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14阅读
  • 0回复

李文会:一个红卫兵的自述(山东省荣成县)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一
    
    截止目前,我先后参加的社会组织有:

    1959年6月1日参加了中国少年先锋队。8岁戴上了红领巾。老师说:“她是红旗的一角;她用革命先烈的鲜血染成。”
    1964年5月,团中央委托山东省荣成县石岛镇共青团委员会试点筹办“中国共产主义少年团”,我入了少年团,并成为“中国共产主义少年团”的第一个团支部书记。团徽是白塑料底上印着红字的胸牌牌,红字是“中国共产主义少年团”。(后因团中央的原因,此组织成立不到半年便宣布解散)我村的团支书说:“你很荣幸,成为中国的第一个试点的团支部书记。”
    1965年11月3日参加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左胸前戴上了火红的团徽。老师说:“全班50多名学生,你头一个入团,一定要好好学习,做一个让毛主席放心的好学生。”
    1966年8月参加了红卫兵。具体组织是“山东省荣成县第二中学鲁迅战斗兵团”,左臂上佩戴着白字的毛泽东书体的红卫兵袖章。十五岁的少年了,决心:“一定听毛主席的话。关心国家大事。坚决打倒党内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誓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1974年3月4日,在部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无产阶级先锋队的一员。(此时,本人的确是无产阶级,没钱没物,有的只是三身衣服、一床被子,再就是一套毛泽东选集和一本毛主席语录 )
   日前,女儿向我问起了文化大革命。提起了红卫兵,这使我感触颇深——人生多像一场梦啊!转眼间,45年逝去了,当年的红卫兵小将如今已是白发苍苍的老者了,可文化大革命的岁月 已成为挥之不去的记忆,时不时一幕幕的浮现在眼前......
                                   (未完待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d7b5a50102duat.html




    荣成二中座落在石岛南海之滨。1949年建校。校园面积一百多亩。四面套有高高的围墙。是全县两所完中之一。初中有12个班,高中6个班。初中招生的录取比例是20:1,高中生那更是百里挑一了。教职员工约八十余人。荣成二中在当时是荣成最好的学校,每年为全国大专院校输送二、三十名大学生。初中每年为各类中等专科学校输送大量学生。平日还为社会输送许许多多的文艺人才、干部、教师、空军飞行员等各类人才。

    时间大概是1966年的7月份左右,因为高二的马道清同学(后来干到地级市的人大秘书长)要到省里的干部学校念书,高二的张秀兰同学、初三的孙振崇同学要去八一电影厂当演员,(后来因文革两人都没去的成,张后来进了京剧团唱老旦,孙回乡做渔民,在海上摇了一辈子大橹)初二的曲中华同学被选为飞行员,(这家伙顽皮,在将要去航校的前几天,他到学校同老师同学告别,高兴了,和同学们到海边沙滩上玩骑马打仗,一不小心,磕折了胳膊,飞行员没当成,却做了一辈子赶牛车的把式)平日里,我们都是很要好的朋友。好同学要远行,高三的张德华同学(后来做了荣成官办红卫兵的总司令)刘忠泉同学(1968年到荣成革委会报道组写通讯报道,后来上了烟台市报道组,再后来又上了省里写作班子,最后干上了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办公厅主任)提议到照相馆照一张纪念照,当我们十几个同学照完像回学校时,见校园里乱哄哄的,全校的老师和18个班的学生全在教室、操场、宿舍、三五成群的议论纷纷。这时,我才知道:要停课了。不念书了。要闹文化大革命啦!
  
                                                                             (未完待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d7b5a50102duhq.html





    1966年6月毛泽东住在杭州。
    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几乎一两天就召集一次政治局常委扩大会议,研究指导文革运动。
    刘、周、邓三人于6月10日——12日前往杭州。两次参加毛泽东主持召开的讨论文化大革命的会议。
    杭州会议后,北京指导文革运动的责任就落在了刘少奇、邓小平身上。
    6月13日,在刘少奇、邓小平的主持下,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通知。宣布:1966年高校推迟半年招生,学生要全力以赴参加文化大革命。同时,刘少奇向各大、中学校派出了工作组,工作组的主要任务是指导学生搞文化大革命。
    北京如此,荣成当然也不例外,荣成县委也同全国一样,遵照刘少奇的指示,向荣成二中派出了以县委组织部长梁子安为组长的工作组。

    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是,梁子安部长来到二中头一件事就是召开了二中全校师生大会。在大会上,梁部长对全校师生进行了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的誓师动员大会,并来了一场激情澎湃的演讲,梁部长讲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理论问题——他说目前在我国的上层建筑领域有一伙资产阶级黑帮分子。并论述了黑帮分子的形成过程。他说,黑帮的形成是有着阶级性的。资产阶级是有着它的遗传性的。革命师生要把眼睛盯在学校里的资产阶级分子、地、富、反、坏、右分子身上。可是,无产阶级还有着它的变异性。因此,革命师生不光要把眼睛盯在阶级敌人身上,还要把眼光盯在我们内部那些阶级异己分子身上。
    好家伙,梁部长的一场动员会,把学校搅了个天翻地覆。没用两天功夫,荣成二中就打了五个大黑帮分子(老师),五个小黑帮分子(学生)。斗争对象的比例占百分之一。

                                                                            (未完待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d7b5a50102dunz.html






     荣成二中的文革运动,起初是在学校和工作组的领导下进行的。(北京、全国各地都是这样)在五个大黑帮(老师)之中,高中语文老师殷万钟和初中历史老师梁芬是属于出身不好和历史有问题的一类,殷老师年轻时曾参加过三青团,梁老师老家北京,父亲是资本家。这两个人没有啥现行问题。而相对殷老师和梁老师,其他三位老师则是出身没问题,非常年轻,且又很有才华的人。一位是高三一班班主任刘田园,(曲阜师院毕业生)一位是高二一班班主任魏人国,(山师毕业生)一位是初中生物老师洪育雄,(厦门大学毕业生)魏人国是第一个招大字报的人,大字报是在工作组的授意下,由魏人国所在班的的学生写的。主要揭露魏人国向学生传播资产阶级生活方式问题(关于两性生活话题、向学生展示他的裸体画作);继魏人国之后招大字报的是刘田园,刘田园的问题也是资产阶级思想严重,经常向学生灌输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讲吃,讲穿,讲享受;洪育雄的问题主要是生活作风问题,说他沉迷女色,还揭露他到医院妇产科去观看女人生孩子的全过程。五位老师就因为这点问题,就被学校领导、工作组、学生给打成了黑帮分子。记得他们五个人除了招大字报批判以外,还被处以管制劳动,当时学校食堂前要修一个篮球场,场地净是石硼和石壃,他们五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文弱书生被拉到工地上抡锤打钎,装药放炮,搬抬石头,干着繁重的体力劳动。此时的五位老师完全失却了以往文质彬彬的风采,见天低着头,埋着眼,象犯人似的永不休止地劳作着。
                                                                                                 (未完待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d7b5a50102duwi.html


一个红卫兵的自述——李文会(5)



学校工作组除了组织“文化大革命领导小组”领着
师生批斗黑帮老师以外 ,还对5个学生黑帮进行批斗,因为时过迁境,我对其他四个黑帮同学已模糊了记忆,但对高二二班栾彩军同学在宿舍里挨批斗的场面至今记忆犹新。 我们学生宿舍都是上下两层的木结构通铺。我们初中部的宿舍跟高中部栾彩军同学的宿舍是紧连着的。这天,栾彩军病了,而且病得挺沉。他躺在宿舍的二层铺上没起床。我是因为去高中部宿舍找一个同学才遇上了有几个同学围在栾彩军的周围在义愤填膺的举行小规模的批判会。记得主持会议的是栾彩军班里的干部于文华同学。当时在我的眼里,栾彩军,于文华都成大人了,他们的年纪大概都在二十上下,嘴上都长满了胡须,而且都是1米7、8的大个子。栾彩军仰面躺在铺上,于文华先是审问栾彩军:“栾彩军,你这个黑帮分子,你为什么对我们的社会不满,甚至是仇恨?”栾彩军躺在那里眨巴着眼,说:“我没有对社会不满,更没有仇恨社会。”于文华说:“事到如今,你还敢狡辩!”于文华朝身边的一个小个子同学撅了撅嘴,(我后来曾跟栾彩军,于文华一同在一所中学里当过老师。一次,我跟栾彩军提起他挨批斗的事,他告诉我那个小个子同学是他的最要好的朋友,两人如同兄弟,无话不说。我在1979年回家乡干支部书记,栾彩军和于文华仍旧当老师,栾彩军当上了校长,于文华做了一辈子教师)小个子猛地挤上前,揭发道:“栾彩军,不要抵赖了,你爹在生产队里当队长,社教中被群众定为四不清干部,群众要你爹退赔,你对此不满,扬言要去医院卖血替你爹退赔,这是你亲口告诉我的,你是抵赖不了的!”有小个子的揭发,栾彩军蔫了,紧闭着眼睛不说话。这时有人带头举拳振臂高呼口号,大家也都跟着高呼口号。喊过口号后,于文华强令栾彩军穿上衣服起床,下了床铺后,给栾彩军戴上了写有黑帮分子的纸帽子,有两个粗壮的同学一人拧着栾彩军的一只胳膊,架着栾彩军踉踉仓仓的上他们班上开批斗会去了。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d7b5a50102dx5k.html


一个红卫兵的自述——6


如果有人认为刚成立红卫兵时,每个学生都能参加红卫兵组织,那你就错了。在北京,头一拨红卫兵大多是干部子弟。他们出身好,根正苗红。红卫兵,顾名思义,就是红色的卫兵,谁的卫兵?毛主席的,党中央的。当时北京的红卫兵的一般装束是身穿绿色军装,头戴绿军帽,腰扎武装带,臂带红袖章,斜跨绿背包。试想,这身行头工农子弟谁能值得起?在我们这个远离京城的边疆小镇,起初的红卫兵也是由学校领导和县委工作组挑选出来的,(当时也称这些红卫兵为官办红卫兵)每个班只挑选3、4名同学参加。全校初中12个班,高中6个班,能参加红卫兵的不到100人。红卫兵里大多是共青团员,司令名叫张德华,是高三一班的,他是学校中唯一的学生党员。政委是县委书记于忠兼任的。大概九月底,学校又从官办红卫兵中挑选了50多名红卫兵作为代表赴京接受毛主席的接见。这时的北京,红卫兵运动已经如火如荼,工作组已经撤出了学校。过了些日子,这些在京城开了眼界的赴京代表从北京返回了学校,他们把北京的文革形势透露给广大学生。于是,学生们没有听学校领导和县委工作组摆布的了。大家踢开了学校领导和工作组,都自发地成立了自己的红卫兵组织。至此,全校近千名学生,不几天的功夫左臂都佩戴上了印有毛泽东书体的红卫兵袖章。记得当时大家都是自愿结合成立自己的组织,少的十几个人,多的三五十人,有的名叫“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有的叫“毛泽东主义红卫兵”,有的叫“东方红战斗兵团”,有的叫“鲁迅战斗队”,不长时间,学校里就相继成立了三十多个红卫兵组织。这些组织,有头领,有旗帜,有纪律。我参加了由高二一班为主体的“鲁迅战斗队”,三十六人中,就我是初中生。我们鲁迅战斗队还建立了共青团支部委员会。现在看来,这兴许是红卫兵历史上唯一的个团支部。这个团支部有书记,有委员,定期过组织生活,团支部在鲁迅战斗队里发挥着领导核心作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7d7b5a50102dxzd.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