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558阅读
  • 0回复

余习广: 四川重庆空气压缩机厂系列争夺战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四川重庆空气压缩机厂系列争夺战

--文革1967

     这是1967年6月~1968年8月,重庆“反到底”派与“八·一五”派在重庆空气压缩机厂内及该厂两派组织为支持本派武斗,在重庆地区的进行的系列武斗流血事件。

     重庆空气压缩机厂是大型国营军工企业,主要生产坦克等武器。“文革”后是“八一兵团”的发迹地,“八一兵团”头头方文正即从空压厂造反起家。

     1967年“一月夺取”中,该厂分裂成为“八·一五”派的“八一兵团”头础鞍恕ひ晃濉迸傻摹熬ぴ旆幢拧绷酱笈伞!岸抡蚍础币院螅熬ぴ旆幢拧北谎箍澹鞍艘槐拧币恢Ф佬恪?br>
     5月21日,在“二月镇反”"中被压垮的“军工造反兵团”的基础上,联合从“八一兵团”中分化出来的人员,国防军工系统的“砸派”组织成立了该派最大最强的工人群众组织“军工井冈山总部”。

     6月以后,为争夺对空压厂的控制权,以及出兵支持重庆各自本派的武斗,厂内武斗频发,厂外流血事件不断。

    在长达一年多的重庆武斗中,该厂两派势力优劣形势几度易手。先是“八一兵团”在该厂占据优势,但两派在该厂实行武装割据,将厂区一分为二,各自建立武斗据点;经过两派长达两个多月、大小上百次的激烈武斗,8月22日,“八·一五”派撤出该厂。

     1967年6月开始,重庆空气压缩机厂两派在厂内武斗不断,昔日同厂共事的同事之间成为势不两立的仇讎。

    在两派头头的操纵下,同事之间由口诛笔伐的大辩论,很快发展为拳脚相加的武斗,继之,也遵循中国大陆当年“文革”武斗规律,演变为石头、棍棒、钢钎、梭镖、狼牙棒的“冷兵器”混战。

     进入7月后,两派的武斗,逐渐开始进化为枪炮大战,而空压厂的两派不仅舞枪弄炮,进而将该厂生产的坦克投入武斗,并以之来武装本派的武斗队伍。

     7月21号,空压厂已经发了枪,机械学校的八一五也已经有枪了。

     7月27日,空气压缩机厂造反派将坦克开出厂到杨家坪街上示威。

     7月28日,重大八一五三○一武斗队派出三三、三四、三五纵队到大型国防企业空气压缩机厂“协助守厂”,得到该厂八一五派“八一兵团”为其配置的坦克、机枪等武器。

   7月31日,空气压缩机厂八一五派武斗队从厂内向鹤高路居民区发射燃烧弹,烧毁区劳动调配站、废品收购站及民房18户。

     8月2日,两派在大型国防企业空气压缩机厂武斗,死伤多人,动用了坦克。厂俱乐部被烧毁。重庆大学八一五战斗团三0一武斗队在参加该厂武斗中3人被击毙(其中一人为纵队长),重伤致残1人。八一五派占领全厂后,出于报复,竟枪杀“俘虏”泄愤。

     8月5日,空气压缩机厂八一五派武斗队将坦克开出厂区,经沙坪坝到市中心解放碑示威,进城公路沥青路面上被压出的坦克履带印痕很久未消。

     8月8日,空气压缩机厂 “军工井冈山”的武斗队将坦克开出厂区,经沙坪坝到市中心解放碑,沿途开枪开炮示威。同日,重大“八·一五”“三○一”武斗队负责人伙同空气压缩机厂、中梁山煤矿八一五派武斗队将该煤矿军管会9枝枪械及弹药全部抢走,三○一武斗队负责人独得6枝枪。

      为配合大坪、潘家坪地区武斗,重庆大学八一五战斗团三0一武斗队驻空气压缩机厂的三三、三四、三五、三七纵队参加攻打反到底派占据的九龙坡黄桷坪王家大山重庆电力学校,在武斗中死8人,伤7人,是重庆大学八一五战斗团在文革武斗中损失最大的一次。

      反到底派军工井冈山一武斗队头头李鲁沂在增援电力学校时被击毙。反到底工总司武斗头头邓长春闻讯后在武斗“舰艇”《反到底一号》(即原人民5号)上举行追悼会,下令枪毙八一五派俘虏2人,抛尸江中,为李鲁沂“祭灵”(其中一人未死)。

     8月2日,两派在空气压缩机厂武斗,死伤多人,动用了坦克。该厂八一五派武斗负责人方文正在久攻不克时下令将反到底派占据的厂俱乐部烧毁。重大八一五三○一武斗队在攻打该厂医院和水塔一线时纵队长谢宗正等3人身亡,重伤致残1人。八一五派占领全厂后,该武斗队负责人出于报复下令将该厂无辜群众1人从家中抓出杀害。八一五派武斗队并将从家中抓出杀害的无辜群众7人拖往石灰窑焚尸灭迹,途中发现有枪杀后未死者由师专附中武斗队补枪致死。

     10月1日,重大八一五《815战报》第42期发表《毛泽东思想的一曲凯歌/记我们身边的麦贤得——董继平同志》,报道重大八一五三○一武斗队成员董继平在8月初空压厂武斗中负伤头部中弹,脑浆迸出,经救治后,能用唯一能活动的左手写“毛主席万岁”、“815,301”。

     8月16日晚上,反到底派驻南岸黄山武斗人员200余人到建设机床厂领枪,途中为免遭封锁必经之路的空气压缩机厂八一五派据点时遭到射击,于是抢劫了九龙坡机务段一列火车,因扳错道岔,火车驶出后撞上另一列停在道上的列车,幸因速度较慢而未出轨。次日返回时,武斗人员又拦截了一列火车,躲进邮政车中通过危险地段。

     8月8日,空气压缩机厂八一五派武斗队将坦克开出厂区,经沙坪坝到市中心解放碑示威。

     8月8日,重大八一五三○一武斗队负责人伙同空气压缩机厂、中梁山煤矿八一五派武斗队将该煤矿军管会9枝枪械及弹药全部抢走,三○一武斗队负责人独得6枝枪。

     8月中下旬,两派在杨家坪地区空气压缩机厂等地进行的大规模武斗,参与人员上千,动用了枪炮、坦克,持续一周左右,许多街道房屋被毁,双方死亡上百人。

     8月22日,在中央文革作出要求重庆两派停止在大型国防企业空气压缩机厂武斗的“三点指示”后,两派继续在该厂武斗。

    当日,八一五派撤出空压厂,撤出前,方文正“阴险地问大家,地下室二十多个所谓俘虏怎么办?有人说用手榴弹去把他们全炸死。方文正同意了并指名三个学生去执行,……后地下通道堵塞,被火力封锁不通,未去炸成。23日晚,……一个叫何大发的说,‘全部炸死太多了,把有血债的五个打死’,方文正同意了,并叫何大发带三个学生去执行,何大发就将五个人提出来带到一个车间旁边枪杀了。……特别残忍的是刘素德同志怀孕五个月。邓(刘的丈夫,也属五人之一)说:‘你们把我杀了,不要杀我爱人’,遭到何大发拒绝,邓又要求说,‘你们等刘素德把孩子生了再杀吧!’何大发等人说不行而全部枪杀了。”

    8月中下旬,两派在杨家坪地区空气压缩机厂等地进行的大规模武斗,参与人员上千,动用了枪炮、坦克,持续一周左右,许多街道房屋被毁,双方死亡上百人。

    1968年6月30日至7月2日两派在空气压缩机厂大规模武斗,动用了三七炮、四联高射机枪、坦克、装甲车、轻重机枪等,八一五派攻占全厂。

    9月1日周恩来听成都军区司令员梁兴初汇报说到重庆空气压缩机厂武斗中一夜之间打了1万余发高射炮弹时,痛心地说:在越南1万余发炮弹能打下多少美国飞机!

(资料来源:红卫兵小报;揭批“四人帮”在重庆的帮派人物资料;何蜀:《重庆文革武斗大事记》)
    
(余习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57606f01014gqy.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