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2阅读
  • 0回复

清水泊:1966年9月四清一夜回眸——夜宿河田寺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夜宿河田寺


长汀县濯田公社陈屋大队露潭,汀江在这里转了一个弯,形成一大水潭,所以叫露潭.露潭距长汀县城约有50公里.过一小河就是水口镇,是瞿秋白,被捕的地方,也是何叔衡壮烈牺牲的地方.长汀到露潭要步行30公里,经过水口到河田,全是羊肠小道,崎岖不平.河田到长汀有汽车,是一个招呼站,有没有车坐,全凭运气,没有一点把握.
1966年我在露潭参加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大概是9月3日的从长汀回露潭,在河田下车后雷电交加,倾盆大雨,我孤自一人,站在路边的泥石流中,仰对河田镇,小河里滚滚的泥浆水,可望而不可及.回头转望,天无绝人之路,在我的视线中出现几座不太高的光秃秃的山,有一座山上有一座庙,可以到那里挡风避雨.我赤脚趟过2,3十公分深的滚滚的泥浆,艰难地走到这个小庙前,看到一丝灯火,毫不犹豫地敲响了山门,听到我的呼唤,"小师父"给我开了门,不问东南西北,送我到"耳屋",这大概是佛门的规矩吧!不一会还是这位小师父送来一盆汤(温水,闽西称为汤),这是闽西人招待客人的惯例.我洗漱完毕,静坐门庭前,屋外一道道闪光尾随着一声声劈雷,大殿,耳房的瓦片响成一片.但是蒲团上的师父盘腿静坐,急切地捻动着数珠.我心急如焚,渡时如年,他却静静地做功课,我非常佩服,佛教的祖先,教导有方,弟子们会这样消磨时光.我也敬佩这位师父,如此专心致志.大约过了近二个小时,小师父送来一碟炒豆干,一碗菜叶和水煮的汤,还有一碗红米红薯饭,在当时来讲是一顿美餐.我暗暗地想,这位老者真放心,在阶级斗争天天讲的现在,竟对我没有一点戒心.吃完饭不久,老师父来了,首先我自报家门,同时取出证明,师父说"出家人都是与世无争,以慈悲为本,不害人,也不怕人害."师父问我露潭刘祥云的家里怎么样?我一愣,这个人认识刘祥云?我明白了这个人的大半个历史,他肯定是一个红军.大浪淘沙,有三种情况,继续革命,叛徒,逃兵,但没有作坏事.他可能是后者.这一带这样的人很多.我问他你怎么认得刘祥云?他说同窗,厦门时的同窗.我完全明白,不敢说多了,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刘家的情况.
刘祥云16岁到厦门读书,参加革命,抗日战争中任115师骑兵团长,病故在山西.刘在厦门读书时家里找了个童养媳,没有结婚,一直等待刘的归来,终身没嫁,买了个儿子.现在母子二人生活.
我问:寺庙大都建在深山密林中,这座寺庙怎么在这个光秃的山上,长期冲刷形成山体滑坡,很危险.他说,"雷电本是我佛祖施法的神威,惩恶扬善,是天之威德,没有什么可怖的.这里本是一片茂盛的森林,河边是腰粗的樟树,桂花树,枫树,58年大炼钢铁,全砍光了.树也是生命,只是没灵魂而已.你害了它们,它会报复的."毁了植被,水土流失,是一很简单的科学道理,他却归于神的报复.后来我在福建日报上看到,河田地区是福建省水土流失最严重地区.他说"我看破红尘,看破了人间的本来面目,出家为僧,我们与世无争,比你们好,没有那么多辛苦".他还说:"你们为共产主义奋斗,共产主义社会是天堂,我们普渡众生到极乐世界,目标是一样的."我说,"不对,你的极乐世界是幻想,共产主义是现实的".他说,"不然,有谁看到共产主义是什么样的?什么时侯到共产主义社会?大家都说不准."在这种情况我不便与他争辩.他接着说:"这两天常有红卫兵,他们常喊,造反有理,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看来人世间又有一场大劫,这是佛祖的安排,苦啊!"说到这里,他赶快刹车,"出家不管这民间事,多咀了!"红卫兵视毛主席如我们敬重的佛祖,同样进行早,晚功课,不过名称不一样,叫做早请示,晚汇报,我们是打坐,他们站立"他把毛主席的权威,视同至高无上的佛祖混为一谈.
这件事我没有向队部的任何人讲过,后来听说,河田有个和尚未很反动,被捕了,是不是这一位,至今还不得而知.年底社教结束时,我们有17名队员,步行到河田,仍隹这个小庙,人去庙空,边房堆满了稻草,我们在稻草里隹了一晚,第二天送我们到永安上火车,回福州.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ae14d60100mw2m.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