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130阅读
  • 0回复

海南日报:50多年前的证件:时代的微缩记录(蔡旭阳)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蔡旭阳收藏的50多年前的证件。本报记者卓兰花图/文



蔡旭阳老人收藏了几十张50多年前的各类证件,其内容都与海南有关,包括:“四清”工作证、出席证(出场证)、选民证、通行证、通讯员证等。


  “当年我是收而无心,最近在梳理旧资料的过程中把它们翻了出来。”蔡老给记者展示了27张证件,年代最久远的,时间跨度长达52年。


  1952年,蔡旭阳还是湖南省华容县第六区区长,某一天,中南局突然神秘调他到海南岛搞橡胶事业。




从此,他在海南岛上一扎根就是54年,为海南的橡胶事业奉献了青春和才智。在海南,“当年参加这会那会,多如牛毛,当时觉得好玩,就把这些证件收藏起来。”


  但还是有不少证件蔡老当年用过随手就扔了。因为这些证件一是个体小、不易收藏,二是设计不美观,看不出特别有意思的地方。“那个年代,一张小卡片,到底不是名师大家的手迹,扔了就扔了。”


  其实,有些证件还是附着些历史信息的。就如这5张“四清”工作证件。


  一张“四清”会议入场证:海南“四清”运动工作总团重要会议入场证 时间:1964年12月17日上午8时地点:金江戏院编号:301。入场证上还盖了一个“四清运动工作总团政治部”的红印章。这张入场证设计得很简单,且是油印的,纸张泛黄,薄而脆。一转眼,距离开会的那一天,已经过去了42年。蔡老说,当年“四清”工作会议开得勤,重要会议就是及时传达中央的有关文件和指示精神。


  而另一张“四清”会议入场证的全部文字如下:海南四清总团分团长会议入场证地点:区党委礼堂时间:1966年2月1日至8日。这张入场证在于它提供的信息十分隐蔽。蔡老当年是保亭站(原是保亭育种站,现在的保亭热作所)“四清”分团团长,经常要出席各种会议,从保亭坐长途班车到海口来开会,一开就是7天!“当年大家的革命斗志旺盛、组织纪律性强,没有谁在会议中途请假或者离开会场。”蔡老说。


  蔡老今年80高龄,仍能清晰地忆起在海南参加“四清”工作的情形。当年,他一个操外地口音的年轻干部,组织上经过考察了解,信任他,派他去搞“四清”工作,下到海南的乡镇去和群众“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他年轻,工作热情高涨,但在与群众接触的过程中,问题就来了。他听不懂海南方言,群众也听不懂他带着湘音的普通话,常常出现“鸡同鸭讲”的搞笑场面。所幸,百姓的善良和质朴,他的谦虚和好学,尴尬的场面随着时间推移而日渐消失。


  蔡老还收藏了不少会议出席证。“现在的出席证,无论在材料上、制作方式上,艺术风格上可谓花样百出,五花八门。但对比二三十年前的纸质出席证,到底哪一种更环保和节约资源呢。”采访中蔡老自语。


  他收藏的多张出席证,全是纸质卡片,几乎是清一色的传统面孔,不见一点花头和修饰,唯独在颜色方面做一些变化,如桃红、本白、橙色、浅绿等。当年的出席证,其内容不外乎会议名称、时间、地点、姓名等,一目了然。如今的出席证,塑胶的、过塑的、带皮套的、磁卡(IC卡)式的,有的形式甚至大过内容。


  蔡老说,从他收集的各类证件可以看出,上个世纪五十至八十年代初,人们的行事风格稍显古板,审美观也拘泥于条条框框,时代的变迁中,这些证件都将成为客观记录那个年代的小小缩影。

http://news.sohu.com/20061005/n245649039.s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