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83阅读
  • 4回复

万金根:南昌七中文革往事(1-5)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再现文革往事(一)


1966年5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五一六通知》的发表和同年8月八届十一中全会通过的《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即《十六条》是文化大革命全面爆发的标志。


    记得那天在学校的大礼堂开会,传达中央的《五一六通知》和宣布退迟高考的决定时,正在挑灯夜读,备战高考的高三学子们犹如身陷囹圄的囚徒获得了大赦,命悬一线的人们遇到了救星一般,欢呼雀跃,互动拥抱,把时时刻刻捧在手中啃读的课本抛向空中。谁也没有想到,对于大多数人这正是厄运的开始,它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从此书声琅琅的校园变成了硝烟弥漫的战场,猎取知识的课堂变成了唇枪舌战的疆场,偌大的校园里再也放不下一张安静的课桌。


    1966年5月29日全国第一个红卫兵组织由北师大附中的同学率先成立,至8月红卫兵组织风起云涌,遍布城乡各地。在这种背景下,南昌七中红卫兵司令部应运而生,简称校红卫兵。同时学校还成立了文化大革命委员会,简称校文革,班上成立了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简称班文革。毛主席从8月18日至11月26日八次接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红卫兵,我有幸参加了10月1日第四次的接见。


    我校红卫兵成立之初,参加红卫兵必须是“红五类”出身的同学,后来才吸收表现好的出身劳动人民家庭的同学参加。在我们班上还成立了一个红卫兵的外围组织“红旗”,出身劳动人民家庭的同学方可参加,吸收红卫兵都要从“红旗”里表现好的同学中挑选,为了能参加校红卫兵,红旗战士表现得非常积极,干得十分卖力,抄同学的家也是由他们提出,班文革批准后实施的,矛头对准出身不好同学的“一把火”、“二把火”也是他们点燃的。


     从1966年八月开始在全国各地开展了轰轰烈烈声势浩大的破四旧运动,广大红卫兵和革命学生纷纷走向街头,向一切反动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我们班上的同学也加入到了这场革命的洪流之中。在极左路线和反动血统论的影响下,我们以破四旧的名义抄了几个同学的家,这极大地伤害了这些同学的感情,从此也酿下了怨恨的种子,也是我们犯下的把矛头指向革命同学的最大罪状。


    后来造反派掘起,被校红卫兵拒之门外的同学们纷纷成立自己的红卫兵组织,一时大大小小的红卫兵造反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随着形势的发展,最后统一合并为“南昌七中井岗山兵团”。我们为了从数量上与造反派抗衡,将校红卫兵分为第一、笫二、第三等三个红卫兵司令部,同时另外还成立了5、6个红卫兵组织,如南昌七中捍卫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司令部等,有5、6枚公章我曾保留了许多年,可惜后来觉得留作没有,整理东西时还是都搞掉了。我记得破四旧时,我们抄了一个同学的家,同学的母亲说她那个邻居老太太是地主婆,她丈夫(已死)有两个老婆,你们应该去抄她的家。于是我们又接着抄了这个人的家。老太太的儿子是二附院的一个名老医生,当时也有50多岁。由此我们这些人与他家结下了不解之缘,经常去他家玩,找他看病,后来知道他的儿子和女儿们在外地工作,而且都是党员,还有人在要害部门工作,我们决定绐他家平反,恢复名义,挽回影响,由我执笔,写了平反公告贴在了他家门口,下面落款有七、八个红卫兵组织的名称,並盖上了鲜红的公章。我们有的同学还带上他的小女儿一同出去串连,关系非常好,到了差不多谈恋爱的地步。


    1966年11月下旬,南昌市的学生大串连开始了,这时候还是有组织的串连,必须经过文革批准,出具介绍信,3、4个人组成一个小组,指定一个人带队负责出去串连,不可单独行动。有几个出身不好又“表现不好”的同学,按照当时校文革的规定,没有批准出去串连,这后来也成了我们压制同学革命行动的一条罪状。我当时也带了一个小组出去串连,我们凭介绍信去火车站排长队领取了一张到哈尔滨的火车票,准备第一站到杭州,第二站到上海,然后沿着北上路线一个一个城市的串连,最终到达哈尔滨,回来再选另外一条路线,一个一个城市的串连,最后返回南昌。人算不如天算,正当我们在上海呆了半个多月,准备去下一个城市串连时,中央作出了暂时停止串连,明年4月再串连的通知,这时只准坐返回南昌方向的火车,不准坐其他方向的火车。许多胆大的学生,余兴未尽,不愿回去,不顾阻拦,强行扒火车继续串连。我们则按照中央决定返回了南昌,准备来年4月再出去串连,天真的以为那是真的,没想到中央也会失言,如果想到了我们大概也不会回来的。后来同学责怪我,没听他们的先到北京,搞得北京都没去成。


    中央虽然作出了停止串连的决定,并提倡步行串连,但大串连的势头不可收拾,坐火车串连的现象一直没有停止,直到67年3月中央再次作出了停止一切串连,回校复课闹革命的决定,在这种情况下大部分的同学回到了学校。虽说是复课闹革命,但从文化大革命开始至我们68年7、8月分配离校时再也没有上过一天课,一直只是从事闹革命的工作。


    造反派和保皇派通过殊死的博弈,最终学校成了造反派的天下。胜者王,败者寇,在我们班上,班文革领导小组成了批判的对象,造反派痛斥班文革执行了一条又粗又黑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作为文革组长的我难逃其咎,自然成了主要的批判对象。教室里“炮打校文革,火烧万海水”、“炮打班文革,火烧万金根”的标语贴上了墙壁,批判会上“炮打校文革,火烧万海水”、“炮打班文革,火烧万金根”的口号此起彼伏。我代表文革小组和个人作了多次检查,都平复不了一部分人的怨恨,得不到谅解。为了回忆那段历史,正视那段历史,了解那段历史,反醒那段历史,我将我保存的部分资料予以公布。我们一些同学在一起,也经常会聊起文化大革命中发生的事,但很多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记不清楚,许多细节更是云里雾里。我的这些文字,作为史料,也许可以准确地还原一些事情的真相,有益于公正地对待那段历史。


     没有亲身经历那段历史的人对于文革中发生的事一定难以接受,不能理解,就是我们自己在经过了近半个世纪的岁月后,在很多记忆已经模糊的情况下,看了这些资料,也会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历史就是历史,历史是客观的,不能改变的,站在现在的角度难以理解,但是站在当时的角度却是正常的。不管是造反派还是保守派,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忠于毛主席的,都是为了防止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而参加了文化大革命,只是观点不同,方法不同,所以才会出现大辯论,大字报,大武斗,甚至动用了枪支,造成许多人员的伤亡。夫妻反目,甚至离婚,父子成仇,断绝关系的现象比比皆是,一家人因为观点不同,分成两派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在我们班上,我们班文革,为了破“四旧”抄了几位同学的家。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我们认为这实属革命行动,所以才会去做,后来形势变了,造反派占了上风,批判我们执行了一条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因为这件事部分同学耿耿于怀,和我们结下了怨恨,直到今天有几位女同学都和我们老死不相往来。


    在我们班上,造反派有两伙,他们之间的怨恨可以说是水火不相容的,远超过我们保守派与他们之间的矛盾(个别同学除外)。大约十几二十年前,我班团支部书记,文革付组长,在北京工作的黄秋英处长(老资格的团支部书记,最早是年级的团支部书记)回南昌探亲,看在她的面子上,经过班主任老师的撮合,我们全班才有了一次我们保守派和两伙造反派都同时参加的一次聚会。


    2009年5月,曾在深圳公安局工作的,中国第一保安公司的董事长,非常成功的企业家胡勇先生(七团战友),因出版了一部个人画传来到南昌,进行赠送画传的活动。31日这天他和他们那些造反派同学相聚,胡勇特别邀请了班主任万旭初老师,班长、校文革委员万海水同学、杨茂林同学和我参加了他们的聚会。
再现文革往事(一)


再现文革往事(一)
    在会上,大家作了简短的发言,当万海水讲到以前一些事时,有人马上暴跳如雷,予以反驳,场面一触即发,火药味十足,后来大家予以劝阻,平息了事态。最后胡勇介绍了自己的经历,并就出版画传的情况讲了话,然后签名赠送画传。后来大家在一起共进午餐,有个别女同学,看见我们来了,在宴席前就走了,不愿与我们为伍,同桌就餐。当地公安部门知道胡勇来昌后,主动提前派人帮他买好了单。


     我和同学多次讲到,文化大革命中发生的事是历史造成的,那时我们都是不到20岁的学生,少不更事,不应该永远揪住不放,一辈子背在身上,应该宽容,应该坦然,宽容了别人,也就是释放了自己。要说受迫害,我是最大的、真正的、最终的受害者,你们那么多人分在工厂,凭什么我被分在农场。还不是你们掌了权。分配是一辈子的大事,是决定一个人命运的大事,那时根本不会想到以后会调上来,这对我来讲是晴天霹雳般的打击!但是我从来没有恨过哪一个人。


      文化大革命已经被彻底否认了,当年的你争我斗,现在看来只是一场闹剧,一场给国家和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闹剧,但是我们不能忘记这段历史,如列宁所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这篇讲话稿没有标明时间,从讲稿中“马上我们就要下乡参加秋收劳动”这句话分析,应该是1966年10月4日左右我从北京参加国庆活动回来以后至11月下旬大串连开始之前召开的一次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誓师大会,这个时候还是我们掌权。


     革命的同学们:


     今天我们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新的高潮中,召开这样一个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誓师大会,具有很大的意义。在这次誓师大会上,许多同学都发了言,表明了自己坚决地把毛主席著作学到手,做毛主席的好学生,誓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坚强决心。我们相信,这次大会一定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这次大会将会使我班同学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在我们班上掀起一个更加广泛更加深入的群众性的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新高潮。


     林彪同志号召我们: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一定要比过去举得更高,毛主席著作的学习,一定要进一步抓紧,要讲究落实,要出现新的局面,提高新的水平。全体同志都应尽最大的努力,把毛泽东思想真正学到手,真正掌握起来。我们一定要响应林彪同志的这个伟大号召。


     目前我们班上还存在着许多问题,政治空气还不是很浓厚,学习毛主席著作的运动还没有真正地推向新的高潮。有的同学能够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打袜子,打球等,却不能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学习毛主席语录和十六条。目前为止,在班上还很少看见同学自觉地学习毛主席语录和十六条,学习毛主席著作在我们班还没有蔚然成风。必须指出,这种现象必须立即得到纠正,如果这样下去,我们的思想是不能跟上形势发展的,一斗二批三改的战斗任务是不能很好地完成的。为什么这样说呢?林彪同志指出: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无产阶级最杰出的领袖,是当代最伟大的天才,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发展的一个崭新阶段,是当代最高水平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当代改造人们灵魂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无产阶级最强大的思想武器,是我们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十六条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纲领。我们只要认真地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照毛主席的指示办事,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接不上,可能少了一页)


      我们一定要向32111英雄钻井队学习,学习他们对党无限忠诚的革命精神,向他们那样,把读毛主席的书作为生活的第一需要,把毛泽东思想化为自己的灵魂,把执行毛主席的指示变成自觉的行动,把革命的利益作为自己的笫一生命,,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毛泽东思想。我们一定要向32111英雄钻井队那样,把毛主席的指示印在脑子里,溶化在血液中,落实在行动上。我们一定要把“老三篇”作为座右铭来学习,学了就要用,搞好思想革命化。


     同学们:当前开展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形势好得很,群众的革命洪流正在荡涤着旧社会遗留下来的一切污泥浊水,改变着我国整个社会面貌。目前我们学校无产阶级斗批改……班上也存在很多问题,归根结底就是毛泽东思想红旗举得不高。林彪同志说:我们在伟大统帅的指挥下,好好听我们统帅毛主席的话,文化大革命一定能顺利发展,一定能取得伟大胜利。我们一定要听从林彪同志的这个教导。毛泽东思想是我们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我们)一定能取得伟大的胜利,反之,离开了毛泽东思想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不能取得胜利的。


     毛主席教导我们:“什么人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革命派,什么人站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方面,他就是反革命派。什么人只是口头上站在革命人民方面而行动上则另是一样,他就是一个口头革命派,如果不但在口头上而且在行动上也站在革命人民方面,他就是一个完全的革命派。”无然而在我们班上有些同学口头上也讲要革命,但是在行动上却是另一样,特别是出身剥削阶级家庭的同学。必须指出要革命必须体现在行动上。


     马上我们就要下乡参加秋收劳动,我们一定要把毛泽东思想带到农村去,大力宣传毛泽东思想,向刘英俊同志那样,努力学习毛泽东思想,积极宣传毛泽东思想,坚决执行毛泽东思想,勇敢捍卫毛泽东思想。我们还要大力宣传毛主席和林彪付主席的身体健康,把这个当作一项政治任务去认真地完成。


     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的同学要想革命,必须与家庭作彻底的决裂,革狗爹狗娘的命,这是条件。有的同学因为自己出身不好,就灰心丧气,对于班上的许多政治活动都不愿参加,例如本来班上要组织同学上街宣传毛泽东思想,宣传十六条,宣传党的方针政策,但是有些自己出身不好的同学却不愿岀谋献策,不愿参加。必须指出,革命包括许多方面,出去宣传毛泽东思想就是革命的行动,在口头上讲自己要革命,而在行动上却不这样,这样的人是不能成为革命者的。


     这几年解放军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一)为革命而学。我们要把学习毛主席著作当作自己生活的第一需要,只有这样每个人才会有高度的学习自觉性,就会出干劲,出毅力,出时间,任何阻力挡不住,任何困难压不倒。


     (二)怀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学。林彪同志说:“毛泽东思想反映了国内国际阶级斗争的客观规律,反映了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只有坚定地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上,怀着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对毛主席、毛泽东思想无限热爱、无限忠诚、无限敬仰,才能对毛主席著作领会得深,运用得好,才能做到:“毛主席怎样说的,我就怎样做。”


     (三)在“用”字上狠下功夫。


     (四)在斗争中学,斗争中用。


     (五)重点文章经常学,基本观点反复学。


   (六)干部学在前头。


    林彪同志说,现在不是学不学的问题,而是真正学到没有学到的问题,真正会用不会用的问题。要真正学到、会用,就必须结合实际。结合实际,才学得懂,记得住,用得上;不结合实际,就学不懂,记不住,用不上。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我们每一个人都将在这一场革命中经受考验,得到锻炼。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的人,也将要在这一场革命中经受考验,得到锻炼。党和毛主席希望我们都能经受考验,成为真正的革命者。我们一定要不辜负党和毛主席的期望,做一个彻底的完全革命派。


附:原件两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55795e0101kcpa.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1-01
再现文革往事(二)
下面是1967年3月16日我以个人名义作的检查的第二部分,第一部分找不到。当时正是中央决定停止串连,复课闹革命的时候。

      二、在自己的工作中,我忠实地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对于班文革所犯的错误,作为文革小组长我应该负很大一部分责任。

     在串连问题上,我忠实地执行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怕”字当头,不相信同学能够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自己起来闹革命,认为出身不好的同学去串连是为了玩,因而压制了同学的革命积极性,给同学很大打击。

     在自己的工作中,犯有形“左”实右的错误,强调成分,把斗争矛头对准革命同学,赞成并宣扬“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这个反动的血统论,把唯成分论看成是党的阶级政策。写出了“致黑五类出身同学”(的一封信),希望班上能够乱一乱,彻底揭开班上阶级斗争盖子,因而转移了斗争大方向,压制了革命同学。

     支持形“左”实右的“一把火”,并把它抄出,认为这篇文章写得尖锐,符合班上情况,这样一来可以使班上乱一乱,彻底揭开班上阶级斗争盖子。事实上又一次把矛头对准同学,严重违反“十六”条,转移了斗争大方向。“二把火”我接到后,并不是因为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而不抄出,而是认为(文章)上面点了名,不大好,再加上当时教室封起来了,没地方贴。

    同学勒令二同学交出车费,我表示支持,并说:“把这笔钱作为班费使用”。认为坐车串连对于你们出身不好又表现不好的人不应该免费。这样一做,虽然没有(要他们两人)交车费,但是给这两个同学很大压力,精神上增加了负担,严重地打击了他们的革命积极性。同时我们也没有让几个同学去串连,并把同学反映的三个同学的情况记录下来,认为他们出身不好表现不好,如果再这样下去,运动后期要处理。

     对于分组学习,我极力赞成。我当时想法是为了更好地进行学习,根据同学思想水平不同,触及灵魂的深度不同,也就是家庭出身(不同),进行(分组)学习。(误认为出身好的则思想好,反之出身差的则思想差)结果起到了破坏同学团结的不良后果,把同学整天束缚在教室里学习,而不能去参加社会上的活动,压制了文化大革命运动。

     有人提出去抄同学的家(出身差的又没有被人抄的同学家),我表示支持,并写下了抄家的对象。我当时认为可以使这些人经受一次较大的考验,兼破四旧,从中掌握一些情况。

     在值班劳动的时候,我和另外一个同学把出身差的同学分去干重活,好让他们锻炼一下。吃吃苦头。

     买“毛选”的时候,我忠实执行校文革的错误指示,坚持卖给“红五类”同学,不卖给出身差的同学。

     班上同学参加炮打司令部活动,我认为有些出身不好的同学借此机会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

     当时校红卫兵发展人很慢,远远跟不上形势,班上有些同学就和校红卫兵负责人提出,说你们不批,我们班上自己成立红卫兵。当时我想,出身不好,还想参加红卫兵。我问一个红卫兵说:“你对他们成立红卫兵有什么看法”?他说:“随便他们成立不成立”。我说:“在阶级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地位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阶级的烙印。出身不好的同学同样打上了家庭的阶级烙印,受到了家庭的严重影响,对毛主席不会那样热爱,出身不好的人没有多少是好的,这次揪出来的人很多是出身不好的人。谈建华原来是认为背叛了自己家庭的革命者,但是这次看来还不是假的吗。外地的红卫兵都是‘红五类’和劳动人民(出身的人)参加,剥削阶级(出身的人)不能参加。”极力反对他们成立紅卫兵组织。

    在抄xxx同学的家后(晚上十二点钟),我赞成再去抄另一个同学的家,把他从被子里拉下来,给他个措手不及。后因遭到同学反对没有去抄。

    某同学要求把抄去的东西归还,我不同意,认为剥削劳动人民的东西不应该拿回。

    班上同学成立了红卫兵(平型关),我说现在什么人都可以参加红卫兵,公然反对出身差的同学参加组织。

    我曾和同学说过:“现在是站过来是条件,团结是结果,过去他们不好,我们找他(出身差的)做思想工作,今后要他们找我们,否则就不管他们。”

     总之,在文化大革命中,我们过多地把矛头指向同学,犯有严重的方向性的形“左”实右的错误,把出身好的视为革命的,把出身差的视为不革命的,甚至反革命的,绐出身差的(同学)打击很大。天下者唯有我们“红五类”是革命的,而“黑五类”是不革命的。

     在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之所以会犯错误决不是偶然的,而是有其历史根源、思想根源的,是头脑里臭恶的资产阶级思想、个人主义思想的必然反映。犯了错误,有时又替自己打算,觉得文化大革命最能考验人,而自己表现不好(站错了队),将来对自己一定不利,恨不得那时出去串连就好,省得落个保皇的罪名。退出校红卫兵,我不愿回到班上去,不愿参加任何组织,觉得同学对自己会另眼相待,巴不得马上到四月份出去串连,直到运动结束。后来中央决定停止串连,三月一日开学。我想开了学不到学校里来不行,这样一来不参加一个组织是不好的,因此为了使自己的处境好些,我要求参加班上“平型关红卫兵”,我认为参加班上的组织好些。

      回到班上和同学接触后,我发现同学对自己并不那样另眼相待,不是排斥看不起的态度,而是采取亲近团结帮助的态度,这给我很大鼓舞。对于自己的错误原来我是认识不清的,直到笫一次批判的时候,我还认为我们没有犯什么错误,开第一次批判会,我认为是打击报复自己,没有检查的诚意。直到前几天,对于自己的错误也没有检查的想法。万海水同学叫我个人也应该作作检查,我认为没有什么检查的,我代表班文革作的检查已经检查了自己,同学认为班文革的检查不象样,我很不高兴,心想我又没犯什么大错误。

     想想毛主席的教导:“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自己的生命,使我们每个活着的人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难道我们还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牺牲,还有什么错误不能抛弃吗?”“对以前的错误一定要揭发,不讲情面,要以科学的态度来分析批判过去的东西,以便使后来的工作慎重些,做得好些。”看看同学的希望,学习了文件,我决心站出来,认真地检查自己所犯的错误,和同学一道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我热烈地欢迎同学们批评教育!

      最后高呼:

     彻底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中国共产党万岁!

      无产阶级革命派大联合万岁!

     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我们最最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万岁!!万万岁!!!

                                                          1967.3.16

附原件两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55795e0101kiz2.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1-01
再现文革往事(三)
经毛主席1967年8月10日批阅照办的《中央关于处理江西问题的若干决定》彻底地宣告了保守派的失败,造反派的胜利。识时务者为俊杰,为了参加造反派组织,回到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上来,我们又一次作了检查。

                              检查

      最高指示:错误和挫折教训了我们,使我们比较地聪明起来了,我们的事情就办得好一些。任何政党、任何个人,错误总是难免的,我们要求犯得少一些。犯了错误则要求改正,改正得越迅速,越彻底,越好。

井四野的同志们:

     首先让我们共同敬祝我们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我们最々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寿无疆!万寿无疆!

      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已经进入了向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大批判的新阶段,无产阶级革命派正在进行着革命的大联合,奋起毛泽东思想的千钧棒,向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派发动了猛烈的总攻击,其势如暴风骤雨迅猛异常,不可阻挡!

     中央关于处理江西问题的若干决定,宣判了联匪总站的死刑,使许多受蒙敝的革命群众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泥坑里回到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使江西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出现了新的从未有过的大好形势。但是由于我们受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毒比较深,因此在中央表态后,仍然没有很好地认识错误,尽快地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而是对中央表态一时想不通。当时我们被开除出井兵团(全称南昌七中井岗山兵团,曾发表“四、七意见”、“四、二二宣言”等极具影响力的造反文章,其头目东澄宇(章荣达)进入了省革委会任委员,后又判刑入獄,当年在校时他跪在台上接受批斗的那一幕,还清楚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同学按住他的头,他流出了口水,引得大家哄堂大笑。南昌七中井岗山兵团与南昌五中“一小撮”,南昌六中“狂飙”等,都是南昌市最著名的造反派组织)后,虽然没有参加任何组织和活动,但思想上还是站在联络总站一边的,是支持他们的。在井四野同学要我们作检查时,我们认为没有什么好检查的,理由是我们既没有参加任何组织又没有参加任何活动,再加上思想不通,有抵触情绪。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阶级斗争事实,反复学习中央文件社论特别是学习了毛主席著作,使我们认识到不是没有什么检查的,而是应该检查,应该挖出站错队的思想根源。现就我们目前所认识到的作如下检查,并望同志们批评指正!

     自我省文化大革命接触到刘瑞森及军区问题时,我们是赞成炮打刘瑞森(只同意炮打。不同意打倒)的,支持军区的。其理由是我们认为刘瑞森有缺点错误就可以炮打,当时军区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顽固地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残酷地打击革命造反派和革命领导干部,把刘瑞森同志向军区某些负责人提意见,说成是把矛头指向解放军,支持造反派是支持牛鬼蛇神。由于我们过分地信任了吴瑞山等人,把他们看成解放军,因此就跟着他们跑。另外由于我们曲解了江青等同志有关对待解放军的讲话及有关社论的精神,认为造反派对待解放军的态度是错误的,甚至把有些行动看成是反动的。再一个我们看了许多的北京来电,都是支持联络总站的,因此我们更加相信自己的观点对。自出现6.29反革命事件及一系列的严重事件后,由于我们偏听偏信,站在中间的立场上,各打50大板,觉得两边都不应该发生这样大规模的武斗,打来打去都是打死自己的阶级兄弟,让阶级敌人站在旁边拍手发笑。而没有认识到这是两条路线斗争的反映,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激烈斗争的表现。在这些事件中,两边都死了很多人,而我们没有分清他们究竟是为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而死,还是当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炮灰,一概地觉得他们都死得光荣,同时又觉得他们死得不必要,如果双方不打起来的话,也就不会死,完全可以避免。而没有把这些账算在党内军内一小撮走资派身上,没有把仇恨集中在一小撮走资派身上,集中在联络总站一小撮坏头头身上。

     我们之所以第二次又会站错队,主要是头脑中毛泽东思想不多,中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毒比较多,对于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和文化大革命理解不深,因此对于许多新生事物看不顺眼,缩手缩脚,造反精神不强,对革命造反派的行为看不惯。

     回想起来我们在文化大革命运动中的表现,我们的心情是非常沉重的,我们一次二次地受蒙蔽,站错了队,给党的事业带来了一定的危害,成了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御用工具,特别是犯了错误以后,没有迅速地认识和改正错误。现在我们彻底地醒悟过来了,看清了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一小撮坏头头的狰狞面目和罪恶嘴脸,认识到了大联筹是一个响铛铛的革命造反派组织,他的大方向始终是正确的,联络总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保守组织,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御用工具。是党和毛主席把我们从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深渊中拯救过来,是革命造反派帮助我们回到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

     我们一定要彻底地造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反,彻底地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在无产阶级革命派向党内最大的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大批判的运动中将功补过。为此我们迫切要求参加我校唯一坚定的左派组织——井兵团,投入到大批判运动中去,接受同志们的考验。

                                                    胡伟  万金根

                                                                 67.9.24

      胡伟是班上七人小组成员,68年2月入伍,团级干部转业后,安置在省工商银行工作,曾任保卫处长,办公室主任等职。

附原件两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55795e0101khp2.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1-01
再现四十七年前的文革史料:我的检查

    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无数革命先烈为了人民的利益牺牲了他们自己的生命,使我们每个活着的人想起他们就心里难过。难道我们还有什么个人利益不能牺牲,还有什么错误不能抛弃吗?”

      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不彻底批判,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就不能彻底地贯彻。我们班上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是非常严重的,虽然过去对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进行过多次批判,但其流毒还远远没有肃清。特别是自己以前对自己的错误认识得很不深刻,通过学习毛主席著作,同学们的帮助,自己的认识有所提高,认识到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我决心改正错误,彻底地站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

     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就是压制群众,不相信群众,把群众打成反革命。由于我思想改造得很不够,主席的思想学得不够,对主席的革命路线认识不清,头脑中的私字很多,因而忠实地执行了这一反动路线。就我们班上来讲,主要是执行了形“左”实右的谭氏路线,即反动的血统论思想,认为出身好的,一定是革命的,出身差的,不是革命的,也就是所谓“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在这种反动的谭氏路线的思想指导下,我们做出了一系列的错误事情来,如抄同学的家,整同学材料,在同学中分组学习(按成份划分),压制同学串连等等。严重地挫伤了同学的革命积极性,压制了同学的革命行动。自己之所以犯下了这样严重的错误,虽然大都是认识问题,但主要还是头脑里的私字太多,仅管在当时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时,想法是“好”的,里面也参杂着一定的私心。

     抄家,当时正是破四旧运动开展到高潮的时候,我们班上的同学都参加了破四旧活动,抄了一些四类分子的家。我们班上的同学,包括出身不好的同学都表现得很积极。后来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反动血统论在社会上泛滥成灾,我由于受其毒害很深,唯成份论的思想非常严重,把出身好的同学,看成是革命的,出身不好的同学,看成是不革命的,也就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我们抄了几个同学的家。当时我想这些出身不好的同学革别人的命很积极,革自己爹娘的命不积极,于是以抄家来考验考验他们,并提出所谓革命先得革自己爹娘的命,站过来是条件,团结是结果等谬论,认为革自己爹娘的命是条件,有了这个条件,然后再团结你。事实上抄家的后果是严重地挫伤了同学的革命积极性,转移了斗争大方向,把矛头对准同学,造成了同学之间的对立,不团结,直到今天,其罪恶影响还存在,同学之间仍有矛盾,其主要原因也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未得到彻底批判,流毒未肃清。

     在串连问题上,我也执行了严重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害怕群众,不相信群众,压制同学的革命行动,认为出身不好的同学串连目的不会正确,不准那些出身不好,平常“表现不好”的同学串连。

     在炮打刘瑞森的这一段时间里,自己也有着很大的私心,第一次炮打司令部斗争的日子里,自己站错了队,当了资产阶级保皇派,因此在第二次自己深怕当笫二次老保,于是我们就决定参加造反派组织和班上的同学一起战斗,心想这样就不会当老保,如果错了,大家都错,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由于自己对以前的错误没有很好的认识,立足点没有站在造反派的立场上,没有造反派的思想、感情和立场,因此也就没有造反派的行动。虽然也跟着同学参加活动,但都是不积极的,不是出自内心的,因此一出现什么问题就和造反派合不来,造反派炮打林忠照,我们也就同意炮打林忠照,但心里是不愿炮打的,而是炮打刘瑞森,后来就被开除出井兵团。开除以后,

       一系列的斗争事实和同学们的帮助,特别是学习毛主席的有关教导,使我认识到以前自己对待出身不好的同学的态度是极端错误的,甚至是反动的。毛主席教导我们,家庭出身不可选择,但道路是可选择的,党的阶级路线也是讲成份,不唯成份,重在政治表现。而我却没有按照党的政策办事,忠实地执行资产阶级反对路线,反动的血统论。我们班上的同学都是长在红旗下的,仅管出身不好的同学程度不同地受到家庭的影响,但是他们是在党的教育下,特别是在光焰无际的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成长起来的,他们没有剥削过人,没有做过坏事,没有生活过剥削阶级的生活,他们对党是无限热爱的,是要革命的。事实上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无论是在白色恐怖的炮打司令部的岁月里,还是在妖雾弥漫的三月翻案黑风中,还是在硝烟滚滚的6、7、8月反革命大围剿中,他们始终都是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站在斗争的最前列,向着资产阶级司令部,向着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冲锋陷阵,为了保卫毛主席他们刀山敢上,火海敢闯,不怕坐牢,不怕打成反革命,不怕牺牲,成了保卫毛主席最勇敢的坚强战士。而很多出身好的同学,包括自己却站在资产阶级反动立场上,执行了严重的资产阶级反对路线,对革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自从自己犯了错误,精神上有了负担,有消极等待思想,觉得你们要批判,就去批判,反正我混日子过,对过去受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迫害的同学的受压心情很不理解。

附:原件两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55795e0101klg5.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11-01
再现文革往事(五)
再现四十七年前的文革史料:我的检查

最高指示:

    一切犯有思想上和政治上错误的共产党员,在他们受到批评的时候,应该采取什么态度呢?这里有两条可以选择的道路,一条是改正错误,做一个好的党员,一条是堕落下去,甚至跌入反革命坑内,这后一条路确实存在的,反革命分子可能正在那里招手呢?

     犯错误对一个无产阶级的战斗的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坚持错误,虚伪地不好意思承认错误和改正错误。

     要斗私批修。

     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是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的路线,是“敢”宇当头的路线,是敢于相信群众,敢于依靠群众,敢于放手发动群众的路线。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的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敲响了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丧钟,中国赫鲁晓夫凭着反革命嗅觉愈来愈感到自己彻底灭亡的命运即将到来,复辟资本主义的美梦即将彻底破灭,于是抛出了一条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是反对群众的路线,是反对群众自己教育自己,自己解放自己的路线,是压制群众,反对革命的路线。妄图以此来挽救自己彻底失败的命运,扼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当这条形“左”实右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反动的血统论在社会上出现,泛滥成灾的时候,就合了自己的口胃,拿现在的话来讲,也就是臭味相投。为什么会和自己臭味相投,一方面是自己对主席的路线认识不清,再一方面是头脑中的私字很多,这也是主要的方面。认为这反动的血统论对我们出身好的有利,也就是对自己有利,我们五红类掌权是天经地义的事。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臭味相投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自己平常中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毒,就执行过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十七年来在教育战线以及其他各领域内就贯穿着一条中国赫鲁晓夫的修正主义路线,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原来的团支部,班委会就是执行过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只不过文化大革命这五十多天表现得更为激烈,更为猖狂,是十七年的总暴露。

     在我们班上来讲,执行反动的血统论是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核心,反动的血统论就是所谓“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认为出身好的就是革命的,出身差的就是不革命的。在这种反动的谭氏路线思想的指导下,我们做出了一系列的错误事情来。如抄同学的家,分组学习,整同学等等,都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特别是在“私”字的指导下干出来的。

     分组学习,当时来讲好像班上比较乱,同学都参加社会上活动,炮打司令部等。当时分组的目的好像是为了使同学更好的学习,其实在我心里还是认为炮打司令部是不大对的,虽然表明上不反对炮打司令部,但心里却反对别人炮打司令部,巴不得人家不要炮打司令部。认为黄知真等人都是革命几十年的老干部,十几岁就参加革命,父亲也是为革命牺牲的,你们这些出身不好的人去炮打司令部不是为自己的爹娘报仇吗?这些老干部解放前都是你们父母的死对头,革了你们爹娘的命。因此就把这些同学束缚在教室里,天天学习,谈对家庭的认识,革爹娘的命,不准他们参加炮打司令部的活动。这实际上压制了同学的革命行动,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犯下了罪过。

    抄家,当时抄家是由我负责的,抄家的理由好像是考验考验他们一下,看他们革爷娘的命怎样,从中掌握一些情况。觉得这些出身差的同学革别人的命好积极,革爷娘的命就不积极,其实心里带有很重的报复性和私心,抄了这些人的家就会大长红五类志气,灭这些同学的威风,显示显示自己。

     运动初期,当时选出了文革筹备小组,好像是笫二天支委开了一次会,想整某同学,主要是讨论了一下这个权到底是否掌握在真正的革命派手中。还想整某某等同学,也都是报复,平时之间有些矛盾,这次利用职权整别人,同时还想好好干,做出些成绩来,对自己有利。

     在运动初期,我们还把出身不好的同学分去开重活,名曰让他们好好锻炼一下,其实就是监督劳动。劳动改造,带有私心去报复某些人。

     xx同学写出“一把火”,我是支持的,是我把它抄出来的,觉得他写得好,针对了班上情况,希望班上乱一乱。“二把火”,是我收到的,并不是认识到这是错的,而是因为上面点了名,特别是点了我的朋友的名,再加上当时教室封起来了。还有卖“毛选”,卖给出身好的同学,勒令同学交车费我都是支持的,压制串连。所有这些事情都是在反动的血统论和私字的指导下干出来。

     反动的血统论现在已经是批得臭不可闻的东西了,以前自己对待出身不好的同学的态度是极端错误,甚至是反动的。党一贯指出:家庭出身不可选择,但道路是可以选择的,党的阶级路线也是讲成份,不唯成份,重在政治表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事实也证明党的阶级路线是无比英明的。这些出身不好运动初期被打成反革命的同学,他们都是在红旗下长大的,他们没有剥削过人,没有做过坏事,他们对党是无限热爱的,是要革命的。他们无论是在白色恐怖的炮打司令部的岁月里,还是在妖雾弥漫的三月翻案黑风中,还是在硝烟滚滚的6、7、8月反革命围剿的斗争中,始终都是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站在斗争的最前列,向着资产阶级司令部,向着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冲锋陷阵,为了保卫毛主席他们刀山敢上,火海敢闯,不怕坐牢,不怕牺牲,不怕打成反革命,成了保卫毛主席最勇敢的坚强战士。而很多所谓出身好的同学,包括自己在内却站在资产阶级反动立场上,执行了严重的资产阶级反对路线,对革命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中国赫鲁晓夫的野心是要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他抛出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目的也是为了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打下去,保自己,保自己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自己执行了这样严重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实际上是为中国赫鲁晓夫在中国复辟资本主义充当了打手,给党和人民犯下了罪行,应该提高到这样的高度来认识错误。

     由于自己对错误没有认识,总以为我就算犯了这样大的错误,也没用什么了不起,你要批判就去批判。因此对同学们的革命行动认识不清,认为是打击报复自己,自己也曾找过解放军谈,说他们是报复自己,不找自己谈。对受压同学的心情很不理解。后来自己通过学习主席教导,同志们的帮助,有了一定的认识。毛主席教导我们:“一切犯有思想上和政治上错误的共产党员,在他们受到批评的时候,应该采取什么态度呢?这里有两条可以选择的道路,一条是改正错误,做一个好的党员,一条是堕落下去,甚至跌入反革命坑内,这后一条路确实存在的,反革命分子可能正在那里招手呢?”对照主席的教导,我发现自己正在走后一条道路,走一条危险的道路,我绝不能走这条路。同时我还设身处地想一想:“如果别人把自己打成反革命,抄自己的家,不准自己串连,自己也一定会恼火,会恨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恨这些执行的人,特别是犯错误的人拒不承认和认识错误,那就会更恨。”这样一想,自己对受压同学的心情也就理解了,觉得自己那样的态度是非常错误的,也就不会认为这些同学批判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是打击报复,而是百分之百的革命行动。作为自己来讲应该恨自己私字太多,为自己犯下这些罪行感到痛心难过羞耻,而且应该彻底地认识和改正错误,向造反派学习,向造反派靠拢。毛主席还教导我们:“犯错误对一个无产阶级的战斗的党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坚持错误,虚伪地不好意思承认错误和改正错误。”又说:“要斗私批修。”主席的这些教导给自己指出了一条前进的光明大道,使我认识到,要想改正错误,就必须要向李文忠同志那样狠斗私字,做到亮私不怕丑,斗私不怕痛。以前自己总认为把私字亮出来,怕人笑话,还是不讲的好,其实有私不亮出来,更会阻止自己进步,以私斗私只能是私字越斗越多。
附:原件两份。再现文革往事(五)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55795e0101klg4.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