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139阅读
  • 1回复

[原始文献]“红色堡垒”里的革命命火车头:记国棉十七厂最早杀出来的六个共产党员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红色堡垒”里的革命命火车头:记国棉十七厂最早杀出来的六个共产党员
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国棉十七厂是全市一面鲜艳的红旗,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个。在这个“红色堡垒”里,王洪文、唐文兰、孙一中、董秋芳、孙德永和徐玉起等六名共产党员,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哺育下,在阶级斗争和两条路线激烈搏斗的大风大浪中,带领广大革命群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群众称他们是“‘红色堡垒’里的革命火车头”。

  (一)

  一九六六年六月一日,伟大领袖毛主席亲自批准发表了全国第一张马列主义大字报以后,一场惊心动魄的阶级斗争,就在这个厂如火如荼地展开了。
  这个厂的党内一小撮走资派预感末日来临,就耍阴谋,施诡计,打了“死老虎”就想偃旗息鼓,草率收场。在保卫科工作的王洪文、唐文兰、孙一中、董秋芳、孙德永和徐玉起等六个共产党员,在这激烈的两条路线斗争的关键时刻,认识到这就是一场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斗争。他们一起学习了毛主席《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等光辉著作,抱着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党中央,誓死保卫无产阶级专政的坚强决心,在六月十二日,联名贴出了《剥开党委画皮看真相》的大字报,一针见血地提出“打倒资产阶级当权派,挖掉修正主义老根”的响亮口号,并用大量事实责问旧党委:你们为什么象害怕瘟疫一样,害怕搞阶级斗争?你们推行的修正主义干部路线,不是为资本主义鸣锣开道又是为什么?你们要把整个厂八千个职工引向什么地方去?这张大字报冲破了一度“万马齐喑”的沉闷空气,象一颗重磅炸弹在旧党委的心脏爆炸了开来。
  于是,一小撮走资派就利用职权,开动全副机器,对这六个同志组织围攻。从此,他们被严密地监视起来:走路有人盯梢,说话有人偷记。把他们做发动群众的工作,污蔑为“搞武装暴动”,是以保卫科为中心的“反革命黑线”,凡接近他们的同志,都成了“反革命集团”的嫌疑犯,并且用开除党籍来威胁他们。
  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
  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下,这六个共产党员还是坚持发动和组织群众,对党内一小撮走资派进行坚持不懈的斗争。旧市委一看情况不妙,就派来了所谓工作队。这个“灭火队”进厂以后,为了蒙蔽群众,表面上也把他们当成“积极分子”、“依靠对象”,暗地里把许多革命闯将全部打成“假左派”、“投敌分子”、“反革命”。革命群众之间的大字报越贴越多,而对走资派却不批不斗。这些情况,引起了王洪文等同志的深思。就在这个时候,毛主席亲自主持制定的《十六条》公布了,毛泽东思想的阳光又一次照亮了他们前进的道路,他们透过现象看清本质,认识到旧市委工作队完全是站在反动的资产阶级立场上,拚命包庇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把运动引向邪路。
  在这两个阶级、两条道路、两条路线斗争的关键时刻,他们为了保卫毛主席,保卫毛泽东思想,保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又一次投入了一场新的更加艰苦、更加曲折,冒更大风险的斗争。他们遭到了工作队的残酷镇压,在工作队的煽动下,他们有的遭到长时期的围攻,有的被毒打吐血。但是,他们没有退缩,没有被压垮,他们立下了准备被开除党籍、准备坐牢、准备杀头的决心,高举“对反动派造反有理”的大旗,坚决斗争到底。他们向毛主席宣誓:“头可断,血可流,捍卫毛泽东思想的决心不可丢;山可撼,地可摇,无产阶级彻底革命的意志不动摇!”
  
(二)

  一九六六年八月份,他们带头起来造陈丕显、曹荻秋之流控制下的旧上海市委的反。因为大部分群众还被蒙蔽,不明真相,革命烈火刚刚燃起,就被工作队扑灭了。斗争初次失利后,他们遵照毛主席的教导,总结了经验教训。在学习了毛主席关于打人民战争的有关教导后,便分头深入群众进行秘密的革命串连,做艰苦的发动群众、组织群众的工作。
  他们怀着对毛主席的赤胆忠心,串连了三十多人,成立了“誓死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战斗队”。在厂里无法活动,就到家里和公园里去,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学习中央报刊社论,经常到深夜二、三点钟才稍稍休息一会儿,第二天照常上班工作。
  他们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也去武装非党革命造反派战友的头脑,向他们诉说自己深受地主、资本家剥削和压迫的家史,谈做童工的辛酸遭遇,谈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民还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谈革命先烈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而英勇献身的故事……对战友们进行阶级教育;要求大家牢记阶级苦、不忘血泪仇,为全人类的解放而英勇战斗。在斗争最困难的时候,他们就用毛主席的话鼓励战友们:“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他们说:“革命,就要作好长期和艰苦斗争的准备”,“斗争要坚持‘有理,有利,有节’”,“要团结广大革命群众,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
  在这六个共产党员的带领和影响下,不少革命造反派战士在严峻的阶级大搏斗中逐渐成熟起来,他们团结了一大批群众,形成了一支一千多人的革命造反派队伍,成立了“永远忠于毛泽东思想战斗队”。
  在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指引下,在这六名共产党员和非党优秀造反派战士的带领下,国棉十七厂走在革命斗争的最前列。他们把炮轰旧市委一小撮走资派的大字报和革命传单贴到旧市委机关的大门口,并且冲破重重阻挠,串连了两百多家工厂,得到了兄弟工厂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声援和支持,共同发起筹建了“上海工人革命造反总司令部”。
  “工总司”的诞生,犹如平地一声春雷,一支浩浩荡荡的革命造反大军形成了。上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主力军“杀”上了历史的舞台。“工总司”的成立,敲响了旧上海市委内一小撮走资派的丧钟,宣告了中国赫鲁晓夫在上海的代理人陈丕显、曹荻秋之流彻底垮台的日子已经不远了。从此,上海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便沿着伟大舵手毛主席指引的航向,进入了新的里程,不断地从胜利走向胜利。

  (三)

  这六个共产党员用自己无私无畏的斗争,团结和影响了这个厂的广大革命职工,组成了革命造反大军。与此同时,工作队也在一夜之间策划成立了“捍卫毛泽东思想委员会” (就是后来的赤卫队),以便保护他们自己,同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相对抗。当时被蒙蔽的有五千多人。在这种情况下,这六个共产党员带领革命群众,始终牢牢掌握斗争的大方向,把矛头对准党内一小撮走资派和一切阶级敌人,对准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对一般受蒙蔽的群众,则始终采取教育、帮助、团结的态度。不少同志明白了真相,纷纷退出“捍卫毛泽东思想委员会”,回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造反队就贴大字报表示欢迎。
  有一次,他们召开欢迎新队员入队大会,工作队就策划破坏,以捏造“造反队打人”为名,煽动大批受蒙蔽群众,离开生产岗位,气势汹汹,包围会场,并且绑架了一个造反队的骨干。这时,不少造反队员十分愤恨,要求队部同意他们“杀”出去救战友。是同意还是反对?关系到贯彻不贯彻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大问题。他们理解战友们的心情,但是想到毛主席“以革命利益为第一生命”的教导,就心明眼亮,毅然采取了反对的态度。他们欢迎广大受蒙蔽的赤卫队员进入会场,展开说理斗争,拆穿工作队耍弄的挑动群众斗群众的阴谋,不仅避免了一场大规模的群众冲突,而且使不少受蒙蔽的群众弄清了真相,纷纷回到毛主席革命路线上来,参加了革命造反队。
  “一月革命”中,由于陈、曹之流大刮反革命经济主义妖风,这个厂有二千八百多个赤卫队队员受蒙蔽离开生产岗位,使生产任务受到严重影响。当大批受蒙蔽的群众回来以后,有些造反队员想用揪、压的办法“煞一煞”赤卫队的威风,并且提出要扣掉他们的工资,不然就是“右倾投降主义”。当时,留在厂里的几个最早“杀”出来的共产党员,就及时组织广大造反队员,学习毛主席关于“必须实行马克思所说的,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的教导,发动大家去做深入细致的政治思想工作。他们发动群众揭露工作队和厂内一小撮走资派的反革命罪行,批判中国赫鲁晓夫的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和反革命经济主义妖风,广大受蒙蔽的群众提高了觉悟,大杀回马枪,站到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上来,使革命造反队的队伍壮大到四千八百多人,孤立了一小撮阶级敌人,为建立厂革命委员会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四)

  一九六七年四月十一日,厂革命委员会成立了。这六名在运动中紧跟毛主席,为捍卫毛主席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冲杀在最前面的共产党员,得到了战友们的深切爱戴和拥护,大家一致推选他们担任革委会的成员。但董秋芳、孙德永和徐玉起三位同志考虑到革委会成员的分布面,主动提出自己不要参加革委会领导。他们说:“革命不是为了当‘官’,而是为了国家不变色,党不变修,工人阶级不变质。”他们勤勤恳恳踏踏实实地为革命工作,以实际行动支持厂革命委员会为无产阶级掌好权,用好权,为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作出了新的贡献。
  去年七、八月份,上柴“联司”和“支联站”一小撮坏头头在社会上不断兴风作浪,妄图制造“上海第二次大乱”,破坏新生的上海市革命委员会。当时在厂工作的唐文兰、孙一中、董秋芳、孙德永、徐玉起五位同志,始终立场坚定,旗帜鲜明,站在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一边。
  在“八.四”行动中,国棉十七厂是第二线指挥部,担负着保卫杨树浦发电厂、杨树浦煤气厂、上海炼油厂等单位的重要使命。在那些紧张战斗的日日夜夜里,他们和广大革命群众一起,经常通宵不眠,在指挥部值班。由于他们同“联司”和“支联站”一小撮坏头头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一小撮坏蛋就扬言要绑架他们中间的一个同志,并且准备砸她的家。当时,有的同志为了保护她的安全,替她找了房子,叫她搬家,但是这位同志坚决不搬,她说:“为了保卫毛主席,保卫新生的上海市革命委员会,我流血牺牲都可以,难道还怕几个坏蛋抄家!他们可以把我的家砸烂、踏平,但共产党员保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这颗红心是永远砸不烂的;只要我的心脏还在跳动,就要永远跟着毛主席,同广大革命群众一道向阶级敌人作殊死的斗争!”
  毛主席最近教导我们:“我国有七亿人口,工人阶级是领导阶级。要充分发挥工人阶级在文化大革命中和一切工作中的领导作用。工人阶级也应当在斗争中不断提高自己的政治觉悟。”这一最新指示下达后,国棉十七厂闻风而动,紧紧地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林副主席为副的无产阶级司令部周围,坚定不移地落实毛主席的最新指示。他们派出了六百十九名优秀工人,进驻高等院校和一些“老大难”单位,以解放全人类的伟大气魄,发扬无产阶级的坚决彻底革命精神,沿着毛主席所指出的伟大目标前进。
现在,这六位共产党员,决心戒骄戒躁,谦虚谨慎,在斗争中不断提高自己的政治觉悟,在坚决完成毛主席提出的认真搞好斗、批、改的伟大历史任务中,在夺取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全面胜利的战斗中,继续起革命火车头的作用。


中国文革研究网录入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03-23

图片:



国棉十七厂最早杀出来的六个共产党员:

王洪文、唐文兰、孙一中、董秋芳、孙德永和徐玉起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