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624阅读
  • 0回复

老阳:胡明之死无须由某个学生道歉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胡明之死无须由某个学生道歉  作者 老阳

您好!

朋友辗转交给我您有关薄一波妻子胡明之死内情一文。认真阅过,过程大致如此,最终结论存疑。

我也是当时轻工学院一学生,也是押送胡明回京的红卫兵一员。自忖说话对得起天地良心。

午夜胡明借上京广16次特快的厕所为名,离开人们视线,在厕所中死亡。真正的内情或许只有四个人知道:我们的一男一女头儿,列车长和乘警。其它的师生均在睡觉。

在那个年代,我们只知道她可能“自绝于人民”,而根本没有什么法学知识,更别提会去深究各种关联性了。

不错,薄一波等人平反后,我和若干同学寻思是要离开京城。我是个纯北京人,和老婆孩子南下某地做小生意,当时内心极其矛盾。

后来,看到薄的儿子步步高升,自然有担心有朝一日他若有权重查胡明之死的后果。我的一家逐后移民西亚,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背后没人罩嘛。平心而论,倒是没有人对胡明之死再掀波澜,并非每个人都是鸡肠小肚,有仇必报。

胡明之死是那个年代的悲剧之一。谁去负这个责任?我从未问过当时我们的头儿,也不知他和她的内心怎么想。

前些年有北京老三届中学生为死去校长写悔过书,表达道歉,砲打自己,这也无可厚非。人各有志,但个别人终究代表不了大多数人。我所认识的大多数校友,派别战友,都没有后悔自己那一段青春岁月,尽管我自己也被下放到部队农场劳动近两年后,才分配到工厂当技术员。

评价文革不是我们一两个过来人的事,老话题了,但在我个人内心中,能经历过可能现在八O后、九O后永远享受不到的四大民主,足矣。

目前我居住地区周边,近年来都有了民主,可不是写大字报的初级阶段,也有文功武卫,导致人不清不楚死亡事情,你要谁向死亡者道歉呢?

我以为,评价过往事与人,应兼顾当时政治现实。假如为了逢迎、酬庸,充当社会清望者,为权势增加说服力,坦白说,我是很看不起的。政治厮杀,无须把几十年前的无头公案拉进来掺合。你以为就替人烧了一注好香?

借用我女儿的话来说,真主保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81124f180101a6ad.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