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5阅读
  • 0回复

lm_1972:读邓力群自述《十二个春秋(1975-1987)》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如果不是历史研究者,或者不是对那个时代的人与事还有点兴趣——比如刚好讲到了对两个我喜欢的电影文学剧本《女贼》《假如我是真的》的批判——这书大概是很枯燥无味的,满篇是不停地开会、讲话、文件,自己做了那些国务公务有关的事。这就是作者所置身、所看重、所为之奉献的那个世界吧。
从作者的表述(以及其他一些零星的信息)看,在他那个圈子里,作者人品可能算还好、还有原则的(主要表现是对“同志”不会落井下石,两面三刀),但局限也是非常明显的。他们靠权力给他们划出了一道隔火带,在隔火带的那边享受着居高临下、不受挑战的正统地位,所以当然不会容忍任何威胁隔火带的存在的思想和行为。他只要多思考一下,就不难发现隔火带的真实性质,以及自己所称的真理和隔火带的真实关系。但身在那种位置,那样走过一生,对他就意味着终止这种思考。
从自述里知道,有一个沿用至今的著名说法,就是出自他的发明。七十年代末,党内的秀才总感到经历了这么些挫折,没法理直气壮地去宣教,作者这时想到了一个打气的说法:我们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在新中国成立后,都犯过错误,有的错误还很严重。但是,再严重的错误,都是我们党依靠自己的力量纠正、克服的。新中国成立前是这样,1949年以后也是这样。"大跃进"的错误、"文化大革命"的错误,都是我们党自己纠正的。由此证明我们党是有希望的,有健康的力量在那里。这个意见一说,大家觉得有劲了,不是被动的了。——隔火带不仅存在于现实中,也深深植根在他的思想里,以至于他看不到那么明白的道理:之所以没有别的力量来帮你纠正,完全是因为你不够虚心,把人家都斗倒、消灭了。这还有什么好夸耀、好提气的?


书里比较让我感兴趣的,是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这一块内容,看到胡乔木给五讲四美加了三热爱,黄克诚批判心灵美认为是基督教的提法,以及86年胡耀邦在讲精神文明建设时,把以共产主义思想为核心删掉,把精神文明建设的重点搞成是公共道德,邓对此一直愤愤不平。——毛共一直不认为社会公德是个大的问题,不看重建立一个文明社会所需要的那些东西,从这里可见一斑。他们一谈精神文明,总是要往那些“更高”的方面引,而无视这些跟日常生活更相关的、基础的方面。
可是,作者最后提到自己的家庭,提到自己的孩子政治上一直没有走邪路,问题是你真的把他培养成一个有共产主义信念的人了吗?(而不仅仅是政治上没有选择错)他(以及他那一辈)能诚实回答这个问题吗?如果你们自己都做不到,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个强加给全国人民?


这本书还是很讲政治的,这点并不意外。所以他对对立派别,能够比较直言不讳(当然言语也算比较节制),而对自己阵营的人,基本是三缄其口,不做缺点的品评。但偶尔讲述的一些细节,也挺有趣。比如书里提到:
有一次,我和王震聊天,王老说你这个人不愿意做官、清高,这是一个大缺点。他说:你那个不行,太清高,不行。他就讲:我这个人就要掌权,就是要权啊!没权你就什么事情也办不了!——读到这里,读者自会会心一笑。


还可以议论的地方很多。比如当时的这些左派过多地把精力放在思想文化上,这些方面即使今天也是得不到辩护的(比如他们时常放在口边的“暴露社会阴暗面”);比如看人事的倾轧,很多时候都是走下三路,也是有趣,不知今天情况如何。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8f1cc00102wylo.html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