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63阅读
  • 1回复

江华三反罪行最新材料 1968年1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江华三反罪行最新材料》节选
1968年1月



二、江华安插亲信,对毛主席大搞特务活动,窃取核心情报为刘、邓黑司令部篡党篡政篡军的阴谋效劳。

  刘、邓、彭、罗为了反革命需要,他们直接在毛主席身边安了钉子,这就是前中央办公厅机要室主任黑帮分子叶子龙。浙江的赫鲁晓夫江华,和黑帮分子彭、罗勾结,也在毛主席身边安了钉子。这就是原公安厅长黑帮分子王芳和吕剑光。他们长期来利用工作上的便利,大搞情报活动,窃取党内最核心的机密,为刘、邓、彭、罗搞反革命复辟做准备。
  王芳和叶子龙是结拜兄弟,江华明知叶是反对毛主席的现行反革命分子,却仍然为他打掩护,说叶子龙问题“主要是吃了女人的亏”。叶子龙和王芳的关系,中央有关方面负责同志早就有所觉察,指出王芳不可信任。但因为王芳过去为江华十分卖力,为了犒赏他,就提王芳为副省长,当时遭到谢副总理的反对,但是江华置之不理,串通大叛徒原中央组织部长安子文通过了任命。同时,江华来个移花接木,由吕剑光代替王芳作为安在毛主席身边的钉子。
  十多年来,江华通过王芳、吕剑光采取布置人偷听、向随行人员套问、盗窃文件以及其它的特务手段,窃取了大量核心机密。据李丰平交代,江华私自收藏的就达一百五十万字之多,其中相当部分就是通过王芳、吕剑光盗窃来的。
  江华及其死党每当国际国内政治上的重大关键时刻,特别是两个司令部的决战关头,在决定中国命运和世界命运的关键时刻,出于反革命战略的需要,指使吕剑光加紧情报活动。窃取了大量战略情报,并利用这些战略情报进行反革命的罪恶活动。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在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领导、江青同志和张春桥同志直接指导下组织对大毒草《海瑞罢官》的批判文章,即姚文元同志《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为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舆论准备。这个战略意图,在当时是绝对保密的.  罗瑞卿安在上海的钉子、黑帮分子王×,窃取了这一绝密战略部署的重要情报,就向他的黑主子罗瑞卿作了秘密报告,当时彭真正在对这篇文章摸底,罗瑞卿得到这一情报后,连忙向北京打了电话。当时转载不转载这篇文章,是对各地党委的政治态度的检验。十一月十七日,吕剑光从王×口中套取了江青同志在上海组织批判《海瑞罢官》的文章这一战略情报后,立即报告了江华,并特地派副处长乔××找一份刊载这篇文章的解放日报给江华,江华等一小撮在获得这个重要战略情报之后,就研究反革命对策,大搞政治上的投机倒把,十一月二十四日浙江日报转载了这篇文章,在全国抢占了第三位。
  在罗瑞卿的反党篡军阴谋被揭露前,吕剑光知道有一位同志向毛主席揭发罗瑞卿的反党篡军的阴谋,就立即报告江华、李丰平。
  当党中央揭露了罗瑞卿反党篡军阴谋以后,原公安部副部长、大叛徒徐子荣,奉反革命修正主义大头目彭真之命,以来杭州工作为名,与江华、李丰平、龙潜、吕剑光密谈。那时原定要开全国公安会议,规定各省去一书记参加,徐子荣做贼心虚,示意吕剑光转告江华,会上不要提爆炸性问题,订立攻守同盟。
  罗瑞卿事件刚揭露不久,三反分子原华东局书记陈丕显、李葆华等召开了华东局应变会议,力图洗刷他们和罗瑞卿的关系。江华、李丰平、龙潜参加这次会议。会议中途,江华派李丰平匆匆赶回杭州。当天深夜通过吕剑光会见了在杭州的彭真,进行密谈。接着三反分子陈丕显、大叛徒魏文伯、三反分子粱国斌根据彭真的黑指示,背着中央,背着谢副总理召开华东公安厅局长会议,浙江由三反分子吕剑光和叛徒李克参加。会后,向江华、李丰平汇报。他们害怕反对毛主席的阴谋活动被揭露,他们企图逃避革命人民的惩罚,于是就采取了一系列的应变措施.急于毁灭罪证,同时为了灭口,对公安干部进行了赫鲁晓夫式的大清洗、大换班,制造了对全省公安干部进行的骇人听闻的政治迫害事件。
  江华和彭真早就有紧密勾结。江华家里装有保密电话,经常与彭真互通声气。李丰平调回浙江时.江华就关照李丰平有事多找彭真。吕剑光知道毛主席决定要召开会议。立即报告了江华,江华说要等彭真来了摸个底再说。
  吕剑光获得了毛主席正在逐点批驳彭贼的二月黑提纲的情报后,立即报告江华、李丰平。他们估计彭真有了问题。江华、李丰平十分紧张,要吕剑光进一步探听明白。以后吕剑光偷到了一份批判草稿(即后来的《五•一六通知》),江华得到这个重要战略情报,就研究反革命对策。对策之一:就是指使三反分子陈冰,勾结当时在杭州的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胡乔木,以辛文兵笔名连续抛出三篇黑文章,推出三家村做活靶子,舍车保帅,为彭真翻案制造舆论。
  党中央毛主席为了彻底揭露彭真的反革命面目。在一次会议上决定撤销彭真炮制的五人小组,另组织中央文革,从组织上保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胜利。这是无产阶级司令部向资产阶级司令部夺权的重大决策。但在中央负责同志对中央文革成员酝酿之际,吕剑光就窃取了情报,报告了江华。
在会议进行期间,江华和大叛徒魏文伯,利用会议的空隙,饿着肚子,偷偷溜进中国赫鲁晓夫刘少奇的住所,进行密谈,出来时喜形于色。刘少奇究竟向江华、魏文伯授了什么机宜,必须彻底追查清楚。

(省公安厅红旗联队队员革命领导干部  叶靳)
  
十五、江华专横跋扈,欺压群众

  有人向党中央、毛主席反映了江华的错误。江华知道后极为不满,一九六一年左右江华在人民大会堂干部大会上暴跳如雷地说:“我江华就是昏君无道,我是暴君、昏王,你们到中央去告状,我就叫你们去告吧。是单名,不是真名。”威胁到会的所有干部,明目张胆地违犯党章,侵犯党员的权利。(旧省气象局副局长季敏等三人)
  一九六二年秋,在西冷饭店召开地、市委书记厅局党组书记会议,到会的地、市委书记,厂矿党委书记都住在西冷饭店主楼,而江华则住在单幢的二号楼。原半钢的党委书记柏寒批评江华不同住在大楼,乘会议机会接近各地同志,西冷大楼的套间已很舒适,为何一个人单住一幢房子。江华听到居然有人敢在会上提他意见,摸他的“老虎屁股”,就立即站起来,怒气冲冲地发言,针对柏寒并且揭了柏寒的老底进行人身攻击,他还说什么:“我到中央去开会,中央也是给我单住一幢楼房的。”(旧物价委员会副主任储伟修)
  一九六零年,建设杭州饭店小礼堂时,江华下令国庆前完成用以举行宴会,为此,省安装公司二工程处负责人嵇连荣同志.为了工程迎国庆进度的需要,垫用另一同样性质工程建筑材料。这本来是建筑业完全可以调用的。事后被江华知道后毫无道理的加上了盗窃的罪名,命令吴宪、刘剑要开除嵇连荣同志的党籍,并要法办。还说你厅长是盗窃的头子,如你不开除他的党籍,就开除你厅长的党籍。由于我的奴隶主义,就这样决定开除嵇连荣同志党籍处分上报旧省委。(旧建筑局副局长高静旺、局长张捷勋)
  根据临安青山水库的整体规划,水库建成后,沿山开渠把水引到杭州,既解决沿途农田灌溉问题,又可解决杭州市的用水问题,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方案,却遭到江华的反对,江华竟凶恶的说:“这个项目我在浙江不能干,我离开浙江也不能干,就是我死了你们也不能干。”请看土皇帝江华专横跋扈已达到了何等的地步。(旧水电厅厅长沈石如副厅长张振峰)
一九五零年秋天,有一个晚上,我在新华电影院看电影,在快要放映前一刹那, 忽然听到后边有争吵声。猛回头一看,看见江华和他的老婆吴仲廉为了座位问题,在跟一个观众争吵。江华要他让座,那观众一定不肯。突然,江华从腰间拔出一支手枪来进行威胁。那观众愤愤地说:“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又不是国民党,还怕你这一套!”争吵相持不下,声音也越闹越大,前后闹的影院的负责人出来劝架,才算了事。江华这个三反分子的国民党作风,同国民党反动派完全一模一样,的的确确是一个骑在人民头上拉屎拉尿的土皇帝、大恶霸!(旧杭州市委常委顾春林)

十六、江华的丑恶灵魂,糜烂的贵族生活

  江华吃熊掌和狗肉,早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早就如此,并且不惜拿革命战士的生命来满足自己的口腹。一九四一年为了军队行动方便,根据地的狗都杀光了,江华为了吃狗肉,有次派警卫排两名战士到沂水县到敌人据点去打狗,结果遇上了敌人,差点送了命。一九四六年部队进驻安东市,江华这些狗肉朋友,每星期去鸭绿江饭店大吃大喝,什么熊掌,什么全羊席等等,至于海参、干贝、木耳、人参、鹿角等则是家常便饭,有些东西吃不了还烂掉了,如从东北带来了最好的两盒人参来杭州,后来就生虫了。在安东时,江华为了吃牛奶,专门养牛,满足他们。
  在战争年代里,江华每到一地总要住地主的家里,因为地主房子好。四六年进安东市,开始住在机关里,他嫌不好就搬到一个独门独户的世外桃源里去了。来杭州后也乔迁了四次。江华自己住在洋房别墅里,可是为江家服务的人却住在又闷又潮的汽车棚里,这同地主对待雇工、佣人有什么两样呢?
  一九四七年江华生了个儿子,要找个奶妈,条件是一长得漂亮,二是头生的,三无疾病,由于条件苛刻很难找到,后来部队有个女同志肖德生生了孩子,正合标准,就千方百计占到江家当奶妈,这个女同志只好把自己的孩子叫老百姓领,后来这孩子因无奶吃死掉了,而江公子却养得白白胖胖。
  江华洗澡都要警卫员给他擦背,江华有关节炎自己从来不运动,不锻炼,每天早晚两次要警卫员和女护士给他推拿,他们累得满头大汗。而稍不如意,就骂他们是笨蛋。(杭州市建筑材料工业公司党委书记原江华警卫员  赵太福)
  一九六三年,我养病期间,有一次在裱糊店里,看到已经裱好的二幅画,一是潘天寿给江华画的“出水荷花”,一是傅抱石给吴仲廉画在绢上的题名为“湘妃”的仕女画。一九六四年西湖破庙时,本已决定将净寺的土偶一齐推倒,什么都准备好了,只待动手。不料江华通过王黎夫来电话,说杭州要保留二个寺庙,一个灵隐,一个净寺。要保存下来。江华这个土皇帝大肆收藏封建文人的字画,又死抱封建遗物不放,灵魂深处,只看到“出水荷花、湘妃仕女”,多么丑恶不堪!(原杭州市委常委顾春林)
  一九六五年冬天,江华去农村逛了一下,得了点感冒症,回来后马上住进西冷饭店特等四套间。为了治感冒,江华要原省人委副秘书长、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王黎夫亲自坐镇,召集了有关单位负责人紧急会议。其中有卫生厅厅长陈过,浙江医院副院长、三反分子余文伟,杭州饭店副经理、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叶勃新和省机关事务管理局处长夏广居等人参加。会后,即由卫生厅长指派高级医师和护士各一名,来西冷专为江华治感冒。根据江华的要求,当晚要卫生厅办来武汉出品的“中联咳嗽糖浆”,因卫生部门此种药品存货不多,特地又从武汉空运来杭,给江华服用。
  一九六零年九月——一九六二年三月,他住在交际处一个别墅里,我们仅仅查了其中七个月的帐(包括过节、请客、平时水果、烟、酒等),江华一家就由公家补贴三千零四十八元,平均每月补贴四百三十五元,相当于江华工资的一倍还多。他家五人,每人每月平均要公家补贴生活费八十九元。
  江华、吴仲廉依仗权势到处敲诈贪得无厌。江华戴的那块金壳亚米来格高级手表,是班禅来杭时送给他的。另一块基罗夫手表和一支双筒猎枪及一百发子弹,是苏联伏罗希洛夫来杭时送给他的。他家有一只小皮箱内有很多高级人参,是××修正主义头目×××来杭时送给他的。这些东西照理应该交给国家处理。但江华都自己落腰包。(省交际处革命造反总部)
  江华是浙江的土皇帝,一眼看中驰名世界的避暑胜地——莫干山,霸为己有,把它建成一座特殊的“行宫”,使一小撮特权阶层修身养性,吃喝玩乐之用。于是,浙江土皇帝江华绞尽脑汁,费尽心机,挥舞文明棍,指挥文武百官,车来马往,劳民伤财,大兴土木,为莫干山引水、修路、种树、送电、建屋。
  电:莫干山上的用电,原是火力发电,机声隆隆。江华很感不满,他说:“叫对河口水库发电送到山上来。”因对河口水量、机器设备等条件有限的缘故,一时不能发电。江华又指使原副省长王醒和原省水电厅厅长沈石如一起研究,把莫干山用电列入德清县水利建设之内。实际上莫干山现在的用电是江华弄虚作假,破坏了国家计划输送上去的,所以每年夏天,不管山下农田抗旱防涝用电如何紧张,但供一小撮特权阶层享受的山上供电却不能断送,什么宫灯、吊灯、日光灯、霓虹灯,灯灯大放光彩.莫干山的夜明如白天。江华一小撮群魔乱舞,走象棋、打老K,通宵达旦。
  水:莫干山的水总算是清凉的了吧!晶莹,透彻,冰人肌肤。江华还不满足。江华说:“把对河口水库大坝加高到四十二公尺,让游船可以直摇到山边。”土皇帝江华一张口,省、地、县委一小撮“走资派”四出奔走。水坝加高到四十二公尺,那还了得!整个筏头镇都要被水淹没了,群众愤愤不满,提出了强烈抗议。后来,江华说:“把吴兴的南路公社划给德清,把龙潭水翻上山来。果然不多久,南路公社从吴兴县搬到了德清县。“远水救不了近火”,龙潭水还未来得及翻上莫干山,土皇帝江华被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烧得焦头烂额,打翻在地。
  路:登莫干山有两条路,一条是人行的石阶路,一条是专供轿车行驶的“之”字形公路。也许是土皇帝江华嫌“之”字公路太窄,坡度太陡。小轿车载着他们一小撮特权阶层上下太危险了。于是土皇帝江华对“路”的问题又指示下来了,说:“重新开辟一条新公路,把对河口与莫干山连起来,把对河口建成第二个西湖。黑指示一下达,众娄罗忙献计,以开发山区经济为名,大搞一平二调。从一九六四年开始,破土开山建筑对(河口)莫(干山)环山公路了。省里的王醒、李云鹏之流赤膊上阵,亲临监工经数月的劳动,花去一百多万元,损失毛竹山三百多亩,总算把一条又宽阔、又平坦的环山公路建好了,公路两旁,还栽上了风景树,群众抽调筑路,一律称义务工,工资不付分文。新路建好了,比老路上山远了好几倍,江华等一小撮特权阶层的小轿车舒适地在新路上往来。而上山劳动的山民,那有这许多工夫跑远路呢?! 还是依旧走着两条老路,实际上,新公路是江华上骗中央,下欺群众,专为一小撮特权阶层游山玩水建造的。每当公路上出现江华等一小撮轿车行驶的前夕,公安保卫工作人员还要为他们的一小撮安全查涵洞,察桥梁.忙个不息。
  吃:莫干山在德清县境内,土皇帝江华上莫干山之前,特急电话就会从杭州飞来德清,什么“八八大米”。高级富强粉,连夜送上山去。县里的粮食局、商业局长每年夏天未到,就要上山作物资供应准备工作了。虾要鲜的,大的,鸡要母鸡,不要公鸡,鱼要草鱼、鲫鱼、甲鱼。绿豆要从平湖等地去调来。中华牌香烟,高级白糖也要从外去调运。江华喜欢吃石蛙,就叫社员为江华夜里打石蛙。江华喜欢吃狗肉。就对德清的赫鲁晓夫王若山讲:“狗肉好吃,让社员们发展养狗。”
  莫干山的物资供应工作,稍不满意,土皇帝江华就要无名火一冒三丈高,说:“你们德清用二个炸弹来把莫干山炸平好了。
  江华吃的伙食,用了专职厨师还不放心。省交际处与莫干山管理局的一小撮“走资派”还亲临督灶。
  一年夏天,江华在莫干山开会,山上供应略有疏忽,土皇帝江华就一声令下,德清县委的一个副书记就被召上山去关禁闭四天。
  住:莫干山上有江华的一座专用别墅(×××号),他的别墅的墙上如有微小的黑点.就得重新粉刷。在江华的专用别墅里设备齐全。应有尽有,别墅四周种了各式名贵的风景树,江华说:“法国梧桐树不好,有刺毛虫,给我栽冷杉。” 冷杉是一种国际上稀有的名贵树木,管理人员只得四出奔走。
  莫干山公社的燎原大队在山下开砩石矿,江华为了保持山上的“肃静”,制造了莫干山外国游人多,矿区开炮政治影响不好的借口,大发雷霆,大骂特骂,就下禁令,动用国家法律阻止开矿。
  土皇帝江华在莫干山有了专用别墅,还不满足,还要设立专用会议室。为了在屋脊头修一幢专用会议室,竟挥霍了国家人民币三十余万元。
        江华为莫干山设计的“电、水、路、吃、住”五字建设蓝图。体现了什么呢?体现了江华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已经堕落成地地道遭的苏修赫鲁晓夫式的特权阶层。

(德清县革命造反联合总指挥部大批判办公室供稿)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5-01

镇压群众就是国民党——揭发江华镇压革命群众的罪恶计划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熊熊烈火刚刚烧到浙江以后,江华,这个镇压人民群众的刽子手,除了派出大批工作组对广大革命群众进行镇压以外,还秉承他的黑主子刘少奇的黑旨意,有计划、有步骤地密谋策划建立一个关押一万余人的劳改农场,准备通过秘密逮捕、公开清洗,对无产阶级革命派实行资产阶级专政!
  现在请看事实:
  一九六六年六月,江华曾经问过他的帮凶陈伟达:“一九五七年反右派时全省划了多少右派?”陈伟达说:“××人左右。”江华接着说:“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将和一九五七年差不多,刘少奇也讲过,全国和一九五七年差不多!”看,从文化大革命一开始,也就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批发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的大字报之后不久,江华这个混蛋,就按照其黑主子刘少奇的黑旨意,早就下了反革命的决心,要镇压这场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了。
  八届十一中全会之后,江华回来不几天,就和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陈伟达商量说:“魏文伯讲的,搞一部分人到农场去集训,另外有个省已打算这样做了。”
  一九六六年八月,江华召集三反分子李丰平、陈伟达、陈冰和旧省委常委某某在西冷饭店三号楼开了一个黑会,正式策划妄图把革命造反派打成“反革命”、“右派”的政治陷害大阴谋。在会上,江华凶相毕露地说:“乔司农场收回来交给××管理,叫×××去执行这个任务。”他又说:“也可以用‘几红夹一黑’的办法。”李丰平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急忙献策说:“乔司农场放很多劳改犯不好,靠杭州太近,万一战争爆发,敌人空投一批武器下来,对杭州威胁太大,交给××搞军垦好。”他想狡猾的盗用“军垦”的名义来掩盖其罪恶阴谋的目的。在会上,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陈伟达说:“机关清洗的干部可以放到那里去。”三反分子陈冰也积极表示赞同,旧省委常委××也同意接受这个“任务”。这个罪恶阴谋正式确定以后,接着这一小撮国民党代理人还研究了具体部署,第一步先决定清洗、逮捕三千五百人,送到乔司去劳改。由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无限威力,广大革命造反派奋起造了这一小撮的反,他们的第一步阴谋才没有得逞。
  一九六六年十月,李丰平秘密召见三反分子吕剑光,密谋以开办所谓“亦工亦农的大学校”的名义。秘密命令劳改局局长江巩,准备在乔司农场修造三万五千四百四十平方米的房子,和在钱江公司(由公安厅管理的劳改农场)修造另一个占地一万四千九百三十平方米的平房。同时还秘密组织调查各革命造反派的情况,妄图以秘密逮捕和公开清洗,对机关、学校、工厂的革命造反派实行镇压。这两个农场的围墙外面,仿照上饶集中营的样子,准备架设铁丝网。看!江华、李丰平等这一小撮的狼心狗肺,不是和蒋该死一样吗?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旧省委召开三级干部会议期间,江、李、二陈这一小撮,虽然感到他们的天堂已摇摇欲坠,但仍想垂死挣扎。李丰平还连续几次找吕剑光查问这个阴谋计划的实现情况。
  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对广大人民群众是保护还是镇压,是共产党同国民党的根本区别,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根本区别,是无产阶级专政同资产阶级专政的根本区别。”以上事实充分证明,江华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镇压广大人民群众的国民党代理人。
  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们,同志们,请大家想一想,如果让江华、李丰平等一小撮的罪恶阴谋得逞,我们就都会处于法西斯的残酷统治之下了。但是,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们有伟大领袖毛主席给我们撑腰,一定能战胜江、李、二陈这一小撮阶级敌人,他们的罪恶阴谋也永远不能得逞的。
  “捣乱,失败,再捣乱,再失败,直至灭亡——这就是帝国主义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对待人民事业的逻辑,他们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江华、李丰平之流,和世界上一切反动派一样,也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他们是注定要灭亡的。我们无产阶级革命派,一定要更高地举起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坚决执行毛主席一系列最新指示,深入开展革命的大批判,把江华、李丰平等一小撮和他们的黑后台刘、邓、陶镇压革命群众的罪恶阴谋,揭深揭透,批倒批臭,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打倒江华!坚决打倒江华!

    《省机总》旧省工会革命造反总部    

选自《敲碎江华的反骨》
  浙江省革命造反联合总指挥部大批判组、浙江省省级机关革命造反总部办事组编印
  一九六八年七月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4330&fpage=66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