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54阅读
  • 0回复

《彭真传》中彭真的《二十三条》报告及讲话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  彭真同志就如何贯彻《二十三条》的报告、讲话 (2015-11-02 11:44:20)
  


《二十三条》下发后,彭真同志就如何贯彻《二十三条》,向毛主席写了报告和向中央机关、北京市干部作了讲话,有的中央转发了,对全国社教运动起了指导作用。对于纠正少奇同志1964年秋冬,在全国推行的极“左”农村社教道路运动的极“左”的做法,进行批评和纠正。


笔者在整理《宁夏永宁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纪事》和写作《试探〈桃园经验〉之谜》时,没看过《彭真传》。《北京青年报》连续刊登《彭真传》后,买了一部,认真学习其中的“城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才获得彭真同志就如何贯彻《二十三条》,给毛主席写了报告和向中央机关、北京市干部作的讲话。





彭真写给毛泽东同志的信


一九六五年一月二十日晨,彭真给毛泽东写信,要求当面请示社教运动中的几个问题。


主席;


我现在有几个问题,想向你汇报一次,并当面请示。(谈后好找工作队交换意见)                      


(一)怎样纠正一些工作队把社队、厂、校干部扔在一边的做法,比较自然地转入实行群众、干部、工作队三结合。要既保持和鼓舞工人、贫下中农群众和革命知识分子的士气,又使干部大多数或者首先使较多数的人积极起来,同工作队合作搞“四清”,并且使工作队保持社会主义革命的干劲,至少使绝大多数如此。


(二)怎样解决工段主任、班组长和工人群众的关系。我想主要是说服教育他们,主动改正错误、缺点,即釜底抽薪。这样可能做到既解决或者基本解决群众的问题,开始改变干部作风,而又不打击面过宽。


(三)在知识分子中的“四清”运动,只搞大是大非问题,即他们在两条道路斗争中的表现,一般不搞成分、出身、历史问题,不搞生活细节,不追男女关系(在社队企业也一样)。有些小是小非问题,如果需要清理一下,可以让他们自己在相互交谈中,或者在适当的小会上自己解决,不能作为“四清”运动的主题。


(四)把目前已经冒头和正在蔓延的浮动、乱斗情绪导入正路,或者先把它停下来。有的要集中精力搞生产、教学、建设,有的要总结经验教训后,继续搞“四清”。


(五)把通县大兵团搞四清中的问题解决后,拟用少数工作队在别的县如顺义,依靠群众大多数,依靠干部大多数,实行三结合,搞新的“四清”试点县。因为要从各工作队抽调干部,可能要一二月后才能开始。


(六)农村划阶级和阶级档案


这些问题,大部分昨晚已向少奇同志报告过。有个别问题未来得及谈。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先打通中央和市在北京蹲点的工作队同志们的思想,统一认识。① 彭真就社教运动中的几个问题拟请示毛泽东的信,1965年1月20日。


当日,毛泽东约彭真面谈。刘少奇、周恩来等在座,并参与讨论。谈话后,彭真按照毛泽东说的就怕有人(把文件)装兜里不给人看,立即电话通知各大区,在群众中宣读文件,连夜印成大字布告,公开张贴。


关于企业中班组长和工人的关系问题,彭真根据刘少奇的指示,组织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正确处理工业交通企业中班组长同工人关系问题的通知(初稿)》,经再次修改后,于二月十日上报刘少奇,刘认为可用,并送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李富春和薄一波等阅。十三日,毛泽东批示:“同意,照发。应团结大多数(包括车间级、工厂级及以上)干部,只整那些顽固不化坚决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极少数人。”二月十六日,此件发至企业党委和工作队。[注:2]





从一月二十一日到五月四日,彭真先后作了六次讲话,对“二十三条”作了具体的讲解和宣传,以实事求是的精神,对前一段运动中出现的“左”的做法进行批评和纠正。





彭真向中央机关副部级以上、国家机关党组副书记以上干部,作关于城乡社会主义教育的一些问题的报告


一月二十一日,彭真在人民大会堂河北厅,向中央机关副部级以上、国家机关党组副书记以上干部,作关于城乡社会主义教育的一些问题的报告。在通县地区蹲点的领导干部也参加了会议。会议由李富春主持。彭真开门见山地说:一句话,城乡社会主义教育,现在就是按“二十三条”办。不论工作多么忙,大家对“二十三条”一定要好好研究,用这个文件来统一认识。“这几个月,有一百一十多万干部下去蹲点,发现了很多问题,也发生了很多问题。”接着,他讲了七个问题:


第一,     最近,学校、工厂、农村都发生了一些乱斗的现象。现在要把这


股风刹住,有工作队的地方,停下来总结一下经验。在面上,就是要停下来搞生产建设,搞教学。对于“二十三条”,工人、农民群众,还有一向做实际工作的干部,接受得很快。平常脱离实际的,离基层比较远的,也包括省、市、区党委以上机关里的同志,接受得就比较慢,甚至于情绪上有抵触。我们就是要拿“二十三条”来统一认识,包括群众,包括干部,包括工作队。


第二,要依靠群众的大多数、干部的大多数,实行群众、干部、工作队三结合。“二十三条”里有这一条。但是,有不少工作队不是这样做的。他们到一个单位后,还没有调查研究,先把原有的干部,不分好坏,一下子统统放在一边。这是不对的。要按照“二十三条”的这个规定,来检查自己的思想,检查自己的工作,来领导运动。有人认为他在“二十三条”以后和“二十三条”以前一贯正确。这样就做不好工作,就不容易进步。


第三,关于学校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问题。现在就是要抓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斗争这个大是大非问题,不要让那些枝枝节节的问题、无原则的问题,冲淡或干扰了两条道路斗争这个纲。不要搞唯成分论。出身成分是不能选择的,但要走资本主义道路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是可以选择的。阶级观点、阶级分析是马列主义的,唯成分论不是马列主义的。不要搞生活细节,不准追男女关系。这一点不仅学校适用,工厂、农村也适用。


第四,关于工厂的工段长和班组长问题。这部分人数量很大,大多数是有技术的,也是跟群众有联系的,是工人中提拔起来的。现在试点的单位,他们的问题暴露得不少,工人发动起来以后,首当其冲的是他们。对这批人要采取正面的说服教育的办法,劝他们改正错误,不要把斗争的矛头对着他们。这是关系到团结百分之九十五的干部和群众的问题。


第五,关于农村干部问题。彭真以通县地区会战为例,讲了对待干部问题上出现的偏差和错误。他说:今天在座的好多同志,是在通县蹲点的,把原来的社队干部都扔在一边,恐怕是个缺点,怎么能够设想那么多干部都烂了呢?都烂了,去年的产量怎么能上去?而且有一百多个工作队打人,还有捆人。甚至不讲宪法,也不经批准,就去搜查人家的家。搜查要经过检察机关批准。我们有些干部那个劲来了,就把好多事情忘掉了,连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里头不准打人也忘掉了。我看,打人、捆人,其他体罚比如“熬鹰”、“喷气式”,必须都停下来。你们大概还不晓得什么叫“喷气式”,“喷气式”就是这样(彭真作两手放在背后吊起来的姿势,给大家看),你在桌子上试一试,五分钟就够长了,而他们一搞就好几个钟头。都是同志,你怎么能搞这个办法?!斗错了的,要赔不是。不要追究哪个人的责任,不论是哪个工作队的问题,我们领导都有责任,我们没有领导好嘛。我代表所有工作队向斗错了的同志赔不是。但是,你们也要主动检查自己的缺点、错误。


怎么办?既要保持贫下中农的斗志,保持工作队的社会主义干劲,又要使那些挨打的好人也积极起来,这就比较难了。现在想了一个办法,先开一个有贫下中农代表、工作队、社队干部三方参加的大会,把“二十三条”的要点讲一讲,然后分着开会,根据“二十三条”总结经验教训,统一认识,部署今后的工作。


第六,划阶级问题。主席讲工厂里主要是把敌人划出来,把反动党团骨干、地富反坏划出来。农村里边是划两头:一头,要把贫下中农划出来;还有一头,要把地主、富农划出来。划出来也要区别对待。“二十三条”写了,一不要搞形而上学;二不要搞烦琐哲学。在知识分子中不要划阶级,重在表现。


第七,抓生产建设和各项工作。如果我们的干部三心二意,不好好地抓生产,要吃亏的。点上,在运动中,从头到尾要抓生产。面上,更要抓生产建设,千万不能放松。① 彭真在人民大会堂河北厅的报告记录,1965年1月21日。[注:3]





彭真在北京市委扩大会议上作报告


一月二十三日,彭真在北京市委扩大会议上作报告,对当前两条道路斗争,北京市党的干部状况和通县地区“四清”工作的工作,作了基本的估价,强调一切愿意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干部团结起来,改正缺点错误,认真贯彻“二十三条”,做到社教运动和生产两不误。报告指出:两条道路的斗争是严重的、尖锐的,所以这次运动要紧紧抓住这个纲,这是决定全面的问题。党的干部绝大多数是好的,是愿意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不这样估计,运动中也会迷失方向。有缺点错误和“四不清”的干部‘洗手洗澡”就是了,不要搞得没有好人了。对工作队的工作,肯定成绩是主要的,他们发现了一些问题,煞住了一些歪风,但是把干部扔在一边,没有搞“三结合”,斗错了一些干部。我们有责任,没有领导好嘛,有些规定也不完全妥当。大家都要以


“二十三条”为准,分头总结经验,改正缺点错误。② 中共北京市委扩大会议记录,1965年1月23日。


这次市委扩大会议开了十天,初步检查总结了前一段“四清”运动的工作,基本上统一了与会干部的思想。一月二十四日晚,彭真同进行社教运动的通县、顺义、大兴和朝阳的几位县 (区)委书记谈话,指出:建国以来,我们对于部和人民群众缺乏系统的社会主义教育,很多干部犯有或大或小的“四不清”错误,,有的慢慢变坏了。 “四清”运动是教育干部、群众的形式,你们要利用这个机会,提高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觉悟;对有“四不清”问题的干部,要反复动员他们,“洗手洗澡”,检讨退赔,放下包袱,和大家一条心走社会主义道路。[注:4]





彭真在北京市委在通县召开“四清”广播大会上作报告


一九六五年一月二十五日,北京市委在通县召开“四清”广播大会。参加会议的有开展“四清”运动地区的贫下中农积极分子、县社队干部、工作队员、一部分中农和地富子女,以及干部家属,还有社办企业事业单位、农村基层财贸及文教单位的职工,共计十一万多人,分为六十一个会场。


彭真联系通县地区“四清”情况,讲解了如何贯彻“二十三条”,共讲了八个问题:(一)究竟目前的阶级斗争形势严重不严重?(二)运动的性质是什么?(三)运动怎么搞?依靠什么力量搞?(四)工作队; (五)县、社、队干部现在应该怎么办?(六)有错就改改,一切有错误的人都必须改;(七)群众犯了错误怎么办?(八)生产极为重要。


第三个问题中,彭真对郊区干部状况作了分析,他说:我们郊区绝大多数干部是好的,是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这种说法有没有根据呢?有根据。前几年困难的时候,郊区绝大多数干部没有闹单干,绝大多数社队没有搞单干。至于一个时候多搞点小片开荒,那是有的。从生产建设这方面看,郊区从一九六一年到去年,每年增产两亿斤粮食,增产百分之十几。此外,蔬菜、水果、猪、各种山货等,这几年都是大增产。这些成绩证明我们的县、社、队绝大多数干部是好的,也证明他们绝大多数是为人民服务的,工作是有成绩的。当然,这不是说没有毛病了,有毛病,特别是有些人毛病还很严重,但这是极少数。群众绝大多数和干部绝大多数是好的,或者有毛病,也是可以教育改造的。这个估计很重要。为什么讲这个问题呢?没有这个估计,在运动中就会迷失方向,就会自己把自己搞糊涂了,特别是把一些小是小非和大是大非混在一起,而且多少年的事情都追起来,那不就搞得糊涂了?


分析郊区一部分干部犯错误的原因时,彭真说:郊区有一部分干部有严重的“四不清”问题,这些和市委、县委领导有关系。我们是有责任的。多年来没有系统地进行社会主义教育,有些干部马列主义水平不高,学习也不够。多吃多占,慢慢就搞起污盗窃来了。我们有责任,向大家承认这个错误。我是市委第一书记,我首先向同志们做检讨。有些干部犯错误,我们有一部分责任。但是,各有各的账。我们并没有教你搞贪污盗窃啊!


彭真对郊区干部提出要求说:县、社、队所有原来没有“四不清”问题的,好的或比较好的干部,积极起来;有“四不清”问题的,要赶快好好自己“洗手洗澡”,也帮助别人“洗手洗澡”。互相帮助、鼓励,改正错误,走社会主义道路。所有的干部都要和社员、贫下中农、工作队站在一起,把“四不清”问题搞清楚。他还说,对于一切犯错误的干部,都要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要与人为善,准许人家革命。对确有“四不清”错误而又不肯改正的干部,批评斗争是为了帮助他改正错误。并对运动中被怀疑、被斗争的干部说:事物是可以转化的,事实弄清,怀疑解除,应积极起来参加运动;有错误检讨、交代、改正了,就可以从斗争对象转到大多数群众方面来;有斗错了的,要澄清事实,在新的基础上团结起来。他告诫所有的干部和群众,都不许打人,都不许搞体罚。斗争中,要摆事实,讲道理。犯了罪的,由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动不动就打人,我们共产党从来就是反对的。


最后,彭真强调:现在春耕季节快到了,所有的社队干部、工


作队,务必抓紧领导生产运动。试点地区,社教运动和生产两不误;面上,中心工作是生产。不管什么人,如果借这个机会,不管用什么方式,破坏生产,使生产搞不好,是要追究责任的。破坏生产就是破坏我们的事业,非追究责任不可。① 彭真在通县地区四级干部会上的讲话记录,1965年1月25日。


“二十三条”直接跟广大群众见面和彭真的讲话,立即引起了干部和群众的强烈反响。许多人认为“二十三条”把农村 “四清”运动的性质、方针、做法讲明白了。这样,群众、干部、工作队就可以统一思想,保证运动健康发展。一些在前一段运动中发生严重乱斗、打人、体罚的地方,也有了很大变化。在工作队内、贫下中农和社队干部中,原来就有不少人对乱斗、打人、体罚等做法提出过不同意见,因为当时怕被扣上右倾、干扰运动、压制群众等种种帽子而不敢坚持。听了广播大会后,他们理直气壮了。一些主张乱斗、乱打的工作队开始做检讨。打人和体罚现象及自杀事件基本上停止了。很多有“四不清”问题的干部,原来有的交代了,但没有被解放,心中没有底;有的有问题想交待,但不知道工作队是什么打算,怕挨打,又怕被抄家,干脆和工作队对抗起来。这次听了广播大会后,他们用政策衡量自己的问题,态度也有了好转。


广播大会后,北京市委书记处决定抓住有利形势,趁热打铁,召开四级干部大会,扩大战果。[注:5]





彭真在北京市委农村“四清”工作座谈会和“四清”工作团通县分团书记会议上的讲话


二月五日和十八日,彭真分别在北京市委农村“四清”工作座谈会和“四清”工作团通县分团书记会议上讲话,强调要把重点放在逐步团结百分之九十五的群众和百分之九十五的干部这一点上。他说:深入贯彻“二十三条”后,在解决干部“四不清”的问题上,工作有很大进展。很多有错误的干部,交待了问题,作了退赔计划,放下了包袱。只有个别单位的支部书记,因民愤很大,还未解放。我们既不能扭住不放,又不许马虎草率,不然还要返工。有了干部和群众的大多数,就可以对付处于少数的地、富、反、坏分子和性质严重的“四不清”干部。同时,他告诫工作队的干部,务必做到生产、“四清”两不误。春季生产搞不好,不但今年一年,明年的生活也有困难,要把好的党支部建立起来,它可以领导生产,领导贫协,领导各方面工作,不然,工作队不能脱身。


在此期间,彭真在讲话和谈话中,还一再提醒大家要接受过去历次政治运动的经验教训,对干部要一分为二,实事求是,不要再犯过火斗争的错误。他多次谈到自己在延安审干时犯过的错误,说:“党校一审查干部,大家非要追根问底,不把你追下来不算,结果斗错了不少人,我几十年赔不是还赔不完,同志们千万不要重复我这个错误。他有多少错误,就有多少错误,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大就大,小就小,性质严重就严重,不严重就不严重,这叫实事求是。他还说:我们历来就讲,惩前毖后、冶病救人,与人为善。在处理社教运动中犯有错误的干部时,要“思想批判从严、组织处理从宽”,做结论要留有余地。要真正接受过去若干次运动的教训,就是在运动火头上处理的常常偏重,留下许多后遗症,事后搞甄别平反。搞过了,搞得好多人不能工作,首先受损失的是党。我们这次不要搞过了,宽一点比重一点好。当然,还是要实事求是。彭真以自己的切身经历和体会讲的这番话,对大家有很大的教育启发,对解放大多数干部起了促进作用。[注:6]





彭真在中央书记处讨论“四清”运动问题时的讲话


二月二十五日,北京市委向中央报送《关于通县试点地区“四清”运动最近情况的报告》。三月三日,中央书记处讨论“四清”运动问题时,彭真说:工作队到一个单位,要先调研,弄清问题。现在比较多的,是一去就说那里烂掉了,似乎发现的缺点越多,工作队成绩就越大。搞完了他就走了。这样很危险。 (邓小平插话:很危险。)我们党搞了这么一个大事业,“四清”要挖资本主义根子,但要肯定我们党基本是好的,要肯定全党绝大多数干部是好的,否则,就只有工作队你自己好。(邓小平插话:你专找岔子,那时干部没出路,现在这样一转,按“二十三条”搞,百分之八十解放出来。北京通县转得比较自然,积极性调动起来了。)①中央书记处第393次会议记录,1965年3月3日。    “”


三月四日,中共中央批转北京市委《关于通县试点地区“四清”运动最近情况的报告》。此时,有的省委借到彭真的讲话录音,参照彭真讲话和北京通县地区“四清”做法,纠正“四清”运动中“左”的问题,解放了大批干部,使“四清”运动稳步发展。[注:7]





彭真在京郊“四清”工作团分团党委书记会上的讲话


五月四日,彭真在京郊“四清”工作团分团党委书记会上讲话,强调当前的工作中心是抓生产,“四清”运动的一切成果,都要从这里表现出来。从理论上讲,没有取得政权时,我们天天闹革命,那时是不大注意生产的。现在我们是七亿三千万人口的国家,取得了政权,如果还只管阶级斗争,还不搞生产,不搞科学实验,不能说这是觉悟高,这是觉悟低。鉴于前一段通县地区“四清”运动中,基层干部撤换了百分之四五十,斗争中发生了一百七十多起打人事件,造成工作队、贫协、运动中新当选的干部和落选的干部之间关系紧张,心存疙瘩。他提议:除了混进干部队伍的地富反坏之外,上述几方面的人在一起开个会,交心、谈心,解开疙瘩;对的坚持,错的改正,然后大家拧成一股劲,轻装上阵,团结生产。他说:这个关系搞不好,天王老子来了,生产也搞不好。现在,要抓生产。为了抓生产,先要把思想问题解决,把人的关系改善。① 彭真在北京市农村“四清”工作团分团党委书记会议上的讲话,1965年5月4日。


彭真上述六篇讲话,不仅对于扭转通县地区“四清”会战中出现的混乱局面起了重要作用,而且对全国其他地区学习和贯彻“二十三条”,也起了积极作用。[注:8]





注释:


[注:1]《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十九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8年3


月版


[注:2]《彭真传》第三卷·第1117—1119页·《彭真传》编写组·责任编辑  杨茂荣  孙翊· 中央文献出版社·2012年10月第一版


[注:3] 同上 第1119—1122页


[注:4] 同上 第1122页


[注:5] 同上 第1122—1125页


[注:6] 同上 第1125—1126页


[注:7] 同上 第1126—1127页


[注:8] 同上 第1127—1128页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37d0e1c40102vqod.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