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40阅读
  • 0回复

[中学生文革]孙行玲:我们学校的批斗事件(师大女附中)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因为需要查资料,想起以前的博文,却忽然发现我的几篇博文莫名其妙消失了。来来回回过了好几遍目录也没找到,幸亏还有底稿,只好重新录入。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失踪?(现在发现了三篇,这也是其中之一)  

    其实文革前, 因为我们学校高干子弟很多 ,我们已经听到不少“内部消息”,似乎中央有分歧,而且可能比当初彭德怀事件还严重。再加上人民日报上长篇累牍的辩论文章,如批冯定、罗尔刚、周谷城以及邓拓、吴晗、廖沫沙的,已有雷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但绝没想到这场革命来的这么猛烈和突然,自刘进、宋彬彬、马德秀的第一张大字报贴出来,全校立刻炸了锅。每天情况都在不断变化,大字报铺天盖地,先是揭出彭罗陆杨,后是刘邓陶;先是反校领导,后是反工作组…….
   为运动需要在工作组的领导下成立的第一个领导小组叫师生代表会5人,后来记得成立革命委员会筹委会好像老师2人,学生11人,是进行了选举的,有同学还到各班拉票,记得有人到我们班为杨..,耿..等拉票。再后来我们学校的领导班子曾不断地改组,因为一开始 小组成员就都是高干子弟,虽然后来换了不少次,也都是高干子弟,因为她们的父母一批批被揪出来到后来都来不及换了,我都记不清到底都有谁了。但我们班里的领导小组是自封的,没有通过选举。后来也因有人的父母出事,被清除出领导小组,所以要说具体时间担任领导的具体人名还真说不清。再后来就分派了,谁也领导不了谁了。
除了我已经写过的一些,有印象的几件事,就我的记忆记述如下:

批斗校领导----那次是在宿舍楼的高台上,台上有十几位同学大喊大叫、推推搡搡。几位校长、主任低头弯腰狼狈万分,由于胡志涛付校长态度比较强硬(认罪态度不好)挨打最厉害。台前紧紧地围了不少同学,还有人带领大家喊口号,场面很激烈。但也有不少人象我一样,站得较远只是观看(那天我站在靠近礼堂的西北角的柿子树旁),没有加入批斗和喊口号,我心里还暗暗佩服胡校长----真是硬骨头。后来又陆续揪上去几位老师和同学,一起挨斗,但同学们渐渐散去。我也准备回教室,这时几位校领导被押下台,有的戴着纸篓,挂着牌子,开始游街。他们身上脏乎乎的,满头满脸是汗和墨水,踉踉跄跄,敲着铁簸箕,喊着“我是反革命”之类从我们面前走过。押解的学生有人拿着棍棒不满地呵斥,嫌喊的声音小了,或打或踢。我们不忍又不敢说,默默地返回教室,而我们班的革命左派们都没回来。

没有领导和组织,所以同学们三三两两或一人独坐,静静地,偶尔有小声的议论。五点多了有人开始回家了,忽然有同学跑进教室说:卞校长被打得不行了,送医院了,有人通知了师大一附中的她女儿……大家就都出教室了,可能有同学跑去后面观察情况,我因为害怕跟着大多数同学回家了。第二天听说卞校长死了。

批斗老师----有一段时间所有的老师不许回家,都被革命同学看管在学生宿舍楼里互相揭批、做检讨----这些我这样的学生当然无权参与,甚至都不能进入,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只是接二连三地有老师从楼上跳下自杀。死了几位以后,老师们才被放了。卞校长之死现在还有人在调查,可这几位老师的死,却没见有披露的。

批斗同学-----我们班的事,我已专门写了一篇。其他知道的有我们班对门初三二班斗几个同学,让她们跪在地上,还泼了一头墨水。后来因插队时和她们班的同学在一起才知道其中有黄.(其父是“彭德怀集团”分子)。还有张**,她的父亲曾是国民党的将军,已于五几年死了。就因为这患难之交,后来两人成了亲戚。  

在操场上开大会斗过郑..说她反毛,其实听介绍是应该因为她看书向来认真,有随笔在书上画记号写提示、感想的习惯,就说她“竟敢在毛选上乱画,”当然是反革命了,后来听说被同学把她送进了西城公安分局的拘留所,有同学上到我校宿舍四楼想看望她(拘留所就与我校一墙之隔,居高临下可以看到岗楼和罩在院子上空的铁丝网,如果有人在院中活动也应该可以看见,可能公安局也不敢反对群众运动,就让她蹲了几天)。听说其父是..军区的领导,还让她的弟弟特意到北京给在拘留所的她送了一套毛选。  

斗刘平平、刘婷婷、邓榕,是在礼堂里,因为刘平平坚持不喊打倒刘少奇被同学抓住头发按着低头,还有人踢了她。主持人“表扬”邓态度还不错,因为她在大家喊打倒邓小平时,也跟着举了下手。    

有同学因为被禁闭在宿舍楼做检查,从四楼跳下,只是脚崴了。有人说她是国家跳伞队员受过训练,所以她不是自杀是想逃跑。(叫什么名,为什么事关她,我已经都不记得了)


孙行玲的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1c695e0102x69w.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