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96阅读
  • 0回复

石兴国:北航红旗诞生——对刘言《文革演义》史实订正之一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北航红旗诞生


——对刘言《文革演义》史实订正之一


石兴国





    按:刘言先生在“官场小说网”上公开发表长篇巨著《文革演义》。已发表的章回中,不少地方写到与北航红旗有关的史实。可能是由于刘言先生收集史料渠道有限,多处文字与史实不符。刘言先生在网上多次公开表示要将《文革演义》写成“详栩记述文革的全过程”,“迄今最为客观、不带任何偏见讲述文革的作品”,符合史实自然是最基本的要求。同时,刘言先生也希望与他沟通。我作为北航红旗的直接当事人,准备从现在起陆续发表文章,对与北航红旗有关的史实加以订正,以正视听。



    刘言先生在“官场小说网”上发表的《文革演义》第136回中提到北航红旗成立经过,原文如下:





    “北航红旗战斗队”是北航反对工作组的学生于8月20日成立的组织。那天,北京航空学院一个叫田东(本名盛喜延)的学生贴出一张通告,宣布成立“北航红旗战斗队”,立即得到了许多人的响应。当天,在北航主楼一间大教室里,反工作组的学生们自发集中起来,宣告了“北航红旗”的成立。为了区别于社会上许多“兵团”、“司令部”等称号,大家决定叫“红旗战斗队”,总部叫总勤务站,头头叫总勤务员,取人民的勤务员之意。参加这个组织的人都自豪地宣告自己是毛主席的“红旗战士”,坚决不用“红卫兵”这个招牌。因为于8月1日成立的“北航红卫兵”,发起人多为高干子女,其成员对出身要求甚严,门槛甚高,大量的普通学生被拒之门外。最主要的是:“北航红卫兵”是拥护工作组的,而“北航红旗”多是由那些受工作组迫害的人组成的,因此,他们不愿用“红卫兵”命名,以示与“北航红卫兵”的区别。


北航红旗”以工农子弟为主,因此,一开始人数就超过北航红卫兵,当天晚上,登记的“红旗战士”就有1070人,大约占当时北航学生总数的四分之一。大家一致推举北航“十大牛鬼蛇神”之一、曾写血书明志的烈士子弟戴维堤为“北航红旗”的总勤务员,并担任总召集人。其他几个总勤务员还有何金国、井岗山、田东、韩爱晶、仇北秦、侯玉山、屠海鹰等人。





    此文不实。北航红旗不是自发产生的。第一届总勤务站由各系推选的系勤务员组成。戴维堤不是什么“总勤务员”、“总召集人”。史实如下:


    1966年8月上旬,毛主席给红卫兵的信的精神已经在北京航空学院广为流传。北航少数派意识到,应当组织起来,建立自己的红卫兵组织。


    在7月下旬开始围绕我写的《一条“无头”黑线》大字报的重新大辩论中,在批判工作组错误的过程中,北航少数派从大字报上知道了彼此的姓名,加上8月上、中旬的几次集体前往中央接待站上访,他们彼此熟识了,开始交往。


    我第一次与韩爱晶交往是8月11日中午,在北航绿园的草坪上。当时,韩爱晶对院广播站单方面报道多数派大字报的做法很反感,他想组织一些人占领广播站,并谈了他的初步打算。因我曾在主管院广播站的北航上天社当过文艺组组长,就与他一起分析了这种行动可能产生的后果和对策,认为占领院广播站不可行,不如做播音员的工作。后来,全院最棒的女播音员加入了北航红旗的行列,院内广播阵地也被争取过来。韩爱晶是江苏涟水人,出身干部家庭。父母抗战时期就参加革命,都是新四军老战士。1964年,他考取北航,在3系(飞机发动系)学习。他积极参加学校组织的政治活动,关心国家大事,政治上要求进步,积极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课余时间主动去协助工人师傅烧锅炉,走与工人结合的道路。文化大革命风暴来到北航。韩爱晶给领导提过意见。国防科委工作组进驻北航后,韩爱晶参与了对工作组错误的批判,对工作组搞“六、二七”大辩论,压制和打击有不同意见的群众十分不满。中央决定撤消工作组后,他积极参与北航少数派的活动,成为三系少数派骨干。


    为了协调彼此行动,北航各系少数派骨干经常在一起商议,8月中旬逐渐形成了一种串连会。我参加过四次这种会议。我与刘金荣是在8月15日的一次会议上相识的。刘金荣是天津人,出身工人家庭,父亲是工人工程师,全国劳动模范,曾受到毛主席接见。她从小争强好胜,在高中时才17岁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60年考入北航,曾担任6系(飞行器系即导弹系)学生会副主席、半脱产学生干部。工作组搞“六、二七大辩论”点我写的《一条“无头“黑线》是毒草时,她与班上其他三位同学贴出大字报:《要谨慎地香花和毒草》,受到工作组组织的围攻。7月22日,她贴出大字报:《关于转移目标》,驳斥工作组诬陷《一条“无头“黑线》是转移运动目标,并对“六、二七”提出质疑,要求重新发起大辩论,真正辨明是非曲直。8月12日,她又与班上其他两位同学贴出大字报:《赵如璋及其工作组犯了方向路线错误》,是六系少数派骨干,


    8月18日,在天安门广场召开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群众大会。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戴上红卫兵袖章,接见百万群众。这对北航少数派是极大的鼓舞。


    8月19日,北航各系少数派骨干在12 宿舍楼140室,召开了一次串连会。主要议题是成立自己的红卫兵组织。会上,首先讨论组织的名称。“红卫兵”自然是最响亮的名称。当时,北航红卫兵已经成立。在《人民日报》对8月18日天安门广场大会的报道中提到了“红卫兵”和“红旗战斗小组”这两个“革命学生组织”名称。于是,大家经过商定,将自己的红卫兵组织取名为“红旗战斗队”,以毛主席亲自提写的《红旗》杂志刊名“红旗”二字作为队旗和袖章上的标志,接着,大家还讨论了组建程序,商定从系一级开始,自下而上建立红旗战斗队。会后,正是根据串连会精神,23大班田东(盛喜延)写出大字报,公开倡议建立红旗战斗队。因此,北航红旗不是自发产生的,而是经过组织,上下结合,由下而上,自觉建立的。


    8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毛主席同群众在一起》,传达了毛主席指示:“要信任群众,依靠群众,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要放手发动群众,让群众起来革命,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自己解放自己。”“共产党员绝不可脱离群众,绝不可高踞于群众之上,做官当老爷,而应当以普通劳动者的姿态,出现在群众面前,深入于群众之中,同群众打成一片。”这对北航少数派来说,无疑是一场及时雨。这天,各系少数派纷纷行动,组建红旗战斗队,如同庆祝盛大的节日。以五系为例,筹建事项是在13宿舍楼大门上方2楼的那个活动室内进行的。几位女同学围坐在一起,用一块红布一针一线仔细地绣出了队旗,那情境正像歌剧《红岩》中的“满含热泪绣红旗”。她们还绣出了自己和战友的袖章。队旗和袖章上的“红旗”二字用的都是毛主席为《红旗》杂志题写的刊名字样。博客图片中那个手绣红旗袖章,是当时55大班一位女同学亲手绣好送给我的,我至今还珍藏着。


    8月20日晚上,各系红旗战斗队打出“红旗”队旗在全院游行,宣告了北航红旗战斗队的成立。游行规模很大,红旗战士们扬眉吐气,欢欣鼓舞。但有的现象也引起了我们的警觉。例如,有的系红旗战斗队将不少尚未定性的院、系领导干部游斗,这显然不妥,而当天下午工作组没彻底检查就匆匆撤走,对工作组的路线错误尚待清算。我和刘金荣便召集几位系少数派骨干在院行政楼前开了一个串连会,商量了红旗战斗队成立后急需明确的问题,并让大家通知晚上在2系楼召开全院红旗战士大会,讨论下一步的做法和行动。


    晚上7时,首次全院红旗战士大会在2系楼阶梯教室准时召开。因当时北航红旗并无领导机构,大会由3系何金国临时主持。大家畅所欲言,充分发表意见。在会上,刘金荣代表我和其他系少数派骨干发言,就北航红旗成立后急需明确的几个关键问题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主要内容如下:(1)北航红旗的组织原则:采用《十六条》倡导的巴黎公社全面选举制,实行大民主,一切活动都充分实行民主,尊重和发挥每个红旗战士的积极性和创造性。(2)北航红旗的领导机构:不采用司令部制。毛主席指示:“任何一个共产党员,不论资格大小、职位高低,都必须把自己看成是人民的儿子,老老实实地,诚诚恳恳地当人民的勤务员。”这也应当是对红旗战斗队各级领导的要求。因此,实行勤务员制。各系红旗战士采用巴黎公社全面选举制产生自己的代表——系勤务员,由他们组成的北航红旗院级领导机构——院勤务部(后来改称“总勤务站”。)勤务员只有分工,不分次序。(3)北航红旗的加入条件:本人自愿参加,集体讨论吸收。革命不分先后,不排斥过去有过不同观点的人;不搞唯血统论,重在现实政治表现。(4)北航红旗的当前任务:主要是批判工作组的路线错误,然后在正确路线指引下,切实执行《十六条》,进行一斗、二批、三改,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这些意见得到与会红旗战士的一致赞同。


    在场的红旗战士用巴黎公社全面选举制分系进行了选举,产生了首批系勤务员:胡少南、邵重威、屠海鹰、匡正芳、韩爱晶、何金国、杜小慧(女)、杜玉荣(女)、石兴国、戴维堤、刘金荣(女)、仇北秦、杜琏、黄铭均等。另外,还有教师朱尚祥、张树泉(女);工人李乐、靳晶印等。由他们组成了第一届北航红旗总勤务站。


    8月21日,北航红旗召开 “发扬革命的大无畏精神,掀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新高潮”大会。会上,我和其他几位红旗勤务员委托42大班惠凤荣以部分红旗战士的名义作了主旨发言,明确提出:红旗战士下一阶段的主要任务是:坚决贯彻执行《十六条》,批判和肃清工作组的路线错误,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基础上团结全院革命师生,搞好一斗、二批、三改,把北航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外地来京串连师生参加了大会,湖南长沙一中谢若冰等在会上发了言。


    8月25日晚上7时,北航红旗在东操场召开大会,纪念北京公社宣言(当时对北大第一张大字报的提法)发表三周月。由我主持会议。会上,我和其他几位勤务员提出了《关于红旗战斗队某些问题的紧急倡议》,内容见史料002。这个紧急倡议被各红旗战斗队组接受,实际上成为北航红旗初期的组织活动制度。。


    在北航红旗前后成立的北航群众组织有:(1)北航红卫兵。8月1日,北航红卫兵各系组织纷纷宣布成立,并发表宣言,有的系提出加入红卫兵的条件中包括承认工作组是革命的;《一条“无头”黑线》是大毒草;对联“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是完全正确的等。8月3日,北航红卫兵总部成立,以高干子女为核心,并发表了宣言和纲领。北航的红卫兵一成立,工作组马上表态支持,还把小白楼二层拨给红卫兵使用。(2)北航赤卫队。8月25日晚上,北航赤卫队成立。与此同时,部分工人成立了北航工人赤卫队,他们与北航赤卫队通常协同作战。北航赤卫队与北航红卫兵一样,大都来自多数派,观点基本一致。(3)北航东方红。由部分学生组成。(4)北航红教工。由部分教师和工人组成。北航东方红和北航红教工与北航红旗一样,主要来自少数派,观点基本一致。


    北航红旗人数,8月20日成立当晚统计是1070人。到8、9月末,分别达到1700人和2500人。当时,全院师生员工总数在8000人左右,学生总数在6000人左右。北航红旗虽然原来属于少数派,但在人数上始终是北航最大的群众组织。


http://blog.sina.com.cn/s/blog_da99d3a80101nirc.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