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66阅读
  • 0回复

[中学生文革]陈司寇:现代文字狱亲历记(摘录)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陈司寇:现代文字狱亲历记(摘录)
——原治教研组长陈司寇老式访谈录
二、我的文革遭遇
我不是学校领导,只是个教研组长,本人也没有任何政治历史问题。但我是
文革中全校第一个被“打倒”的人。1966 年 6 月初,具体日子不记得了,我突
然遭到全校师生的揭发批判,被群众定为“三反分子”(反党、反社会主义、反
毛泽东思想)、反革命分子。我立即失去了人身自由,被关押、批斗、毒打、剃
阴阳头、强制劳动。我从一个平素有威望的优秀教师,瞬间变成了猪狗不如的人
民罪人。
群众的批判与怒吼,如同突如其来的暴风雨,皮鞭和拳打脚踢劈头而来,弄
得我蒙头转向,不知所以。回想起来,当时揭发批斗的所有理由,现在看来都非
常荒诞。
1.我被揭发批判的主要“罪行”
(1)所谓“陆定一黑线上的人”
运动刚开始时,有位同事在全校大会上揭发我,说我是“陆定一黑线上的人”。
陆定一是当时的中宣部长,文革中成了所谓“彭罗陆杨反党集团”的主要成员。
我成了这条黑线上的人,那可不得了了,原来 101 中还有这么个大黑线上的人物
啊!当时一下子在学校里就轰动了,学生对我的揭发批判,就此一哄而起。第二
天,高三(5)班几个同学曾来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解释给他们听的事实是:陆定
一的老婆严蔚冰,是我丈夫赵宝煦(时任北大政治教育系主任)系里的老师。文
革前,有一天晚上九点,陆定一去党校不知干什么,他老婆顺便搭他的车到中关
村我家找老赵淡工作。到晚上约好的时间,她又搭车离开了。这事本来跟我没有
关系,只因当时我是政治教研组的党小组长,有天临时安排党小组晚上开会。有
同事抱怨,说晚上家里有事不愿意开会。我随口就说:“咱们知足吧,看人家中
央领导陆定一,晚上九点了还出来工作呢。我们也就难得在晚上开这么一次会,
一两个小时就完事了。”没想到,这句话就成了我是“陆定一黑线上的人”的证
据。这不是捕风捉影吗?就此引发了全校师生对我的揭发批判,而且一发不可收
拾。(恶整严慰冰同事的老婆,算怎么回事呢?)
原载《“老三届”师生与北京 101 中——献给母校 70 周年华诞》第一部分:教职工及家属的文革经历
p107

周末文刊

刘邦除秦苛暴,「与父老约,法三章耳。」
而後来仍有族诛,仍禁挟书,还是秦法。
「法三章」者,话一句耳。 --鲁迅
2016 年第 30 期 7 月 23 日星期六

http://sunwinism.joinbbs.net/viewthread.php?tid=28074&extra=&ordertype=1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