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151阅读
  • 0回复

谭启龙在青岛市工人代表会议上的讲话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转自 文革研究网

谭启龙在青岛市工人代表会议上的讲话①
(1966年9月11日)

同志们!

我和省委几个同志,为解决青岛市文化大革命运动中发生的问题,从八月三十日来到你们这里,到今天已经十一天了。这些天里,我们的工作,得到了各方面的支持和帮助,收到了一些成效,但是至今问题还没有完满解决。我们的工作还做的不够,欢迎大家批评。

关于处理青岛工人和学生之间的纠纷问题,党中央九月四日发来的电报,已经作了明确的指示。为了贯彻中央的指示,我在九月六日发了一个“公开信”,提出了我的一些基本看法和想法,和大家商量,这些,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不再重复。

我的“公开信”发表以后,各方面都有反映,有些人给我写信,有些人找我谈话,他们提出了许多很好的意见。尽管他们有的赞成我的意见,有的反对我的意见,有的基本赞成但有某些保留,总的看,大多数都是为了团结一致,共同对敌,为了商讨问题,把事情办好。为了进一步听取大家的意见。前天我参加了青岛大专院校革命师生召开的大会,并且讲了几句话,讲话的稿子已经印发给大家了。今天,我参加你们的会议,也是为了再听听你们的意见。前面几个同志的发言,我认为他们讲的意见,总的说是好的,欢迎大家继续讲。现在,同志希望我讲话,我就讲几句。

上次你们开代表会,我讲过一次话。当时大家不赞成我的意见,你们那种心情,我是理解的。尽管如此,大家还是按照中央的指示办事,还是支持了我们,做了很多有利于革命团结的工作,充分表现了工人阶级高度的自觉性、组织性、纪律性。大家的这一表现,对解决青岛目前工人与学生之间的纠纷问题,是一个很大的贡献,也是对我个人(中央委托我处理此事)的一个很大支持,这里,我向大家表示衷心的感谢!

这几天学校革命师生的情况,大家都很关心。我可以告诉大家,那里的情况是好的。尽管在革命师生中间,还存在着分歧意见,但是他们绝大多数人是拥护中央指示的,拥护十六条的,是听党的话的。他们正在总结经验教训,自觉地纠正运动中发生过的某些缺点、错误。他们的革命精神和革命行动是非常可贵的。他们对于增强革命团结,共同对敌,也进行了大量的工作。支持了我的建议。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他们。总的情况可以说,中央的指示正在贯彻,工人和学生之间的隔阂正在消除,分歧正在克服,革命的团结正在加强。完全应当相信,双方的纠纷,可以逐步地得到解决。

下面我想谈谈我对于一些问题的意见。为了不辜负中央的委托,我有责任把问题讲得更清楚一些,把我的心里话告诉大家,帮助同志们正确地认识当前的问题。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和省委工作人员,决心坚持真理,按毛主席的指示办事。

(一)我们工人阶级应该怎样对待这次文化大革命

这次大革命,叫作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在这场伟大的革命斗争中,无产阶级要同资产阶级夺取在意识形态领域里的领导权,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用自己的新思想,新文化,新风俗,新习惯,来改变整个社会的精神面貌。这是一场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这场斗争,归根到底,是社会主义制度同资本主义制度的你死我活的斗争,是极其激烈、极其尖锐、极其深刻的阶级斗争。这场文化大革命,是在毛主席亲自发动和领导下进行的。工人阶级是这个大革命的领导阶级,广大的工人是文化大革命的主力军之一。工人同志们,一定要认清自己所处的地位,负担起自己的责任。

工人阶级怎样对待这次文化大革命,实际上也就是怎样积极参加这场大革命,担当起自己伟大光荣任务的问题。既然我们是革命的主力军,我们就要充分地发挥主力军的作用。文化大革命已经进行了几个月了,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以后,文化大革命正在走向一个新的高潮。在这期间,广大工人同志们,积极响应了毛主席和党中央的号召,投入了这次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但是,我请同志们仔细想一想,大家是否真正理解和认识了这场大革命的伟大深远意义?特别是党政机关、文教单位和正在开展四清运动的工厂、企业的职工同志们,更应该很好地总结经验教训,检查一下,大家是不是已经积极地参加了这场文化大革命?是不是已经认清了和负担了自己的重大责任?是不是已经充分地发挥了主力军的作用?有没有做得不够的地方?有没有不自觉的地方?有没有盲目性?我认为,这些问题,很值得大家仔细地认真地想一想。没有广大工人同志高度自觉地参加运动,这场文化大革命是搞不好的,是难以坚持到底的,因而也就完不成一斗、二批、三改和破“四旧”立“四新”的伟大任务,不能取得这场斗争完全的彻底的胜利。

(二)对青岛市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基本估计

青岛市的文化大革命,和全省各地的情况一样,在开始一段时间里,曾经出现过轰轰烈烈的大好形势,但是在后一段时间里,出现了冷冷清清的局面。有历史意义的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在毛主席亲自主持下,制定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指明了胜利前进的正确道路,纠正了错误路线,扭转了错误方向。中央的“决定”和全会公报发表后,人心振奋,斗志昂扬,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又开始出现了一个新的高潮。当时的形势,本来是好得很的;但是,由于青岛市委张敬焘同志没有认真贯彻执行毛主席和党中央的指示,害怕群众,怕得要死,采取了错误的做法,压制学生运动,犯了方向性的、道路性的错误,使青岛市的文化大革命,受到新的挫折。对于这一形势的估计,我们在认识上还不完全一致,这是我们当前分歧的焦点。

青岛市的文化大革命,究竟怎么样?这是大家必须首先弄清楚的问题。尽管运动已经搞了四个月,经过广大工农兵、革命师生和革命干部特别是广大青少年的努力,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总的说来,运动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应该指出,几个大学和一部分中学,搞得早一些,好一些,那里的运动确实是展开了。但党政机关、其他文教单位和正在进行四清运动的工厂、企业,只有个别单位搞开了,大多数单位还没有真正搞开。

因此,从根本上说,当前的问题,并不在于运动搞好了还是搞糟了,而是运动如何展开的问题。我们的同志,一定要认清楚这一点,决不可因为运动刚刚开始,出了一点小问题,就大喊大叫,惊惶失措,把运动拉向后转。出点问题有什么了不起!文化大革命有三大目标:一斗、二批、三改。就是斗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批判资产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批判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意识形态,改革教育,改革文艺,改革一切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这三大目标,应该说,我们一个也没有完成。

正在开展文化大革命运动单位的工人同志们!请大家考虑一下,你们那里的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都揪出来了吗?你们那里资产阶级的东西都批透了吗?你们那里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都改革了吗?现在,学校的斗、批、改已经发展到社会的斗、批、改。文化大革命,已经触及到政治,触及到经济。正在破“四旧”,立“四新”。因此,对你们大家来说,当前最根本的问题,是如何站起来革命的问题,是如何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问题。毛主席号召我们:“要关心国家大事,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这是对我们工人阶级,对全国七亿人民的伟大号召。这些天来,大家都讲方向问题。什么是方向?这就是大方向。所谓大方向,就是要革命,要彻底革命!要挖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封建主义的根子。不这样,我们的党就要改变性质,我们的国家就要改变颜色,就要回到资本主义老路上去。这是我们工人阶级绝对不能允许的。

(三)怎样对待革命学生的革命行动

十六条上说:“一大批本来不出名的革命青少年成了勇敢的闯将。他们有魄力,有智慧。他们用大字报、大辩论的形式,大鸣大放,大揭露,大批判,坚决地向那些公开的、隐蔽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举行了进攻。”

林彪同志说:“革命的小将们,毛主席和党中央热烈赞扬你们敢想、敢说、敢干、敢闯、敢革命的无产阶级革命精神。你们干了大量好事,你们提出了大量的好倡议。我们十分高兴,我们热烈地支持你们!坚持反对压制你们!你们的革命行动好得很!我们向你们欢呼,向你们致敬!”

这就是我们对待革命学生的革命行动的态度。这就是我们革命者对待革命的群众运动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这就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一贯教导我们的对待革命的正确态度。

同志们!我们应该承认,这次文化大革命,如果没有这样一批革命小将首先冲锋陷阵,是打不开局面的。在这一点上,我们应当自愧不如!我们的老框框太多了,我们受旧思想的束缚太重了。你们青岛市,正是由这批小将们、红卫兵们一冲击,冲得我们许多组织包括市委在内,暴露出害怕革命,害怕学生运动的原形。他们干得好!我们应当向他们表示感谢!向他们致敬!向他们学习!

你们当中有些人,说他们不懂十六条,不按十六条办事,我认为这不公平。十六条的基本精神是要革命。我觉得在敢革命这一点上,他们比我们好,比我们强。我就不如他们,头脑里老框框太多,需要他们冲,需要他们破。有些人自以为懂得了十六条,但是他们津津乐道的不是在这里出了问题呀,那里出了偏差呀。难道这就是十六条的基本精神吗?

我并不是说,他们没有缺点、错误,更不是说这些缺点、错误不要纠正与克服。问题的关键在于怎样对待这些缺点、错误,怎样纠正这些缺点错误。是站在他们的前头领导他们呢,还是站在他们的后面指手划脚批评他们呢,还是站在他们的对面反对他们呢?这是我们每个革命者必须选择的立场。正确的立场,正确的观点,应该是在坚决支持革命的前提下,说服教育他们,让他们自觉地改正自己的缺点、错误。对革命的群众运动采取泼冷水的做法,采取压制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

有些人一听到革命两个字,特别是听到造反两个字,就不顺耳,就紧张。对修正主义,对反革命,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遗留下来的旧的反动的东西,就是要造反。对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对资产阶级的反动学术“权威”,对一切牛鬼蛇神,就是要造反,对他们不造反,我们的社会主义江山就保不牢,就要出修正主义,就要出现修正主义复辟。我们革命的同志们,千万不要跟在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其他牛鬼蛇神后面,把革命学生说成是“法西斯”暴徒呀,“反革命”暴乱呀,一伙混蛋呀,等等。千万不要跟着他们喊那些向什么人致敬,“保卫市委(党委)”,保卫什么人等等错误口号。我们只能保卫毛主席,保卫党中央。那些提这类错误口号的人,他们的做法,决不是我们革命者应当做的。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算得什么共产党?

同志们!我觉得你们上了一个大当。可能你们当中有些人现在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终究大家会明白的。这里我想说九月一日发生的事。这件事,我曾经劝说革命师生不要把它看作是镇压群众运动的反革命事件(现在他们还没有完全通)。但是,无论如何我们要承认,这是一个严重事件,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错误,它是张敬焘同志所犯的错误引起的严重后果,是他所犯错误的进一步暴露。我在“公开信”中曾经指出,这件和八月二十五日以来发生的事联系起来,是一个阻拦革命的逆流。这就是十六条上说的阻力。发生这件事的直接原因,是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顽固派和其他牛鬼蛇神的挑动和策划。他们乘张敬焘同志犯错误的机会,利用工农群众、革命干部对毛主席、对党、对社会主义事业的热爱,抓住学生运动中出现的某些缺点、错误,挑起了工人和学生之间的纠纷。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阻止群众揭发他们的问题,是为了保护他们自己。我认为,承认上了当,是有好处的,根本没有必要因为这一点而感到难堪!它使我们更进一步懂得了阶级斗争的复杂性,使我们在今后,不再轻信那些流言蜚语,使我们更善于独立思考,提高我们辨别是非的能力,使我们不再轻易上当。我们应当为此而感到高兴。它为我们上了阶级斗争生动的一课。我们一定要擦亮眼睛,提高警惕,决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借口,用任何形式来挑动工农群众斗学生,挑动学生斗学生。

说公道一点,上当的不只是你们。我在向革命师生讲话的时候,也曾经指出,他们也上了当。他们那里也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也有牛鬼蛇神,其中有的人也利用学生的革命热情,拨弄是非,转移目标,保护自己。值得我们高兴的是,一部分革命师生已经觉悟到了这一点。因此,我建议大家,不要把革命的同学都看作是和你们对立的。他们绝大多数是要革命的,是我们的好儿女、好学生。他们中间的坏人也是极个别的。

你们当中有人说我对学生太迁就了,说我怕他们怕得要死,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我怕他们做什么?他们又不吃人。我们有错误,他们揭发批判,要我们改正,还不好吗?如果说怕,确实有一点,那就是怕工农兵和学生闹起来,发生冲突,伤害了自己人。因为他们中间绝大多数人,正是我们自己的子弟。大家想想,如果我们同自己的子弟发生流血冲突,那正好上了敌人的当。

现在,各个单位包括机关的一些部门,都有那么几个人出来坚决支持学生,反对市委,有人说他们是“叛徒”,要斗争他们。我认为,这样作是完全错误的。他们支持学生揭发市委的错误,是对的嘛!即使那些单位有坏人,也要按照十六条的规定,留到运动后期酌情处理。

我建议大家,回去再把人民日报《工农兵要坚决支持革命学生》那篇社论,和今天人民日报《工农群众和革命学生在毛泽东思想旗帜下团结起来》的社论,多读几遍。读一遍不行,要读几十遍。还要重温毛主席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务必使我们工人同志对革命学生的革命行动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这就是,最热烈最坚决地支持学生的革命行动,誓作革命学生的强大后看。你们对学生的言论行动有意见,可以向上级机关提出,不要直接同学生辩论,更不要同学生发生冲突。这才是工人阶级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

(四)张敬焘同志所犯错误的性质及其后果

我想先说明一下,这里所说的张敬焘同志所犯的错误,是指的他在八月二十五日以来发生的事件中的错误,并不是对张敬焘本人作出全面的结论。有些革命同学,对我九月一日有线广播中的说法,提出了异议,认为我的结论下得太早。我同意他们的意见,这个问题可以放到运动后期再作结论。

在一部分工人同志中,一直不承认张敬焘同志犯了方向性、路线性的错误,因而不同意给予张敬焘撤销青岛市委第一书记的处分。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想多讲了。我只指出这样几点,请大家考虑。

1、前面我已经提到,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在毛主席亲自主持下,制定了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指明了胜利前进的正确道路。纠正了错误路线,扭转了错误方向。张敬焘同志听了关于八届十一中全会的传达,并且在八月二十二日我又向他传达了中央的重要指示,但是他却在事过两天之后,又犯了中央已经指出的、过去已经犯过的同样性质的错误,这不能不认为是违背毛主席的教导,违反中央的“决定”与指示的严重的政治错误。

2、八月二十四日以来,他在几次紧要关头,都犯了错误。其中包括他对张秀文问题的处理,对海洋学院、化工学院革命师生要求支援西安交大事件的处理,八月二十五日组织群众队伍上街宣传十六条,形成对青岛医学院革命师生的围攻,以至八月二十六日没有采取积极有效措施,制止群众对医学院等单位革命师生游行队伍的阻拦和分割包围,直至导致九月一日的十五万人示威游行。整个这一过程,构成了压制革命学生运动的错误。对于这个错误,说是方向性的、路线性的,决不是过分的。我们共产党人,就是要这样严肃地对待错误。

3、在这一整个事件中,造成了工农群众和革命师生尖锐对立的局面,引起了工人和学生之间的纠纷。我们说,它的错误的后果是严重的。它给青岛市的文化大革命带来了重大损失。仅从这个后果来看,他的错误也不能不认为是极为严重的。

4、既然大家都认为这一段时间的运动的方向有了问题,整个运动的方向不是向着由学校的斗、批、改到社会的斗、批、改发展,而是发展成工人和学生两大主力军之间的对立。这个问题,责任既不在学生,也不在工人,主要是由于青岛市委张敬焘同志的错误,把运动引错了方向。

不难看出,按着青岛市委张敬焘同志这种错误做法做下去,青岛市的文化大革命,肯定会被压制下去,它的严重的后果是难以设想的。作为市委第一书记,犯了这样严重的错误,给予撤销第一书记职务的处分,是完全应该的。

(五)解决目前工人和学生之间纠纷的关键

解决目前工人和学生之间的纠纷,中央已经有了明确的指示。只要我们坚决按照中央的指示方针去做,这个问题是可以很快解决的。

贯彻中央指示的关键,在于大家在一些重大问题上统一思想,统一认识。经过最近几天的工作,双方面的思想已经逐步接近。但是,还有一些思想问题没有完全统一起来。因而双方进行协商的代表派不出,代表会议开不成。这个问题不解决,整个文化大革命便无法进行,运动停滞不前的局面将延续下去,这对党的事业,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都是极为不利的。青岛市的这种情况,对全省的工作也将发生重大的影响。

因此,我们恳切希望,广大工农兵、革命师生和革命干部的同志们,同学们!为了团结一致,共同对敌,大家都要顾全大局,尽快地消除隔阂,克服分歧,解决彼此间的纠纷。我们认为,即使有一些小的分歧意见一时解决不了,也可以保留下来,以后继续解决,这并不妨碍我们在大方面,在根本利益上团结一致。

为了做到这一点,我建议你们这个会议,首先做出样子,选出自己的协商代表来,提出自己解决纠纷的积极建议。我们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应该带这个头。同志们,我再一次说明,我一个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水平也不高,必须依靠广大的工农兵、革命师生、革命干部的共同努力,才能解决好当前的问题。

(六)青岛市的文化大革命下一步怎样搞

解决目前工人和学生之间的纠纷,只是为了清除运动的障碍,并不是运动本身的要求。团结一致,是为了共同对敌。我们希望尽快地解决纠纷是为了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迅速推向前进。这一点在我的“公开信”中说得还不够清楚。有些同学提出了这个意见,我认为是正确的。

原来我们说的第二步,就是要大家揭发市委的问题,炮打市委的司令部,就是说在这一批展开运动的单位,首先是市一级党政领导单位,文化教育单位,大中学校,开展一斗、二批、三改的斗争。现在看,这两者可以同时进行,并无矛盾。对于市委张敬焘同志所犯的错误,大家都要起来和革命师生一起来进行揭发。不但要揭发今天的,还要揭发过去的,不光要揭发市委张敬焘同志,对各个部门也要揭发;大家对省委的问题,也可以一起揭发,我在这里向同志们表示热烈的欢迎。至于工厂、企业、医院、事业单位和农村,则可以根据中共中央和国务院的有关决定,重新进行统一部署。

我把话说长了,就到此为止吧!今天讲的全是心里话,把自己观点全部拿出来同大家见面。这是关系到青岛和全省文化大革命的根本利益,关系到青岛和全省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根本利益的大问题。这些话,以前我没有讲开,那时候讲了,恐怕大家也听不进去;经过这些天来的工作,现在讲,同志们可能比较容易了。当然,大家如有不同意见,欢迎大家提出来,进一步讨论。


原注①:谭启龙,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于8月30日来青岛解决青岛问题。中央9月4日来电中委托谭妥善解决此问题。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