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599阅读
  • 0回复

周继能:教导主任之死与我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教导主任之死与我

周继能


  1968年3月的一天,我在学校军训团蓝干事的桌面上见到一份《申述书》
,是学校教导处庞主任写的,为自己以“历史反革命”罪名被押送回乡提出辩解与
要求。该教导主任的这一“身份”,在1966年7月运动之始由“内部掌握”而
被公开。

  我当时20岁,66届高三毕业,因“史无前例”的到来而留校“革命”。见
到这份《申述书》,我立即与当时“无产阶级司令部”关于“右倾翻案”的论述联
系起来,想到了“紧跟”。所谓“紧跟”,就是“紧跟伟大领袖的战略部署”之谓
也。于是纠集了几个“战士”,到教工宿舍及学校的当眼处,刷上了几条“不准翻
案”之类的标语,然后煮糖水吃去了。

  几天后,竟然传来了庞主任的死讯,他是被“主义兵”打死的。据军训团蓝干
事说,头天晚上,“主义兵”把庞主任叫了去,一伙人伸手就打,打到半夜,见人
不成了,急忙从墙头拖过去,扔回家里就跑了,庞主任当天晚上就咽了气。

  为首打人者郑某,我的同届邻班同学。郑某“根正苗红”,颇得“政治”眷顾
:作为在校学生,竟然去当过“四清运动政治学徒”;文革狂飚扫到学校,则荣任
“文化革命工作队”队员之职。到了1967年,其母被“揪出”,据称是“叛徒
”。郑某就从天上跌到了地下。同在一校的如花似玉的妹妹,竟也因之精神失常。
郑某,就是在这种境遇下,为首打人的。

  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我所在的一所普通中学变成了“绞肉机”
。在两年多的时间里,“非正常死亡”的学生有7人,老师有5人。

  打人者郑某,下场亦是凄惨。70年代末曾在某国有大公司机关工作,后因此
事被揭发,受到了处份,随后患上了不治之症,终年不及四十。

  我把这一秘密埋在心底32年,自己也从毛头小子到了望六之人。此事再不提
起,将会湮灭在冥冥之中。假如不是我当时的无知,“主义兵”或者不会知道有人
在“翻案”,事情有可能会是另一种样子;虽然庞主任很难躲得过随后“清理阶级
队伍”,但事情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清夜扪心,深感痛疚,我诅咒自己的过错
,诅咒那个年代。愿庞主任在天之灵安息!

http://www.yhcw.net/MyBBS/wg/mes/11020.htm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