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77阅读
  • 0回复

陶球霸:回忆60年代的一个离奇凶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发一个我爷爷参与侦破的60年代离奇凶案——粮库三人密室凶杀案


这案子发生在60年代我们这一个城市的郊村,虽是村子,但国家有一个厂在这,所以形成了一个不小的镇子。我爷爷是村子所在公社的公安。





这案子的离奇之处在于,它是一个双重密室,即里外都上了锁,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三个人被锁在屋子里,一个人被杀了,另外两个人嫌疑均等,互咬对方。





下面讲讲具体案情,5000字左右,我文笔不好见谅。





某日早晨,该地治保队长韩某接到一个老妇的报案,说自己的儿唐某晚上被人叫出去,一晚没回来。





昨晚的细节是,唐某家里被人扔进一个小纸条,说有牛肉便宜卖。那个时候*河蟹*本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只有重大节日单位才弄点打牙祭,何况牛肉?





唐某觉得可能是某地耕牛死了,人们杀了跑来卖,所以就按纸条说的,独自去了河边上一个乘凉的草棚。谁知一去不复返。





治保队长带了那老妇和另一个人队员,把约见的草棚附近找遍了,没发现丝毫踪迹。





找了一会儿,韩姓队长他们又转到附近一处比较偏僻荒废的仓库里,这仓库以前打仗时被炸了半边成了危房,所以一直废弃,但是里面有几间屋子还是好的,所以有些农村人灾害时出来要饭,在里面住过。





进去后,韩队长发现有间屋子的门扣上,被人用大铁丝紧紧的缠住。他猛烈的敲门,大声呼喊,不久后里面果然是有人回应。于是他们废了不少劲把铁丝扭开,打开了门放里面的人出来。





失踪的唐某果然在里面,完好无伤,另外出来的还有另一个在大队小学当老师的赵某。





然而韩队长一进屋子看,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死人!是被人用地上的砖头砸破脑袋死的!后经查实是工厂的一个干事段某。





幸存的唐某和赵某一开始并未意识到那个人死了,只是以为他还没睡醒,是韩队长先发现死人后他们才知道人已经死了。





然后,唐某和赵某竟然互相指责是对方杀了人。





后来经过公安调查,三个人都是被人以卖牛肉的名义骗了出来。到了草棚附近后,突然就被人用绿仿一类的东西强行按到在地,迷晕。醒来后就发现和另外俩人关在一个密室内。





这个屋子以前是该仓库的资料保管室,所以只有大门一个地方可以进出。屋内有一些叫花子生活做饭留下的砖块,一些桔梗和破布烂衫,门对面靠墙处有两座被拆得乱七八糟的放资料的木架,其它就没什么了。凶器就是地上的砖头。





三个人在醒来后互相交流了下,三人都是互不相识的,似乎也没得罪过什么人,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弄晕关到了这鬼地方。





起初大家心里都很恐惧,到处找出口,黑黢黢的摸了半天摸到了门,才发现门肯定是被人从外面上了锁死了。仓库的门虽然是木的,但很厚重,根本出不去。大喊大叫也没人听得到。





所以挣扎到半夜,由于药物还有余威,只好各自先睡下。





韩队长当时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既然门是从外面被人用铁丝箍死的,那么也就是说死去的段干事,完全可能是被外人悄悄开门进来杀死的,唐某和赵某为何互相死咬是对方杀人呢?





原因在于,仓库是清末就建的老式建筑,那道门是一道老式的上闩门。他们再黑暗中找到了门后,因为害怕后面睡着后,会有人悄悄开门进来害他们。所以段某又从那座资料架上拆了一根木棍,插到了内门栓上。





这样,即使外人强行撞门进来,也会发出明显的响动,把他们惊醒。





所以,这案子其实就发生在一个双重密室内。里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进不来。直到第二天早上韩队长他们发现了情况,说明身份,唐某才将里面的门闩撤去。





后来我爷爷他们为了证实外面的人不能在门内上闩的情况下开门,用了同一个木棍让专家做了很多次实验,都没法开门。那木门是单开而不是双开的,门边与门框之间有一个错位,不能直接用*河蟹*,细铁丝之类的东西插进去。





所以情况就非常复杂了。





第一,三个人之外,有第四人将他们骗出去,迷晕关到了这屋子内,然后锁门。这第四人和段某的被杀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他是怎么开门进去的?如果没有关系,他又为什么搞这一套?





第二,屋子内的三个人经查确实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不是屋外第四人杀人,那么必然是活着的两人中的某一个人杀人,但他动机何在?





那个年代乡下不乏抢劫斗殴杀人,但这种案子还真是第一次遇到,所以公社上报地区调了专家来组成破案组。





专家提的第一个法子,就是查看两名幸存者身上的血迹喷溅情况。但两人身上的血迹都差不多,都有星星点点的血迹。推测,可能是一人趁段干事与另一人熟睡之机,用砖头一下子砸死了人。因为都靠的比较近,所以两人身上的血迹难以分辨。如果按照现在的技术和经验,也许能分个明白。





第二个法子是查杀人砖头上的指纹,但是上面都有两人的指纹。两人确认,为了自保,他们在睡前确实在地上摸了些砖头过来,已备万一。





有一个高校的老师见识比较多,给专家们寄来一封信,说这可能是被幽闭的人出了心理问题。在极度恐慌之下,神志错乱,激情杀人。当时一度被采信,但因为没法分清楚到底是哪个人出了问题,这种思路也被不了了之。





我爷爷也提了一种想法,是不是这个段干事半夜起来撒尿,然后回去睡觉时滑倒在地,太阳穴刚好撞到了砖头棱角上,自己意外死亡?





然而经勘验还是否定了这种推测,因为死者头颅侧面至少有两处伤痕。








又有人提出,是不是这三人中,有屋外第四个人的同伙?他悄悄打开了内门栓,让屋外第四人进来。可是这种假设没什么意义,如果屋内的同伙这么做,他实际上是自己置自己于杀人嫌疑当中。





后来又掉头去查那弄晕他们的案发现场第四人,但是所谓的纸条都已经不见了,查不到笔迹,再查谁有办法弄到氯仿,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案件似乎到了死胡同了,而且对两个幸存者的处理很难办。要定他们罪,没确凿证据,那时公安们都发了狠,动了手,熬了鹰,都是死咬对方。放他们出来,群众和领导们都有意见,说杀人凶手就在里面,你把他们放出来继续干坏事?





于是只能一直关在看守所里。





后来那个大学老师又来了一封信,建议把两个当事人重新带到现场去,再度关门,把他们留在里面,复原现场,看看他们能不能想起什么来。





这招果然是有用,两个人确实回忆起一些细节。其中一点是,那个被杀的段干事似乎比他们俩情绪更激动,更恐慌,一直是在嘶着嗓子大吼大叫,说有人要害他。





还有唐某说,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摸他的脚,但已经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真实的了。





但是还是没有得出突破性的线索。





这案子又拖了两个月,虽然凶杀手法算不上很凶残,但是因为案件细节特别离奇,难以解释,所以引起了舆论极大的兴趣。





当时办案人员和舆论的意见,基本排除了是屋外第四人杀人,都认为两个幸存者必有一个凶手。





案子捅到了省里,据说还专门召开了一些学术讨论会议,研究如何处置这种作案机会完全均等的两个凶嫌。两人一个是工人,一个是老师,人品,社会关系,身体心理诊疗,都看不出有什么问题。换了好几拨有经验的审讯专家,还有人学国外编写了一些心理测试题,也都察不出破绽,都是咬死了对方杀人。





还有那个神秘的始作俑者,也让各界猜测纷纷。这个人能搞到氯仿,现在氯仿都是工业原料,以前穷的时候是医院用的。此人行事还极为缜密,掳走了三人,却没留下任何线索。可见他很可能是一个有一定社会地位,一定文化素养的人。





然而,谁也猜不透他做这件事的动机。如果他存心想杀人,为何不迷晕后直接杀人?如果他想通过密室把杀人嫌疑转嫁给另两人,又是怎么做到在双重密室杀人的?





终于,在两个月后,我爷爷他们再度勘察现场时,发现了一处细微的破绽!





那个保存资料的木架子背后的墙上,有几个呈矩形散布的小孔,像是大钉子钉过的痕迹。


因为墙都是裸露的青砖,那小孔又通不到外面去,所以以前勘察一直没太注意。





这钉孔比一般的钉子大了不少,而且又隐藏在资料架后面,所以我爷爷认为,这很可能有蹊跷!





他们把这些钉孔用粉笔划线,连接起来,发现其形状大小,很像是一道门的样子!





当时还有另外两名公安和专家,但他们都没反应过来。我爷爷率先想起了唐某的一段证词,他说过夜晚迷迷糊糊中似乎有人在摆弄他的脚。





如果唐某这个回忆是真实的,那么与那些钉子孔的线索串联起来,就推测出了一个令人冒出一身冷汗的惊天阴谋布局!





这个骗过了所有人的布局是这样的:





从唐某赵某醒来开始,这屋子其实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密室!





他们找到了大门,之所以打不开,感觉像是从外面被人锁死了,其实只是找到了幕后凶手刻意钉在那堵墙上的一道假门和门框!





因为屋子内没有任何光亮,加之大家情绪恐慌,所以没能分辨出那是一道假门。





而真门在哪里呢,其实就在他们对面。但此时幕后真凶已经将原本放在假门位置的资料存放架,挪到了真门面前,所以他们没有发觉。唐某事后回忆自己好像触及过真门,但却误以为那是木架的一部分。





而这个时候,真门是可以打开的!





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布局呢?因为那个时候,凶手就在他们三个人中间,就是那个所谓的段某!





这个假扮段某的凶手跟其它两人混在一块儿,不断的误导他们,让他们确信了这是一个密室。





同时他又故意弄了一根木棍插在内门栓上,名曰保护大家安全,其实是另外两人相信这屋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外人也进不来的双重密室。





等凶手察觉无辜的唐某和赵某睡着后,就开始自己下一步行动了。他再度用氯仿让那两人沉睡,然后把那道假门拔了出来,把对面的木架子挪开,搬回了原先假门的位置,打开了真门。


与此同时,他也需要把熟睡的唐某和赵某180度调转方向,这也就是唐某迷迷糊糊感觉有人动他的脚的原因。只有180度调转睡觉的方向,才能确保第二天他们醒来后,不会往相反的方向去找大门。





然后,凶手就把同样被迷晕的货真价实的段某搬进来,两砖头拍死。





最后,将真正的大门关上,从外面用铁丝箍死,溜之大吉。





这个布局,可谓是瞒天过海,巧夺天工,然而,布局进行到最后一步,一个最关键的细节却出卖了凶手!





此前凶手已经让唐某和赵某相信了,大门是从内部上了栓。可是当凶手离开现场后,他肯定无法再让大门从内部上栓了。也就是说,当凶手离开时,大门只是从外面上锁的单重密室。





为了让里面那两个人能确信,这依然是内外都上锁的双重密室,凶手想了一个妙招。





他在离开时,上闩的木棍并没有完全拔掉,而是依旧挂在门栓的一侧,只是没有插进另一侧的栓槽里。





这样的话,第二天如果外面有人把他们唤醒,里面两人得知自己即将获救,第一反应必然是把木棍往外面拔。





他们在黑暗中根本分不清木棍有没有插进栓槽里,只要往外一拔,双重密室的唯一破绽就消失了。他们只会记得昨晚是上了栓的,而今早木栓也继续留在门栓上。





然而,重点来了!





这个消除双重密室破绽的办法,虽然是巧妙,但同时又带来了另一个破绽:





如果外面来救援的人抢先打开铁丝,破门而入,不待里面的人自己醒来拔开木栓,那么外面的人自然会发现这门没有上栓!





所以,外面开铁丝的那个人,至关重要,他必须先把里面的人唤醒,让他们先做出拔内栓的动作,然后自己再开外面的铁丝。这样,整个布局才能彻底完美的完成。





但是,我爷爷他们作出了这个假设后,邀请多个人来实验,他们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结论:几乎所有人在救人的心态驱使下,在发现大门被人紧紧缠绕铁丝后,第一反应都是先撬开铁丝再说,而不是先用几分钟时间把里面的人唤醒。





而案发当时,救援者却是先拍打大门,朝里面呼喊唐某的名字,过了几分钟等唐某他们完全反应过来,才开始开门。





所以,这个案件最终的幕后黑手,极有可能就是这个救援者,也就是治保队长韩某!





然而,一切其实都是猜测,没有任何实际证据。





为了找出证据,我爷爷他们故意通知韩队长去公社里开研讨会,然后趁机突袭其家里。





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韩某瓦屋上层储存粮食的大竹篾下,还真的就压着一套和案发现场一个款式的木门!同时还发现配套使用的大钉子,氯仿瓶子等作案工具!





韩队长终于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韩队长和段某曾合谋在三年灾害时期偷偷牵走了公社附近几头耕牛,获利不菲。后来韩某经济状况逐渐好转,而段某在工厂里则继续小偷小摸,韩某担心段某如果被捕,会把自己以前的丑事供出来。那时候偷耕牛是破坏农业生产的重罪,偷几头牛是可以判死的。所以韩某见段某改不掉小偷陋习,决心杀人灭口。





之所以不直接杀掉段某,是因为害怕段某与别人讲过他与韩某的事。这样一旦公安追查起来,韩某嫌疑就会凸显。而现在他搞的这个布局,可以完全把嫌疑锁定在唐某和赵某两个替罪羊上,根本没人会去怀疑他韩队长。





那么为什么要用两个替罪羊,而不用一个替罪羊呢?因为如果屋内只有一个人的话,他完全可以否认密室从内部被上了闩,这样凶嫌还是可以被归结到外面的人身上。而两个人的话效果就大不相同了。唐某和赵某都知道屋子内上了闩,同时也很清楚自己没杀人,所以便一口死咬对方杀人,让这案子几乎陷入无解的死循环。





同时,韩某还解答了我爷爷他们几个疑问。





为什么假的木门要抬回家里,好好存放着,不去销毁?这是因为韩某觉得这个杀人点子不错,以后有可能再度用到,反正自己被查的几率也很小,所以就没有销毁假门。





氯仿从哪来的?——他自己参与处理过某医院的盗窃案,对于医院的情况和防盗措施非常熟悉,轻车熟路。





他曾与唐某赵某等共处一室,还说过很多话,后来又转身以治保队长身份参与破案,如何让两名当事人不识破自己的声音?——当夜他扮演的段某故作情绪亢奋紧张,声音自然也与平时的自然音很不相同。


https://bbs.hupu.com/22538331.html?share_from=kqapp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