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887阅读
  • 0回复

田友恭:文革初期的学校生活(潍坊一中)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回忆:文革初期的学校生活

                        田友恭
    1966年6月潍坊一中贴出第一张大字报以后,整个学校乱了套,课不上了,揪斗老师,批判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记得我们班的语文老师黄骏,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老头儿,也被勒令站在讲台上低头接受批判。十四、五岁的些毛孩子懂个啥,班里分成了好几帮,干部、贫下中农等子女红五类是一帮,地富等子女黑五类是一帮,还有城市贫民等不着边际的另类又是一帮,课桌围起了几个大圈,各自活动,可笑的很。我们的年轻英语李老师和班里女生高春谈恋爱,也被批斗。
    9月5日大串连开始,学校霎时没了人。11月中旬,中央文革小组通知回校闹革命,大串连停止,学校又满了学生,冒出了几十个造反组织。在这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时刻,我这一贯要求进步、努力学习的学生也不想落后。我和好友房建国、徐文玉三人都住城里,平时一块儿上学、放学,一块儿耍,商议了个名:潍坊一中毛泽东主义红卫兵造反队满江红战斗队,俺仨也在组织了。这是1966年12月14日。只是有一大遗撼,当时极喜爱毛主席诗词,仨人常在一起吟诵比赛,搞不懂满江红只是个词牌,还以为毛主席是说满江满山都红彤彤呢。唉,当时初中一年级的学生,原谅吧。我们这个组织成立后办了一件事,找别组织借来钢板、油印机印了一份传单《周恩来以及康生、陈伯达、江青、王力、张春桥、戚本禹、谢镗忠、关锋、姚文元、谢富治接见首都红卫兵以及外地革命师生座谈会的讲话》,篇幅很长,18开纸印了9页。我印像里面我们仨人轮流刻蜡纸,整整干了一个礼拜。共油印了150多份。从我保存的这份来看,四十多年前三人的不同笔迹历历在目,给人惊讶。一个月后,进入寒冬,我们这个组织自动解体了。
    1967年2月以后,红卫兵组织开始分化成两派,围绕夺权开始争斗,学校里更乱了。俺们仨人成了逍遥派,在家呆不住,常去的地方是城里邓发街小学西邻市图书馆阅览室看书,城里南巷子市工商联院内打乒乓球,北马道城墙爬铁架子,在房建国家里练哑铃、比胳膊谁的粗。好自在呀。
    1967年10月14日,中央发通知要求复课闹革命,学校通知学生都回校上课。开始我们坐在课堂上,还能坐住,但心就是收不回来,再也找不到刚上中学时那种感觉了。不久,市级革命委员会夺权斗争几次反复,学校重被卷入,光闹革命不上课,同学们有的坚持到校,有的三日打鱼二日晒网,有的干脆去干临时工了。还是一锅粥。1968年8月25日,中共中央通知工宣队进驻学校,潍坊一中651班来了一位坊子煤矿的李姓黑脸工人,秩序趋于平稳,直到1968年年底开始上山下乡。


   这是文革初期满江红战斗队印的传单,是极珍罕的东西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72df6f0100cqzr.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