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33阅读
  • 0回复

杨奎松:学术研究要发人所未发,言人所未言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所谓前沿问题,就是与现实联系较为紧密的问题;所谓热点问题,就是引起较多人关心的问题。而无论前沿也好,热点也好,它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肯定有一定的敏感度,不会是那种四平八稳,引不起任何争论的问题。但是,与现实联系较紧,引起较多人关心的党史问题,能争论吗?于是,我们又回到党史研究的老问题上来了:中共党史研究能不能有新意?


  任何一门学问,要想存在下去,都必须要不断求新。自然科学是如此,社会科学也是如此,惟独中共党史研究有些例外。大同小异的内容,大同小异的资料,十年前是它,五年是它,拿到今天,题目变变照样发。许多人不爱看党史文章,写得八股不八股不论,缺少新意是最大的问题。


  讲深化党史研究,未必是哪儿前沿往哪儿去,哪儿热闹往哪儿钻。实际上,基础问题研究不透,研究前沿问题也难有深度;整体研究上没有新意,研究热点问题同样难以给人多少启迪。中共党史研究,不论是就它的研究队伍,还是就它的研究成果来说,这些年一直在逐渐萎缩。这一方面是社会需求大幅度减少造成的,另一方面也与党史研究本身远离社会需要,总是在炒冷饭有关。


  是不是社会大众不需要党史研究?当然不是。看一看报摊上那五花八门的杂志,看一看书店里那琳琅满目的图书,凡是谈历史的,一多半都是谈党史问题的。只不过,它们所讲的,大都不是我们教科书上讲的内容。的确,我们许多研究者不屑一顾,因为那些杂志和书籍里面有不少胡编乱造的东西。但是,为什么这些杂志和书籍买得那么火?一个基本原因,就是因为那些杂志和书籍里面讲的内容或者前沿,或者热点,而关键在于有新意。


  《中共党史研究》今年第2期刊登了李向前的一篇小文章,介绍美国哈佛“费正清中心”的Seminar。其中讲到,在那里,Seminar隔三差五就是一场,但参加者仍旧非常踊跃。联想到我们这里做研究,大家各自为战,连班都懒得上,更别说热心去听谁做学术报告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这里值得总结的原因很多,但有一个原因是应该提到的,那就是,那里的学术空气十分活跃,每个讲演人都是发人所未发,言人所未言,每个听讲的人也都想利用这个机会受点启迪,或发点议论,从而帮助自己考虑问题。


  事实上,每一个在欧美国家做过一些研究的研究者,都能够注意到一个重要的情况,那就是,那里的研究几乎不存在炒冷饭的现象。几乎所有的研究论文和论著,都被要求列出前人在这方面的主要研究成果,并说明你的新意何在。一句话,要发人所未发,言人所未言。


  要发人所未发,言人所未言,不是一件容易事。它要求我们研究者一定要有相当敏锐的观察力,要有较好的史学功底和理论能力。鼓励这一点,事实也有助于党史队伍的建设,奖勤罚懒,优胜劣汰。


  当然,要做到能够发人所未发,言人所未言,首先是我们的主管部门要很清楚学术研究和政治宣传的不同,要允许不同意见的发表和讨论,要避免先入为主地对有新意的研究成果发议论、做判断。可以肯定地说,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学术讨论的氛围,要想深化党史研究几乎是不可能的。任何学术问题,不讨论是不能进步的。只有允许我们的研究者去大胆地探索,党史研究才有可能进步,我们也才有可能真正去深入研究那些无疑是会比较敏感的所谓前沿问题和热点问题。


此文出自《中共党史研究》,1998年,第4期,《中共党史研究前沿和热点问题座谈会发言摘要》


http://www.aisixiang.com/data/33174.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