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931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李清祥:我对赵健民的看法 (1967.12)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对赵健民的看法 (原云南中上层干部联络站主要负责人李清祥)

李清祥《炮三司》1967.12.5

  编者按: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原毛泽东主义云南无产阶级革命派主要参谋、中上层干部联络站的主要负责人李清祥同志毅然同赵健民之流决裂,造了他们的反,杀了出来揭发赵健民之流的滔天罪行。这一革命行动好得很!我炮三司表示最热烈欢迎,最坚决地支持。
  从李清祥同志的揭发中,又一次清楚地说明赵健民之流走资派就是伸进炮兵团的黑手,扼杀炮兵团的罪魁。炮兵团已经变成了赵健民之流实现个人野心的御用工具。
      炮兵团广大战士怎么办?打倒赵健民!打倒!打倒!斩断伸进炮兵团的黑手赵健民之流,在毛主席革命路线和毛泽东思想的基础上实现广大红炮手与八.二三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大联合,将云南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我对赵健民的认识是有一个过程的。今年一月份他戴高帽子游街后住在43医院,当时许多南下同学和医学院等校的同学要冲医院抓他,我曾经阻止过。二月份在北京,同学们提支持赵健民,我也同意。但是当时我是不了解他的。后来接触中,我发现他同阎红彦划不清界线,对革命造反派没有正确的态度,写信控告革命小将桂尤喜和黄兆琪,给我的印象不好,认为他风格太低。后来我上北京去了几个月,八月初回来。在八月二十一日以后,才逐渐认清了他的本质。
  经过长期观察,我认为赵健民和他的同伙林亮等是破坏毛主席伟大战略部署、破坏毛主席“就地解决云南问题”的方针,操纵炮兵团武装一派、消灭一派,破坏革命大联合的罪魁祸首。我们一定要把他揪出来。下面我着重揭露他这一段时间的主要罪行。
  八月二十一日占领新华山后,周超等人立即就把赵健民接出来住在翠湖宾馆,亲自策划和指挥。当时他就在会上说:“我们与炮兵团是同生死、共命运。炮兵团如果被消灭了,我们也就完蛋了”。
  占领新华山的计划,据我了解是事先策划的。这个计划,来自于军内。在占新华山之前,我从北京回来,发现武斗升级很快,曾经问过方向东有什么打算;方向东告诉我,有个计划,部队准备占圆通山,新华山炮兵团去占领,和云大、师院连成一片,放弃医学院。我当时主张占新华山,是当时谣传说有许多人被八.二三打散,把新华山当收容所,不能出击,如果有人打来,也不马虎。赵健民先讲占新华山不大好,说是怕把生产指挥系统打乱了,政治上被动。但是,他又说:“既然占了,就不要撤了!但是要把生产指挥系统恢复起来”。实际上只要占着新华山,生产指挥系统就不能恢复。占新华山后,赵健民亲自主持研究了“武装保卫昆明的动员令”这个声明,基本上是他口授由李国栋写的。实际上他是主张占领新华山的。
  占新华山后,赵健民就反对我把新华山当成收容所的主张,他制定了一套套战略计划。他几次在会议上提出:“要组织骨干队伍,训练一些骨干队伍”,“把新华山变为一个屯兵场,但不能按兵不动,要主动出击,不能见死不救”。“海口必须占领,因为200号信箱可以补充枪支弹药”,“打通西线,控制马街”。因为西线有粮食,又有煤炭,可以解决供给问题,同时,《援越抗美》的几千人又在武定、禄劝一带,可以调来。在西线没有打通时,赵健民主张放弃东线,因为东郊八.二三势力强。集中力量打通西线。马街占领后,他又计划打通东郊。赵健民、沉昌雄同我商量决定派冯庆波带领两百多人回大石坝去组织那里的炮兵团。“九.五命令”下达后,我曾经几次叫人打电话给冯庆波不要去抢枪。他不听,去嵩明抢武装部的枪,打死了五个人,实际上叫冯庆波去东郊也是赵健民、沉昌雄等排斥异己的一个阴谋。冯去东郊后,方向东去军区找陈康,说冯是上山当土匪,叫部队把冯抓起来。沉昌雄也派人送信给炮师叫抓冯庆波,陈康没有答应,叫炮兵团自己去抓。这件事叫我和焦云俞等知道了,十分生气,当时感到赵健民这些家伙品质太坏,准备把他抓起来,吓得他住到翠湖宾馆不敢出来。
  赵健民这套战略计划是逐步实现了的,在实行这个罪恶计划时,死伤了几千名无辜群众,这笔账一定要算在赵健民身上。
  赵健民不仅制定了炮兵团消灭八.二三的战略计划,而且还亲自主持研究了一些重要战役的作战计划。
  九月四日上午,赵健民同侯良辅、李士行等和延安兵团的政委等在原昆一钢铸造车间旁边亲自究研过打电机厂的方案。他主张海口巩固了,从海口、安宁和西山打马街,新华山来个主动出击,就把西线打通了。这天开会,我是下午到的,他们上午研究的。研究的情况是由延安兵团哪个政委告诉我的。
  他还多次提议打一下医学院附一医院,目的是打一下附一院,再进攻篆塘的12.6第四团,打通43医院的信道。打附一院时,打死了一个炮派的组织部长魏××,把西郊兵团的杨××眼睛打瞎了。参加这一次的现场指挥有省建公司的姓杨的一个和姓范的一个等
  赵健民还多次向我介绍沈阳两派打仗时使用炮的情况,当时有人造谣说八.二三从步校拿了几十门炮,赵健民就叫我把师范学院的四门炮组织到新华山去用。一来因为这些炮被部队卸去了瞄准器和底火,不配套;二来因为师院自己想用,不让拉走。这件事情幸好没有办通,如果办通了,打起来不知要死多少人。
  许多作战部队的调动,都是赵健民和沉昌雄亲自研究的,具体情况会有知情的同志出来揭发的。
  攻打博物馆后,赵健民还去物资局亲自慰问过死者的家属和到医院慰问过伤病员。赵健民还亲自开条子发枪,他在翠湖宾馆时写条子给新华山总指挥部林非(红交兵头头)发出的枪就有三四十只,管得十分具体。
  赵健民这些做法绝不是认识不清,而是出自于阶级本能。占新华山不久,他就多次给同他住在一起的侯良浦、李士行说过:“老侯呀!事情已经到这步了,要错就错到底了。”李士行同志曾经多次给我提出过这句话,我曾经劝过李,叫他不要再积极了。
  在云大设广播电台,先搞起来一个,赵健民是支持的。后来又搞了一个,互相干扰,大家有意见,主张撒一个,云大炮团和共宣都不同意撤,只有分开时间,一家广播一段,架设广播电台是很严肃的事情,这个道理赵健民是完全知道的,我当时问过能播送多远,说是只有六十公里的半径,就没有再管。现在听说能播送到国外,这是一件大事,必须查清。
  占领新华山后,赵健民实际上是炮派的总指挥,很多重要的会议都是由他主持或有他参加。李毅、沉昌雄等什么事情都要找赵健民。他在炮兵团内部也拉一伙人,排挤、打击另一伙人,凡是能顺从、迎合自己的,不管是什么人,都拉在自己身边。在干部中,他主要依靠林亮、周超、健政民等人,群众组织负责人中,主要依靠沈昌雄、李毅、王守库等人,而把炮兵团的核心常委中多数工人同志排挤到一边。为了自己的利益,他可以笼络坏人,依靠坏人,不讲一点原则。
  林亮是赵健民的主要参谋。赵健民把他搞成炮派的核心常委。赵健民去北京以后,炮派的大权就操纵在林亮手中。林亮在八月初炮派召开的干部会议上的发言,拉一派,打一派,激化了两派的矛盾,起了很坏的作用,对八.二三刻骨仇恨,到处宣传不能同八.二三联合,说“同八.二三联合是两条道路,两个司令部的斗争。现在不能联合,没有条件。”宣传炮兵团是无产阶级司令部,“八.八”批示肯定赵健民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人。八.二三保李成芳、周兴、郭超,这些是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人;宣传八.二三要消灭炮兵团,计划未变;宣传八.二三有多少枪没有交。他宣传、支持这些谣言,继续准备武斗。他反对交枪,说:“交枪先交不能用的,枪和弹不配套的。”“要做两手准备”,问题不是不交枪,是遇到八.二三这样一个对手,他们的枪比我们多,现在没有交完”。因此,现在炮兵团手中还可能有几千支枪。新华山、云南饭店、海口、物资局、翠湖宾馆等处都有枪。林亮布置“这些枪不能轻易拿出来,非到八.二三来围攻时才拿出来用。”他还交代,要防止火力侦察,不要暴露,不要上当。他策划把工役制部队一万七千多人完全调来昆明,把这些人安排到二十几个厂子去,实际上是作为武斗的力量。中央有电报要这批人回到山东、河南,这些人有许多不愿回去。赵健民、陈康利用了这些人的情绪,在西站召开的一次工役制代表会议上,答应愿意留下的可以安排工作。林亮等策划用一部份人到军区去闹事,要军管会分配工作,军管会不管,就自己安排。我反对他们冲军区,后来还是去了,在九号院住了几十天。现在《援越抗美》的人正在集中,来到昆明计划占住政治学校,把胜利堂作为《援越抗美》的总部。最近许多坏事,都是林亮策划的。
  周超这个人也是赵健民赏识的,是情报组长,许多谣言都来自他那里。亲自布置抓人、打人,品性极为恶劣。另外,象郭青、杨秀荣、健政民这些人也做了不少坏事。
  赵健民在生活上也是非常特殊的,他家住在宾馆四楼,吃大鱼大肉,带了两个秘书,公安厅的保卫员。怕见群众,有一段住在宾馆,不敢到一楼吃饭,要人送上四楼。发了二十五个特别通行证,只准这二十五个人见他,根本不象个革命的样子。
  赵健民之所以敢于做这样多坏事,能做这样多坏事,是同两级军区内少数负责人的支持分不开的。上新华山后,他曾一度住在陈康家里,后来又去住过。陈康讲“军区有人知道了不方便”,才搬出来。有不少重大的事情,他们同军区的一些人都是有联系的。赵健民之所以敢做那样多的坏事,还同现在已经被揪出来的王力、李广文等反革命集团有关系。王力、李广文是支持赵健民的。
  赵健民在历史上确实是个叛徒,被捕以后,供出来入党介绍人和其它党员,供出来党组织的情况,肯定是叛变自首。至于他被捕叛变后是不是有人被害和组织遭到破坏没有,只是情节轻重,并不能否定叛变的实质。这个问题,八.二三掌握的材料是确实可靠的。
  经过初步调查,我可以肯定的说,赵健民是一个野心家,是一个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八.八批示,中央叫他站出来揭发旧省委的问题,做两派联合的工作,他却把矛头指向以李成芳同志为首的昆明军区党委,操纵炮兵团,消灭八.二三,自封“无产阶级司令部”,完全辜负了中央对他的希望,践踏了八.八批示。他已经把炮兵团引到邪路上去了,是害了炮兵团。
  真正要革命的同志们,特别是炮兵团的同志们,我希望大家都按照毛主席的教导,本着对党、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实事求是地进行调查研究,把操纵炮兵团的坏人揪出来,把混到炮兵团的坏人揪出来,促进革命的大联合,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十八日
  
http://www.wengewang.org/read.php?tid=13639&fpage=70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