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30阅读
  • 1回复

天津记忆:恐怖的“红八月” ——一本“抄家登记簿”的历史记忆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那场离我们并不遥远的“文化大革命”,曾被人们有意无意地遮遮掩掩,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模糊、支离,甚至遗忘。当年的“牛鬼蛇神”现大都已作古;被利用裹胁其中的“革命小将”也都步入花甲之年;八〇后、九〇后们听闻那时期的荒诞事也将信将疑。但是承载历史的遗物却可以唤醒记忆,重现历史。笔者见到一本文革初期天津市河北区光复道街(原意大利租界区)四清工作队使用的“抄家物资登记簿”(以下简称“登记簿”),上面记载了1966年8月期间,该街区300多户被查抄居民的物资登记。这只是当时全国、全市红色恐怖的一个缩影,史称“红八月”。      

原意租界居住区为天津九国租界之一的意大利租界,是近代中国惟一一个意大利租界,也是意大利在境外惟一一处租界。天津意租界1902年6月开辟,面积771亩,西邻奥地利租界;东邻俄国租界;南邻海河与市中心的法国租界和日本租界隔河相望;北至京山铁路,毗邻老龙头火车站(今东站)。意租界当局重视市政建设,市政设施发展很快,1914年将大马路(今建国道)建成天津第一条柏油马路,并最先将区内全部路面修成高级路面。沿街建筑风貌各不雷同,意式风格的角亭、圆拱、廊柱各具特色;广场、花园、文娱场所点缀其中,成为津城一处高级住宅区。名人、富甲纷纷入住,如民国总统曹琨、冯国璋;两广总督张鸣岐;交通总长叶恭淖;陆军总长鲍贵卿;戊戌变法领袖梁启超;戏剧家曹禺;著名报人刘髯公;热河省政府主席汤玉麟;天津市市长张廷谔、潘毓桂等都建有宅邸、寓所。1943年汪伪政府举行了天津意租界收回仪式;1945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正式收回。

解放后,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政治运动此起彼浮,租界被视为帝国主义殖民统治的产物,原意租界马可波罗广场的纪念柱被拆毁,回力球场被改造成工人文化宫。一些单位和新居民的涌入,使大部分独居小洋楼变成大杂院(楼)。由于长期以来,对外来文化的排斥与荡涤,租界文化逐渐消失。近年,为开辟旅游资源才重新打造成“意式风情区”。

1966年,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狂飙席卷天津,原租界居住区首当其冲,其中打、砸、抢、抄最疯狂的“红八月”成了部分居民的“黑八月”,从登记簿上查抄物资记录可见一斑。

为什么建国十七年后的和平年代,以“革命”的名义在光天化日下公然对公民财产和人身进行严重侵害,居然畅通无阻顺理成章?让我们回顾一下“红八月”的政治形势。

下图:1966年8月9日天津晚报。


1966年8月8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决定》。12日,领袖在中共中央接待站会见革命群众,发出“你们要关心国家大事,要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的最高指示。18日,领袖在天安门上检阅百万文化革命大军,他的一声“要武嘛!”,把之前以大字报、大辩论为主的文斗,迅速演变成暴力行动。19日上午,北京三十万红卫兵冲上街头奉旨造反,“破旧立新”的红色风暴横扫首都社会每个角落;首都门户的天津迅即被波及,群众“革命热情”迅速升温。

下图:1966年8月19日天津晚报。


据20日《天津晚报》报道:“这两天来,游行队伍一队接着一队地涌向街头,锣鼓声、欢呼声响彻了海河两岸的上空……”;当天,天津媒体还以通栏标题《在文化大革命的最高统帅毛主席的指挥下向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思想发动总进攻》向全市人民发出紧急动员令。21日,天津市举行了六十万人参加的群众大会,庆祝文化大革命;会上,红卫兵第一次在天津官方政治舞台上亮相。22日,津城各校红卫兵,以“砸烂旧世界,创造新世界”为战斗口号,冲进大街小巷,抄家之风肆虐津门。同日,公安部向全国公安系统发出“严禁出动警察镇压革命学生运动”的通知,小将的暴力行动更加有恃无恐。23日,《人民日报》同时发表“好的很”和“工农兵要坚决支持革命学生”两篇社论,给红卫兵的疯狂行为火上浇油;据官方公布的不完全统计,8月23日至9月下旬一个月,天津抄家12000户(文革全市共抄家109720户)。24日,《天津日报》发表社论“欢呼红卫兵小将的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为红色恐怖助威造势。25日,津城扫“四旧”之风愈刮愈烈,据第二天《天津晚报》描述:“两天来,本市大中学校的‘红卫兵’小将们,以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为武器,大破‘四旧’,大立‘四新’,战斗锋芒到处,摧枯拉朽,所向披靡!不论是在繁华的市中心区,还是在‘偏僻’的街道里巷,一队队的‘红卫兵’们,……,横扫一切剥削阶级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的灰尘,多么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革命洪流所到之处,‘四旧’和一切牛鬼蛇神无处藏身……”。

下图:1966年8月27日天津晚报。


26日,天津报纸在一版醒目位置刊登标题为《横扫旧习俗的革命怒涛汹涌,顺之者存逆之者亡》的文章,向这场“革命”的对象发出了警告和威胁。在那些阴霾恐怖的日子里,连日的抄家批斗往往从白天持续到华灯初照;夜幕下,在居所里悄悄自杀者少被人见,但时有所闻;晨雾中,海河、水上公园湖面上的浮尸及畔边树上吊挂的冤者却向路人展现着运动的惨烈……。    

下图:1966年8月26日报摘。


这本“抄家登记簿”是凝固那场空前浩劫点滴一瞬间的活化石。登记簿中详细记录了1966年8月28日至9月5日九天来,在天津意式居住区收缴查抄物资情况(不包括现场砸毁、烧毁及查抄人员带回所在单位组织的物品)。使人联想起当年希特勒党卫军驱犹场景,留下了人类史又一黑暗一页。登记簿上,查抄日期、被抄户主姓名、住址、抄缴物资名称等都清晰在册。簿内所贴附的多张被抄户致街“四清工作队”的信和上缴“四旧”“剥削所得”物品清单,透露了被抄户的恐惧无奈的心态及不惜自贬自辱的屈辱表现。现抄录几段如下:(为保护个人隐私略去名子,笔者注)

今有臭资本家曹XX家属曹XX交的物品:……(略)。民生路圣心里1号 66年8月30日

下图:抄家登记簿——五经路26号郝XX。


反革命分子张XX是大地主,家属郝XX在文化大革命中认识到过去的罪恶,应该把现有的一切财产交给人民,向人民低头认罪;以后好好地劳动改造,重新做人。除上交衣服外,其余家具等也全部上交。反革命家属 郝XX 1966、8、31

下图:抄家登记簿——劳动路先进里29号刘XX 。

交物清单:我的家庭是资产阶级家庭,以前剥削劳动人民,欠了人民的债。在这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我把以前剥削来的人民财产交还給人民。请工作队查收:镜台两个;留声机一架;书架五层;皮鞋三双;手表一块。劳动路先进里29号 刘XX 1966、8、28

下图:抄家登记簿——民生路 53号楚XX 。


街道负责同志:现在我家有过去剥削来的东西,我坚决把它还给人民:……(略)。民生路 53号 楚XX 1966年9月3日

下图:抄家登记簿


登记簿记载了该街区在“红八月”九天内被抄家300多户,登记在案的被抄物品有:金银锭、金银饰品、翡翠饰品、现金、存款单、存折、债券、粮票、银元、古钱币、古旧瓷器、古旧字画、古籍善本、古旧家具、铜镜、铜佛、宝剑、服饰、相机、收音机、金表等。除金银、现金、粮票、手表等在“无产阶级革命者”眼中略显珍贵外,其它均属“四旧”销毁之列,被视如粪土。在登记簿上,旧字画以捆计,古籍善本以车计、旧瓷器均以筐计,传统宝物的身价与它们的主人一样卑贱。当年这些古董几乎没有赝品,历经千百年的天灾人祸、战乱动荡保存下来,最终也难逃一劫。在那个无法无天、崇尚暴力、蔑视文化、愚昧荒唐的年代里,天津原意租界居住区几天查抄只是文革浩劫的沧海一粟。让我们牢记历史教训,创建文明中华!


http://www.dianyue.me/archives/394/61enkmiby9tahvdx/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04-06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