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79阅读
  • 0回复

访邓贼私人医生谈话纪要 (1967)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独立王国“皇帝”邓小平的丑恶灵魂
——访邓贼私人医生谈话纪要

   一、大庆油田是一贯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的先进单位。突出政治是一切工作的根本。六四年邓贼一伙到大庆“视察”却公开贩卖修正主义货色,说:“职工生活要解决,在夏季集中力量盖房子,政治学习,一两个星期一次,作一次报告就行了,不要怕别人说不突出政治,到冬天再学咬!”
   二、邓贼对于旧京戏、低级下流的旧川剧视为珍宝。他家中有很多旧戏的录音带,不但经常在家听,而且外出时还带着,随时都可以听,有一次在成都又要看旧川戏,邓问医生张×去不去看,张说不想看,邓说不看川戏不知道文明。
   三、邓贼本人十分讲吃,到各处去什么好吃吃什么,奢侈的程度令人难以想象。有一个随邓外出的说这样是不是太浪费了,邓生气地说,要是浪费你就别吃。
   四、邓不但自己大吃大喝,而且到处宣扬吃喝玩乐这一套人生哲学,有一次问医生张×是不是经常吃饭馆。张×说不是。张又说毛主席不是号召我们艰苦朴素吗?邓生气地说:你不去吃,你就不知道文明。
   五、五九年邓打台球跌坏了腿,在北京某医院养病,邓特意把家中的大师付叫到医院,另立炉灶做饭,并且在室内装了电视机。有一个姓李的护士,年轻、单纯、出于对党的热爱,对首长的崇敬,就千方百计地把工作做好。邓看到她年轻、貌美,起了邪念,喜新厌旧,竟强迫与她建立不正当的男女关系。狗婆娘卓琳知道后大怒,通过杨尚昆把女护士调走了,邓仍念念不忘。
   六、邓对中央工作很不认真,经常打牌到深夜,第二天起的很晚,于是就叫秘书请假,说身体不好,不去中央工作。邓贼一个星期有三次固定时间来打牌,因为打牌,好几十份文件几分钟就签完了,草草了事根本不把国家大事放在心里。但有时这位“总书记”就认真起来了,例如牌打输了,就遵照诺言像小孩一样从桌子底下钻过去。
   邓贼的狗娘是个臭地主分子,解放后,邓将她从四川接到北京,逃避群众监督改造,到中南海享福,直到现在还在中南海。更不能容忍的是,邓家的服务员,是他家过去的长工。通过这件事,邓贼的阶级立场也就看得更清楚了。
   七、邓贼和彭真关系极好,邓贼六十岁生日时,彭贼全家到邓家祝贺,外出也常是两人同行,邓贼和杨尚昆两家关系也极好,杨贼的女儿也常到邓贼家来住。
   八、邓贼平时极少接近群众,连中央干部也很少找来谈一谈,但他也出外视察,这是怎么回事呢?先说出去的时间,都是选在他的孩子放寒署假的期间,夏天向北、冬天向南。去的地点是在孩子们一片争吵声中通过的,因此视察各地时,除组织他们参观访问外,还得组织孩子参观游览。
   九、有些“调查研究”是不得已而为之。例如六一年号召调查研究,许多高级干部都下去了,邓贼和彭真出于无奈,硬着头皮乘坐了一列专车,开到只有几十里的顺义。吃住都在车上,吃的饭、喝的水都是从北京运去的。
   十、邓贼对自己的孩子是十分“关心”的,邓常对孩子们说,只要把三门功课(数理化方面)学习好了就可以了,而根本不问学习毛主席著作。他本人从不学习,据医生说,在他自己离开邓家(64年)以前,邓家从未有人学习过毛主席著作。对孩子们的生活方面,却关怀备至,例如邓朴方在高中时,中午常常不回家吃饭,邓为此事找邓朴方做“思想”工作,叫邓朴方回来吃,说:“你不吃,以后到大学也吃不上”。孩子们想干什么,他就答应干什么,有一次邓朴方提出要学开汽车,邓贼马上答应了,给了他一部小汽车乱开一通。邓贼到苏联参加中苏会谈时,大女儿提出要块金手表,邓特意叫大使馆借了卢布买表。邓楠考大学那年,想到东北看原始森林,考完后,用杨尚昆的名义在东北加了一节专车,把邓家的三个孩子和薄一波的四个孩子,拉到哈尔滨。邓贼两个女儿曾两次出国,一次是邓贼大女儿有病,邓认为国内看不了,特地把她送到苏联去看病,另一次邓出国,把二女儿邓楠也叫去玩了一趟。邓贼最小的孩子邓冶方在其父“教导”下,七岁就会打麻将,为此事受到家里人的称赞。邓楠在家最受宠,邓贼狗夫妇每月把600元的工资交给当时上中学的邓楠管理,每天“二老”向女儿讨零花钱,为此邓楠在家被称为“总理”。
   党内第二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邓贼的灵魂就是这样肮脏。让邓贼和他头脑深处的那个小资产阶级王国一起见鬼去吧!
   (本文根据新北大部分革命同志和邓贼私人医生张XX座谈记录整理、选辑而成。——编者)

选自“首都红代会北京外国语学院红旗革命造反团《文革风云》编辑部”印行之《文革风云》1967年8月号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5891&fpage=62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