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44阅读
  • 0回复

朱永嘉: 形势越逼人,越要紧握战争辩证法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导读]10月4日,美国副总统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就本届美国政府对中国的政策发表讲话,再次引起了全球波澜。此举可视为美国对中国在战略层面做出重大调整的一个信号。今年三月以来,中美贸易摩擦纷争不断,又一轮中美贸易争端展开。同时,美国的全球体系也在发生着调整与变化,可谓“四面出击”。如何理解特朗普及其麾下的美国政府?中国又应该如何应对这一局面?朱永嘉先生在对当前美国战略方策加以分析的同时指出,中华民族是热爱和平的民族,蕴含着“后发制人、以退为进”的辩证性思维,不可为眼前的曲折和困境丧失了信心。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特此编发,供诸君思考。

如何理解特朗普及其时代

先说一下我们这个时代是什么时代,存不存在一个新时代,特朗普的出现是否代表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对这个问题,我基本抱否定的态度,垄断资本主义的基本特征,只是激化了矛盾,运动的速度加快了,矛盾的性质并未因此而发生根本性的变化。特朗普的出现只是更加蛮不讲理的强权政治。

强弱是相比较而存在,相对应而存在,值得注意的是什么地方出现要称霸于世界的人物,也就是那个地方、那个国家要跌倒的预兆,这一点早就为世界历史和中国历史所反复证明,那些历史上有名的强者,其结局都不怎么样,拿破仑、希特勒都不行,中国历史上的那些强者,晚景都不太好。

关于强权和强人,老子倒是说过不少话,特朗普为政的风格便是霸道,不顾一切的我行我素。他搞贸易保护主义,加征关税,从来不顾别人的死活,专稿损人利己的行为,这样是做是否有利于美国也很难说,一副天下霸主的面孔。老子《道德经》第二十九章,有那么一句话:

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不可执也。为者败之,执者失之。

今天所谓“天下神器”,也就是做天下之霸主,干起事来,也就是不顾一切地蛮横而行,实际上是行不通的,所以说“不可为也,不可执也”。既然行不通,如果偏要如此,那么必败无疑,也就是“为者败之,执者失之”,用不到太长的时间,特朗普的下场大家就可以看到了。

如何理解特朗普对中国的贸易战呢?经济全球化,进出口的货物贸易,本来是一条自然形成的产业链,加征25%的进口关税,中断中兴通讯的芯片,受影响的不仅是中国的低端制造业,也影响美国的高端产业链。

特朗普签署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禁止政府机关及其承包商,向中兴、华为以及一批其他中国公司购买设备,也就是说,美国私企并未受到限制。“特朗普制裁中兴的意愿,比之前弱化了,反对用该法案来给中兴和华为采取更严厉的措施。”把前面340亿和160亿加征的关税清单与中国反制的600亿关税清单相比,美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后面美国要加征的2000亿关税的清单,也许更困难了。

对付这样霸权主义的做法,唯有针锋相对,把其嚣张的气焰压下去。中国对贸易战的态度,始终是不卑不亢,来而不往非礼也,第一个回合刚开始,还没有展开。中方指出,要谈判的话则要讲诚信,因为上一次双方达成过协议,一下子被特朗普不讲道理地撕毁了,所以这次加了诚信二字。至于玩的心理战那套把戏,怎么可能吓倒中国人民呢!

中美较量的其它形式

那么中美之间的较量也许又换了一种方式,特朗普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军费达到9年来最大涨幅的2.6%,这个法案一改奥巴马时期对华中立的策略,增加了大量对抗中俄的政策条款,其获得航母的周期,也由原来五年一艘航母,缩短至十年获得三艘,那不仅仅是一艘航母的事情,还有与之配套的整个护航舰队和相应的海军航空兵。

今年的国防授权法案还大作台湾文章,法案要求就台军战备情况提交评估报告,并计算台湾的“防卫能力”,该法案同时要求支持并强化台湾的“国防军事实力”,扩大美台联合军事演习、军售及高层军官交流,并在“台湾旅行法”的前提下,促进双方官员互访等。中国的外交部于8月14日作出回应,就此表明中方的立场,并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我们对美方不顾中方坚决反对执意通过并签署含有涉华消极内容的“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表示强烈不满,我们敦促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理念,恪守一个中国原则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规定,不得实施有关涉华消极条款。

搞战争威胁,也是心理战的一个方面,凭美国这一点军事实力对中国这样的大国是起不到作用的。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在中国身边打过二次战争,那是在毛泽东时代,朝鲜战争打了一个平手,停留在三八线附近。美国在越南出兵近五十万,打了一场败仗,国内反战情绪高涨,只能到北京来求毛泽东放他们一马,让他们安全从越南撤军。在欧亚大陆上与大国拼杀,没有几百万陆军是不可能有任何作为的。

9·11事件前后,美国在中东打了四场战争,只有一场科威特之战,是善始善终,其余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叙利亚战争,只是以强凌弱而已,即使如此,也做不到善始善终,留下的是烂摊子。在阿富汗,打败了塔利班,但至今无法从阿富汗撤军,在那儿的驻军也只是困守在军营内被动挨打而已。在伊拉克,虽然推翻了萨达姆政权,但并没有带来民主、和平、繁荣的伊拉克,伊拉克普通百姓的生活还不如萨达姆时期,相反还搞出了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在叙利亚,美国打的是代理人战争,目标是要叙利亚的阿萨德下台,结果相反,目前美军驻叙不过两千人,起不了大的作用,推翻叙利亚阿萨德政权的目的没有达到,情况完全相反,现在是叙利亚政府军占绝对优势,美国支持的库尔德民主军也仅仅只是割据一小块地盘,对叙利亚的政局起不到决定性作用,美军在那儿撤也难,不撤也难。

至于对北非的利比亚战争,到现在那儿还是一片乱局,连美国在那儿的大使馆安全也得不到保障,美国大使的命也丢了,何论其他,那儿成了非洲难民前往欧洲的通道,此外叙利亚也有许多难民流亡在欧洲,这边是美国发动和参预的几场战争所带来的乱局。

特朗普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扩充的主要是海空军,它与欧亚大陆打仗,隔着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只能依靠海空军,但这样远距离的作战和运输,本身就是兵家大忌,它只能对小国搞一些颠覆性的短促突击,很难打持久战,只能依靠挑拨离间,打一些代理人战争,借动乱和战争来扩大军火出口,军火商受益,军方的地位提高,从长期看对美国不是一个好兆头。孟子讲过,在战争的问题上,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在地理条件上对美国不利,从人和上讲,美国在战乱地区不可能得人心。

中国的战争理解与辩证法

老子《道德经》第三十一章有一段话:

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

战胜,以丧礼处之。

这段话是有道理的,好战者必亡,中华民族是爱好和平的民族,但也不畏惧侵略者把战争强加于我们身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抗击了日军的绝大部分兵力,以弱胜强。

《道德经》第六十九章云:

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是谓行无行;攘无臂;扔无敌;执无兵。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

这段话我把它译成现代语:

老子说:古代用兵的人说:我不能做发动战争的主,宁可做被动应战的客。我不敢进入别国领土一寸之近,可以退还本国领土一尺之远。在军事斗争中,没有固定的行伍,用不到挽起袖子,表示要打的样子。手里可以不拿兵器,要能做到不战而胜敌,这就是柔弱胜刚强的道理。如果有敌人进犯,千万不能轻敌,轻敌就是遭致失败的原因。如果敌人把战争强加于我们身上,那么反而是哀兵必胜。

这里讲的是战争的辩证法,《水浒传》中林冲在柴进的府上,与洪教头比武,林冲让了三下,看清了他的破绽,顺势一下子便把洪教头打倒在地了,这就是后发制人、以退为进的办法。

1973年2月17日,毛泽东与基辛格会谈时,谈到苏联会不会进攻中国时,毛泽东说:

“如果有什么俄国人打中国,我今天对你讲,我们的打法是打游击,打持久战,他要去哪里,就去哪里,让他去。”

这个俄国,是讲当时的苏联,他们是侵略者,是主,我们是被侵略者,是客。至于他们要去哪里就去哪里,这就是老子讲的“不敢进寸,而退尺”,放他们进门来,让出空间,关起门来打狗,而且是慢慢的消化它。所谓“行无行”,便是不打阵地战,打游击战,打持久战,也就是找它的弱点,慢慢消灭它。他们是侵略者,我们是被侵略者,这就是哀兵必胜的道理。

毛主席讲过《老子》是一部兵书。其实仔细读毛主席的军事著作,其中贯穿着老子在军事问题上的辩证思维。毛泽东讲的战略战术,就是《道德经》第六十九章后发制人的思想在当时情况下的运用。到了七十年代,当时美苏矛盾的焦点不在东方,而在西方,基辛格作为一个说客,是挑动中苏矛盾、转嫁矛盾的做法。这是中国古代纵横家这类说客的惯用伎俩,毛泽东怎么看不透呢?毛泽东在1972年7月29日与刚果共和国总统谈话时,讲到当时的局势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但是这个山雨要来还没有来呢,可风来了,而且风很急啊!”

特朗普在8月13日签署的2019年度国防授权法案,无非也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所谓山雨欲来,是指战争,战争还没有真正摆开阵势,而风声来了,而且风声来得很急啊!

四面出击的特朗普

基辛格《世界秩序》的中心议题,便是世界秩序只能建立在大国之间力量平衡的基础上。现在看来世界大国之间的力量平衡,并不向基辛格所希望的方向发展。美俄两方在赫尔辛基会谈以后,美俄关系变得比过去更为紧张了,美国国务院8月8日发表声明称,美国认定俄政府在俄前特工中毒事件中违反国际法,美国将在8月22日对俄实施进一步制裁。《人民日报》关于这条新闻报道的标题是“美国挥舞制裁大棒,俄罗斯酝酿反制措施”,“美俄关系再度紧张升级”,认为“美俄关系陷入冷战后最低点,短期内难以转圜。”俄罗斯的态度是“美方指责纯属臆造”,经济战“将招致俄方反击”。

接着,北约在格鲁吉亚举行大规模的军事演习。那么北约对俄的军事压力,不仅在波罗的海地区和波兰,如今在南方格鲁吉亚也对俄施加军事压力。8月12日,里海沿岸国家,包括俄罗斯、伊朗、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五国首脑,签署《里海法律地位公约》,推进资源开发合作,禁止域外国家驻军,实际上是回应美国和北约在格鲁吉亚的军事演习。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把俄国和伊朗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了。

美国还对土耳其进行制裁,8月10日,特朗普在推特上宣称:鉴于土耳其里拉快速走低,下令对从土耳其进口的铝制品加征20%关税,钢产品加征50%关税,这立即导致土耳其发生金融危机。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向美国这个北约伙伴国表示“土耳其将另觅新的伙伴和盟友”。在11日,他与普京通话,双方对两国经济关系现状和金融合作表示满意,并承诺在军工领域和能源方面开展合作。俄外长拉夫罗夫在13日访问土耳其,两国外长会谈,双方就叙利亚局势,在土耳其建设核电站,向土耳其供应天然气的管道建设问题展开磋商。在14日的记者招待会上,双方共同批评美国的制裁是非法和不正当的,同时强调俄土的战略伙伴关系。卡特尔则宣布向土耳其提供150亿美元,协助其稳定金融市场。

再说美国对伊朗的制裁不断加码,到11月要禁止伊朗石油的出口,这样把俄国、土耳其、伊朗都逼到一起去了。伊朗的原子能组织的发言人,在11日宣称伊朗很快从俄罗斯接收第二批丰度为20%的浓缩铀,供伊朗核反应堆使用。实际上美国对伊朗的石油制裁,欧盟也是反对的,而美国目前与欧盟的关系也是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这样一来,美国在欧亚地区几乎处于孤立的地位。

对于特朗普这样四面出击的形象,使我想起中国历史上一个著名的人物,即楚汉相争中的项羽。楚霸王的失败就在于他四面树敌,东西两面作战,疲于奔命,结果落了一个四面楚歌,演了一出霸王别姬,最后是乌江自刎,临死前还说“天亡我,非用兵之罪也”,司马迁对他的评价是:

“自矜功伐,奋其私智而不师古,谓霸王之业,欲以力征经营天下,五年卒亡其国,身死东城,尚不觉寤而不自责。”

项羽有一个范增,忠心耿耿,也曾提出过不少忠告,可是项羽听不进去。其实刘邦手下的陈平、韩信,都曾在项羽手下,但项羽不会用人。这一点特朗普与项羽相比较相似,基辛格对他一片忠心,可是他不会用。

老子《道德经》的第二十二章,还有一段话,正好用来点明特朗普身上一个致命的弱点:

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

用现代语讲,为人不喜欢表现自己,才显得高明。不自以为是,是非才能彰显。不夸耀自己英明正确,才能真正建功立业。不骄傲自满,日子才能长久。特朗普最缺乏的便是自知之明,中国有一句老话“谦受益,满招损”,特朗普是听不进不同意见的人,对班子内批评他的人,他是一个也容不得,新闻媒体对他的批评,他动辄就说是假新闻,听不得一点批评和不同意见,最终只能落得一个孤家寡人。也许他真的会演一场霸王别姬的好戏,虽然对他个人而言是一场悲剧,也许他还没有项羽敢于乌江自刎的决心呢!

结语

2013年6月7日,习近平与奥巴马共同参加的记者招待会,习近平曾说:

“我和奥巴马总统都认为面对经济全球化迅速发展和各国同舟共济的需求,中美应该也可以走出一条不同于历史上大国冲突对抗的新路。双方同意,共同努力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互相尊重,合作共赢,造福两国人民和世界人民。”

那么目前这个局面又该怎么看呢?我想用毛主席经常用的一句话来概括,“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特朗普的倒行逆施毕竟是暂时的曲折,美国毕竟也是一个伟大的国家,《联合国宪章》毕竟是1945年在美国旧金山签署的,联合国的机构还在美国的领土上。

我想借刘禹锡的二句诗来作本文的结尾: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这是唐人刘禹锡在扬州初逢白乐天席上见赠一诗末尾两句,我们不要为眼前的曲折和困境丧失了信心,要向前看,困难毕竟是暂时的,沉舟和病树总要成为过去,在前面将要来临的是万木之春和千帆竞过的光明大道,对美国的人民我们应该充满信心,他们迟早会解决自己的问题,造福于世界人民,也造福于美国人民。中美之间新型大国的关系,总会有到来的一天。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