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87阅读
  • 0回复

吉敬容:女附中劳动日记1954-1960 (五)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 本帖被 yangharrylg 从 北京 移动到本区(2018-08-19) —
高  二
(1958.9~1959.8)
1958年9月
老师们一直在学习中央八届二次会议关于超英赶美、全面发动“大跃进”的文件。我们班也开展了红专的辩论,很激烈。我更加认识到,自己需要在劳动中进行思想改造。
学校组织我们去顺义公社参加“深挖土地”力争高产的运动。同学们拿着很重的铁锹,按小队分片比赛,必须按时完成规定的指标,还要挖到规定的尺度。地被我们挖得浅黄的生土都翻到上面来了,快没膝盖。到最后,连铁锹也举不起来。真累人!

没两天,一半以上都倒下,被送回了学校。我们太不行了。真对不起公社农民,对不起党!这次劳动以失败告终,大家都非常羞愧!
在教育“大跃进”的形势下,学校组织我们执行党的“教育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方针,没有错。是我们太娇气,缺少锻炼了。
上学期大考,许多同学成绩不理想。我有两门总评是3分,只有两门是5分,羞于告诉家里人。弟弟则好几门不及格,只好补考。

1958年10月(补)
9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立即动员起来,完成把钢产量翻一番的伟大任务》之后,全国各地的公社、工厂、机关,都竖起了炼钢的土高炉、小高炉。我们急得不行,落后了!主要因为(1)没有炼钢的原材料铁矿石;(2)不知怎么个炼法;(3)找不到地方炼。
同学们纷纷请战,国庆节前,领导忙于到处取经,找指导者,商量投入运动的计划。学生会、团委会干部则催着校领导快下决心,指挥这场“炼钢战斗”!
校领导显然心中也没底儿,一直准备到10月14日才做了全校动员。以班为单位,团支部是指挥部,团支书是指挥员,“战场”是学校大操场,原材料自己找。毕业班晚上干,其他班级自定时间,可以停课炼钢。
从15日开始,我们就分头去找耐火砖和铁原料了。
上哪儿找原料?收废铜烂铁的手中的货早就没了。有的班石景山钢铁厂有关系,就去那儿求他们给点儿铁矿石;多数原料都是同学们从自己家里拿来的,什么铁门栓、铁锤、铁钉、铁壶、铁锅……凡带点儿铁的,全拿来了。不少家兄弟姐妹为抢这些还动手打了架!我和弟弟也争了半天。
17日开始,操场陆续多了好多个小鼓风机,竖起了小炼钢炉,堆了许多焦炭、煤块、木柴。捷足先登的班,炉子边围了一大群人取经。
我们班抢占了黑板报对过的一块地,大家手忙脚乱地挖坑、砌砖、烧火……分了几个组,轮流值班。夜间值班组长带着铺盖,累了就睡在炉子旁。
20日以后,大操场已是黑烟滚滚,煤渣四溢了。我们人人汗流滚滚,个个灰头土脸。炼出来的“钢”,一块块板结成奇形怪状的样子。老师说,不像钢,还是铁,但可以交上去“作为炼钢的原料”。这也算是“为完成1070吨钢”作了贡献!学校定下的任务是“日产十吨钢”,看样子,没哪个班炼出合格的钢来。十吨铁,大概差不多吧?

半个多月没有正常上课。毕业班是晚上“炼钢”,白天照常上课。听说许多人在课堂上困得睡觉。我们日夜坚持战斗的虽然累,但心中自豪得很!
10月24日,我们从新华社发的消息得知,15日到21日,是全国炼钢的“高产周”,“创造了新纪录”。我们是其中的一个战士,很是骄傲。

1958年12月(补)
炼钢的疲劳很长时间缓不过来。班上一位同学刚做过阑尾手术,炼钢时安排她做记录员,不肯下火线,又累病倒了。
学校号召我们动手修大操场,自己挖的坑,自己填平,清扫干净。忙了好几天。

1959年1月1日(星期四)
这是个大跃进的时代!个人、班级、学校、社会……都在进行大转变,日记空了好久,是因为太忙了。没空!
昨天我们团小组在我家通宵开骨干会,大家严厉地指出我不但有“骄娇”二气,还因爸爸在“整风补课”时,犯有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差点开除党籍,认识不清,立场不稳。我真觉自己感情脆弱,思想错误。我认为在知识分子家庭中改变不了自己,只有长期在劳动中和工农生活在一起,才能彻底脱胎换骨。

1959年2月2日(星期一)
放假前虽考完了,心里很不轻松,非常不安。因为估计自己三角、外语是3分,总评很危险。今天在学校教研室无意中看到老师登的分,高二五班的俄文大考成绩,竟有三十二个人不及格!(前天听说,高二八班有二十二个人不及格,就已经很吃惊了)我的俄语果然是3分!我班好几个同学三门不及格。
我们怎么学的?!
这学期的活动是比较多,有不少政治任务和生产劳动,如参加反美干涉台湾的游行示威,教育方针学习,文化、技术革命,四本账运动,体育大跃进等……特别是生产劳动很多,如去人民公社劳动,去工厂勤工俭学,去工地义务劳动,抗旱运动……通过这些,同学不少思想上有显著进步,怎么学习会出现这种结果呢!
我越发觉得自己虽然生长在革命家庭中,但父母是知识分子,他们的弱点在影响我,必须进行彻底的劳动改造!

1959年2月3日(星期二)
妈妈批评了我一时感情冲动,不冷静地否定自己(即生活在知识分子周围和学校中,不能彻底改造思想)。她说,起决定作用的是思想上的主观要求,而不完全是环境。她举例说,她们这代中有的个别人下放劳动回来,思想依然如旧,没有任何进步,这就是生动的证明。她认为,我说的只有参加长期劳动才能进步,是在逃避现实,逃避困难,是为自己的脆弱开脱!

1959年3月4日~3月6日(补)
三天在香山“鬼见愁”上植树。住在山下学校课桌上,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出发,爬山。学生会为鼓舞大家的行军干劲,教唱了爬山歌:
嗨嗨嗨哟,
嗨嗨嗨哟,
一万里路程走了九十九,
今天的目的地就在前头……
我们心里想着那句话:“苦不苦?想想红军长征两万五!”我们还真像长征队伍爬雪山那样有股劲头。唱着想着,一会儿就爬到山顶了。第二天、第三天好像习惯了,同学们情绪越来越高。
林业局的师傅教我们挖坑、种苗、填土、浇水。山上的石头很多,工具不够,我就用手抠出来,后来指甲都流血了。种树的速度比较慢,师傅说第一要保证质量。我们种的能活一半就相当不错了!将来香山“鬼见愁”上的枫叶,有我们亲手种的一片。我们终于为林业大跃进贡献了自己的一份力量。

1959年4月11日(星期六)
这一段有过思想低潮,希望更快进入社会的劳动生活。
学习了共青团三届四中全会的《关于动员全国青年为实现1959年工农业生产更大跃进而奋斗的决议》,感到自己应当随时准备为国家分担困难和战胜困难,加强自己的阶级观点和劳动观点,提高共产主义觉悟,培养共产主义风格。
3月24日,《中国青年报》全文发表了团中央书记胡耀邦关于学生们要“读书、劳动、思想”三丰收的报告,如一剂清凉剂,指出了方向。明确了学习、劳动、思想改造是统一的,不是对立的!

1959年4月19日~25日
我们参加了广播事业局钳工车间的劳动。带我们干活的孙师傅和高师傅虽然是徒工,但人很朴实,好学,教得也认真,我很喜欢她们,关系处得很好;而那位李师傅,过去是中南海的警卫员,虽然也年轻,却很傲气(工人与工人是不同的)!
这次劳动准备比较充分,收获不小。找出了自己学的知识不牢固的毛病,如因为自己忘了找圆心半径的方法,足足耽误了一个多小时的工作时间,应吸取教训。在集中劳动中,我们要以实际行动响应“增产节约”运动的号召。

1959年6月13日(星期六)
又去钳工车间紧张劳动了一星期。在一个车间的有十四个同班同学。
孙师傅早就想我们了。我们已熟悉到这种程度:有时说半截话或者看表情和眼神,就能彼此了解对方想说什么。我很欣慰。
这星期广播局要开运动会,我们的两位师傅都是100公尺运动员。孙师傅每天中午回家喂了孩子后就用百米姿势跑回来练,七八遍也不觉得累。想想自己劳卫制800米总通不过,心里懦弱,很觉惭愧……
由于技术熟练了,干起来顺利多了。我们各工序分工协作,配合很好。我和小胖锯胶板,小胖很富创造性,给下一道工序节省了不少时间,因此得到称赞。我们计划今天完成80个,紧张到争分夺秒的地步。我俩锯一个胶板,效率从十分钟提高到两分半钟,质量一点不差。虽然,到下班还离计划差8个,但我们已是满头大汗——这种集体劳动的协作,虽有汗水和疲累,但它带来的是实在的愉快!师傅检查成品,绝大多数作到了“精益求精,一丝不苟”,只有个别进行了返工。
这批将要装在电视机上、仪器上的零部件,终于初步达到“精密”了。

1959年8月9日(星期四)
放假前,学生会主席到区里开会,得知四中要去郊区参加麦收劳动,很是羡慕。
看到《中国青年报》上有篇文章,抄下一段有启发的话:“要有一股干劲,踏踏实实,败而不馁,胜而不骄,不畏艰辛,不辞劳苦,不抄近路,不沿抵抗力最小的道路前进。”
在劳动中改造世界观就该这样吧?
昨天,我们45号大院根据区党委要求,召集街道全体高中学生开紧急会议,动员参加农村“防涝抢收抢种秋菜的战斗”!为期7—10天。听口气,街道并没有和教育局打招呼,所以自己很犹豫。但这是党的号召,秋菜指标一定得完成,马上就要过国庆,播种期快过去了。
怎么办?为了慎重起见,我们半夜三更闯进了校长家,真是万事如愿!学校恰好也刚接到通知,要挑二百名身强力壮的开赴丰台黄土岗公社。
我今天在校忙了一天,帮老师组织,自己也很幸运地成为二百员战士中的一个。

1959年8月10日~8月17日
第一天
我们被安置在黄土岗中学落脚。胡秀正老师是后勤大队长,班主任童直人是我们四中队的队长,我是副队长,协助老师做思想工作和协调生活。和我们同在一个大队的还有三十五中、三十九中和二十八中。
黄土岗公社是北京市蔬菜生产基地,这次是重灾区。看到成片未成熟的玉米泡在水中,看到初露嫩芽的秋菜露出雪白的根,看到大片土地因缺少劳动力荒芜,长出了一人高的野草……谁不心疼和焦急!我们应当像在香山“鬼见愁”上夜战时那样,以坚强意志战胜困难,不能再像顺义劳动时那样知难而退了!
我和童先生去大队部联系时,一路上看到社员的情绪不高,且不大听队长指挥,还听到公社妇女组在讨论提高出勤率问题,决议是:“少干一天,就一天不准吃饭”(公社公共大食堂是免费供餐的)。这给我补上了一堂政治课:农村公社化后,农民觉悟并没有随之提高。“按劳分配”和“物质刺激”还有必要存在。“一大二公”不能完全促进生产发展。
第二天
我们作息时间完全和社员一样,每天清晨4点半开干,劳动十一个半小时。干到下午简直累得直不起腰,想趴在地上不起来(其实就是拉秧、拔草、装车)。地里时不时有烂西红柿腐烂的臭味扑鼻而来,泥水陷到脚脖子以上,走一步,拔一步,拿镰刀的手磨起了泡……
我们的体力太缺乏锻炼了!
今天完成20亩。
校长也参加了我们中队的劳动,中午休息时,她给我们解释了农村现在实行“一大二公”供给制的问题和怎样更实际地看待农民。

第三天
昨天太累了,失眠一夜。
校长发现了生活中的问题,让学校总务处为我们挂起了蚊帐,买了灭蚊蝇的喷剂,将体力不支和来例假的同学送回学校,还调整了我们的劳动地点,减少了步行路程,新增加了午觉。这对提高劳动效率的确有作用。
因为昨晚没睡,今天真想打退堂鼓了。和我们一起干活的高一时的班主任赵世昌先生和童先生一直在说着风趣的话,逗我们乐,也就不怎么累了。
今年的白薯一个也没有结,全部拉秧。破坏起来就这么简单,这么干脆!
第四天
大雨还在哗哗地下,又要有成百上千亩地被淹了。我们利用不能下地的机会,休整队伍,总结战况。童先生说,我们中队的表现在整个大队中算突出的,但是,因为有人受不了这苦,意志软弱,被送回学校了。
第五天
劳动时,公社广播站不断传来动员战斗的誓师声音:党支部、团委会、统计组、食堂管理委员会、妇女队长、小组长、保育员……可见,一切劳动者都正在被动员起来,这正是人民公社在大跃进中优越性大显身手的时候!
社长坚定有力地动员乡亲完成指标,向国庆十周年献礼!社团委号召每个团员“十一贡献十万个萝卜”供应城市。
一两菜真是来之不易啊!我写了封信回家,告诉这里的情况,让他们“买不着好菜时不许埋怨”!
第六天
今天劳动十分艰巨,泥水太深,挪动困难,工伤事故不断。有个同学耍小性子,不愿作后勤,非要下地,左劝右劝都不听。没办法,只好对这位高二女生采取对待小孩子的办法——大家都不理她,孤立她(当然是假的)。她大哭了一场。
第七天
阴雨绵绵,幸好停了。猛干了一天。我们要尽最大的力量,能救一亩是一亩。
胡秀正先生传达区指挥部的意见,希望我们中队把大家的劳动体会写篇稿子。童先生把我留下写。晚上等我写完回到宿舍,同学们已经早早入睡了,漆黑一片,鸦雀无声……
第八天
看看这几天的成绩:水完全退下去了,我们班干过的几十亩地,从绿色转为褐色,平坦坦、光溜溜的一片,心里真畅快!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幸福。
我们除了想多干点儿,还想晒黑点。过去的少爷小姐们就怕伤了自己白嫩的皮肤,他们认为“白”才是“美”;而现在的青年却为自己劳动晒黑的皮肤自豪。这是一种健康的美!
告别时我们和一直带我们干活的老大爷拍了一张照。他原来不怎么说话,也许对我们学生有看法。可今天他也爱说笑了。公社扩音器里不断念着“感谢信”。我特喜欢听这种声音——我们和劳动者的距离在拉近。上车前开会,社主任、团书记、各队长、学校主任都讲了话,对我们夸奖了半天。我们的劳动成绩是抢收、抢种二百多亩地,合五千多个劳动日。
我们很高兴地接受了社员们的请求:与黄土岗公社挂钩,只要他们有困难,我们就来!
再见了田庄!八天的劳动永远难忘。

1959年8月19日(星期六)
学校组织学习党的八届八中全会公报。公报肯定了1958年大跃进、人民公社和总路线“三面红旗”的巨大成绩,严厉批评了右倾机会主义的思想和对三面红旗的污蔑。
我庆幸自己为“三面红旗”出过力。但一想到爸爸的“右倾”错误,就有些担心影响自己考大学……
我还需要千锤百炼!在劳动中摆脱旧的,建立新的。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