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490阅读
  • 0回复

刘和平:记1967年武汉市6.24事件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时间过得真快,回想起当年的6.24事件,已经过去有44年了!67年我还是个孩子,才13岁.但是,6.24事件,在我心灵中是永远也抹不掉的记忆!那是我人生中,所见所闻最为惨烈的"百万雄师"血洗"工造总师"事件!
    文化大革命中,我们失学了,整天呆在家中无所事事,除了来珠子,就是到处乱跑.我家住中山大道的"天德里".离江边很近,记得那天有大人在讲:"百万雄师"在攻打"工造总师."母亲怕我跑去看,左叮咛右嘱咐地不许我去看热闹!我应着!无奈之下,只好与几个小朋友去江边玩耍,上午11点左右,我们几个小朋友从江边玩完回家.走到五福路,有二辆载有"百万雄师"人员的解放车由沿江大道开来,车上的人员,见人就高声哦!哦!哦!地呼叫,我回头看去,只见其中一辆车头上载有扩音器材,有个人,手里高举着一个送话器,送话器是铝制的,有40公分高,有一个圆形的底盘,送话器的头部就象解放车头上的小灯,前面是平的,有一道道横格,后部是椭圆形的,车上的人都戴有红方块的柳条帽,手拿长矛,有两个长矛上插有一双女式凉鞋,凉鞋是咖啡色的,还很新的.这两辆车不是蛋厂的就是皮革厂的.注:(蛋厂,皮革厂是百万雄师的二个据点)后有人证实:"那个送话器就是"工造总师"的!
    回到家中,我就说:"百万雄师攻打完了."把我在五福路看到情况的叙述了一遍,并说:"可能死的人里有女将"
姐姐听了很好奇,非要让我陪她一起去看现场.于是,我们吃完饭,丢下饭碗就奔向了大智路!
    我们来到"工造总师"楼前,该楼房很坚固,听说是战时日本人的"警卫司令部."刚下过雨,楼前的小路上到处是水.小路上很多的群众面露恐惧,地窃窃私语着.湿露露的小路边躺着二具年轻人的尸体,他们都穿着白色的衬衫,袖子都卷到肘部.一个,眉弓部有寸长伤口,没看到流血.一个,白色衬衫被掀在胸口部,腰间别有一红色袖章,没看见有伤口.听说;这二人都是从楼上跳下来,被刺死的!没有看流血,可能是下过雨的缘故!
    我们进到"工造总师"的大门里,看到很多人在那里指指点点的说着:"有人是从那里逃跑的!"我顺眼看去;大门里好象是一个车棚,棚子高于"无线电厂"的厂房,连接处按有玻璃窗,这里确实有几块玻璃是被打碎的.玻璃窗离地面有三米多高,无线电厂没有人来接应,"工造总师"的人是上不去的!


    我们随着人群往楼上爬,楼洞里的视线不太好,在上二楼的拐弯处,有人喊:"小心别掉下去"我一看,此处有一块楼梯的木板被砸塌了一截,留有一个黑洞洞的窟窿.上了二楼,这里也到出是水,有一截水泥墙头,墙头有一米多高,上面放有一个大黄色的糖瓷盆,盆里还有没吃完的咸菜.离墙头不远的一面墙上,开有一个小窗口,这个窗台上也有一装咸菜的糖瓷盆.
    随着人们的脚步,我们来到三楼.这里也到处是水,这里的窗户玻璃没有一块是完好的,听说是被高压水枪打碎的.对面楼房的窗口与"工造总师"楼房的窗口处",百万雄师"攻过来的梯子还在.在一个拐角处,我看到四个死人,一个平躺着,三个卷曲着.这四个人中,有三个是穿白大褂的大夫,一个岁数大一点,好象有50多岁,他的白大褂被撕掉半截,看来是用于包扎伤员用了.那个平躺着的死者,看样子是"工造总师"的成员,头上还裹有纱布.听说:这些大夫是隔壁医院里的,他们是过来抢救伤员的!
    再往里走,看到一个穿着旧军装的中年人,此人有三十多岁,他的脸部变形,身边丢弃着提根50毫米粗的大铁棍,听说,这人就是被这根铁棍打死的,他的四个上衣口袋,全部是翻出来的,手腕处留有戴表的白色痕迹.看来,此人被打死后,又招到洗劫一空.这也是我所见到的最后一具尸体,听说:有好多尸体,都是从楼上直接扔下去的,拉走有满满一卡车死人.
    我们来到大楼的走廊上,该走廊不宽,最多有一米宽.走廊上放有砖块,还有被砸烂瓶盖的镪水瓶.这些东西,好象都没被动过.从走廊处,能看到二个,高于"工造总师"楼房的水枪制高点,一个记不清是哪里了,另一个是百货大楼的楼顶.这两个制高点,全是用木板用来做防护的.听说:"攻守的双方都是用高压水枪相互攻击的."不过,我在"工造总师"的楼内,没有看到高压水枪的痕迹!
    我们又来到一个平台上,进这个平台没有大门,但是,门洞很大,平台也很大,听说:楼下躺着的俩个年轻人,就是从这里跳下去的.离门洞不远的平台上有一滩鲜血,这滩血直经有30公分,厚1.5公分,血是凝固的,阵阵尿臊味从这滩血中散出.听说:是一个叫"朱庆芳"女孩子,在这里被二个"百万雄师"的人,同时用长矛刺中下身而死的,临死时,女孩手里还拿着麦客风,这个女孩才16岁,与我姐姐一样大,她是武汉市八中的学生,是个思想兵(注:思想兵-毛泽东思想红卫兵)她家就住在总师大楼的对面,在平台上,就能看到她家的二层小楼,女孩死在这里,可能是想最后再看一眼自己的家吧?女孩的爸爸就是"百万雄师"的人,血洗完了之后,小女孩的爸爸上来,将她的尸体背回家的.一年后,有幸看到过"朱庆芳"照片,小女孩真的好漂亮,好漂亮呀!实再是死的可惜了!
    阴霾的天空中,一群鸽子呼啸着从我们头上飞过,远处的人流仍然向这里汇集.人群中突然传来"百万雄师"又来了,吓得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慌慌逃出大楼来.路边的两具尸体还在,有伤口的那个,旁边有一个中年女人,蹲在那里小声的哭泣,亲人的悲伤再也唤不回逝者的亡灵了!掀开上衣的那个尸体上,盖有一面红旗,红旗上书有毛体的"狂飙为我从天落"七个大字!红旗在微风中抖动着,好象死亡的尸体,仍然在红旗下瑟瑟地颤抖着!
    一幕幕悲壮的现实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打下了永恒的印迹.回望江南,我已离开您40年了!好想您啊!我的第二故乡-武汉!我生于此!成年于此!那里留有我永恒的足迹,那里留给我好多好多永久的记忆!那个年代,留给我们的只有贫穷落后,愚昧无知!好在荒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反了!愿我的"大武汉"人杰地灵,繁荣昌盛!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e8501b0100zidd.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