腐朽的旧名称、旧字号。二、商店不许出售奇装异服,服务行业不给顾客理怪发,不做港式衣裙、牛仔衫裤;书店不卖黄色书刊;人民广播电台必须全部播送革命歌曲。三、全市“红卫兵”们,立即冲出校门,奔上街头,举起革命的铁扫把,在广州市来一个“大扫除”,将旧世界扫一个片甲不留,扫出一个崭新的广州市来。


还有一些居民给沙面办事处写信,严正指出:现在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期,你们要赶快起来扫除沙面长期存在的殖民主义的残余。沙面的街道名称,除“珠江路”之外,无不反映了殖民主义思想。什么“复兴”(路名,下同)、“敦睦”、“同仁”、“协力”、“博爱”、“肇和”等,通通是帝国主义者的用语。帝国主义者过去用鸦片和炮舰征服中国封建统治阶级,强迫订立了不平等条约,取得赔款和割地之后,他们就共同奴役中国人民,所以他们“敦睦”了,“同仁”了,“协力”了,“博爱”了!“肇和”是开始“和好”的意思,这更暴露出帝国主义者用武力征服中国封建统治者之后的海盗的伪善面目。可是,解放十七年了,这些带有浓厚的殖民主义色彩的名称还残留在沙面这块土地上。这简直是对我们伟大中国人民的侮辱,我们建议立即把它们改掉!


陶陶居茶楼的招牌被指是“反动旧官吏”康有为的手迹,遭到铲除。茶楼职工敲锣打鼓,燃放鞭炮,舞着醒狮,换上“东风楼”的招牌。越秀茶楼也把塑在楼门前两条柱子上的大龙铲掉。


8月24日,《广州日报》发表市三十五中初三(4)班学生来信称:“我们觉得‘皇上皇’(广州著名腊味店)这个名字不适用于今天的社会主义社会,不适用于轰轰烈烈的大学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时代。‘皇上皇’这个名字是资本家剥削人民的罪恶发家史的臭名(关于‘皇上皇’来由的问题在《羊城晚报》已有刊登),是资产阶级思想遗留下来的阴魂。它大大地向人民宣扬了资产阶级思想,这是和毛泽东思想唱对台戏。因此,我们坚决要求撤销‘皇上皇’这个名字,并建议将‘皇上皇’改名为‘红上红’。”


同时发表皇上皇商店职工的回信:“我们准备采取以下措施:一、把店内一切封建意识的招牌和文字铲除,接受你们的建议,把‘皇上皇’改为‘红上红’;二、发动全体职工认真学习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坚决破‘四旧’,立‘四新’。”(感觉腊味要放红色添加剂)


华师附中在高二(1)班学生的倡议下,改名为“广东省东方红学校”。当晚,学生们把旧校牌劈碎,挂上了红底黄字的新校牌。



二中也砸碎了旧校牌,把校名改为“广州市东方红战校”(本来想改为东方红学校,但被华附抢先一步,只好改为战校,不过听起来更响亮)。二十一中学的师生,“为纪念我们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8月18日在北京会见百万革命群众这个光辉的节日”,把校名改为“八一八继红中学”;广雅中学也除掉了由张之洞起的校名,改为“红旗中学”;十四中改名为“‘五七’南泥湾中学”;二十五中改名为“长征中学”;二十八中改名为“抗大附中”;执信中学改名为“红女中”,等等不一而足。


报纸上的改名启事,继续紧急
8月25日,人们敲锣打鼓庆祝永汉路正式改名为北京路。经市人委批准同时改名的还有:长庚路、丰宁路、太平路统一改为人民路;长寿路改为曙光路;朝天路和米市路统一改为朝阳路等(后来还有第二批的改名)。


爱群大厦职工在24日晚上,把悬挂在15层楼顶的“爱群”招牌砸碎。第二天上午,职工们在一片咚咚锵锵的锣鼓声、乒乒乓乓的鞭炮声中,把“人民大厦”的新招牌挂上。


在北京红卫兵和广州八一中学红卫兵的倡议下,著名照相馆艳芳更名为“工农兵照相店”,并贴出一副对联:“文化革命除四旧,服务对象工农兵。”人民南路的昆仑摄影院改名为“人民摄影店”;中山五路的自良服装店改名为“曙光服装店”;花木兰商店改名为“向阳花商店”;聚美斋商店改名为“太阳升商店”;趣香饼家改名为“红花饼家”;泮溪酒家改名为“友谊饭店”;莲香楼改名为“东升楼”。


8月27日下午,两千多名机械工人举着“誓作革命小将的后盾”的巨幅横额,敲锣打鼓游行,沿路向各学校递送“最最坚决支持红卫兵革命壮举的公开信”,热烈欢呼红卫兵在几天之内,把带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色彩的商店字号、街道名称和坏的风俗习惯,打得落花流水。30日又有两千多建筑工人抬着“向红卫兵致敬”的巨幅横额,在市内游行,支持红卫兵破四旧。


9月1日,《羊城晚报》宣布“接受红卫兵和革命群众的意见,经上级批准”,改名为《红卫报》。


郑州大学中文系、历史系,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一年级南下造反串联小组散发《告广州市人民书》,呼吁减少以孙中山命名地名、机构名。这份传单提出:“目前在广州(尤其是中山大学)听到不少关于中山路、中山大学等的易名问题的争论,有的同意改,有的不同意改。在有些时候有些地方争论得还相当激烈,在这里我们仅谈谈我们自己的看法,概括起来一个字,‘改’。”


他们的理由是:


1.孙中山先生虽然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旗手,但他毕竟不是一个马列主义者。而且孙中山先生不仅有其很大的历史局限性,还有更严重的阶级局限性。


2.广州是有名的革命圣地之一,无数无产阶级革命先烈为革命献身捐躯,雄迹壮业可歌可泣,而没有用他们的名字去命名一个地区、一处学校或机关、厂矿等,为什么独独要用一个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家来到处命名呢?


3.在广州市,仿佛是“中山先生”的广州市一样,诸如中山大学、中山博物馆、中山医学院、中山纪念堂、中山一路……中山八路等,使人一看到或一听到广州市,马上就和“中山先生”联系在一起。


孙中山先生是可以而且必须纪念的,但是决不能把这个纪念搞到不适当的地步,我们认为,孙中山先生的遗物、遗像、遗迹大可不必毁,而都把它们送到中山博物馆里就行了,全广州只留用“中山博物馆”这一个以“中山”命名的地方就行了,其余的全部易名。


从8月18日起,到9月上旬,广州服务行业已先后把330多间商店带有封建主义、修正主义色彩的旧店名,换上“具有革命内容的新店名”,如饮食业的大三元酒家改为今胜昔饭店,摄影业的凌烟阁改为东方红,理发业的一新理发店改为立新理发店、西桥理发店(在六二三路)改为反帝理发店等。



市第二商业局所属的市食品、食品杂货、蔬菜、水产、煤建、糖业烟酒等六个公司和肉菜市场管理处等单位的原有约600间商店和肉菜市场,已拆掉旧招牌,换上新招牌的有380多户。如糖业烟酒公司所属聚美斋商店改为太阳升商店,食品公司所属的皇上皇商店改为红上红商店,食品杂货公司所属的致美斋商店改为永为民商店,都受到革命群众的赞扬。


市一商局属下396间商店中,已有313家换上了新招牌。如友邦药房改为人民药房,超群药房改为为众药房,长和乐器商店改为新文艺乐器商店,永乐收音机商店改为新声收音机商店,纶章棉布商店改为红星棉布商店,永安百货商店改为红旗百货商店,美华百货商店改为东方红百货商店等。


市供销社系统的日用杂品、木器、废品、土产、果品等五个公司所属的商店,已换上新店名的共有329间。


这股荒诞的改名风一直刮到九十月间。这些名字(尤其是学校名字)大都没有保留多久就取消了。个人改名的,学彪一类名字最先倒霉,学青一类名字稍后倒霉。当然,也有一些地名、厂名沿用至今。


载于:文史天地 ; 2017年 02期 (2017 / 03 / 13) , P66 - 70
http://wenshitiandi.com/Magazine/Article/Index/2414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1-06
破四旧,潮流兴改名
广东人说“唔怕生错命,至怕改错名”。在1966年8月的破四旧运动中,全国各地都出现了一个改名热潮,个人改名,工厂改名,学校改名,商店改名。什么卫东、向东、向群、为民、继红、卫红、永红、永忠、学军、爱军之类,铺天盖地,有如蝗虫过境一般,广州也不例外。


8月17日,市十六、十三中的学生给“一乐也”理发店贴大字报,指该店的字号和经营方式带有严重的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思想色彩,理发店赶紧在当晚拆掉用了几十年的“一乐也”旧字号,换上“新风理发店”的新招牌。


永汉北路“美利权”冰室的店名,被说成是“美利坚”的译音。十六中高三(3)班和高二(2)班的学生到冰室贴大字报,坚决要求把这个“奴才相十足”的招牌砸碎,给冰室起了个新店名叫“反美帝”,并贴了一副对联:“昨扫昭彰臭名‘美利权’;今树磅礴伟号‘反美帝’:破旧立新”(店名还曾改为“东风”和“新中国”)。


著名的“邱炳南恤衫店”被改名为“新风尚衬衣店”,商店职工贴出公开信响应学生倡议,坚决不生产奇装异服出售,要大做特做革命服装出售,如果有人要求加工奇装异服,坚决拒绝,并对他们进行说服教育。


三十五中学生给平安大戏院贴了一张大字报,称“平安”二字是宣传封建迷信的旧名词,要求改名。第二天剧院把旧招牌拆下,改名为“前进”剧场。市演出公司把金声电影院改为东方电影院;文化公园的文娱剧场改名为劳动剧场。


报纸上几乎天天都有改名启事


二中初三(6)班的学生到永汉路文一文化用品店门口贴大字报,称“文一”这个名字是宣扬“文化第一”。商店职工马上把店名改为“新文化用品商店”。


8月18日下午,广州中药总厂所属九间药厂的工人和干部召开紧急会议,坚决支持革命学生的革命行动,并向所属各厂职工发出信件,建议立即采取以下措施:一、坚决把一些还保留资本家的名字和资本家宗族堂号的工厂名号全部更换新名。二、各厂门前批荡的厂名、橱窗,凡是有资本家名称、堂号和封建色彩及资本主义的宣传装饰,立即废除。三、产品的包装装潢,凡是有资本家名字和黄色毒素的立即停止印刷、使用。四、通知本市及外地有关单位,立即拆除或更改本厂在市内外设置的有毒素的广告牌、霓虹光管、橱窗广告等。


广州中药总厂所属的保滋堂改为一厂、陈李济改为二厂、李众胜改为三厂,《广州日报》报道:“广州中药二厂的工人和革命干部,为了支持革命学生和革命群众的革命行动,接连苦战了两个晚上,把‘陈李济’这块吸尽劳动人民血汗达三百年的臭招牌彻底铲掉。”(一句话中恁多“革命”。不过虽然很“革命”,也要苦战两晚才铲掉那三个字,可见那三个字多么反革命。)


捷和钢铁厂机修车间工人贴出了题为《封》的大字报,坚决要求立即封掉、拆除“捷和”这个“臭招牌”,当天就把工厂的招牌拆掉了,但新厂名却一时定不下来,后来才改为广州轧钢厂。




报纸上的改名启事,居然还要“紧急”,急个乜?


二中初三(1)班的学生就脚方便,跑到中央公园贴大字报,称“中央公园”是旧社会遗留下来的臭名,建议改为“人民公园”。马上得到公园响应,用红纸写了“人民公园”四字,覆盖在原名上面。公园内绘有古装仕女图和商品广告的花盆、椅子等,统统都作了处理。


解放北路的“花鸟乐园”改名为“解放茶座”。红荔音乐曲艺厅的职工贴大字报称:边喝茶,边食东西,边欣赏演出,是剥削阶级有闲分子、遗老遗少们腐朽庸俗的生活习惯;是对曲艺演员的表演的极不尊重的表现,严重影响了演出效果,建议取消茶座,观众在演出时不吃东西,不抽烟,不高声谈话。


8月19日,广州杂技团一些人到市二轻局所属平安福塑料厂贴大字报,声称平安福带有严重的封建色彩,在社会主义社会里,斗争就是幸福,但它宣扬的却是“有平安才是福”,这是修正主义的货色。于是把厂名改为广州泡沫塑料厂,并利用星期天爬上高达三十多米的烟囱上,把写在烟囱上的“平安福”几个大字涂掉。市二轻局所属的厂(社)纷纷改名。


有50多年历史的协同和机器厂也要改名了,原因是协同和这名字的意思,是资本家妄想联成一气,永远骑在工人头上,“协力同心,一团和气”,共同压迫、剥削工人。于是在8月22日改名为广州柴油机厂。


协同和机器厂


8月23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浪潮席卷首都街道“红卫兵”猛烈冲击资产阶级的风俗习惯》一文。又发表社论《好得很!》和《工农兵要坚决支持革命学生》。破四旧运动掀起了更大的狂潮。


中山大学哲学系一年级红卫兵发出倡议:“一、立即取缔广州市的一切具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色彩的街道的名称、商店字号、学校名称,并根据广大革命群众的愿望和意见,换上具有毛泽东时代色彩和革命内容的名称、字号。二、我们建议,把海珠广场改为东方红广场(跟着党中央、毛主席永远干革命),把永汉路改为北京路(身居广州心向北京),把新堤、西堤大马路改为援越路(援越抗美,永远和兄弟越南战斗在一起)。”


同时,他们还向全市倡议:一、立即行动起来,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同时,也在横扫千百年遗留下来的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破旧立新,用具有强烈革命内容的新名称、新字号去代替那些陈旧腐朽的旧名称、旧字号。二、商店不许出售奇装异服,服务行业不给顾客理怪发,不做港式衣裙、牛仔衫裤;书店不卖黄色书刊;人民广播电台必须全部播送革命歌曲。三、全市“红卫兵”们,立即冲出校门,奔上街头,举起革命的铁扫把,在广州市来一个“大扫除”,将旧世界扫一个片甲不留,扫出一个崭新的广州市来。


还有一些居民给沙面办事处写信,严正指出:现在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时期,你们要赶快起来扫除沙面长期存在的殖民主义的残余。沙面的街道名称,除“珠江路”之外,无不反映了殖民主义思想。什么“复兴”(路名,下同)、“敦睦”、“同仁”、“协力”、“博爱”、“肇和”等,通通是帝国主义者的用语。帝国主义者过去用鸦片和炮舰征服中国封建统治阶级,强迫订立了不平等条约,取得赔款和割地之后,他们就共同奴役中国人民,所以他们“敦睦”了,“同仁”了,“协力”了,“博爱”了!“肇和”是开始“和好”的意思,这更暴露出帝国主义者用武力征服中国封建统治者之后的海盗的伪善面目。可是,解放十七年了,这些带有浓厚的殖民主义色彩的名称还残留在沙面这块土地上。这简直是对我们伟大中国人民的侮辱,我们建议立即把它们改掉!


陶陶居茶楼的招牌被指是“反动旧官吏”康有为的手迹,遭到铲除。茶楼职工敲锣打鼓,燃放鞭炮,舞着醒狮,换上“东风楼”的招牌。越秀茶楼也把塑在楼门前两条柱子上的大龙铲掉。


陶陶居换招牌(从报纸翻拍,比较模糊,凑合看看)


8月24日,《广州日报》发表市三十五中初三(4)班学生来信称:“我们觉得‘皇上皇’(广州著名腊味店)这个名字不适用于今天的社会主义社会,不适用于轰轰烈烈的大学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时代。‘皇上皇’这个名字是资本家剥削人民的罪恶发家史的臭名(关于‘皇上皇’来由的问题在《羊城晚报》已有刊登),是资产阶级思想遗留下来的阴魂。它大大地向人民宣扬了资产阶级思想,这是和毛泽东思想唱对台戏。因此,我们坚决要求撤销‘皇上皇’这个名字,并建议将‘皇上皇’改名为‘红上红’。”


同时发表皇上皇商店职工的回信:“我们准备采取以下措施:一、把店内一切封建意识的招牌和文字铲除,接受你们的建议,把‘皇上皇’改为‘红上红’;二、发动全体职工认真学习中共中央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坚决破‘四旧’,立‘四新’。”(感觉腊味要放红色添加剂)


华师附中在高二(1)班学生的倡议下,改名为“广东省东方红学校”。当晚,学生们把旧校牌劈碎,挂上了红底黄字的新校牌。


二中也砸碎了旧校牌,把校名改为“广州市东方红战校”(本来想改为东方红学校,但被华附抢先一步,只好改为战校,不过听起来更响亮)。二十一中学的师生,“为纪念我们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毛主席8月18日在北京会见百万革命群众这个光辉的节日”,把校名改为“八一八继红中学”;广雅中学也除掉了由张之洞起的校名,改为“红旗中学”;十四中改名为“‘五七’南泥湾中学”;二十五中改名为“长征中学”;二十八中改名为“抗大附中”;执信中学改名为“红女中”,等等不一而足。


报纸上的改名启事,继续紧急


8月25日,人们敲锣打鼓庆祝永汉路正式改名为北京路。经市人委批准同时改名的还有:长庚路、丰宁路、太平路统一改为人民路;长寿路改为曙光路;朝天路和米市路统一改为朝阳路等(后来还有第二批的改名,详见本文最后链接)。


爱群大厦职工在24日晚上,把悬挂在15层楼顶的“爱群”招牌砸碎。第二天上午,职工们一片咚咚锵锵的锣鼓声中、乒乒乓乓的鞭炮声中,把“人民大厦”的新招牌挂上。


在北京红卫兵和广州八一中学红卫兵的倡议下,著名照相馆艳芳更名为“工农兵照相店”,并贴出一副对联:“文化革命除四旧,服务对象工农兵”。人民南路的昆仑摄影院改名为“人民摄影店”;中山五路的自良服装店改名为“曙光服装店”;花木兰商店改名为“向阳花商店”;聚美斋商店改名为“太阳升商店”;趣香饼家改名为“红花饼家”;泮溪酒家改名为“友谊饭店”;莲香楼改名为“东升楼”。


华侨大厦的新招牌


8月27日下午,两千多名机械工人举着“誓作革命小将的后盾”的巨幅横额,敲锣打鼓游行,沿路向各学校递送“最最坚决支持红卫兵革命壮举的公开信”,热烈欢呼红卫兵在几天之内,把带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修正主义色彩的商店字号、街道名称和坏的风俗习惯,打得落花流水。30日又有两千多建筑工人抬着“向红卫兵致敬”的巨幅横额,在市内游行,支持红卫兵破四旧。


9月1日,《羊城晚报》宣布“接受红卫兵和革命群众的意见,经上级批准”,改名为《红卫报》。


郑州大学中文系、历史系、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一年级南下造反串联小组散发《告广州市人民书》,呼吁减少以孙中山命名地名、机构名。这份传单提出:“目前在广州(尤其是中山大学)听到不少关于中山路、中山大学等的易名问题的争论,有的同意改,有的不同意改。在有些时候有些地方争论得还相当激烈,在这里我们仅谈谈我们自己的看法,概括起来一个字,‘改’。”


他们的理由是:


1. 孙中山先生虽然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旗手,但他毕竟不是一个马列主义者。而且孙中山先生不仅有其很大的历史局限性,还有更严重的阶级局限性。


2. 广州是有名的革命圣地之一,无数无产阶级革命先烈为革命献身捐躯,雄迹壮业可歌可泣,而没有用他们的名字去命名一个地区、一处学校或机关、厂矿等,为什么独独要用一个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家来到处命名呢?


3. 在广州市,仿佛是“中山先生”的广州市一样,诸如中山大学、中山博物馆、中山医学院、中山纪念堂、中山一路……中山八路等,使人一看到或一听到广州市,马上就和“中山先生”联系在一起。


孙中山先生是可以而且必须纪念的,但是决不能把这个纪念搞到不适当的地步,我们认为,孙中山先生的遗物、遗像、遗迹大可不必毁,而都把它们送到中山博物馆里就行了,全广州只留用“中山博物馆”这一个以“中山”命名的地方就行了,其余的全部易名。






改名也作为造反战果之一,在展览会上大力宣传


从8月18日起,到9月上旬,广州服务行业已先后把330多间商店“带有封建主义、修正主义色彩的旧店名,换上“具有革命内容的新店名”,如饮食业的大三元酒家改为今胜昔饭店,摄影业的凌烟阁改为东方红,理发业的一新理发店改为立新理发店、西桥理发店(在六二三路)改为反帝理发店等。


市第二商业局所属的市食品、食品杂货、蔬菜、水产、煤建、糖业烟酒等六个公司和肉菜市场管理处等单位的原有约600间商店和肉菜市场,已拆掉旧招牌,换上新招牌的有380多户。如糖业烟酒公司所属聚美斋商店改为太阳升商店,食品公司所属的皇上皇商店改为红上红商店,食品杂货公司所属的致美斋商店改为永为民商店,都受到革命群众的赞扬。


市一商局属下396间商店中,已有313家换上了新招牌。如友邦药房改为人民药房,超群药房改为为众药房,长和乐器商店改为新文艺乐器商店,永乐收音机商店改为新声收音机商店,纶章绵布商店改为红星棉布商店,永安百货商店改为红旗百货商店,美华百货商店改为东方红百货商店等。


市供销社系统的日用杂品、木器、废品、土产、果品等五个公司所属的商店,已换上新店名的共有329间。


这股荒诞的改名风一直刮到9、10月间。这些名字(尤其是学校名字)大都没有保留多久就取消了。个人改名的,学彪一类名字最先倒霉,学青一类名字稍后倒霉。当然,也有一些地名、厂名沿用至今。


http://www.sohu.com/a/121606464_52635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