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0阅读
  • 0回复

吉敬容:女附中劳动日记1954-1960 (四)

楼层直达
级别: 新手上路
按语〔高中日记〕



抄录50年代后期的日记,几次啼笑皆非。女附中这所“没有围墙的学校”,真正地没有了围墙!政治大浪席卷而来,搞各种运动已成为学校的主要日常活动;因耗费体力脑力,又是一种特殊的劳动教育。老师们投入教改,抓右派,挖思想,搞运动,无心无力专注教学;学生们一天到晚辩论“红”与“专”,认真“改造非无产阶级思想”,交代“个人主义一闪念”。当时,多数人是那么地激进,那么地革命,又那么地真诚,那么地幼稚!知识学习的提高被搁置一边,竟然出现一个班级外语三十多人不及格的奇事!这是女附中教学的惨痛教训,很值得深思。
下面日记记录了那个时代的有关事实,从中可以看出,我不仅是一个狂热的参与者,而且还是一个忠实的执行者。当然,这时与底层工农群众的密切接触,朝夕相处建立的感情和对农村工厂的了解,在我一生中还是得益匪浅的。




高  一
(1957.9~1958.8)
1958年1月1日(星期三)
今天是新的一年的开始。
进入实验中学高一(4)班后,感觉和初中不一样了。功课特别紧,开学后我有两次断写了日记。另外,学校对政治学习抓得也非常紧,把政治课改成了“社会主义思想教育”课。班、队、团和学生会干部都听了党委书记的报告,让我们明确政治课改革的意义,划清和“右派分子”的界线。
我的亲友、邻居和同学家长中都有“右派分子”,甚至我们全校女生狂热崇拜的英雄董存瑞的扮演者张良也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我对他们常怀有“温情主义”,感到很危险可怕,立场不稳,需要劳动改造。
恰好上个月学校组织下乡劳动三天。我原来对自己很缺乏信心,觉得自己是个“小资产阶级的定型人”,阶级感情非常模糊、肤浅,将来一定是没有出息的!我做不出工农群众那样大的贡献,能不能和他们相处很好也没有把握。后来,终于怀着希望下乡了,结果很满意,和农民群众相处得很好。我认识到只有和工农群众在一起生活,才能培养起阶级感情,成为真正的劳动者。不应放过任何锻炼的机会!

1958年1月8日(星期三)
学校的广播站经常播时事,表扬一些好人好事。一位同学介绍她新年到茶淀农场慰问的情况,我们都很爱听,因为自己有实际感受。我很希望能多些机会到劳动实践中去磨练成长。
初中同学中午来找我聊“红”与“专”的关系,我们都觉得应以“红”来带动“专”,以提高政治觉悟来带动学习,提高成绩,同时多参加劳动,认真改造思想。

1958年1月29日(星期三)
考完最后一门。学校对我们抓得很紧,成立了“寒假生活指导委员会”,把我安排在学生会的劳动部,和高二几个同学一起工作。校领导要求我们“以身作则”,劳动上要有好表现。
回到家,劲头很大地和弟弟一起制定了“寒假劳动计划和作息时间”,接着马上整理书柜,晚上十二点才睡觉。

1958年1月30日(星期四)
虽然正式放假了,一早还得赶到学校听关于义务劳动的报告。老师可真是关心细致,一字一句地教,连砸了农民的碗应该说什么都教给我们了。
我们高一(4)班是去罗道庄农业生产合作社。学校和他们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所以,我们与他们很荣幸地成了永久的朋友。明天就要去了,这次一定要好好锻炼自己。
有首诗这样说:
告别了城市。
来到了农庄,
肥沃的田野召唤我们,
到她的怀抱里锻炼成长。
生铁不坚强,
百炼才成钢;
青年要勇敢,
经历风和霜。
团结互助,
坚忍顽强,
战胜困难无阻挡。
迈开脚步,
挥动臂膀,
劳动使我们锻炼成钢。
就让我们到农村去经历风霜、锻炼成长吧!

1958年1月31日(星期五)
我们班的三十一人被分到八堡庄二队。这个队和原来初三(2)的挺熟,因为曾有个人不小心失足掉进了粪坑里,所以几乎所有二队队员都知道她。
我和两个同学一起分到一位姓马的社员家住。马大娘是个挺热情的人,对我们照顾得极周到。这个村在北京近郊,家家安了电灯,吃白面、大米,人人学文化,户户讲卫生……总之,城市化多了。
大娘硬塞给我们几块白薯,才放我们仨下地。
我们的任务是“溜粪”。就是把城里运来的垃圾翻倒两遍,去掉里面的煤渣、石头。有好大一片呢,担心干不完。大家两面夹攻地干了起来,一点儿也没觉得脏。没多会儿,不习惯拿锄头和铁锹的手就磨起了泡,一个个腰酸腿痛的。第一天,我们就感到这简单的工作其实很艰苦。
回到马大娘家,总想帮大娘干点活,但她总不让。是不是大娘觉得我们不行呢?后来,还是大娘说了实话:“你们学生光念书,细皮嫩肉的,身子成天不动弹,让你们马上下地哪受得了啊?!我心疼你们!不过,凡事多锻炼就好了。”一个多么善良心软的农村老人,她怎么能体会到我们顽强的信念呢!
舒服地睡在暖炕上,安心地合上了眼。

1958年2月1日(星期六)
早7点半在社主任办公室听报告。社主任是位健壮的中年汉子,生了一把粗胡子,披着一件破棉衣。他费了近两个小时给我们讲农村的阶级斗争(大概学校要求他对我们加强这方面的教育)。没讲完,明天早上还得来!原来,劳动者中也有“阶级斗争新动向”。真复杂!

1958年2月2日(星期日)
早晨,农业社社主任的报告很有意思,令人兴奋。他把单干户和农业社社员的生活做了比较,详细叙述了他们重新入社的经过,描述了农村的远景。他还说罗道庄社要和红旗社、富强社等四个农业社合并,走向第二步幸福之路。
我觉得这个社主任精明能干,很能说,但是没有郭公庄的社主任那么朴实、忠厚。
今天深翻土地,把地下的生土都翻上来了,累得要命,勉强坚持到收工。
该回去了。刘大娘舍不得我们,再三说:“还要来啊!”她送我们到大门口,久久没有回屋。我们感动得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社里非要用大车送我们,盛情难却,只有坐上,被送到复兴门才告别。
回到城里后,突然感觉城里生活并不怎么令人怀念。有这种感情,我很兴奋。

1958年2月7日(星期五)
寒假作业确实留得太多,有时搞得一天都头昏脑胀,没有多少时间锻炼和做家务。
我不仅要做饭,收拾屋子,还要自己补破了的裤子。
我们住的景山东街45号大院,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办公地和宿舍。中午,出版社的人来找我参加“除四害”的公益劳动。我起初态度很不好地拒绝了。“除四害”我实在是个外行呀!可是一想,我是共青团员,怎么能置身于全国轰轰烈烈的“除四害”(苍蝇、蚊子、老鼠、麻雀)群众大运动之外呢?所以后来勉强答应下来。这是学校要求我们做到的。

1958年2月8日(星期六)
一早起来,45号院的孩子们都参加了“打麻雀”的公益劳动。有人用竹竿,有人用弹弓。具体合适的方法,还得慢慢摸索。我们只发现了两个麻雀窝,却一个麻雀也没有打下来。男生们特别起劲,也没啥收获。

1958年2月26日~3月5日
忙得没时间天天记日记了。
这是一个大跃进的时代,处处轰轰烈烈的。27日那天,西单小组长以上的团干部集合誓师,决心响应党的“总路线”号召,“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做革命事业的促进派。我们实验中学团委会首先向各学校(尤其是附近的三十七中、男八中、女一中)提出了“八赛四窜”的口号:“赛学习,赛谦虚,赛团结,赛深入,赛及时,赛苦钻,赛计划,赛事事带头干。思想窜,学习窜,工作窜,清洁卫生更要窜。”各校热烈应战,不甘落后。
28日,班上团支部开会讨论制定“跃进计划”。决定3月2日召开植树运动大会。计划中,把学习、工作、劳动各方面的要求都列出了。劳动包括抄大字报、给树干刷白灰等。
老师也行动起来,北楼走廊贴满了老师挑战、应战的大字报、决心书。红红绿绿,喜气洋洋。与此同时,老师们“反右”和“反右倾”也很紧张。学校定了12个右派,其中有我们初三的班主任丁斐若,教过我们的还有洪绍麟、林莽等,还有数学组和历史组的老师。他们已停止教课,当然顾不上我们了。

1958年3月9日(星期日)
下午,学校组织去天安门烈士纪念碑后的草地义务劳动——挖土。三十七中的男生们也去了,男女生比干劲的气氛十分浓。
烈士纪念碑将在今年五一“揭幕”,上面刻着从鸦片战争到近代各时代人民英勇斗争的画面。我们挖的地,是它后面要修建的一个幽静、肃穆的公园,将用苍翠的松林遮掩一片碧绿的草坪。我们为它铲过土,多光荣啊!

1958年3月28日(星期五)
近几天来安不下心上课,高一高二的同学翻腾热闹得很,因为区里要组织我们去门头沟山区绿化劳动八天。为完成这个光荣任务,要身体绝对健康才批准去。为这事,不知有多少人吵过、哭过,可我荣幸地被批准了。
山区生活一定更艰苦,但正因为如此才有趣儿,有意义!
26日那天下午,全体劳动者集合,开始了半军事化的训练,选举了政治中队长和生产中队长。正在兴头上时,好似晴天霹雳,传来一个扫兴的消息——不去门头沟了!因为商业部门大跃进,紧缩机构,下放了六千多名干部,他们当然要比我们这些女学生身强力壮呀!
我们心中不服。可团市委的决定又不是轻易可以更改的。
让我们将这种可贵的劳动热情永久保持下去吧!
心好浮啊,可是没办法。人之常情!

1958年4月18日(星期五)
北京市展开“全民捕雀运动”的第一天。我们学校负责北京运河永定河两岸的汽车局一段。各班轮流,我们高一(4)是下午班的。这是件政治任务,必须认真完成!
早上四点半我就睡不着觉了。院子里热闹非凡,乒乒乓乓地破盆破桶被敲得震天响。这种时刻,睡懒觉会脸红的。我迅速爬了起来,做好各种准备。
我们的任务是,使用高叫声和锣鼓盆桶声驱赶麻雀,让它们无处停歇,最后累死它们!可怜的麻雀在全市人民的轰赶下,真是难逃活命。大家布下天罗地网,用“轰”、 “打”、 “堵”、 “捣”、 “毒”等各种方法捕杀它们,要“销去麻雀的北京户口”!
战绩辉煌,第一天就消灭了一万多个!回家嗓子都喊哑了。

1958年4月19日~4月21日(星期六~星期一)
我们守卫在北京运河汽车局段两岸,风、雨、晒都尝到了。到后来,一天七个小时的轰喊,也难得见到七只麻雀飞过。
苦战四天,全市共灭雀四十多万只。真是惊人!
这几天,北京的熟食店多了许多酱麻雀——都是累死、渴死,从天上掉下来的。
哈哈,全民大战小麻雀!

1958年5月4日(星期日)
在学校团委和学生会的组织下,我校的“工农兵大联欢”在早上8点召开。石景山钢铁厂的工人、罗道庄公社的农民、志愿军归国代表、作家曲波、演员于洋都应邀参加。
这是一堂生动的劳动教育课。石景山钢铁厂工人讲大跃进炼钢铁就是带劲!讲得会场上的同学都坐不住了。
四中、三十七中学生会的也来了,他们很佩服我校的“闯劲”和良好的纪律(从早8时到下午1时,同学们一直坐在大操场的地上,秩序井然,情绪饱满)。

1958年8月31日(星期日)
明天开始,我们是高二学生了。30天前,我满了17岁,在这之前的生活,劳动和政治充满了每一天。
这学期,学校可能让我作学生会主席,校领导让我通过整团、劳动和政治运动,很好领会党的政策,学习毛主席著作,加紧锻炼自己。
第四本日记写了首开篇诗,算是自己的决心:
安闲使人瘫痪,
战斗催人成长;
温室培养怯弱,
烈火熔炼金钢;
勇敢投入战斗,
让那青春闪光!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