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512阅读
  • 0回复

周孜仁:《云南文革史稿》导言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云南文革史稿》导言

周孜仁

  云南作为边疆省,自古以来,距离中国的政治中心一直都显得很遥远。昆明著名的大观楼长联作者、清代诗人孙髯,在联中论及滇史,曾引“宋挥玉斧”一典,其意盖云,宋太祖赵匡胤得天下后,曾拔下绾发的玉斧在地舆图沿大渡河一划,称“此外非吾所有也”,其后150年西南疆果然鲜有边患。元明以降,虽然中央政权驻军屯垦,官吏由“土官”改为“流官”(所谓“改土归流”),逐渐强化了对云南的统治,但毕竟山河阻隔,云南的社会、政治、经济一直与全国的政权中心关系都相对疏离,直到上世纪50年代,用铁血军事手段建立的共产党中央政府才终得彻底改变了这种局面。

  事虽如此,由于历史和地域的原因,云南的经济、文化总是处于相对落后的情况,其丰欠治乱,达与不济,对全国实在没有什么影响。直到1965年1月,第一条“通向国内”的铁路“贵昆路”才正式开通(原来仅有一条所谓“云南十八怪”之一的“不通国内通国外”的滇越“米轨铁路”,和一条更窄的“寸轨铁路”从锡城个旧通至盛产豆腐的石屏县),昆明机床厂(前身为抗战时期建立的中央机器厂)曾被誉为“全国八大机床厂”之一,其拳头产品“坐标镗床”销往内地,尚需绕道越南,从海防港转运广西再入境中国。据官方统计,1966年云南的工农业总产值47·5亿元,仅占全国的1·87%;财政收入5·4亿元,仅占全国的0·97%还少〔1〕。

  经济的落后毫不影响北京强大的政治辐射力和行政管理效率。老百姓说:北京打个喷嚏,云南就会感冒。更何况“伟大领袖”毛泽东亲自发动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完全就是一场“史无前例”的政治大瘟疫,云南虽山河遥远,又如何抵挡得住?云南本来传统、平和、温润的社会怎能不遭遇大感染、出现大疯狂、最后演出一场空前的大灾难?文革结束后的1977年3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先念在接见云南主要领导时明确称“云南是受林彪、‘四人帮’破坏的重灾区”〔2〕此话确乎不假。

  1966年到1976年,云南动乱的疯狂性、斗争的残酷性,群众间你死我活的仇雠厮杀,绝不下于全国其他省区,甚至更有甚之。文革10年,三任半省委书记,二人凶死(闫红彦自杀,谭甫仁被暗杀)、一人郁郁而终(周兴在全省动乱、尤其是滇南沙甸的军民武装大厮杀一个多月后病故)、贾启允被邓小平点将临危受命,可惜不满一年,即因贾在批邓风潮中“变节”而在1976年的风云突变后黯然落马,只算得半任。而两大派群众,十年间一直在政治博弈中彻底地、残酷地翻烧饼:先是恶斗3年,其中一派因“路线正确”稳掌大权7年,另一派落败,被“新生红色政权”以“划线战队”为由,以群众专政的形式对失败者实施镇压,造成冤假错案15000余件、打伤致残6·1万多人,迫害致死1·7万多人〔3〕。手握大权这一派曾经很自豪,说全国真正由造反派掌权的,除了上海,就只有云南了。

  1976年十月政变,“四人帮”垮台,云南政局重新洗牌,过去惨败的一派转而上台,完全掌握了对另一派绝对的罪责追溯权。这一次,他们名正言顺以国家暴力的名义对失败者进行大规模的“揭、批、查”。据《云南五十年大事纪》记载,全省共清查“重大事件”1816起,全省进入县以上机关的另一派群众代表,定为“与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有牵连的人,共7659人,分别被关押、审查、批斗。民间资料提供的数据则要大得多,据2017年3月10日原省妇联主任包亚芳等全省14个州市上访代表88人(均为入狱刑满的原群众组织领袖)写给中央第十一巡视组组长徐令义的申述报告〔4〕统计:“云南全省受到审查、批斗、办各种‘学习班’”共150多万人,判刑入狱的5万多人,判死刑2人。在整党“清理三种人”中,受到党纪、政纪、开除公职、劳动教养、无故清退回家等15万人。在审查期间,刑讯逼供打死、逼死、逼疯1000多人”对于主要的知名群众领袖,都进行了形式公开的“正义的审判”。本书附录全文照登了几则这些法律文书,在中国法制日益完善的今天,重读这些判决书中囿于时代、囿于当时政治需要而难免多用政治替代法律、以言定罪的荒唐可笑,不觉让人唏嘘。时过境迁,当年的荒诞激情与残忍互害早已烟消火灭,死难者的断碣残碑都付与了苍烟落照,幸存的风云人物,则已风烛残年,只能在因生活困窘而不断上访与“维权”中消磨生命最后的日子。

  文革结束40余年后的今天,云南的掌权者已经换了一茬又一茬,经济发展突飞猛进,改革进入深水区。文革的惨烈悲剧让人们对于政治实用主义的虚假和对主义的真伪莫辩荦然于心,再无兴趣。云南几千年曾经淳朴的民风旧俗不复存在,激情岁月的信念和理想亦随风远逝,唯有物质主义成为了最为现实亦最为诱人的奶酪,于是,短短几十年,云南就有了全国闻名的白恩培、李嘉廷、仇和、孔垂柱、沈陪平、高劲松〔5〕等为代表的一长串大小贪官“塌方式”地倒台。既得利益集团与广大老百姓之间的矛盾日趋激化……执政当局自己的头疼事还多着呢,哪有工夫去考虑他们那些陈谷子烂芝麻?云南边疆当年的草民英雄,他们的问题本来就是历史酿成的,也就只能让历史去遗忘与评说了,说得再具体一点,只有随着时间的流逝,等待自然规律去彻底了断他们的诉求。

  同样,作为这一段历史的见证人,现在唯一能够、也应该做的,就是将他们,及与之相关的云南文革岁月故事打捞起来、抢救下来,记录于纸,留给后人们记忆、解读和评说。

注释:

〔1〕《当代云南大事纪要》(当代中国出版社1996年版)第335页。其时全国的经济总量:工农业总产值为2534亿元,财政收入为558·7亿元。
〔2〕中共云南省委党史办《云南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大事纪实》第418页
〔3〕《当代云南大事纪要》第371页
〔4〕 共有14个州市88名代表实名签字。
〔5〕 白恩培,曾任云南省委书记十年,2006年以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李嘉廷、曾任云南省长,2001年因贪污受贿罪被判处死缓;仇和,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2016年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孔垂柱,曾任云南省副省长,2014年3月,接受调查期间查出艾滋病,自杀既遂;沈陪平曾任孔垂柱秘书,后为云南省副省长,2015年,沈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高劲松,曾任昆明市委书记。2017年,因犯受贿罪、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

http://hx.cnd.org/2017/08/21/%E3%80%90%E5%8D%8E%E5%A4%8F%E6%96%87%E6%91%98%E5%A2%9E%E5%88%8A%E3%80%91%E7%AC%AC%E4%B8%80%E2%97%8B%E4%B9%9D%E4%BA%8C%E6%9C%9F%EF%BC%88zk1708d%EF%BC%89%EF%BC%88%E4%BD%9C%E8%80%85%EF%BC%9A%E9%99%88/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