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87阅读
  • 0回复

焦裕录战友张钦礼:一个受拥戴的罪人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多维历史

知道张钦礼的人不多,但如果提起中共“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大家一定很熟悉。张就是焦的助手。事实上焦裕禄仅在河南兰考工作一年多时间,大部分工作是由张钦礼完成的。新华社记者陈健曾专门写文章赞颂他,称他为“焦裕禄的亲密战友”。从实际工作而言,张钦礼所做的贡献远大于焦裕禄。然而,文革结束后,张钦礼被打成“三种人”,入狱13年。2004年张钦礼去世,遗体运回兰考安葬,当时兰考县城十多万百姓去为他送葬,万人空巷,哭声震天。今年是文革爆发50周年,张钦礼的命运再次引起舆论的关注,英国《经济学人》8月6日刊文《文化大革命:不可能的英雄》,报道了张钦礼其人其事。



张钦礼(左)与河南兰考老农交谈(图源:炎黄春秋)

2004年5月,张钦礼的骨灰运抵其家乡时,送葬者在街道两旁列队迎接。一些人说,他被冤死了。很少有中共领导人的逝世会引发如此自发的英雄式的悼念活动。然而却很少有官媒报道他的葬礼,民众对他的敬重揭露了一个事实:尽管毛泽东发动的文革给民众造成了苦难,但是对另一些中国人而言,那个时代并不是一无是处。

1978年,毛泽东逝世两年之后,邓小平上台接管政权,采取强硬措施把毛主义人士清理出领导层,尤其是"四人帮"的拥护者。时任河南兰考县领导的张钦礼以"反革命"罪被拘留长达13年,具体罪名包括"残酷迫害革命干部"和"践踏社会主义法制"等。


当时,中国正实施对外开放政策,加之邓小平推行经济改革,因此没人站出来支持被封禁的毛主义。所以在文革期间使国家陷入混乱的小派别并没有恢复,而那些站错队的人也只能保持低调,其中一部分人不是支持红卫兵的暴行,而是单纯的唯心论者,他们一时很难完全摒除其信奉的左派思想。

1990年,张钦礼被获准保外就医从监狱获释,当时的中国已经变得富裕但是社会整体贫富差距更大。因循守旧的毛主义者们公开批判邓小平的改革政策,而在黄河下游,金色麦浪翻滚的兰考,张钦礼以现代官员缺乏的勤劳和诚实被民众牢记。

但是中共并未完全赦免张钦礼,尽管他已经在诉讼中洗脱了反革命的罪名,但是仍然被指控犯有"唆使和密谋"他人进行"打砸抢"的罪行。此后,他再未被纳入中共党组织。因此,在其骨灰运送经过政府大楼时,很多哀悼者高喊"向老党委书记学学吧,打倒贪污腐败"。

对现在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而言,张钦礼是一个令人头疼的人。这不仅是因为他是一位受到民众支持的罪人,更重要的是中共并不能把他从其历史中抹去。因为,张钦礼的经历与另一位在中国受追捧的英雄交织在一起,即中共的模范书记--焦裕禄。焦裕禄是张钦礼的前任书记,他在文革前去世,因此并未受其迫害。习近平崇拜焦裕禄,在未担任中国高层领导时就曾为其写诗,上台之后要求全国向焦裕禄学习。(编者按:媒体报道,习近平担任国家副主席期间,在兰考视察时曾问过张钦礼的情况。他在一次座谈会上问:"当年和焦裕禄一起带领干部、群众除三害的那位县委领导是谁?"时任新闻干事的刘俊生答:"县委副书记张钦礼。"习又问:"这位同志还在吗?"刘答:"他去世了。")

党员与反党分子

因此,兰考有两位英雄。一位是焦裕禄,政府建立纪念馆以缅怀他;另一位则是"反党"的张钦礼,拥有非官方的、民众的支持。张的支持者为其在家乡建造了碑碣以此作为纪念,他们说没有张钦礼,焦裕禄就不会在死后获得如此高的声望,因为正是张钦礼向中国记者讲述了焦裕禄事迹的细节。张的支持者说残酷的命运使他们一个成为了党的模范,而另一个却被认为是罪犯。另外,一些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也认为张和他的同伴们可能是被冤枉的。

今年是文革50周年,中共试图淡化文革在中国的影响,中共认为文革时期毛的综治是"灾难",因此他们不想再次掀开伤疤。而长期以来,中国的改革派们认为党应该对文革保持更加开明的态度,使社会在文革了解的基础上从中吸取教训。

但是,另外一些政治家则认为,邓小平镇压文革的很多措施矫枉过正,像张钦礼一样很多人唯一的罪行就是站错队。他们认为文革的整体思想是正确的,中国需要这场运动来清除党内具有资本主义倾向的分裂势力,而这也是现在的中国存在的问题。5月,毛主义网站公开了毛的崇拜者在陕西西安聚会的图片,他们在房间内挂着红色标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

重塑声望

毛的崇拜者们表示,在兰考隶属的河南省,20世纪70年代的左派清洗运动比中国其他地区涉及范围更广。3月,包括退休官员在内的一些退休人员写信给最高法院要求为当时被扣留的一百万多人平反,他们说4000多人在闭门审判之后被判刑。请愿信主要是要求法庭重新开庭审理"社会主义建设英雄"张钦礼的案件。

张钦礼在兰考的支持者表示,并没有收到任何关于请愿信的回应。不过,2015年河南官方电视台播出了张钦礼的纪录片,并描述针对张的指控是"无理由的",表明中共对于张钦礼立场的判定开始改变。

然而,张的支持者并没有因此松懈。在今年他的逝世纪念活动时,上百名支持者去其家乡悼念。被高墙围着的墓地撒满了鞭炮的碎屑,他们表示是为了驱邪,保佑死者不被恶鬼纠缠。而其实文革的冤魂依然在游荡。

(关岭 朝露 编辑)

http://culture.dwnews.com/history/news/2016-08-08/59759661.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