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85阅读
  • 0回复

[中学生文革]孙行玲:我曾经在女附中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以前上电大时,同学说起三年困难没吃的,我说我们学校还发过苹果和鸡蛋。同学气愤地说:你们学校都是高干啊!我们是老百姓,知道什么是饿的心慌吗?其实苹果和鸡蛋还真不是在女附中的事,那会我在女八中。但不知为什么人们对女附中这么反感。比如高二时我校曾多次获得中学冠军的排球队输给了女?中,观众的热烈欢呼中明显地带着幸灾乐祸,解气的感觉。赛程中我校赢球一片倒好而输球一片欢呼,也难怪在那种气氛中,历经赛事的我校排球女将乱了阵脚。那天我校助威的啦啦队一开始信心百倍,但刚喊一声立刻就被强大几倍的对方压下去了,所有其他学校全是给对方呐喊加油的,我校显得那么势单力薄,灰溜溜的。很多类似的情况让我总结出两点:1.不要显摆自己是师大女附中的;2.不要叨咕那个时期家庭条件比别人好。不过我也认识到这种情绪不能视为“仇富”“嫉妒恨”,他们其实是对特权和不平等的不满,而不能不承认特权不是现在的产物,一直存在。
   对女附中的反感正是来自女附中的“特权”,记得刚上女附中时第一篇作文题目是“我考上了女附中”,我班姚文的作文被老师当成范文读过,她写到人们对女附中的印象就是“三高”“三气”所以我们要改掉这负面印象,要有志气、有勇气,要争气。
   “三高”指的是 学生多是高干、高知、高级民主人士子女。据说每年招生名额留有有5% 但要副部级以上才能享受这个“后门”,其余同学包括我们,可都是凭本事考进来的。再说:娇气、傲气、阔气。由于同学在小学或初中多是中队长、大队长,算是优秀的,傲气自然有。但阔气是少部分,大部分家庭条件好一点也有限,比如我们家因为父母是从香港回归的又是高级知识分子。娇气自然是从上面两气派生出来的,我倒没觉得。
   虽然我父亲是高知,但是个摘了帽子的大右派,在这样的学校我们的出身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我曾经后悔,没有听老师的话,留在女八中。虽然在大讲阶级斗争的年代,哪个学校都逃避不了极左的影响。但女八中一直在狠抓学习,老师喜欢的,同学敬佩的都是成绩好的,对家庭出身基本不议论,更没有歧视。而一进女附中就感到出身的至关重要,有时候学校开会只让“干部子女”参加,对她们说的是:你们是革命接班人,对我们说的是:要和家庭划清界限。本来初中因为功课好还有一点自得自负,在这里却产生了深深地自卑感,明白了先天出身已经让我们低人一等。
    反右时,我还小,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因此而带来的影响却亲身感受到了,没完没了的深挖阶级烙印,特别是文革时更沦为狗崽子的诚惶诚恐,让我曾经埋怨过父亲给我们带来了灾难。直到几十年后我才知道父母受到多么不公正的对待和承受了多大的委屈,经历了怎样的生死磨难。而父母很少谈自己,他们反而常常自责对不住儿女。不懂事的我们没有给他们安慰,我们的无知和愚昧,不近情理伤害了他们,是我们深深地对不住饱受苦难的父母。像我这样的同学应该很多,因为知识分子里右派太多太多。
    外校的人说起女附中有羡慕有反感,我们想起女附中也是又爱又恨,我曾经为成绩优异能考上而自豪,为意识到出身不好而悲伤,(在小学和初中我是快乐的)。我想念那些有才华和善良的同学,也对压抑的政治气氛下度过的日子而不愿回首,因为在那里我们不但经历了大讲特讲阶级斗争还经历了恐怖的文化大革命。说恐怖一点不夸张,几位老师、同学自杀,打死了校长和抓来的一位18岁的服务员.....我们一个43人的班竟然抓了13名反革命。记得那年要开两会,我们班有部分生日早一点的同学刚刚有了公民权选举权,就莫名其妙成了阶级敌人,不知道哪一天会轮到自己,那会儿怕去学校又不敢不去。最怕见的是:让人心不由地颤栗的那些穿着军衣,挽着衣袖和裤腿,腰扎皮带,甚至有的光着脚,剃了光头,走来走去的红卫兵,原来漂亮的女生怎么会变成这样凶神恶煞的“小将”。

孙行玲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1c695e0102wxok.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