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92阅读
  • 0回复

Anavrin:建国后自杀的高级将领大盘点(至2000年)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这里所指的“高级将领”包括所有曾在军队任职的将级或相当于将级以上的官员
50年来不过20出头,但近5年来也已经有双位数了
最危险的年龄居然是49-50岁与55岁上下

1、 乐少华,1952年开枪自杀,终年49岁。
1925年入党,曾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之一。1931年春回国,1935年任红五军团第十五军副政治委员。红军期间最高任至红十军团政治委员(军团长刘畴西,参谋长粟裕,政治部主任刘英,方志敏为军政委员会主席)。抗战期间任陕甘宁边区兵工厂厂长。解放战争期间前往东北,任鸡西军工办事处主任,负责东北的军工生产。1950年,任东北工业部副部长兼军工局局长,相当于副兵团级,如果授衔的话应该能位至中将。
1952年1月15日,乐少华在三反运动中受冲击后自杀。同年三月,东北局组织部、纪检会通报:乐少华违法出卖军工原料,纵容机关生产人员放高利贷剥削农民,利用奸商贩卖黄色炸药,借补助为名任意开支,政治落后,诱奸保姆,所领导的单位贪污浪费严重,在三反运动中畏罪自杀自绝于党。
乐少华是邓小平连襟,其夫人浦代英是卓琳(浦琼英)的姐姐,1980年5月中央重审其自杀案后予以平反,恢复党籍与名誉。

2、 陈光,1954年6月自焚,终年49岁。
1927年入党,次年参加湘南起义后上井冈山。红军期间任红一军团代军团长,抗战期间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代师长,解放战争期间一落千丈,只任至四野副参谋长,1950年1月任广东军区(当时是中南军区辖下的二级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 ,副兵团职,授衔大致为中将至上将衔。在广东任职期间,陈光私建针对港澳台的情报系统,并且还“违反干部政策”和秘密工作规定,将老家宜章的烈士子弟和知识青年招来广州大办训练班,甚至当面顶撞自己的顶头上司,时任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广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的叶剑英,两人还互拍了桌子,因此上任才几个月的工夫便以反党的罪名被撤职、开除党籍,50年7月由其老部下李作鹏出面诱捕后软禁,同年10月押送武汉,最后在1954年疑因精神失常而自焚身亡。
现在很多人把陈光之死算在林彪的账上,认为其妒贤嫉能与打击报复,这有点天方夜谭了,事实上林彪在50年春夏之际就已第二次赴苏联治病,因此对陈光的处理肯定不是以他为主。一般来说,陈光的悲剧与其飞扬跋扈、居功自傲的性情肯定脱不了干系,能同时得罪林彪、罗荣桓、叶剑英三个元帅,恐怕已不能以单纯的骄兵悍将来形容了;但另一方面,南下干部与广东本土干部之间的斗法与之也有莫大的关联,在不到一年之后,华南分局的本土派便因为“土改右倾”以及搞“广东地方主义”而被彻底斗垮,叶剑英黯然北上“养病”,南下派的代表,原四野政治部副主任陶铸成功继任平南王,而陈光也可算是其中一个小小的牺牲品。1988年4月,在罗荣桓夫人林月琴等人的努力下,中央撤销了陈光的“反党”结论,为其恢复党藉和名誉。

3、高岗,1954年8月服安眠药自杀,终年49岁。
1926年入党,红军期间最高任至红十五军团副政治委员,陕甘红军和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人之一。抗战期间任西北局书记,解放战争期间任东北人民解放军第一副司令员兼副政治委员,建国后任东北局书记、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军委副主席,相当于元帅级别。
1954年被定位“高饶反党联盟”主犯后自杀,由于是邓首告后定下的铁案,所以定性长期未改,但近年来允许在小范围内恢复名誉,据称在某些纪念场合已重新称为“同志”。现在看来,高反毛是无稽之谈,反刘确有其事,反周则首鼠两端,因为真正反周的是毛(毛当时的名言有:西花厅车水马龙,颐年堂门可罗雀)。高主观上不反周,甚至还为周说过好话,死前的托孤信也是写给周的;但客观上却被毛利用来反周(出任与政务院平行的计划委员会主任后把周的经济大权几乎抽空)。高的悲剧在于根本没有参透毛的帝王心术,毛对高当然是有猜忌的,包括高与彭、林两大军头之间异常的亲密关系,以及高与苏联之间的“水乳交融”,都在政治上犯了大忌。但本质上毛并不想致高于死地,高是他牵制刘、周的棋子,更是将来用以与邓玩平衡的好牌,只是他需要高留下“犯错误”的把柄在手,这样以后才能如臂使指,放心使用,不料高被逆风一吹就整个垮掉,毛的备胎与后手只剩下林了。

4、阎红彦,1967年1月8日服安眠药自杀,终年58岁
1925年入党,陕甘边区革命根据地创建人之一,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第一支队长、总指挥,上将。陕甘红军元老之一贺晋年因涉高岗案,55年评衔时最初只定了大校,后来据说毛发了话,才提了一级授少将。而为了服众,只能把比贺更资深的阎红彦抬出来作为陕甘红军的代表。阎当时已转至地方工作,任四川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1952年没有被评军队级别,这次授上将衔后,又加派为成都军区第一副政委。
文革开始后阎红彦遭造反派围攻,尤其是1967年1月后全国掀起了夺权风暴,为躲避揪斗阎躲进了昆明军区,随后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的问罪电话就打到了昆明,陈说:“你不要像老鼠一样躲在洞里,去见见革命群众嘛!你的命就那么值钱?你没有了命我负责赔你一条命!我可以给你立个字据,你不要胆小,不要养尊处优,当老爷当惯了,见不得风雨……你这么害怕群众, 难道要毛主席出来为你保命。” 时在1月8日凌晨,两人大吵一通后,据说阎红彦便愤然服安眠药自杀,并留下遗言称“我是被江青、陈伯达逼死的。” 不过现在的说法又发生了改变,阎并非自杀,而是接了陈伯达这个电话后心脏病猝发去世的,这个版本也得到其后代的大力鼓吹,因为自杀虽然不如以前上纲到叛党叛国,但名声毕竟不佳,而受文革小组与四人帮迫害致死则好听很多。

5、唐金龙,1967年1月21日凌晨开枪自杀,终年55岁
1955年少将。1931年参加红军,贺龙手下的干将之一,红二方面军第五师十五团团长,唐金龙这个名字也是贺龙取的。抗战时期任八路军一二O师独立第二旅四团团长,解放战争时期任第一野战军第三军副军长,解放后任驻防开封的第一军军长、武汉军区副司令员。
文革开始后,林彪的目标一直是主持军委日常工作的贺龙,所谓的“政变经”含沙射影,主要也是指向贺龙,但毛始终犹豫不决,以至于1966年底还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在一次会议上江青当面对毛说: “你们不干,我去触动他(贺龙)。”毛答:“此事现在不议。”而江青则“发疯”似地对毛说:“毛主席,不让群众起来,我要造你的反!”毛随即宣布散会。这个到底是出于“政治义愤”还是政治双簧,现在也是一笔糊涂账,但贺龙在来年1月就彻底失势,包括他手下的二方面军大将也纷纷倒台,8日,廖汉生中将(贺龙侄女婿、北京军区政委)被抓,13日,成钧中将(空军副司令)被带走,16日,许光达大将(装甲兵司令)遭押,其他落马的还包括黄新庭上将(兰州军区司令)、刘震中将(海军副司令)、顿星云中将(装甲兵副司令)、王尚荣中将(总参作战部长)、谭友林少将(工程兵副司令),而有关贺龙去年策划“二月兵变”的旧账也被重新挖了出来,许光达是其口袋里的总参谋长,成钧是空军司令,而远在武汉的唐金龙则被“封”为北京卫戍区司令,传将率领第一军进京,是政变的主力。1967年1月19日下午,经简短谈话后贺龙被送往北京西山“监护”;而隔日武汉军区召开常委会,公开点名唐金龙、姚喆、杨秀山三人交代贺龙问题,唐大怒离席,次日凌晨在军区大院开枪自尽。直到1977年12月,唐金龙获平反,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6、吕炳安:1967年1月21日服安眠药自杀,终年50岁
1933年入党,55年大校,61年升少将。抗战期间为团级干部,解放战争期间最高任至四野十三兵团政治部宣传部部长,师级。解放后任总政治部兵役工作部副部长,武汉军区政治部副主任。
1967年元月初,总政第一副主任,中央文革小组副组长,全军文革小组组长刘志坚倒台,并被指为刘、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在军队里的代表,徐向前继任全军文革小组组长。军委随即指示军以上机关解除开展“四大”(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禁令,兼任武汉军区“文革办”主任的吕炳安首当其冲,且他与刘志坚在总政还曾有过上下级关系,因此被默认为一口好锅。据称造反派逼迫吕承认武汉军区执行了以刘志坚为首的反动路线,吕找军区常委求助,常委们均不表态,吕愤曰:“你们这是舍卒保车”,最后于1月21日在军区招待所服用大量安眠药自杀,正好与唐金龙在同一天,不知是否受到了唐的影响。

7、陶勇:1967年1月21日投井自杀(有疑问),终年55岁
开国中将,1929年入团,红军期间最高任至红四方面军红9军教导师师长,参加长征和西路军作战,抗战期间转隶新四军,陶勇的名字也是这时候由陈毅帮着改的(原名张道庸),任至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3纵队司令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东野战军第4纵队司令员,三野第23军军长。解放后任志愿军第九兵团代司令员兼政委,东海舰队司令员兼南京军区副司令员。
文革开始后半年,在其55岁生日当天突然在上海“投井自杀”,但其中疑点甚多,已成悬案。因为当时陶勇未被打倒,甚至依靠自己的职权庇护了不少战友,甚至冒着极大风险将上海市委会议安排在东海舰队司令部召开。而且1月21日下午他还洗头理发,自杀动机明显不足;其次淹死他的那口井不深,不是自杀的好选择;第三据目击者说他的后脑有肿块和淤血,所以怀疑是被打晕后抛入井内的。陶死后不久舰队政委刘浩天就马上宣布陶是畏罪自杀:“陶勇一贯争强好胜。这几天,他害怕自己卷到苏(振华)罗(瑞卿)圈子里去,所以才走这条路。我看是畏罪自杀,抗拒运动,是叛徒行为。”上交的自杀报告由李作鹏批转通报,并做出官方结论:陶勇是“叛逃,畏罪自杀”,前后流程据说不到四个小时。此外,陶勇死后遭遇也甚惨,尸体被扒光衣服,全身涂满墨汁,脸上打叉,在机关大院里暴尸,并拍下照片,四处展览,其妻子朱岚几个月后也被造反派打死。1977年中央军委为陶勇夫妇平反昭雪,但陶勇的死亡之谜一直没有揭开。

8、杨文安:1967年6月17日自杀,终年55岁
1955年授衔大校,1961年晋升少将,杨文安1937年才入党,1939年参加山西新军,解放战争时期任一野一军副参谋长,解放后升参谋长并入朝参战,回国后任空军高炮指挥部副司令员,空军技术部副部长。“文革”期间,杨被打成“假党员”、“特务”,1967年6月17日在北京自杀,1979年,总政治部为他平反,追认为革命烈士。

9、张子珍:1967年6月19日自杀(有疑问),终年49岁
1955年授衔大校,1964年晋升少将,1936年加入山西牺盟会,1937年4月参加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薄一波部下。解放战争时期任团政治委员,建国后任陕南军区政治部组织部部长,陕西省军区干部部副部长,兰州军区政治部副主任等。文革开始后被打成“篡军反党集团”第二号头目。1967年6月19日,全家被告知张子珍已自杀身亡,据称妻子去认领遗体时,其全身遍布伤痕,头上绷带被血浸透。1976年4月兰州军区为其平反昭雪。

10、陈昌浩:1967年7月30日服安眠药自杀,终年61岁
中共史上最为大起大落的人物之一,1930年11月从苏联回国后,历任鄂豫皖中央分局委员兼共青团中央鄂豫皖分局书记、工农红军第四军政治委员、第四方面军政治委员、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川陕苏区创建人之一。1936年,红四方面军主力组成西路军,由陈昌浩统帅,西渡黄河,希望占领甘肃和宁夏,结果因为延安的遥控指挥朝三暮四,使西路军进退失据,在河西走廊遭马家军围歼后几乎全军覆没,而3月底,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关于张国焘同志错误的决议》,将西路军严重失败的原因归于没有克服张国焘的错误路线。
陈昌浩1937年8月下旬才潜回延安,被降职为中宣部的一个科长,后因患有严重的胃溃疡,被批准到苏联治病,曾参加苏联卫国战争,后在苏联外国文学和民族文化出版局从事翻译工作,他多次打报告要求回国参战而未果,直到1951年才获批返国,任中央马列学院副教育长和中央编译局副局长。文革开始后万念俱灰,最后在1967年7月30日深夜选择服安眠药自杀。按陈四方面军的资历应为元帅级,但后面一路走低,抗战与解放战争时期也毫无表现,如果留在军内至多是少将了。

11、李呈瑞:1967年9月22日自杀(后结论被推翻),终年55岁
1930年1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3年入党,开国少将。红军时期连级,参加过长征,抗战期间在抗大学习毕业留校,后升任总校政治部组织部干部科科长,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东军区炮兵政委,解放后一路升迁,任第68军副政委、政委,并入朝参战,“奇袭白虎团”的战绩就来自该军。回国后任海军航空兵政委。文革时被定为反“李(作鹏)王(宏坤)张(秀川”而被批斗,据说直接迫害他的是海航参谋长纪亭榭,1967年9月22日在北京去世,当时海军保卫部门说是自杀(因为他死时衣着整齐,且床头有药),但后来家属不断上访鸣冤,说床头的药物是治心脏病的,所以后来修改结论认定为病故。

12、张琴秋:1968年4月22日坠楼自尽,终年64岁
红军时期担任最高职务的女性将领,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之一。1924年4月入团,同年入党,红军时期任红四方面军政治部主任、妇女独立团团长兼政委、西北局委员,西路军西征失败后被俘,经国民党驻青海省党部特派员李晓钟运作后1937年8月被转移至南京“首都反省院”,此时国共已展开第二次合作,因此经周恩来交涉后释放,在延安任中国女子大学教育长,建国后任纺织工业部副部长兼党组副书记,因已转至政府部门任职,所以55年没有授衔。对比唯一的女将军李贞少将,李在红军期间担任的最高职务为红二方面军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以后历任八路军妇女学校校长、西北军区政治部秘书长、志愿军政治部秘书长等,张琴秋的职务与资历都稍高一线,略相当于中将级。
文革时因在毛的肖像旁写了“夜郎自大,好大喜功”八个字而被定为反党分子,并立专案组审查。期间追问到她里通外国,以及与李晓钟的关系问题,4月22日凌晨张琴秋跳楼身亡。1979年中央为其平反并举行了追悼大会,徐向前亲自致悼词。张的三任丈夫也都很有名,第一任沈泽民是茅盾的弟弟,鄂豫皖分局书记,第二任陈昌浩是红四方面军政委,第三任苏井观是军委总卫生部部长,国家卫生部副部长。

13、刘培善:1968年5月8日自缢,终年56岁
1929年参加工农红军,同年入党,开国中将。红军长征时期留在湘赣边界开展游击战争,任湘赣省委常委、湘赣游击司令部政治部主任;抗战期间转赴新四军,任至第1师2旅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华中野战军第7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华东野战军第10纵队政治委员、三野10兵团政治部主任。解放后在福建军区工作,历任副政委、第二政委。
文革开始后他先是在江西支左,结果被认为支持了“保皇派”而被毛点名“犯了方向路线错误”,造反派将其绑架后押解入京批斗,刘中途逃脱。但回福建军区后在保韩(先楚)的“八·二九”与反韩的革造会/军造会之间又选择了后者,惹恼了韩先楚。1968年4月北京福建学习班在后勤学院大礼堂召开福州军区党委扩大会,在京常委及军区一批军师级干部集体参加。4月25日,韩先楚在会上宣读一封对刘培善的检举信,刘被批为“阴谋家”、“野心家”、“杨成武代言人”、“军造会后台”、“反韩乱军夺权”,批斗过程中还有人往刘腰上打了一拳。此后筹备成立福建省革命委员会时,未安排刘培善的位子而是考虑调他去云南任职,周恩来专门嘱咐韩要跟刘通气,并准备过两天与他谈话,结果刘培善整个被封锁,不但不让他参加会议,还继续批斗,最后5月8日晚,刘培善在锅炉房上吊自杀。
刘自杀后却没有作为敌我矛盾处理,据说毛在福州军区的报告上批示:不给出路,逼迫自杀。周恩来则说:刘培善同志自杀应由自己负责。但由于其他客观原因,不能说是畏罪自杀,也不能说是叛徒。刘培善同志是几十年的革命战士,他的家属应享受革命干部家属待遇。他的骨灰,同意放在南京雨花台。刘在1978年5月获平反昭雪,追认为革命烈士。刘的两个儿子如今都在军中出人头地,50年出生的刘晓榕现任军委后勤部副政委、纪委书记,中将;56年出生的刘胜现任军委装备部副部长,中将,一门三中将在开国将军中目前是独一份。

14、齐勇:1968年7月1日自杀,终年53岁
1929年参加工农红军,同年入团,开国少将。红军时期任红四军第十二师三十五团营长,参加了长征。抗战时期任八路军一二九师教导团连长,新四军第五师十五旅四十五团团长。解放战争时期任湖北军区独立第一师师长兼政治委员,解放后任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国家海洋局局长。1967年春,海军党委在扩大会议上将齐勇划为肖劲光、苏振华一派加以斗争,次年1月被隔离审查,7月1日在京自杀身亡。1975年,邓小平复出后,海军党委为齐勇平反昭雪,并追认为革命烈士。

15、余洪信:1972年6月开枪自尽,终年47岁
侦察兵出身,累功升至63军副军长,少将级。北京军区各军1969年秋增援内蒙后,兼任巴彦淖尔盟的前指负责人,据说在当地为非作歹,结果受到军区严厉处分,军职连降三级。1972年5月18日凌晨,余打死63军政委曹步墀的妻子邢玉荣,又打伤副政委杨兆魁后,携从警卫室偷盗的双枪外逃,公安部为此发布全国通缉令,后发现在榆次郊外麦地开枪自杀。

16、王良恩:1973年1月26日自缢,终年55岁
1938年参加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队第八支队,同年入党,55年大校,64年晋升少将。解放战争时期升至师政治部主任、政委,解放后历任华东军区政治部组织部长、南京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文革开始后由许世友推荐调升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兼政治部主任和中央办公厅临时党委副书记。王夹在毛、林、周、江、汪这几人的矛盾纠葛中无法自拔,为人也过于势利、死板,不够圆滑,如邓楠在《我的父亲邓小平》中提到邓想要带点书到江西,需要一些纸箱子,结果王百般推脱,让邓家十分不满。最后在1972年初“批林整风”期间,江青突然公开点名王良恩是周的大秘书,“是野心家、阴谋家、大反革命、定时炸弹!”1月26日,王良恩因为连续五次检查仍过不能过关,最后在自家卫生间自缢而死。他在写给毛泽东的遗书中说:我负责地向党申明,九届二中全会我是犯了严重方向路线错误,对党对人民有罪。但属于受骗上当范围,决没有和他们死党有串通。1977年6月,中央办公厅临时党委给华国锋写报告,关于反党分子王良恩的政治结论和组织处理决定,依然将王定为反党分子,自绝于人民,予以撤销职务,开除党籍。直到1979年11月1日,经中央办公厅党委复查,报请中央批准,才予以平反昭雪,恢复党籍,恢复名誉。

17、李震:1973年10月21日自缢,终年59岁
清华大学新闻专业毕业,1936年加入牺盟会办的山西太原民训团,次年入党,开国少将。抗战期间任129师386旅13团政委,解放战争时期任2野第12军副政委,解放后任沈阳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党委常委兼军区监委书记,文革后与王良恩同一批调公安部任常务副部长,谢富治病死后继任公安部核心小组组长、革委会主任(部长),但仅一年多后就在1973年10月21日深夜离奇死在公安部机关大院锅炉房旁。
他这个案件的侦办也是一波三折,直到案发四年后的1977年才在第十七次全国公安会议期间,由中央出面定案:“因追随谢富治积极参与林彪、江青集团篡党夺权的阴谋活动,在林彪问题败露后,有几件涉及到他的罪行受到追查而畏罪自杀。” 但这个结论颇为牵强,盖谢富治1972年病死后,李震已接任公安部一把手,且深得上峰信任,明显缺乏自杀动机,如周恩来就第一个表示怀疑:“李震在政治上中央是信任的,工作上中央是支持的,家庭生活是和睦的,没有自杀因素”。李出身二野,与林彪没有渊源,所谓“林彪反革命集团”成员在1973年8月“十大”开幕前也已清理完毕,李能够在“十大”顺利当选中央委员,代表他与“林彪集团”是毫无瓜葛的,当然更不可能因此“畏罪自杀”。而且当时邓已经复出,正好是二野人马得势的时候,李选择这时自杀更显得古怪,而案发现场也有若干疑点难以圆满解释,所以严格说李震案目前还是一大疑案。

18、徐海涛:1976年10月自杀
原任上海警备区某后备师政委,文革中兼任上海市革委会“文教组”组长后,得到张春桥的赏识,升任上海警备区副政委、政委,少将级。以后又跟随张赴京任总政治部保卫部副部长、公安部核心小组成员,直到1976年10月7日上午,仍在组织对保卫部部长史进前的批斗,没想到当天下午就风云突变,总政召开军以上干部会议宣布昨天四人帮已束手就擒,当天晚上徐自尽而亡。

19、刘传新:1977年5月18日自缢
抗战期间参与组建永城抗日救亡学生队,任指导员,后任彭雪枫部骑兵团骑兵大队政治委员、上海警备区政治部副主任、陆军27军副政委等职,少将级。1967年2月11日,北京市公安局实行军管,刘传新任军管会副主任、副书记,后军管会主任牟立善被调回部队,刘继任一把手,积极配合谢富治搞专案工作,四五运动中更是主动出击。四人帮倒台后,1977年1月27日,刘传新被免去市公安局局长的职务,接受审查,5月18日夜间刘于家属大院中一棵大树上自缢身亡。

20、姬鹏飞:2000年2月服药自尽(疑似),终年90岁
1926年入西北军,1931年参加宁都暴动,加入工农红军。抗战期间任新四军一师三旅政委兼第四地委书记,解放战争期间任三野第七兵团(后兼浙江军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副兵团职,建国后调外交部工作,按资历相当于中将以上。1999年,其子姬胜德因出卖军事情报,巨额受贿等罪名被判死缓,据说姬出面要求减罪而未果,最后选择自尽。

其他

罗瑞卿大将(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在1966年隔离审查期间跳楼自杀未遂(当时邓戏称为“插了一根冰棍”,而毛则斥之为“没出息”),文革后复任军委秘书长,结果去德国治伤腿时病死。

刘丰少将(武汉军区空军副司令员、武汉军区政委)“九·一三”后被撤职并开除党籍,在隔离审查期间自杀未遂,后以师级干部待遇退休。

张霖之(煤炭工业部长)被毛点名为走资产阶级道路的当权派代表,1967年1月22日被造反派打死,但当时的验尸报告上写着自缢而亡。张曾任冀鲁豫军区政委,华东野战军十一纵队政委,二野第五兵团副政委,副兵团级,相当于中将级。

黄绍竑(南京政府监察院副院长,政务院政务委员,人大常委),国民革命军中将加上将衔,新桂系三巨头之一,国共和谈失败后去香港,后宣布脱离国民党后参加新政协,文革时受冲击,两次服毒不死,后以剃刀刎颈自杀。

邹大鹏(中调部常务副部长),一直在白区从事秘密工作,抗战胜利后以“山东八路军海上挺进东北先遣支队司令部” 的名义潜入东北活动,后任东北局社会部部长,建国后任情报总署署长,军委联络部部长,中央调查部常务副部长,如果授衔的话大致为中将级。文革开始后中调部部长孔原被打倒,周恩来指定邹任业务组负责人,1967年4月28日深夜,康生亲自打电话给邹,长谈近2个小时后,邹与妻子两人双双自裁,直到1979年2月平反昭雪。

https://www.douban.com/note/649440114/

作者:anavrin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e34587b3663f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