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37阅读
  • 1回复

吉安路:文革初中期南昌日记摘录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文革中的日记



我文革中的日记


    前言


    最近清理旧物,找到一日记本,是我读大学时使用过的,一看竟是我当年写的日记,甚为惊喜。几乎过了半个世纪,我已经完全遗忘了。打开尘封的日记,往事历历浮现,日记从1967年7月20日记起,直到当年11月23日,前后只记了四个月,60余篇。


    这一时期是江西文革最动乱的时候,江西的两大派处于斗争最激烈的阶段,造反派是江西省“大联筹”,对立派(当时称为保守派)是江西省“联络总站”。当时江西的各个城市造反派占优势,而周围的县镇,几乎都是“联络总站”的天下,大有农村包围城市之势,城乡结合部常常发生两派武斗。


    1967年6月28日,江西农学院造反派与南昌县莲塘镇对立派发生武斗。29日凌晨江西省“大联筹”策划从江西省军区所属部队抢夺枪支弹药,组织武装人员赴莲塘参加武斗,造成严重流血事件。莲塘的保守派得到宜春军分区和南昌县武装部的支持,在武斗中占据优势,造反派死亡10余人。过去的武斗都是用冷兵器如棍棒梭标等,此次武斗开始了枪炮等火器的应用,武斗严重升级了。


    江西武斗的情况传到中央,8月10日经毛主席批准,中共中央作出《关于处理江西问题的若于决定》,认为江西省军区及部分军分区的某些领导人在支左工作中犯了严重的方向路线错误,决定改组江西省军区,派遣济南军区,广州军区的部队进驻江西各地,任命程世清为省军区政委,杨栋梁为军区司令员,成立以程世清为主要负责人的江西省革命委员会筹备小组。中共中央旗帜鲜明地支持造反派,但中央的一系列举措并未能马上平息江西的动乱,接下来几个月内江西各地发生了几次大规模的武斗,如抚州的“8.24”,程世清等本着坚决支持左派的原则,派出支左部队前往介入,很快对立派被打垮,江西的动乱逐渐平息下来了。


    然而,我日记里对这些重大的事件都未提及,盖因文革中我是消遥派,未参预任何武斗活动。我家庭出身非“红五类”,父亲解放前还有点历史问题,文革初期我没资格加入红卫兵,只是后来学院内有了好几个红卫兵组织,他们各立山头,招兵买马,我才被纳入红卫兵的队伍。整个运动中我都很低调,只是跟着参加一些集体活动,如来了最高指示便跟着队伍拿着红宝书(语录本),举着忠字牌上街游行喊喊口号。一些群体活动不参加是不行的,说你不关心国家大事不拥护文化大革命,这在当时可吃罪不起。


    这一阶段除了少数同学在社会上搞串联,参预派性斗争外,多数同学都在学校里无所事事,学校成了无政府状态。学生可以自由回家,不回家的在校过着无聊的生活,整天睡懒觉、打扑克、玩乐器、上街闲逛,看大字报。文革搞了一年多,大家已经厌烦了,只想复课。日记中有几篇记载了我当时的心情,我把它归纳到《无聊篇》中。


    虽然多数同学都不参预社会上的活动,但学校掌权的一些人(多属造反派头头)却热终于派性斗争。这伙人在造反派中搞分裂,拉拢一些工人和学生搞了一个“8.24”组织,矛头指向了新生红色政权—— “省革筹”,最终遭遇了灭顶之灾。医学院几次被其他院校的学生围攻就缘于此,这段时期学院一直处于动荡之中,复课闹革命告吹。有关的几篇日记我把它归于《动荡篇》。


    我生在旧社会,伴随新中国成长起来,长期接受党的革命英雄主义教育,进大学后抱着学好本领报效祖国,做国家有用之材的雄心壮志,不断勉励自己上进。日记中有几篇自勉的文字,年代久了,也许其中有别人写的文字,我很欣赏,记在本子上自勉。有关日记我归于《励志篇》。


    有几篇日记写的抒情短诗和散文,表达了我当时的心情,我把它归于《情感篇》。


    至于为什么日记不继续写下去,个中原因经过文革的人都清楚,当时以言获罪,因日记获罪的很多,不敢啊。选出的这些日记基本上是原文刊登,只是改正了一些错别字,也算反映一段历史吧。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1-01
(一)无聊篇

   ( 1967年7月22日)

    为了增加一点脂肪,他……

    阳光已照到身上,

    吃饭的钟声已经敲响,

    他还在床上,

    睡得正香。

    吃过早饭,

    转悠了几下,

    他又爬上了床,

    呼噜噜又入了梦乡。

    为了增加一点脂肪,

    吃了睡,

    睡了吃,

    饱食终日,

    无所用心,

    和猪有什么两样?

   ( 1967年7月23日)

    方块,老K,

    纸牌纷飞,

    疾呼狂舞,

    沉缅于纸醉金迷中。

    光阴似水,

    任其流逝,

    问君青春有几何?

    如此消磨。

    (1967年10月16日)

    一个热血沸腾,求知欲望强的青年陷于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境地中是多么的痛苦啊!

    这里有的是狂笑声,打扑克的叫喊声,或者睡觉,或者看小说,青春的时光象江水一般地流逝,这种生活和时代是多么的不相称啊!

    这种无聊的生活,纵然你有满腔热血也容易冷却,变得心灰意冷。

    最可怕的是安于这种生活,每日千方百计来消遣光阴,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现在是连钟都不撞了),天天玩耍,心安理得,悠哉游哉,这是最可怕的啊!这无异于自杀。

    有热血的青年应该前进,应该冲破这种无聊的境地,到火热的斗争中去!

   ( 1967年10月23日)

    听说上面有文件要复课闹革命了,大家都很高兴,停课闹革命已经一年半了,在每日无聊的生活中,同学们都盼望能早点复课。

    即便从现在开始复课,但从闹革命转入正式复课至少还得几个月,能真正上课学习的时间最多也就1年半,再实习一年就要毕业离校。

    时间过得真快,剩下在校的时间太短促了,然而我们基本上还是个医学门外汉,剩下的时间真是比黄金还要宝贵啊!

    可是,这黄金般的宝贵时间却一天天地在身旁流淌,你挡也挡不住,象潮水般奔腾而去,一个人的光阴是有限的啊!

    时光在笑声中过去了,在扑克牌中过去了,在街上无目的徘徊中过去了…… 我多么希望我有魔力能将时光的翅膀抓住,让它不要飞去,或者慢一点飞走也好!然而,时光老人挣脱我的瘦弱无力的手无情地扬长而去。

    光阴在流逝,不停地流逝,不容许我们犹豫和仿偟了。

    (1967年10月27日)

    党中央来了复课闹革命的通知,今后凡是与复课闹革命无关的事情,我一律不参加,内战更不参加,因为它严重干扰了斗争大方向。

    今天下午把人解教研室打扫得干干净净,今后又能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看标本,看显微镜,过紧张又活泼的学习生活了。一年多没上课,对于上课的思念是多么的迫切啊!这种企盼的心情就象初进大学时向望着上课一样。

    一切准备妥当了,很久没看讲义,在课前要复习一下停课前学过的内容,这样对上课接受新的东西更有利。

    紧张的而又愉快的学习生活要来临了,我们时刻期望它,要珍视它,还要好好保护它。.

(二)动荡篇

    (1967年10月25日)

    今天学院也到外面贴标语“砸烂8.24,保卫省革筹”之类,公社委员会发表声明,目的是表明医学院与“8.24”无关,然而有的高校却怀疑医学院与“8.24”有关。

    奇怪的是有些人不同意砸烂“8.24”,认为“炮打程世清”不是把矛头对准“省革筹”,又说““8.24”不是一小撮,而是很多人,” 这些人说这种话不是脑子糊涂,便是站在“8.24”的立场上去了。

    反右倾是正确的,然而“8.24”以反右倾为名行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之实,这是一小撮极左分子企图反夺权阴谋的大暴露。

    极左反动思潮,北京有,东北有,南昌亦有,“8.24”便是南昌的“5.16”。“反右倾,反倒底”是反革命夺权的宣言书,必须迎头痛击,切莫等闲视之。

    (1967年10月29日)

    今天医学院门口特别热闹,辩论的人很多,争争吵吵,弄不好会发生武斗。年级要组织武卫队,我不参加。这样去打,没什么意思,死了好比死了一只狗。

    晚上,医学院森严壁垒,个个手忙足乱,据说晚上三中的人会来进攻医学院。

    我不管这些,我要复课闹革命!

    (1967年10月30日)

    三中的人终于没有来,昨天晚上虚惊了一场。

    今天上午上课,大家很早便进了教室,可见大家对上课的愿望是多么的迫切。生化课复习了代谢一节,老师采用概括性提纲挈领的讲法,要求很低,这种低要求,比以前医专的水平还低,如此,学生的负担确实是大大减轻了。

    讨论学外语的问题,有的同学不愿学,有的同学愿学,我看最好是各随已愿,愿学的就学,不愿学的就不学。学英语的编个班,学俄语的编个班,各得其所。我打算继续学英语,外语是一种武器,我们必须多掌握一些武器,将来才能攻克科学的堡垒。

    (1967年11月1日)

    今天是一个血的日子,下午3点多钟,三中一伙学生对我南北两院展开了全面进攻,损失国家财产无数,不少同学倒在暴徒的棍棒和铁棍下,躺在殷红的血泊中,其惨状不忍目睹。

    人身安全得不到保护,随时都可能被抓、被打、被杀,真理究竟在哪里?

    晚上,众情激愤,个个义愤真膺,手持棍棒埋伏于北院,准备他们(三中的人)来了便关门打狗。这一仗打起来不知又要多少人流血,多少人送命!一直等到凌晨一点半钟,三中的人没来才撤回。

    武斗是个十分可恶的东西,血,都是我们红卫兵的血,都是学生的血,为什么我们要互相厮杀,相视如仇敌?为什么?为什么?究竟为什么?我要大声喊:“真理在哪里?”

    (1967年11月2日至11月6日)

    5天过去了,好似过了5年。

    5天,这血与火的5天。11月2日师院井四野、江工等学校聚集数千人围攻医学院,江医井冈山人怒火在燃烧,手持棍棒奋力抵抗,井岗儿女热血在飞溅!

    5天.这悲惨的5天,没有阳光,没有温暖,阴风阵阵,乌云蔽日,从虎口中逃出,在街头流浪,流浪,举目无亲,欲往何方?

    5天,这仇恨的5天!校园被摧毁,东西被抢走,有书不能读,有家不能归,满目淒凉惨景,怒火从心头起!

    还我战友,还我血债,还我民主和自由,还我复课闹革命,还我红色的江医!

    没有眼泪,没有悲伤,只有仇恨满胸膛!黒暗不会久长,让我们满怀希望迎接即将到来的新曙光!

    (1967年11月8日)

    消息传得真快,5号家里便知道11-2事件,父母亲又要提心吊胆了。做儿子的在外面生活,一切无所谓,不耽心家中的事情,却不知父母亲在家中遥望北方,耽心儿子的安全。

    当今武斗盛行,父母亲要渡过多少个不眠之夜啊!相隔千山万水我似乎看见父亲凝望的眼睛和母亲焦急不安的心。

    “梦里依稀慈母泪,城头变换大王旗”,内战,内战,青年在流血,在流浪,国家财产遭毁坏…… 内战,可恶的内战象恶魔夺取了多少生命与财产,耗费了多少宝贵的光阴!内战应该立即制止!武斗现象不能再继续下去了,青年们要赶快坐下来,听毛主席的话,复课闹革命!

    (1967年11月12日)

    明天要继续上课,我心里很高兴,现在我真正体会到上课的乐趣。现在上课真不容易啊,我们迫切需要上课,但现在上课竟是如此的难,得随时提防暴徒的突然袭击。课也不能多上,每天2节课,其余时间也没很好安排,让宝贵青春时光付之东流!啊,上课难!我们青年的求知欲多么强烈啊,这火焰般的欲望,一定会把困难烧成灰烬!

    (1967年11月13日)

    学院暂时恢复了平静,老师又讲起了课,同学们打开了教科书,拿起了解剖镊和标本,上课的铃声又响起来了……

    平地一声闷雷,一阵狂风送来一个危险的消息:工学院又要来攻打医学院,此消息象一块冰冷了同学们愉快火热的心。

    沉寂的两院又开始沉寂了,东西不断运出去,同学们恋恋不舍地离开学院,宿舍里廖廖无几的灯光,校院内一片淒凉……

    不少同学打起背包离开了学院,向茫茫的路上走去,此行何处?欲往何方?何日才能回学院欢聚一堂?

    (1967年11月17日)

    一轮园月高挂在空中,大地、树丛和房屋披上了一层浪漫的轻纱,微风轻拂着树枝,掀起夜行人的衣襟,带来丝丝的凉意。

    校园里静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没有往昔悠扬的歌声和宛转的笛声,也没有同学的笑语声,若大的教学大楼,透几点微黄的灯光,曾经喧闹的校门披着月光,静静地躺在那里……

    啊!沉寂的校园,你遭受过多少屈辱和摧残,9.6-9.7,12.6,1.12,11.2一次一次的围攻,一次一次的血洗,你伤痕累累,你血迹斑斑!你经受了如此多的暴力冲击和苦难煎熬!

    啊!沉寂的校园,你曾经有过无比的辉煌,是革命的总部,战斗的堡垒,云聚过井岗山儿女,激荡过革命风雷!

    如今你沉默了,你蒙上了一层耻辱!啊!沉默,可怕的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灭亡!

    啊!沉默的校园,不能再沉默了!江医井冈山人不能再沉默了!再扬起奔腾的浪花吧!把蒙在身上的耻辱洗刷干净,还我英雄的红色江医!

(三) 砺志篇

    (1967年8月1日)

    男儿岂能做井蛙,

    壮志凌云怀天下。

    柔情似水付东流,

    青春如火放光华。

    梅花雪里吐芬芳,

    劲松雪里披青纱。

    天生我才必有用,

    东风一吹开鲜花。

    (1967年9月28日)

    知识的海洋是无边无际的,一个人一生所获的知识只不过沧海一粟,如果连这点知识也没有,那一个人来到世上是为的什么呢?

    知识在于积累,古人云:“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滴水,无以成江河”,让空余的时间里多看看书吧!多写点文章吧!

    我愿做一个知识宝库的发掘者,虽然每天挖的只是那么一丁点,但我要不停地挖下去……

    (1967年10月6日)

    “愿中国青年人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点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火炬。”

    人生的道路上有胜利,成功,愉快和骄傲,但也有失败、挫折以及随之而来的丧气、颓唐、悲苦和忧伤,这些就是冷空气。

    在这种冷空气下,是前进还是后退?是发热放光还是寂然无声?前者走向光明,后者无异于自杀!

    正如鲁迅先生说的那样,勇敢地摆脱冷空气,不自暴自弃,有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决不在路上徘徊仿偟,消极悲伤,而要保持时刻向上!

    (1967年10月8日)

    一块石头扔进水里,平静的水就会泛起波纹,人的思想何尝不是如此呢?人的思想决不可能是很平静的,因为生活在中有许许多多的事情会触动它。

    当生活中有东西触动了自己的思想该怎么办呢?是熟视无睹,不发一点声音,不起一点波纹?是故意回避,有意掩盖这种波动,装出平静的样子?是5分钟的狂热,一下子波涛滚滚,喧哗连天,一下又寂然无声?

    都不是,也都不应该,我们应该有波澜,但决不是浊浪;我们应该有光有热,但决不是小资产阶级的狂热,真正有希望的人是那些善于思考的人。

    (1967年10月15日)

    人在黑暗的迷途中感到长夜漫漫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忽然,前面夜空中出现一丝亮光,升起了一盏红灯,照亮了前进的路程,这时人是多么的高兴啊,这大概就是希望吧!

    人皆有理想,希望在某种程度上和理想是相同的吧!有了希望,在四顾周围心茫然时不会犹豫、仿偟乃至绝望。他会想着希望,有了勇气,继续前进,从“山重水复疑无路”进入“柳暗花明又一村”。

    鲁迅先生说过:“希望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可见,不一定每个人都怀抱着希望,希望是属于那些永远力争上游的人,决不属于那些庸庸碌碌的小辈。

    希望是光明,是热,是美丽幸福的象征,我应该拥有希望。

    (1967年10月18日)

    青春,

    不应该是一支蜡烛,

    透出昏暗的光,

    既没有热,

    更没有隆响,

    只有吱吱的低吟。

    青春

    应该是一颗核弹,

    轰隆一声巨响,

    发出震撼大地的声音,

    闪着强烈的光,

    能沸腾四海的热。

    (1967年月11月15日)

    在这动荡的青年时代,有风有雨,有雷有电,有急流有险滩……生活里有波涛和浪花,有酸甜苦辣。青年人在这动荡的年代里,在生活的激流中成长。

    勇敢的人不怕风雨雷电,不畏急流险滩,踏碎了波涛和浪花,尝尽了酸甜苦辣,他们从不泄气,从不气馁,眼光永远向前,迎着朝阳,不停地前进,没有终点。

    无用的懦夫在风雨雷电中停滞不前,在激流险滩中仿偟不安,悲观失望,失去了前进的勇气和信心,这种人只会葬身于生活的激流中。

    青年人,未来世界是我们的,我们胸怀壮志,信心百倍,前进,永远前进,一刻不停!美好的远景在向我们招手致意。

(四)情感篇

    (1967年7月20日)

    夜幕降临了,

    明月上了柳树的枝头,

    叮咚的琴声在银色的世界荡漾,

    是美丽的夜晚。

    微风轻轻地吹拂,

    掀起我的衣襟。

    树叶飒飒地响,

    好象轻声地问我:

    “你好!悠闲的朋友,

    今天有什么新的收获?”

    我红着脸低着头,

    时光在我身旁不停地流。

    (1967年7月21日)

    小鸟,

    飞回来了,

    绿树浓阴中,

    又闪现出它美丽的翅膀。

    小鸟,

    飞回来了,

    在宁静的夜晚,

    又响起它宛转的歌声。

    小鸟

    飞回来了,

    带来了欢乐,

    它是生活的讴歌者。

    我爱生活,

    我爱小鸟。

    (1967年7月29日)

    月亮揭开了她的面纱,

    露出美丽的脸庞。

    星星狡猾地眨着眼睛,

    对谁耍什么把戏?

    微风吹拂着树叶,

    演奏着动人的音乐。

    两只小鸟在枝头上,

    唱着动人的歌。

    两人在林阴中漫步,

    时而传来愉快的笑语。

    是文化大革命的喜讯,

    使你们如此欢欣?

    是革命的战斗友谊

    使你们这般亲密?

    步伐如此一致

    脚步如此有力。

    年青人,

    祝福你们的青春,

    更加灿烂美丽。

https://club.kdnet.net/dispbbs.asp?id=9881479&boardid=5&page=3&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