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69阅读
  • 2回复

[文艺学术风云]欧阳镇: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江青-及其他(1-3)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欧阳镇,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江青-及其他 (1)


[font=Tahoma, &quot]前注:欧阳镇是我的大学同学和朋友,医学院毕业后来美改行搞金融。几十年过去,我的这位同学已是让我们这帮海外漂流的大学伙伴引以为荣的成功人士。欧阳还是个好父亲,他曾经风雨无阻十年如一地陪伴,接送女儿学习芭蕾。以下的文章是他对中国芭蕾舞和文革时的文艺表现水平的一些体会。我将他的文章发在这里和大家同温旧日情怀。


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江青-及其他欧阳镇
(附:舞剧红色娘子军视频和江青指示记录稿)
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是文革时8个样板戏之一。红色娘子军是先有电影后有的舞剧。据说是50年代末有人写了个剧本,叫琼岛英雄花。后来谢晋老先生要把它拍成电影。请了祝希娟和王新刚等烈女‘‘帅哥出演主脚, 再配上陈强演的南霸天。再后来电影红色娘子军出世。主题歌'红色娘子军连歌' 向前进,向前进唱遍大江南北。
19649月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在人民大会堂小礼堂首演时,周恩来出席并邀请了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观看。1964108日毛泽东观看,称赞《红》剧的改革:“革命是成功的,方向是对头的,艺术上也是好的。”1970年北京电影制片厂推出电影“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文革”结束后,‘红‘剧和其他“样板戏”一样,地位一落千丈,《红色娘子军》昔日的辉煌成了过眼云烟,被打入禁区很多年。直到1992年,尘封已久的《红色娘子军》才得以复排和公演。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在 1994年被评为“中华民族二十世纪舞蹈经典作品"
虽然芭蕾艺术诞生于法国,但俄国(包括沙俄和后来的苏联)对芭蕾舞的发展贡献最大。中国的第一代芭蕾演员多数是由苏联老师教出来的。舞剧《红色娘子军》是第一部中国题材的芭蕾舞剧,也是土洋结合最好的一部舞剧。芭蕾舞有一定的形式,除了我们都知道的用脚尖跳和没有台词(哑剧)之外,不外乎就那么几十个固定的动作。芭蕾舞剧就是由几十个固定的动作串联而成的舞剧。
《红色娘子军》的形式和天鹅湖胡桃夹子等芭蕾舞名剧一模一样。都是用的一样的套路。这也许是剧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吴清华和洪常青独舞,双人舞,吴清华,老四双人舞,军民鱼水情,南霸天作寿等场面,都透着西方古典芭蕾舞名剧的影子。虽然是不同的故事背景,却都采用了相同的艺术表演形式。相比之下,后来的一些中国芭蕾舞剧 (如近几年的‘梁山伯与祝英台’),掺进了太多的中国舞蹈成分,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舞剧《红色娘子军》是中国题材与芭蕾艺术土洋结合最好的一部舞剧。 可以说剧是一部中国芭蕾舞剧的精典,但如果从技术上讲,尤其是''剧的早期(1964至文革),并不像有些评论说的那样是国际一流芭蕾舞剧。芭蕾舞是个慢功夫,不是在短时间内可以练成的。北京舞蹈学校及其实验芭蕾舞团建校于1954年,舞剧《红色娘子军》1964 年首演。在短短的十年之间能够培养出一批芭蕾舞演员,即使不是国际一流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吴清华倒踢紫金冠的照片是当时家喻户晓的红色娘子军剧照。当时曾有人说:吴清华的高难动作倒踢紫金冠全世界没有几个人能作出来。其实这是夜郎自大。只要比较一下下面的剧照,我们就能看到差距了。一个只纯粹是’; 另一个是,整个上身都靠近后腿。

下面这个动作叫‘First Arabesque‘是最常见的芭蕾基本动作。看起来很简单,实际很难做完美。在国外,芭蕾舞学校招生时都要求考生提供一张‘First Arabesque‘的照片。
剧的剧照(1964江青摄影)中,‘First Arabesque‘离标准的要求差得太远了。



从文革年代过来的人,恐怕都知道饰演吴清华的演员名字叫薛菁华 但是如果在网上查一下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就会看到这样的文字:白淑湘成功塑造了吴琼花 的形象,由此她也成为中国第一部民族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主角“1965年,白淑湘受到江青一伙的迫害,被迫离开舞台。原来这个白淑湘才是第一代吴琼花(后改为吴清华)。
凡是江青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有人回忆说,白淑湘的技术很好,但人'很有个性‘。她和饰演洪常青的刘庆棠(文革时期曾任文化部副部长,文革后被以反革命罪17年徒刑)的观系很紧张。白淑湘和刘庆棠握手之后,白淑湘都要转过身去擦一擦手。另外,她还敢和江青顶。有一次江青在台下指挥排练。她和白淑湘先是对化妆时该不该打油底产生争执,化好妆后,白淑湘又被要求站在特定区域内调光。江青说:白淑湘,你能不能向左边站一站?于是,白淑湘就往右边迈了一步。江青就说了:白淑湘啊,我让你往左,你就偏偏向右。你这不是纯心和我对着干嘛?网上还有“第一代芭蕾演员白淑湘:请主席跳舞 被江青关照‘“的传闻。既使是这样,白淑湘还是扮演了第一任的吴琼花
白淑湘离开舞台后,接替她站在舞台中央的女孩成了薛菁华。当时曾有传言说是因为薛菁华酷似年轻时候的江青,所以江青有意提拔她。
左:‘吴清华’-薛菁华                               :年轻时的江青


薛菁华这个18岁的女孩在《红色娘子军》中,从战士群舞跳到连长,一直跳成琼花。1970年,薛菁华被选为“样板戏”舞剧电影《红色娘子军》的女主角。当时,谢晋电影《红色娘子军》里祝希娟版浓眉大眼的吴琼花已经深入人心,薛菁华却是淡淡的眉毛,小小的眼睛。薛菁华回忆,化妆师不得不给她织了一条眉毛。为了显得壮一点,“里面还要穿上羊毛衫,袜子穿两双。我那时候瘦,就得嘴里含块苹果,让脸鼓一点。”
现在普遍的说法是:《红色娘子军》是在周恩来总理直接关怀下创作演出的,后被江青剽窃和利用。周恩来总理直接关怀是事实,但江青从一开始就直接参与了创作和排练。


1964年版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初演剧照(李进摄影)江青摄影
本文后面附有一份长达七千字的原汁原味的江青指示记录稿,可见江青对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艺术监督真是无分巨细,事必躬亲呕心沥血,精益求精。哪怕是一只鞋的式样,一道灯光,一件衣服的颜色,她都一丝不苟地苛刻要求不已。传说中的样板戏的一招一式皆由江青定板于此可见一斑。 (详见附文)
未完待续
http://www.zzwave.com/home.php?mod=space&uid=16355&do=blog&id=18946&page=2#comment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5-14
欧阳镇,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江青-及其他 (2)


前注:欧阳镇是我的大学同学和朋友,医学院毕业后来美改行搞金融。几十年过去,我的这位同学已是让我们这帮海外漂流的大学伙伴引以为荣的成功人士。欧阳还是个好父亲,他曾经风雨无阻十年如一地陪伴,接送女儿学习芭蕾。以下的文章是他对中国芭蕾舞和文革时的文艺表现水平的一些体会。我将他的文章发在这里和大家同温旧日情怀。


在江青的直接参与下,红色娘子军在突出主要人物方面处理的很得当。因为芭蕾舞不讲话,除了舞蹈之外,音乐,灯光和服装成了突出主角的重要手法。吴清华,洪常青,南霸天等都有各自性格化的主题音乐。‘红色娘子军’的音乐如同一部听觉的‘红楼梦‘,用音乐描述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性格,创造了一幅完美的音乐画面。其处理方式与老柴(可夫斯基)为古典芭蕾名剧‘胡桃夹子’写的音乐相似,除了每个主要人物有风格独特的主题音乐外,几乎每一个场面都有自己的特点,每段音乐都可以成为一支独立的曲子。例如:团丁,丫环,女兵投弹,射击,帮男兵补衣服,帮炊事班长挑水,男女民兵,老乡,斗笠,团丁刀舞,老四拳舞,儿童团,南霸天做寿,南霸天舞剑等等。甚至连老四毒打吴清华的音乐都可以单独提出来自成一曲。

下面的文字摘自江青指示记录稿
江青:
(当听到清华新主调时) 听出来了,这就是她。双人舞的音乐应当用清华主调为主,竟是老四的音乐了。
(双人舞快结束时) 这不是清华音乐,不对。(南霸天叫老四去拉清华) 要突出用清华音乐。
(小提琴独奏前) 清华一个人用这样的配器是对的,音乐后面还可以逐渐高起来,6 5 6-南霸天一上场就知道他的音乐,可了不得。
音乐要捋一下,要以连歌为主。(小分队舞前常青分配任务的音乐) 好像老四的音乐。
小分队舞可以用清华主调(不用连歌就用清华主调,可以用主题歌吗?)连长下场要用连歌。
旗午[]要用连歌。清华上应用清华主调。(指旗舞结尾时)
(交公事包) 用常青就义的主题歌概括式和清华主调配合起来写。音乐越简单越好,现在乱七八糟。六场开始,敌人的音乐倒相当突出,我一听就知道他们上来了
"
剧在服装颜色上的安排也和情合理。为了突出主要人物,吴清华穿的衣服总是和其他人不同颜色。南府,吴清华着一身红装,而其他丫环们都穿着暗淡颜色的衣服。为什么吴清华偏要和别人不同呢?因为南霸天要把她卖掉,所以要特意把她包装一下。吴清华参加红军后,所有的女兵都穿同样的灰色军装。吴清华也没例外,也穿灰色军装,只是她的军装比别人的颜色重, 呈深灰色。因为她是个新兵,当然要穿新军装。其他老兵们的衣服都已经洗旧了。以上的按排即顺清合理,又突出了主要人物。


2011年剧照)
因为芭蕾舞是的艺术,为了能把腿露出来,剧里的短裤军装既巧妙也很和情合理。如果演的是八女投江(抗联女战士的故事), 腿就没法露了。

国人都说张艺谋是用色彩来哄托气氛的大师,其实江青在剧里的色彩运用要比老谋子高上几筹。请看下面江青的点评。


江青:
(斗笠和娘子军舞蹈时) 服装颜色都是两头的,都是大红、大绿,没有中间颜色,群众红的绿的减少一点,增加米黄的。要突出帽徽、袖章。
小庞枪上的红绸子是金红,不是大红,要大红的。米黄是中间色,绿的是冷色。用米黄也可以突出是客家人服装,保留剪衣。
四场是驼色,这场不要驼色,要米黄,那样和红的配起就好了。(五场完时) 剧场有主席像颜色要好,颜色不好可不行,首都剧场的也不好。
关于颜色问题,二场木棉树是红的,天是蓝的,底下穿的衣服是红的,红的太多,小女孩穿的是西洋红,军队要突出红的,红星、 红领章、红袖章,还有红旗,花可以淡一些,这样有些层次,你们就有一件绿的(指小男孩)没有黄的,中间色调。要规定一条纪律,脖子、手一定要化妆,这是纪律,劳动人民的手是黑红黑红的,各团都有这个问题,浩亮、元寿、祥苓,光画脸,脖子露着,演劳动人民就要有劳动人民的手和皮肤颜色,这是纪律,工宣队、军宣队也要记住,我说了好多次了。

1964年首演,经过文革样板化,直至2011年最新版,剧在技术上有了很大的发展。让我们来看一看下面几张不同时期的剧照。(1964江青摄影,70年代版和2011演出)清注意战士们的后腿,和上身的位置。

1964江青摄影

70年代版

2011演出
以上的剧照是另一种‘ Arabesque‘。这个姿势要求上身直挺,后腿高抬。看起来很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往往是上身挺直了,后腿就低了。19641970剧,安排了女兵持步枪射击舞,巧妙地掩盖了上身前倾的不足。新版剧换成了刀舞,手持大刀的女兵上身挺直,后腿高抬。这两个安排都很得当,持步枪射击,上身比须前倾。女兵手持大刀上身比须挺直。

天鹅湖剧照‘ Arabesque‘
舞剧红色娘子军的另外一个技术弱点是大跳太多。芭蕾舞是一个钢柔结合的艺术形式。如上面的天鹅湖剧照中,演员将后腿轻轻抬起,稳稳地站定几秒钟。目前可以在网上找到的70年版剧中,多数的演员们都是在一冲一冲地跳。都是在凭一股猛劲,很少能稳稳地停一会儿。剧里太多的,缺少,倒是每个演员的动作都做得干净利索, 很象体育比赛里的拉拉队芭蕾舞其实和中国武术里的太极拳相近,动作连贯如行云流水,钢中透柔,钢柔并进。
有人说舞剧红色娘子军充满了愁恨。但这正是编导们(江青等)的意图。在‘红‘剧出炉前,一位首长批评说:“只见‘娘子’不见‘军’,手中拿着‘烧火棍’!”。结果全体演员下连当兵三个月。钢铁就这样炼成了。充满仇恨的眼神和高举的大刀,加上闪电式的动作和雷鸣般的音乐,舞剧《红色娘子军》的确给了观众一个视觉和听觉的冲击。未完待续

http://www.zzwave.com/home.php?mod=space&uid=16355&do=blog&id=18947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5-14
欧阳镇,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江青-及其他 (3)
前 注:欧阳镇是我的大学同学和朋友,医学院毕业后来美改行搞金融。几十年过去,我的这位同学已是让我们这帮海外漂流的大学伙伴引以为荣的成功人士。欧阳还是 个好父亲,他曾经风雨无阻十年如一地陪伴,接送女儿学习芭蕾。以下的文章是他对中国芭蕾舞和文革时的文艺表现水平的一些体会。我将他的文章发在这里和大家 同温旧日情怀。这是此文的最后一部分,谢谢大家阅读。[font=Tahoma, &quot]

继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之后,中国芭蕾舞舞台上出现了很多中国式芭蕾舞剧,如近年来的大红灯笼高高挂梁山伯与祝英台中国版胡桃夹子等。


大红灯笼高高挂

梁山伯与祝英台

中国版胡桃夹子

我个人认为,以上这些中国芭蕾舞剧比起剧来,都大大逊色。要是单从舞蹈技术上讲,这些剧都比剧的技术水平高。但这些剧的音乐、舞蹈、以至服装、布景设计都很平淡,缺少对比度和冲突,对主体的烘托和对主要人物的处理都显得不足。

曾有一篇官方文章这样说:“江青为了把与自已毫无关系的舞剧《红色娘子军》窃为已有,。。。组织人三番五次地修改《红》原有的音乐、舞蹈、以至服装、布景,加进了许多概念化的表现所谓高、大、全的东西,使一些表现人物个性的优美音乐、舞蹈遭到破坏。”[font=Tahoma, &quot]
[font=Tahoma, &quot]
我却认为,利用一切手段来突出’主体和主要人物,也许正是‘红’剧得以成功的因素。而且正是经过江青‘三番五次地修改‘,《红》剧才成为“中华民族二十世纪舞蹈经典作品”。[font=Tahoma, &quot]
[font=Tahoma, &quot]
老毛称赞《红》剧说:革命是成功的,方向是对头的,艺术上也是好的。让咱把老毛的话改一改:艺术是成功的,方向是对头的,只是火药味太浓了。[font=Tahoma, &quot]


附一:电影视频: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



附二:江青审查舞剧“红色娘子军”的指示





《一九六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江青同志、文元同志、谢副总理审查“红”剧看戏过程中的指示》


这份珍贵“文革”史料,是刘宗秀2004年冬天在北京一地摊上偶然得到,原收藏者为原国务院文化组一位不愿披露姓名的老干部,经刘宗秀2005年6月与文化部有关人核对,史料真实确凿无疑。


江青看戏过程中的指示
[陪同人有:李德伦、浩亮、于会咏等]


序幕:
江青同志:(当听到清华新主调时)听出来了,这就是她)。


一场:
(清华独舞时)她(指薛菁华同志)造型好。
(独舞结束之前) 下场仓促了一点,现在一下就跳进幕里去了,下场前的造型应偏中间一些,双人舞的音乐应当用清华主调为主,竟是老四的音乐了。
两个团丁打开灯笼后,音乐要加些强的节奏,太轻松了。
(双人舞快结束时) 这不是清华音乐,不对。
(南霸天叫老四去拉清华) 要突出用清华音乐。
幕里打鞭子的效果不好,不是打着人的声音,是空的音乐,一听就是假的。
文元同志:(清华雨后独舞从地上一起来)问:不是清华音乐吧?
(小提琴独奏前)
江青同志:清华一个人用这样的配器是对的,音乐后面还可以逐渐高起来。6 5
6|
(雨后独舞结束) 清华倒下靠边了,应靠里一尺就好了。清华独舞结束的亮相也要再靠里一些(台中心)
(看到清华倒踢紫金冠时)很好
(常青给钱时)脸上有戏,她会做戏(指薛)


二场:
连长舞蹈要用连歌音乐写,连长的基本功很好。
这几天戏要多捋几次,让电影厂的同志熟悉这个戏。
(看到小娥舞蹈时) 小娥有进步。
基本功都普遍提高了。(很高兴地说)
老黄同志[请示武兆宁的问题]。
江青同志说:他态度较好,让他演,可以演B角,不要给他戴帽子,作为人民内部矛盾处理。
看到小南霸天舞蹈时江青同志笑了。
(李德伦向江青同志请示鞋的问题) 江青同志:看不出来,只要不发亮就行。
(薛菁华诉苦抬后腿时) 造型、线条都好。
(清华主调第二次出现在二场时,清华怒指南霸天) 手和音乐没配合好。
(常青连长双手接受清华入伍动作时) 造型不够稳定,腿要往后,凡是造型突出的地方要讲究稳定,前面这个动作多停一下就好了。再增加几秒钟就好了。
(二场完后) 江青同志和石少华同志讲话,我没有时间了,你给她拍吧,我过去给拍了个坏蛋。(指拍剧照)


新三场:
以前搞过没成功(当李德伦告诉江青同志新三场都是新的,看过连长一段年后)江青同志问演连长的名字。
这场戏刻画洪常青的舞蹈没有连长多,他应当比连长多,架子搭起来了,过去搞过一个小过场,怎么也不理解,要刻画常青的造型和智慧,增加几个造型就够了,增加他机智勇敢,因为他后来牺牲了。
架子立起来了,连长不仅压过了常青,也压过了清华,不能让她压过常青。


四场:
看到牛鬼蛇神抬酒拿寿面的向里走了,江青同志笑了说:这是一群叫:见蛇神。
黎族过场时,江青同志主动地说:这个好,最早服装像蛇一个样子。
(南霸天舞剑) 他的主题很清楚, (李说:太辉煌了) 江青同志表示同意。(李说这个主调要改) 。
(黎族少女舞时) 这个女孩子基本功很好。(指张婉昭)
(常青出场) 一听就知道是常青的主调。
群舞应该整齐,特别是上银幕。
(大刀舞时李向江青同志汇报大刀花改了) 逼着他们学,这东西很容易,我都会皮猴上膀子。
团丁大刀要另外做,不像砍甘蔗的刀,已经提过多少次了。
(清华战友出场) 这样的衣服比较好,原来一个红一个绿,这样颜色好。(指驼色)
演员脖子也不化妆,这样拍电影不行。对浩亮同志说:你们都开个会。(指京剧也不化)
(分粮时)红旗的颜色不鲜艳,不够红,是不是灯光问题?
江青同志又看了后说,不是灯光,就是旗子不红。


五场:
树砍掉一棵好了吧,海南的云,很白的,好看得不得了。  (开始时候没出)
江青同志问李文化呢,叫李文化到了江青同志旁边。
看到打靶舞时江青同志笑了:过去一个腿长,一个腿短,现在好了。
(清华接过短枪后插在腰上) 枪妨碍跳舞,给她在皮带上加一层,不要妨碍她的肚子,枪一插在肚子上妨碍舞蹈。(注:表面看还是一条皮带)。
(看快乐女战士舞) 都瘦了,瘦了就结实了,前个时期看都成了小胖子了。
(娘子军、红军列队迎接斗笠上) 列队要列成单行,连长一下命令就排成单行队伍。
(斗笠和娘子军舞蹈时) 服装颜色都是两头的,都是大红、大绿,没有中间颜色,群众红的绿的减少一点,增加米黄的。
要突出帽徽、袖章。
小庞枪上的红绸子是金红,不是大红,要大红的。
米黄是中间色,绿的是冷色。用米黄也可以突出是客家人服装,保留剪衣。
四场是驼色,这场不要驼色,要米黄,那样和红的配起就好了。


六场:
音乐要捋一下,要以连歌为主。
(小分队舞前常青分配任务的音乐) 好像老四的音乐。
小分队舞可以用清华主调(不用连歌就用清华主调,可以用主题歌吗?)
小分队舞清华中间有两个造型不够好。(指偏腿动作)
前头音乐乱,一定要用清华主调(指小分队舞)
连长下场要用连歌。
团丁的衣服不要镶白边,这成了京戏了,要和老四一样,穿湘云纱就行了。我说过好几次了。
旗舞要用连歌。
清华上应用清华主调。(指旗舞结尾时)
(交公事包)用常青就义的主题歌概括式和清华主调配合起来写。音乐越简单越好,现在乱七八糟。(李说:太杂了),(五场完时)剧场有主席像颜色要好,颜色不好可不行,首都剧场的也不好。


六场过场:
过场完江青同志带头鼓掌。
六场开始,敌人的音乐倒相当突出,我一听就知道他们上来了。
张纯增报信,江青同志说:是个狗吊腰。
庆棠头发剪薄了一点,现在好了一点,要不显得头太大
(看到南霸天被抓时)他还来 两个滚毛(笑着说)
(奴隶解放)帽徽不红,灯光的关系,群众衣服有一个黄的就好了,就有层次了。


江青看“红”剧中间休息时的指示


江青同志:序幕,吴清华走到门口回头看战友亮相,示意实在留恋战友,舍不得走,战友揪住老四示意叫吴清华快走,(吴清华)从一解开绳子就从内心发出留恋战友,去战友那里,战友示意她走,她去战友那里一次还是两次,留恋战友不走。可讨论,整个音乐乱七八糟,这个人给那个人,那个人给这个人。整个基本功恢复多了吧! 你们觉得怎样?
文元同志:恢复多了。她今天才演了三场。
江青同志:今后每天要排,都有她排,(指薛菁华)多排,因为她上银幕,要她多排。
文元同志:舞蹈造型很重要。多排。
江青同志:三场(新三场)音乐给连长多了,要多给洪常青,再给清华,少给连长。连长是谁? (答宋琛琛) 哪个琛? (江青同志当即看了节目单) 洪常青在前头,清华在后头,因为他 (指常青) 就义了。
江青同志看序幕歌词说:改个“愤”字,满腔怨恨,改个“愤”字斟句酌。三鸟改为“猿鸟”,那里出猴子,改为“猿”字,猿啼吗! 三鸟指哪三鸟:(答:鸡、鸭、鹅)鸡、鸭、鹅各地方都有,各省都有呀!猿啼吗? (江青同志谈了几句李白的诗后) 改为“猿”字。两广是当年充军的地方,广州说话不好懂,吃饭的“吃”叫“食”“食足了”。特别海南话 更听不懂,广州话慢慢讲我还懂两句。(李德伦说:演小庞的就是海南人。)(这时江青同志说:好了吧!就准备看戏去了。)


江青观看“红”剧后在座谈会上的指示


(沈金波同志谈意见)
江青同志:第二个意见,你还没明白这个戏,你前一个意见很好,开了金口哪!
浩亮同志:前半场洪常青有造型,舞蹈还不够……
江青同志:民族的加一些,而且也不难学,连长的戏太多了,要突出洪常青,不要突出连长,那一场戏就看见连长了,突出她就不对了。
反面音乐一听就知道,正面音乐乱七八糟。
谭元寿同志:老四满台飞。
江青同志:南霸天也满台飞,当然反面人物也要强,不然突出不了正面人物,问题是矛盾面在那边。
黄厚民,你也来了不少日子哪,也可以讲讲。那个编导(指王锡贤) 你也讲讲。
老黄:连长的舞蹈,现在是加多了。
江青同志:恰恰相反,常青弱了,清华弱了。要给常青设计几个好的造型,你们所有的造型不稳。
姚文元同志:我也这样想,要设计几个好的造型。
江青同志:(指清华)你的舞蹈下场劈叉跳跑到幕里去了,可以加两个跳在台上,然后进去不更好吗?
姚文元同志:三场给洪常青设计几个稳定的造型。
江青同志:要突出表现他(指洪常青)机智、勇敢、沉着,因为他要打到敌人内部,最后他就义了。
文元同志:要表现洪常青的精神面貌。
江青同志:比过去好了,就是连长在飞了,这一次(新三场)比过去好,可以立起来了,就是要给洪常青设计几个造型,表现机智、沉着、勇敢、智慧。
于会咏:(指清华)比上次跳得有进步,还有很大的潜力,速度还可以快一些。
江青同志:特别是转圈的速度。
于会咏:鞭子声打得不太像。
江青同志:鞭子打得太响,应该打得不一定很响,但要……(文元同志插话:要沉一些。)
江青同志:声音要沉,不要脆。
文元同志:打得虚假,太响,有虚假感。
于会咏:二场清华突出,其他不知道突出男的,还是女的?五寸刀、小男孩印象很深,是否加强娘子军。
江青同志:恐怕没脱离老窝窝——资产阶级的群舞,就那么回事,就那么几个动作。
于会咏:老三场的小开门相当明朗。
江青同志:小开门还有点轻佻,小开门还是我出的点子。
南霸天一上场就知道他的音乐,可了不得。
于会咏:常青就义很感动人。
江青同志:表演要从容。
于会咏:清华主题像娘子军歌,挺好的,但反面音乐不要像吴清华的主题。
文元同志:像娘子军歌第四句。
于会咏:(指清华)有的地方表演还要深一些,音乐还要合得好一些。
江青同志:她刚演了三场。
大家讲的,我记下来了,我想捋一下,主角第一名应该是男的,洪常青他就义了,他把清华引上了革命的道路。现在洪常青的造型、音乐都弱一些,我觉得应该给他设计很多个不同场次稳定的造型、好看的线条。第三场他靠边站了,尽是连长的不妥,因为他打进去牺牲了。我看了一遍新三场,比过去小过场好多了,这个可以立起来加工。
洪常青可以多设计一些,跟着主调走,他的造型要突出,二场刀舞搞一些漂亮的造型,不难的,把京剧基本功推陈出新,要很突出。清华是突出了,她拖的原因主要还不熟悉。
第二场突出了群众的舞(指男的),女的不突出,这是不行的,这不难,只要设计几个造型就可以。洪常青不能一来就靠边站,要脱开老套子。
原来一场不让你出场,还是我让你出场的,我说要减掉红莲。在原基础上把洪常青造型突出一下,他主题一出来就知道是他。造型要稳,要突出,把中国的民族舞蹈拿来出新,不需要多,要稳。演员表,洪常青应该第一名,第二名是清华。第三场连长突出得太厉害,固然她是指挥员,但不必要突出她,要突出洪常青,这一场尽看见她,其次看见常青,再其次吴清华请战,要简洁,要割爱。舞 剧不讲究造型,不讲究线条不行,这不难,因为你们有基本功。(对浩亮说) 李景德身上功夫不错,可以帮助他们。音乐就规定死,不然你们还乱搞,音乐要从头贯穿,尽乱了正面人物,反面人物一出来我就知道,这不就说明问题了吗!规定几个主调,常青、清华主题歌,还有国际歌,别的不需要,小开门是另外的问题,怎么衔接,你们自己搞,要增加给李景德这个任务,帮助他们。你们编舞的要知道什么剧情,需要什么样的造型,你们有几个造型很好,要稳住。
二场最后三人舞的地方没稳住,拍电影要稳住。关于颜色问题,二场木棉树是红的,天是蓝的,底下穿的衣服是红的,红的太多,小女孩穿的是西洋红,军队要突出红的,红星、红领章、红袖章,还有红旗,花可以淡一些,这样有些层次,你们就有一件绿的(指小男孩)没有黄的,中间色调。
小女孩的衣服换什么呢?
老四的专场很多,他基本功很好,两下就出来了,京剧的丑角,老四的戏要砍掉一些,专场不需要的砍掉一些,演员不会不通的,要服从总体。拍教学片有彩色胶片,因为是舞剧要拍彩色的。他(指文元同志) 也说过,京剧 的妆化不好,不如拍黑白的。
要规定一条纪律,脖子、手一定要化妆,这是纪律,劳动人民的手是黑红黑红的,各团都有这个问题,浩亮、元寿、祥苓,光画脸,脖子露着,演劳动人民就要有劳动人民的手和皮肤颜色,这是纪律,工宣队、军宣队也要记住,我说了好多次了。
(指薛菁华) 你的造型要先试拍,要多留一些刘海,我没有看见你的刘海呀! 你的脸好拍,不怕瘦,你的眉毛要这样,最近祥苓化妆有进步,他的眉毛先往上再往下,再往上,电影妆就不要那么夸张了。
你们这个音乐给那个,那个音乐给这个,乱! 反面人物卡掉一些,太多了。南霸 天的音乐设计好威严,凶狠不够,威严是帝、王、将、相。这样一捋,舞蹈、音乐很快就会搞好,如果没有困难,就拍一部彩色教学片。
文元同志:京剧、舞剧要交流一下,音乐再弄一下,要突出主题,清华主题,清华主题要发挥他的作用,附属的压缩。
江青同志:不要太多,太多了不行,“白毛女”人家欣赏就是它不多。
你们今天有这样的成绩了不起了,知道你们很仓促,正好今天有空,去看你们了,现在挑剔为了拍电影。
文元同志:今天有空去看你们,这样也好。
江青同志:你们还要做好战备的准备,说不定哪一天早上,我去看你们,昨天晚上我想去看“沙家浜”,正好来了样片。
音乐要搞一个小组,有一个人捋一捋。
舞蹈、美工也是这样。布景比过去有进步,我比较满意。就是服装,还要改进,蛇的衣服换掉了。
刀要设计得生活一些,团丁的衣服要去掉白边,穿湘云纱,和老四一样。
我们现在胶片已经叫人用了不少了吧! (石少华说:没有用,用的是圆孔的) 我们拍一部纪录片要多少米? (答:一万米) 现在“海港”还轮不上,“红色娘子军”教学片可以搞一部彩色的,用伊斯曼拍。
贺梦黎!你来了,替洪常青出点主意。
浩亮,你们教学大权不能在那些老家伙手里,要办一个“五•七”艺术学校,在郊区,我们定期可以去,忙时少去。北京马上就要搞,找一个地方,我建议李金泉去,他可以教唱,还可以写曲子。还有李景德、李丽怎样?去搞教学改革,清理阶级队伍要抓紧,教学大权不能在他们手里,不要把小孩教坏了,我要你们在农村招一些苦大深仇的小孩,又教种地,又竖顶,又练功,这是百年大计,教员要以身作则。
文武男女一个小集体。
你们舞蹈也有这个问题,招高小毕业,黄厚民,你们也要搞一个小组,培养小孩子。
庆棠说:起码要五年。
江青同志:你们是要难一些,你们回去商量一下。
教学大权不能落在王八蛋手里,现在你们在第一线的很忙,拿不出时间来。
文元同志:开始人数可以少一些。
江青同志:把音乐合在一起。
(问:) 你们学了几年? (指薛菁华)
(答:) 从学到现在已经十三年了。
(问:) 几岁学的?
(答:) 十一岁。
(庆棠答:中国人的条件软一些,十一二岁学完全可以)
江青同志:那好! 我为这事都发愁过,就招高小毕业的。
要带出一批导演和摄影师,年轻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走主席路线的。还可以搞集体讨论,一人执行,很快带出来。
狄富才注意:政治思想工作要做得饱满一些。
(北影请示要看参考片)
江青同志:有一部片子我可以陪你们看,所有舞 蹈演员都要看,他下马的动作好看啦,像骑女自行车一样,腿往前一跨就下来了,“舞宫莺燕”、“红菱艳”,你们可以看。
今天就先谈到这里。再见!


http://www.zhenzhubay.com/blog-16355-18959.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