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21阅读
  • 0回复

[原始文献]阎孙黑帮在云南大学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情况调查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阎孙黑帮在云南大学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情况调查

  新云大八.二三《倚天剑》分团  《文卫战报》  1967年8月8日

云南大学是云南省委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长期以来直接掌握、严密控制的一个顽固堡垒。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一开始,阎孙反革命修正主义集团便把云大选作他们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总结反革命经验的试点单位;并把这里作为他们在昆明地区、云南地区疯狂反对毛主席革命路线,镇压革命群众运动的一个重要堡垒。用阎红彦、马文东的话说,叫做“稳住云大,才能稳住其它学校”;“这次风浪,顶不顶得住,就看云大了”,他们在云大,一有动作,就加以总结,纠集外单位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执行反动路线的负责人前来参观、取经,把他们镇压革命群众运动的反革命经验向全市、全省传播。流毒深远,罪行累累。

  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运动开始至六月五日。阎孙黑帮根据彭真的“二月提纲”,并以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高治国在云大的所谓“经验”为主,炮制了云南的“四月提纲”。云大党委立即在组织上拼凑了一个以胡泮生、袁光为首,尤××、杨××等参加的领导核心,形成一个对抗文化大革命的黑司令部,忠实执行上述两个反革命“提纲”。他们把运动的斗争锋芒指向一股教师、干部,竭力混淆两类性质不同的矛盾,组织批判会和大字报进行围攻。同时,竭力为党委、各总支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开脱,让他们篡夺运动领导权,逃避群众斗争。
  第二阶级——去年六月上旬至八月五日。以省委秘书长马文东为首的王作组进驻云大,与胡泮生、袁光的校党委黑司令部紧密勾结,狼狈为奸,更露骨地推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在短短的六十多天里,把约32%的教职工打成“重点人物”、“反革命”、“牛鬼蛇神”、整了大批同学的黑材料。同时,更进一步采取高压手段,压制革命师生职工起来揭发他们的罪行。
第三阶段——八月初至十一月初。工作组撤出云大后,马文东按阎孙黑帮的布置,继续在幕后操纵,成立了由铁杆保皇分子王××、李××、石××等出面,胡泮生、袁光幕后指挥的文革筹委会,继续窃夺文化大革命的领导权。这段时期,除了继续大整“重点人物”的黑材料外,大力组织保皇“红卫兵”,甚至动用专政工具,大肆围攻炮轰派同学。同时对未列入“重点”的广大教师、干部施加压力,继续检查“下楼”。

  打击一大片
  在云大,与云南各大中小学情况一样,阎孙黑帮及其爪牙除了打击大批党政专职干部外,还突出地表现在打击了大批教师。具体做法是:
  一、转移斗争大方向,对干部、教师一概怀疑,一概打倒。
  运动一开始,校党委黑司令部袁光等人就对师生作动员报告,提出这次运动主要是“搞教师问题”;“修正主义教育路线,云大教师,干部哪个没有贯彻!就是他们培养修正主义苗子!”工作组进校后,马文东布置:“大字报想写谁就写谁。”然后通过总支层层布置,围攻大片教师、干部。胡泮生说:“揭发面要达百分之九十以上。”马文东说:“物理系教师、干部中,90%以上被贴了大字报,群众发动起来了”。要各单位效法。结果全校教师、干部90%以上被大字报围攻,有的系则是火烧100%”。
  二、故意混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打击大片革命教师、干部。
  对全校干部、教师进行秘密的政治排队,把大量的一般干部、教师作敌我矛盾处理。其计划是:老教师中抓40%得牛鬼蛇神;青年教师中抓9%;学生中抓1%。凡被排为“四类”的,马上组织人“揭发”,按人立户头整黑材料。如果揭发不出,就采取抛档案、内查外调,搜办公室、搜家等办法找罪证。对教师、干部的讲义、文章、平日言行,甚至主动交心的材料、学习会上的思想检查、入党申请书等材料,砍头去尾,任意歪曲,强行上纲,攻其一点不及其余,列为“反党”罪行。结果,打击计划超额完成。
  初步统计,老教师被打成“牛鬼蛇神”的占其总数的68.8%;青年教师占25%;十七级以上党政干部中,被列为“反党分子”、“党内右派”、“叛徒”、“挂起来”、“靠边站”的,占54%。其中行政系统竟高达87%;而作为“左派”使用的骨干,只有三人。学生中打了二十多起“反革命”事件和“反革命”大写报。初步统计,两千多学生中,三百人被直接间接打成“反革命”,占15%(暗中排为“四类”、“右派”的,未计算在内)。

  三、挑动学生、教师、干部互斗。
  五月初至八月上旬,组织学生集中围攻教师、干部。同时又挑动教师、干部互相写大字报围攻;最后还搞什么“小字报揭发”、“背靠背揭发”。对未列为“重点”的教师、干部,要他们“站稳立场”,通过“揭发”,与被打成“牛鬼蛇神”的同志划清界限;对列为“重点”的教师、干部,则要他们“立功赎罪”,揭发其它同志的问题。一般教师、干部受大字报围攻的时间长达三个月(五月初至八月初)。
  另一方面,他们又挑动教师、干部对学生进行围攻。八月六日以后组织全校把曹、保两同学的革命大字报打为“反革命大字报”,八月廿三日以后,又挑动师生围攻工学院、农林学院、南下同学及本校的炮轰派。
在他们的挑动下,云大干部、教师、学生的“混战”,持续了整整半年,相互关系严重对立,而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则坐收渔利。

  保护一小撮
  在打击一大片教师、干部、学生的同时,工作组、党委黑司令部、筹委会对于一小撮真正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却极力保护。
  一、制造舆论,保护运动主要对象。去年五月下旬、袁光在各系文革小组成员、政治辅导员、党团支书会议上说:“现在是右派、左派都在争夺群众。你们引导写大字报,枪口要准,枪法不要乱,不要打带兵的人(按:即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不要引向党委、党总支,要不然,我们就没有办法领导运动了。”
  二、定调子,打包票,公开包庇。工作组一进校,就在全校师生大会上说:“以阎红彦同志为首的云南省委是正确的,不允许怀疑。云大党委也是正确的、胡泮生、袁光是好同志,是不容怀疑的”。三反分子、付总务长杨××被群众揭发,工作组李××出来保镖:“他是左派,一向是高治国、李广田的对立面。”中文系总支委员、副系主任张××,群众一致公认为中文系头号牛鬼蛇神,可是工作组和党委黑司令部竟让他窃夺该系文化革命领导权,并宣扬他是“听话的好干部”,不顾全系革命师生反对,借“放包袱”之名,强行“解放”了他,并拉入臭名远扬的保守组织“红缨”,积极参与镇压炮轰派师生的罪恶活动。其它一些系一级的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也都采用封为文革付小组长或调到校文革办公室任主要工作的办法保护下来。
  三、抛假替真,舍卒保车。化学系抛出一个不大管事的总支委员作替死鬼,却把系总支的重要决策人物书记、付书记、副系主任等保了下来。
  四、杀鸡惊猴,压制揭发。中文系教师团支部书记杨××五月底要组织支部同志揭发系总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问题,被组织围攻,强加“不信任系总支”,“转移斗争大方向”等罪名,打为“野心家”、“牛鬼蛇神”。教师蒙××六月份写了一张大字报《为什么?》质问中文系旧文革为什么把矛头指向群众,包庇三反分子张××,马上被围攻,斗争,打为“现行反革命。”
  五、培养保皇骨干,组织保守队伍。
为实现“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目的,袁光、杨××等人出马,在师生干部中选拔了一批所谓“左派积极分子”(约二三百人),进行专门训练,名曰“训综骨干”,说要做到“说话有人听,做事有人帮”阎红彦对此深表赞扬,对袁光说:“云大抓了队伍问题,在这方面有基础,就按你们的安排办。”这些经过专门训练的人,不少成了后来的三级文革小组成员。八.二三以后,又以这些人为骨干组织了云大有名的保字号组织《红缨》、《刘英俊纵队》、《星火》、《无产者联合司令部》等。为使这些人忠实执行“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反动政策,他们封官许愿,进行收买。让王××、石××在运动后期任党委付书记和副校长,聂××任教育厅副厅长等等。

  实行资产阶级专政的种种暴行
  对于被打成“反革命”、“牛鬼蛇神”的广大教师、干部,他们实行了残酷的资产阶级专政。主要有:
  一、规定黑纪律。如不准读毛主席著作,不准看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电影。不准看报纸、不准看大字报,不准参加辩论、不准与南下串联同学接触等等,剥夺一切政治权利。
  二、私设劳改队,从九月中旬起,正式把“重点人物”送进劳改队,由受蒙蔽的红卫兵押解劳动。多数劳改队到今年一月才被受害者冲破。
  三、武斗。如拳打脚踢,拧耳罚跪,扭手按头等,有的系还创造了“问一句话,打一个耳光”的特殊武斗方式。
  四、各种人身侮辱。如训话、警告、恶骂、低头、示众、发工资时强迫写大字报自报“养猪费”、挂黑牌劳动、敲小锣游校、编号排队,唱“我是牛鬼蛇神”的嚎歌、写劳改鉴定等等。
  五、私设公堂和变相拘留所。每天集中于固定地点,进行逼、供、信。出门上街,甚至大小便都要请假。国庆节不放假,照样劳改或集中关押、写“蠢猪保证书”,“不准乱说乱动”。
  六、非法抄家。抄去的东西及征用的自行车等至今末还。
七、封建连坐。教师干部受迫害,子女被骂为“小牛鬼蛇神”、“黑崽子”,挑动邻居路人对其家属进行侮辱、恶骂。有的亲属甚至连坐而为“牛鬼蛇神”。

  目前反动路线仍负隅顽抗
  现在,工作组虽已经撤走,校党委、旧文革、筹委会虽已靠边站,但是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仍不甘心失败,他们利用反动路线对一些人的影响和蒙蔽,继续千方百计地推行反动路线,迫害革命教师、干部。
  他们散布各种谬论,例如受迫害者起来批判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所推行的反动路线就是“把矛头指向群众”呀“根据揭发材料(印黑材料)你们也有缺点错误”呀,等等,千方百计抵制对反动路线的深入批判。
  他们拒不为受打击的一大片教师、干部认真平反,把罪责推给群众,却叫嚷要立即解放那些坚持反动路线,至今没有悔改表现的黑打手。
他们操纵少数人对已平反的少数教师、干部继续进行歧视和迫害。对起来组织革命造反组织的同志进行一次又一次疯狂的镇压。今年二月一日,五月廾九日两次镇压坚持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倚天剑》战斗团。六.六《通令》下达半月后,还毒打、拘留《倚天剑》战士,就是最突出的表现。

  结束语
  欠债一定要偿还。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对于革命人民所作的种种迫害,归根结底,只能促进人民的更广泛更剧烈的革命”。他们最害怕革命教师和革命学生结合起来,最害怕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结合起来。我们只有彻底地批判他们“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反动政策,实行毛主席的“团结大多数,打击一小撮”的革命路线,才能形成革命的大联合,最后打倒他们,完成一斗二批三改的任务。
历史是无情的,那些主张并实行“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人,最后必将被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红旗,联合起来、团结起来的一大片革命群众和革命干部所打倒!

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