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45阅读
  • 2回复

2006-01-17日:四川省互联网之母:江海云逝世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一个平常心的人,十分敬业地、真实地记录下我身边所发生的事,我的口号就是:我见证历史,我求真历史,我延续历史。


  看到这个标题,你也许会纳闷,但她确实是四川省的互联网第一人,1995年,她成了四川省英特耐特网络技术公司总裁,1995年5月,她的公司成为四川省的第一个互联网节点,成都市那时就只有通过她的公司才能上网查询资料。此后,她满腔热忱地为互联网的推广和发展而努力工作。
  她更是红极一时的政治人物,“文化大革命”期间,她先后担任著名的四川大学红卫兵组织“8·26”战斗团的政委,1967年底四川大学革命委员会成立任主任。1968-5-31日四川省革命委员会成立任副主任。1973-7-17日任重建的共青团四川省委书记。
  当今天听到江海云忽然离去的消息时,我顿感各种滋味涌上心头,感到生命的脆弱,感到她走得太急,还有我对她的感恩之情……于是,我赶紧来到她家的楼下拍摄。
  因我的家在电子科技大学,从小就听过江海云和蔡文斌的名头。第一次见她是在2001-11-5日下午我和小杨琦「因巴蜀网还有一大杨琦」没有经过任何人引见,到设立在冠城大厦的中药通的会客室,当时她任中药通的老总,谈了三个话题,首先是我介绍【巴蜀网】;其次是她听完我的介绍后,很直接地邀请我加入中药通;第三是我只同意和她合作,请她免费为【巴蜀网】提供空间,她也很干脆地答应,并从此为【巴蜀网】提供了近四年的网络空间,直到中药通倒闭撤回四川省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原科技情报所」。此后,我偶尔要到中药通,每次见她,我都念念不忘提出想为她拍摄,但都被她婉言谢绝;有时我提起“文化大革命”时期的话题,但她都绝口不谈她曾最为风光的青春时光。
  今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发动四十周年、结束三十周年,江海云的骤然逝世,给“文化大革命”历史的总结与研究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无声无息的走了。

【老照片回顾】江海云地点:欧洲房子·锦官新城·武侯区·成都市时间:2004-8-8 15:13:28摄影:胡智林

http://www.phoer.net/thread-39953-1-1.html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4-07


讣告


  四川省科技信息研究所研究员,四川省科技顾问团顾问,四川省信息产业专家委员会成员,四川省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四川省学术技术带头人,四川科技信息研究所数据中心主任,四川英特耐特信息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总经理,四川省中药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技术与市场》杂志总编,江海云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06年1月16日11时34分在四川省人民医院逝世,享年60岁。
  江海云同志,女,汉族,1946年5月23日出生于江苏无锡,1969年7月毕业于四川大学数学系,1980年9月调入四川省科技信息研究所,先后在文献馆、数据中心等部门从事科技文献的收集、加工、科技信息研究、数据库及网络工程建设等科研技术工作。
  江海云同志1987年至1997年主研完成的《国外期刊收藏结构和合理布局研究》、《电子信息系统直接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突破口和工作模式研究》等四项科研成果分别获得了四川省科技进步二、三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由于她在科技信息领域的突出贡献,1996年10月被国家科委、国防科工委、中科院、中国科协、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评为全国科技信息系统先进工作者。
  1995年5月,四川省科技信息研究所在全国省级科技信息所中率先开通Internet节点,江海云同志为此呕心沥血忘我工作,多次受到了四川省委、省政府和省科技厅的表彰。
  江海云同志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拥护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各项路线、方针、政策。严格要求自己,工作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克己奉公,生活上不追求物质享受,艰苦朴素。
  江海云同志一心扑在工作上,在她心中装的只有工作,唯独没有她自己,过度的劳累,使她积劳成疾。她在患病以后,以超常的毅力同疾病进行了顽强的斗争,她长期隐瞒了病情,仍然坚持工作,直到她生命的最后时刻,倒在了自己最热爱的工作岗位上,真正做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江海云同志的逝世,我们深感悲痛。她对工作的敬业精神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江海云同志安息吧!
  江海云同志的遗体告别仪式,定于1月18日上午9时在北郊殡仪馆举行。请江海云同志生前友好,届时前往参加。
四川省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
2006年1月16日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04-07
网上对江海云病逝的零星文章荟萃
根号2传奇

  当年在四川乃至全国,文化大革命的风云人物中,四川大学的江海云不能不算一个。其实江本人可以说是人不出众,貌不惊人,且身材矮小,只有一米四多一点,因此而得一雅号:根号2。
  文化大革命初起,四川大学成立造反组织“川大8·26”,江海云任政委,“二月逆流”中,江海云被抓入狱,渡过了一段难忘的铁窗生活。后来“川大8·26”与“重大8·15”反目,支持重庆的“砸派”,于是有人根据她的这一段经历,以调侃的笔法,写了一个短小的电影脚本,名曰《根号2在狱中》并用大字报的形式公布出来,我也曾经看到过这个“剧本”。不过江海云也确因这一段铁窗生涯的经历而捞取了一笔可观的政治资本。随着“二月逆流”的失败,江海云出狱之后,当然也就成为了有名的文化大革命英雄,后来又被江青接见,并且得到了站在江青身旁照相的殊荣。能与“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放手”站在一起照相,这在当年可以说是仅次于站在毛主席身旁照相的殊荣。据说当年江海云在多种场合下,都会有意无意在拿出那张自己站在江青身旁的照片来,看者当然也是肃然起敬,羡慕之极。

也说几句关于江海云

  很奇怪,江海云这样一个人,就这样默默的去世,在网上用各种搜索引擎都很难搜到关于她去世的消息。好不容易找到两条,还“找不到服务器”,这篇文章是在一个博客里发现的。
  文化大革命中我见过江海云,那时我11岁,是一个不能参加红小兵的黑五类小崽子。在川大的校园里看见比那时的我高不了多少的短发女孩江海云,一身标准红卫兵装束,意气风发斗志昂扬,讲话发言、喊口号、跳忠字舞。说实话,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后来,听说她坐牢,再来后来她当了省委领导。再后来,她什么也不是了,在我父亲工作的单位作一个默默无闻的资料员。那时候,看见她,一个普通的小个子女人,默默工作,荣辱不惊的样子。有时还和邻居小孩大声吵架,甚至气哭。这时候的她其实应该是比较可爱的。
  95年,她成了中国科技网成都接口的网络公司负责人。“据说,成都使用因特网早,得益于她领导的公司。”这话是有根据的,当时我打工的美国公司老板希望我们的公司上网,成都那时就只有她那一个门户。近50岁的江海云这时仍然是意气风发,她满腔热忱地为互联网的推广和发展工作,奋斗。应该说她是一个有抱负和对工作充满激情的人。
  2000年,我有幸为她打工一段时间,参加了“中药通”的筹备工作。对她的工作方法和一些观念我不敢恭维。但是她身上确实有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让人不得不佩服。03年我还在她的热情邀请下参观过“中药通”公司,虽然后来这个公司没有存活下来。
  春节期间,一个她单位的人见到我说:江海云死了你知道吗?我听了很吃惊,因为没有任何相关的消息,况且她的年龄和精神状态都让人不敢相信她会走!听说去世前两年她就知道她患的什么病,但她一直瞒着所有人包括她最亲的人,一个人忍受着常人不能想象的痛苦一直工作到去世的前一天,那天她连公司的电梯口都迈不出去。第二天就去世了。一个朋友听说她的这样的活法和死法,感叹说:虽然对造反派没有好感,但不得不说江海云是个“超人”。
  其实从我11岁第一次远距离看到她到后来较近距离看她,我都不喜欢这个人。但是公平的说,文化大革命10年,她从一个21岁的学生领袖到省委领导再到普通百姓;改革开放25年,她从一个普通科技工作者到对四川科技建设有重大贡献的人,这个人确实是一个坚强的有顽强意志的有抱负的了不起的人。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她应该是一个很有成就的人吧?
  因为江海云这个人物是有争议的人,特地把这些东东放在“龙门阵”,欢迎拍砖。

嘉木法《西部知青论坛》“龙门阵”栏目

2006-2-17凌晨
江海云病逝

  我见过江海云,时间地点都记不清了,记得那时江海云短发,一身典型的红卫兵装束,个子是小,像个孩子(“根号2”是对立面叫出来的吧);确实也记得带着那个时代常常可见的一种狂热,却真是单纯、干净的神情。如果没有那狂热,单看那个头,那味道,有些像后来歌星陈琳刚出道时唱熊猫咪咪的样子。文化大革命中,川大826多处于受压状态,江海云的不屈不挠执著坚定使她成了许多大中学生的偶像。我们一帮女生,就是想见见她就跑去川大了,挤着去看,看见后还有一点失望呢。还记得826文工团节目演得好,大概是他们最早把《东方红》里《抬头望见北斗星》唱成“826战士想念亲人毛主席”来煽情,后来凡是感觉受委屈的都唱这歌,只把“8·26”改成别的战斗队名,赚了许多人的眼泪。那些愚蠢的眼泪哟!

  许多年后,一位到成都打工的同学回来跟我说,你知道我和谁共事么?江海云呀!你知道她什么样么?还那样小一个,却穿鲜艳的超短裙。跟我说,你知不知道我是哪个?我是江海云呀。意思是她会惜名,讲信用。

  看来,她还是热情努力,与时俱进,有意思的是,不像一些有名的造反派头头埋名隐姓,她爽气地把过去的名气转化成今天事业的资源。

  文化大革命的风云人物,母校不肯贴她的悼词,是不肯认这个学生?表示与江海云划清界限?这样就显得自己干净?就远离了文化大革命罪恶?都是猜测。但人事部不知道她,一定是现在的干部太年轻了,不知道母校的历史,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

  讲校史,都喜欢讲光荣,讲成绩,但痛苦的、尴尬的、羞耻的历史不可以删呵!如果不老老实实对待历史,保不住那些痛苦、尴尬和羞耻还会重演;而受苦的,还是我们的后代,我们的亲人。讲历史,不要把那些痛苦、尴尬和羞耻全都讲到个人头上,这样不公正。而且,从江海云个人来看,她在更长的时间里,用了更多的努力来做一个正常的建设性的科技工作者,做出了成绩。据说,成都使用因特网早,得益于她领导的公司。

  江海云校友,安息吧!

2006-2-19日0:07
我接触的江海云

  江海云无声无息的走了。走得忽然,走得年轻。人一逝,其情可鞠。从她发迹的文化革命到她消失的科技情报所,老马不死旧性在,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大约在2001年,我和她因为网络的关系有段时间经常往来。一天我请她在海上海吃饭,我点了漾澄湖的大蚱蟹。看见蟹出来,她就激动了。她给我说,我老家这个东西多得很,成都的太贵了。其样子完全是年轻姑娘的味道了。
  江很矮,是众人都知道的。但江在改革开发后的打扮未必大家都知道。她喜欢穿特高的高根鞋,喜欢穿年轻人穿的花衣服,喜欢对业务问题发表自己的观点,但是她绝不谈她独领风骚的那几年。
  今天无意在这里看见江走的消息,心里只是在说,逝者如斯夫。江女士你走好。不管好与坏,你都给成都的我们这代人留了印象。

去年初就得知江海云病逝的消息,我的感觉是文化大革命已经离我们越来越遥远,一些当年的风云人物已随风而逝。看了王恳的《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文,算是对江海云有了较为清晰的了解。江曾与文化大革命紧密连在一起,文化大革命初期我在北京时就知道四川有个大名顶顶的造反派头头──江海云,后来下乡与成都知青在一起,更听到不少有关江的传闻。前几年单位组织到省科情所学习网络,曾见过江海云两面,听她介绍网络公司的情况,从她的干脆的话语中似乎能领略文化大革命时她叱诧风云的风采。对文化大革命造反派的处理并不错,江能摆脱阴影干出一番事业,为社会做出贡献,才是值得人们钦佩和纪念的。站长和楼上的各篇文图窃以为是对江最好的纪念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