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7阅读
  • 0回复

王希哲:关于毛泽东晚年“走西方英美资产阶级民主路”的思考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yangharrylg 从 百花齐放 移动到本区(2018-01-01) —
关于毛泽东晚年“走西方英美资产阶级民主路”的思考
(评徐海亮和项观奇两先生意见)


老王社长
===============
徐海亮:
过去听说毛泽东询问过田家英和戚本禹,对社会主义能不能胜利怎么看,田说一定能胜利,戚说困难很多,但主席老人家在就能胜利。毛的回答是年轻人没有说真心话,其实社会主义很难胜利,如果我们失败了,可能是三种前途:走德国的路,走苏联的路,或者英美的路。德国的路,法西斯主义,不赞成,苏联,搞修正主义,贝利亚、法西斯,也不赞成。相比之下,倒可能走西方英美资产阶级民主的路,倒不如走西方民主的路。

项观奇:
徐海亮提出的自然重要。我的看法是,一,以主席有据可查的讲话,文字为准。二,这个说法,是个大事,主席应有解释。只有现在提供的结论,不足为据。三,文革十年,特别提出理论问题时,未涉及此看法。四,我和戚老有过几次深谈。一再要我写的关于社会主义的书。书出版后,立即给他,他几日内读完五本,给我发三条短信,高度评价。但戚老一直未向我透露主席有这个想法。真有这个想法,那要看怎样表述。人都不在了,无法落实。两件事说法,我有考证,毛远新有证明。可定论。此想法有,那段文字,造的。
多年前,我听吕加平同志说,在文革中,主席也曾向姚、王等人提过类似提问,主席不満意他们的回答,自言自语地说可能走美式民主道路。吕说他是听谢静宜说的。真伪如何待考。
================

老王社长:
观奇兄:毛主席的话,当然要以“有据可查”的为准。但流传的戚本禹、谢静宜关于毛的这方面想法,我觉得,还是很值得思考的。因为你是知道的,我的想法,就与戚、谢流出的这尚待考证的毛的想法,十分接近。

我对列宁、毛泽东这些20世纪的社会主义理想家革命家,始终抱崇高敬意。但我还是坚信马克思所说,资本主义在它能容纳的社会生产力尚未充分发挥殆尽之前,是不会被人为消灭的,因此,社会主义新的生产关系形态在这之前也就不可能成功取代它,得最后胜利的。列宁、毛泽东的社会主义各国事业在20世纪末期的全面失败,复辟,不是什么某些共产党的领袖很坏,“篡夺了权力”,“背叛”的偶然结果,这太肤浅,它背后推动它走向复辟的是一条沉重的,悲剧性的(实际正好证实了马克思断言的)社会发展规律。列宁、毛泽东革命的胜利与斯大林理论“一国社会主义成功”那几十年,对人类历史长河,我说过,就像是人向天空一跃飞起那一两秒钟,或大坝拦住水流的那若干天,人很快要摔回地面,水终归要向下奔流而去。人为“消灭”的资本主义终究要“复辟”的。这些,你是听我说过的,曼谷座谈会我还详细说过,虽然你始终不会同意。

毛泽东是意志极其坚强的伟大革命家,他不畏惧革命前途中的任何困难,勇于向它挑战。但我还是相信毛对戚本禹、谢静宜们说过“其实社会主义很难胜利”的话。因为,他不是惧怕困难,他是在艰难斗争中似乎也感觉到了马克思当年所断言的,人类不可能因为资本主义的罪恶而可以通过革命人为越过资本主义取得社会主义成功的社会历史发展规律,他感觉到了这规律的无可抗拒。毛泽东开始像大禹一样,从他的前人和自己与资本主义之“水”长期搏斗的经验和挫折中深思其中的教训:“无产阶级专政”的“息壤”,真的能够永远地将洪水堵住吗?----“很难”!于是,我认为,毛主席开始考虑如果资本主义的“水”真的靠堵堵不住,“社会主义很难胜利,如果我们失败了”,那末就要像禹一样完全改变治水方针,改堵水为引水,按水的的本性将它朝相对对人民最少恶果最多好处的方向去引导了!
毛设想了三个可能的方向,“三种前途”:“走德国的路,走苏联的路,或者英美的路。德国的路,法西斯主义,不赞成;苏联,搞修正主义,贝利亚、法西斯,也不赞成。相比之下,倒可能走西方英美资产阶级民主的路,倒不如走西方民主的路。”

所以,我绝不相信戚、谢等毛主席身边的人流出的毛主席的这番极其重要的话,极其重要的他老人家晚年思考,是空穴来风。所以建议大家,特别是左翼朋友不可对此掉以轻心不去作认真的省思。

毛说“倒不如走西方民主的路”好。但老王主张,现在看,还是选择“搞修正主义”的方向对中国较为妥当。因为无论当初对错的剧烈阶级斗争的社会主义革命缘故,中国延续存在了你死我活两大敌对政治势力,他们无法和平政权竞争。老王反复论述过,这种社会条件下,绝不宜人为去“设计”,去“搞出”一个西方多党竞争政权的“民主体制”来。起码在一个相当长的历史阶段,还是共产党一党执政,不许反共右派问鼎,不开放政权竞争,但须开放自由的多党社团对共产党执政的依宪法法律的政治监督和监察。这才是正道的中国特色的政治“修正主义”。“中国特色”本来没有什么不好。邓启动的改革开放恐怕也未必不合毛的晚年思考。只是邓,特别是邓后的共产党竟走向另一个极端,完全拆毁毁弃了“节制”资本主义洪水的毛时代的一切大坝,放任了原始资本主义特别是官僚买办权贵资本主义在中国的泛滥成灾罢了。水,是必须让它顺势而行的,但又必须控制的,不控制就将是滔天的水灾。今日中国左派成长壮大所负的历史任务,老王之见,不是要重回“无产阶级专政”(已经不可能了),去堵住资本主义之水,而是力促40年共产党右派中央纠正路线,修复“水利”,在尽可能保留社会主义经济要素的基础上,节制和调节资本主义洪水,减轻危害,让它有序地朝向有利国计民生的资本主义方向奔流。

今天认真省思毛泽东晚年对中国发展前途的这番难得一见的思考,还可以有助制约中国社会主义左派某些人可能走向的另一个极端。


老王社长
2016年12月13日

==================
附徐海亮评《戚本禹回忆录》节录:

有个说法没有证实弄清。过去听说毛泽东询问过田家英和戚本禹,对社会主义能不能胜利怎么看,田说一定能胜利,戚说困难很多,但主席老人家在就能胜利。毛的回答是年轻人没有说真心话,其实社会主义很难胜利,如果我们失败了,可能是三种前途:走德国的路,走苏联的路,或者英美的路。德国的路,法西斯主义,不赞成,苏联,搞修正主义,贝利亚、法西斯,也不赞成。相比之下,倒可能走西方英美资产阶级民主的路,倒不如走西方民主的路。
之前,我曾找到金敬迈,询问他,戚本禹说过这个事吗?金把他听说的也讲了一遍,大致是这个意思(但金是个文学作家,我不敢就真信)。我见了戚以后,也专门询问他有没有这个对话,他承认确实有过,即,与其……不如……。但我在这次文稿中没有看到这个记载,这么重要的事他居然没有写,在深圳时我想问他为什么没有写进去,但时间紧迫没有问。出门后敖本立说,可能上海与他对话的人年轻,不知道有这件事,没有问他,他没有想起来,也就没有录音留下了。这样重要的对话,戚本禹会忘记吗?我觉得他对于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记忆和表述,大多还保持在文化革命时期我们大家信仰的朴素范畴,有涉及研讨毛思想的话题,他既往言论和留下的文字,是非常谨慎的,敏感问题或探讨问题,他大概还不愿放开——和我们一般的研究者议论毛主席,他特别把住不出格——(传统表述的)列宁主义和党的原则,怕有什么呢?从总体上看,他未能(或做不到)提纲挈领地去回顾文革派和毛泽东在文化革命中的教训,他似乎没有真正抓住晚年的机会,辨证、琢磨史实和史观问题,去完成从一个文革大员到一个文革史学研究者的身份转换(也可能不需要这样要求他),我估计即便是和其他人座谈后他还能坚持一段时间,也难以在病榻上做一个全方位的经验教训的理论概括。我感到这是这本回忆录最大的不足地方。而这个深沉的研究和表述,本应该由虔诚的文革派来做的。

============
刚写完此文,项观奇兄又来电:
希哲,看来确有此事了。
今上午到加平同志处,转迖了你的问候后即核对那件事。他说确有此事,2001年在北京香山居住时,静宜同志之子亲口转述给他的。当时,主席在与文革小组几位同志谈完正事后,突发此问,得不到满意答复方自言自语说出来的。我嘱吕赶快核实时间、地点、人员,吕已应充,特告。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73073

左翼人士对“毛泽东晚年“走西方英美资产阶级民主路”思考的热烈讨论

推荐部分帖(未经公开的给老王个人帖不公开网名):


某某:
这绝对是误解!西方民主实际上并不如毛晚年的大民主集中制先进!私有制下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法制,因为穷富阶层不可能有等价的生存空间


大牛:
老王,我是基本同意你的观点的。我其实对共产党谈不上什么感情,共产党对毛主席的态度是比较刻薄的,所以我其实不喜欢这样势利的人或群体,我提出党主立宪制是因为这符合中国的文化政治习惯,又尽可能接近世界潮流,增加现代政治元素。最终的目的是有益于中华民族。
戚本禹的回忆录里面提到了,毛主席在大跃进遭受挫折时,对党的干部欺上瞒下的行为深恶痛绝,毛主席从那个时候就认识到,中国人的根本素质,搞社会主义制度有很大的问题,所以,他对戚本禹说,如果社会主义制度搞不下去,我情愿走英美的资本主义道路,所以说邓小平实际上是毛主席某种思想的继承人,是在行使毛泽东思想的一种变通,我是非常同意的,这两个人思想上有贯通之处,就是说,原则不是那么僵硬的,而为了人民和民族的利益,原则都是可以改变的。
戚本禹的这个说法,实际上证实了一种猜想就是,毛主席为什么对邓小平情有独钟,实际上就是留下了邓小平,来进行另外一种尝试,这都是毛主席的战略布局,毛主席在他最后的生命的关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实际上也是心里很痛苦的,就是说他的理想不得不有一个折扣。


杨将军:
老社长您好!我同意您的看法。毛主席当时在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心目中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他同时是一个无私的人。因此他晚年思考问题,面对新中国建立以来的所有成就和缺憾,以及文革中社会动荡的现象,心里肯定是很矛盾和痛苦的。说出“可能走美式民主道理”这样疑虑的话也是有可能的。新中国是建立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基础之上,农民占人口绝大多数,科学文化知识普遍不高,很难理解马列主义是什么。即使是党员多数也是如此。大家在后来的运动中恨“走资派”,与其说是对理解共产主义(社会主义)理想,不如说是对解放前压迫自己的帝国主义、官僚买办资本主义的痛恨。新中国建立后,在这样一个生产力低下的国度,一下子从新民主主义社会跨越到社会主义制度,工业、农业都转成公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心急了一点,没有按照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关系规律办事。这个结果,在后来的建设中,越来越明显了,主要是体制僵化。对文革,毛主席可能心里也没底,初衷好,结果未必如意。毛主席发动文革,是上层建筑领域的改革,主要目的是建立起人民当家作主的政权形式,因为中国是有几千年“官本位”传统的社会,官员很容易搞特权,腐败堕落,站到人民利益的对立面。毛主席看到了这个现象,想彻底清除这个顽疾,就发动了文革。结果基本上没达到目的,为此,晚年老人家应该是非常痛苦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辩证关系,我觉得,前苏联也没掌握好这个规律,或者客观上没机会利用这个规律。列宁主要是革命家,主要精力放在巩固政权上,后斯大林搞计划体制的工业化,集体农庄,客观上也是迫于国际形势。中国是照搬苏联模式,建立起了独立的工业体系,但后来问题越来越多,被迫改革开放了。中国改革开放是个盲目恢复“资本主义”过程,最得利的官僚资本,剥夺的是人民基本福利,医疗、教育、住房等。搞得山河破碎、环境污染。现在官僚资本原始积累已经够充分了,我觉得中国以后要做的就是“节制官僚资本”,民营企业应该鼓励发展,充分其发挥优势。国有企业,也就是公有制企业主要掌握事关国民经济命脉,农村里应该因地制宜扶持集体经济。上层建筑领域要加快改革,不是搞西式民主制度,而是探索在中共政治领导下,人民如何真正有权力管理国家一条路子来。如果倒向资本主义,国家恐怕要散架了,中共也会最后失去执政地位。中国改革改好了,可以不重复美式那一套,走出自己一条很好的民主道路来。我坚信这一点。时间仓促,一点想法跟老社长交流。谢谢!


肖立强:
毛说“倒不如走西方民主的路”好。“甭管毛说没说这样的话,我认为走资产阶级民住的路,与走资本主义社会的路是两个概念。资本主义社会包括其政治和经济两个方面。资本主义的经济其生产力的社会化是和社会主义一样的,差别在于私有制还是社会所有制。资本主义社会的政治制度最先进的形式是民主共和国,马恩认为这种形式可以说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走资本主义民主的路,是走这种民主共和国,但是在现今的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都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都只能是形式民主。马克思要通过消灭私有制,使资产阶级形式民主赋予真是内容。 民主不在于多党还是一党,而在于名副其实,要做到这一点必须生产资料社会占有。不知王老是否认可。

无产阶级专政主要不是暴力,这是列宁的原话。那种无产阶级专政理解成暴力机关,警察、监狱、军队等,是极为错误的,无产阶级专政讲的是谁有权利使用这些暴力机关。 无产阶级专政首要问题是谁掌握些专政机关。一说实行专政就是使用暴力机关,这是误解转正的概念。

太行玉笛:
我看无论主席是否讲过那些话,苏联历史发展的道路已经告诉我们,从官僚资产阶级法西斯专制走向类西方民主道路有一种历史的必然性。


某某:
我对世界社会主义运动还是比较乐观的。我确信第二次世界社会主义的高潮即将到来。我不相信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能够长期下去。随着城镇化工业化进程的推进,随着国民教育的普及,中国更有可能实现人民主权,中国人大的民主程度将远远超过任何资本主义国家,这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但肯定会不断向前推进。

21世纪世界舞台的主要内容是中国和美国的国家竞争。而中国能够跟在美国后面重复自由民主的意识形态吗?不可能的。


某某:
先生好!恩格斯在解释"决定论"中说过,是从历史长河人的归根到底这个意义上说的!从世界历史范围纵横来看,前四种社会阶段的进化,具体到一国一族,演进的步骤、模式与水平,差别何其巨大,内外因起作用的条件又何其不同!
主席预计了三种道路,唯独没有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有破有立的中国之路?七五宪法便是毛的中国之路,大规制、小分散、党`国`民交互,大纲勾画出来,仅是秦、隋二世承权不力罢了!邓把毛的一切反过来,对着干,哪有一丝一毫合毛的思想呢?先生切不可陷入"机械"决定论和规律论中,没有经典的资本主义阶段,也没有标准的社会主义版本,有的只是一国一族占绝大多数的民众与居于社会之上的国家官僚之间福祉的对比关系与平等的级差比例!


某某:
王兄的分析非常有见地,不囿于成见。且非常有可能是毛本人的思想,毛是天马行空之人,是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结合之人。
受您启发继续一些愚见:毛晚年的一系列做法可资佐证其走英美路的说法。一,启用邓小平这位原来的走资派,虽然后来有反复,但依然保留党籍以观后效,为日后复出留下伏笔。有人说邓蒙蔽了毛,其实并不然,是毛的独立决断。二,毛预见到了未来人们要否定文革,其实是他自己内心深处也在否定文革,在此并不赘述,深入思考和分析就能得出该结论。三,上世纪开启的加入联合国,乒乓外交,尼克松访华,中美中日建交都是在毛的推动下达成共识。这是毛改变自己思维与战略的直接实例。综上所述,毛的走英美道路思想是完全有可能的。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73104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