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40阅读
  • 0回复

杨岸达:回忆文革初我在湖南省委大院目睹的一幕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那年小学生的我们在湖南省委大院看到文革中的一幕》



一、记得是一九六六年的八月二十三日。小学同学俊明(六年级)与我(五年级)到省委去求证一件事,也可以说这是一种积极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表现或所谓关心国家大事的一点冲动吧。(小小少年的政治青春騒动?)


省委大院这个地方去年来过一次,与父母单位六公司的蓝球队,(市里甲级队,颇有名气,是该公司的篮球传统的象征及招牌。)一起坐的解放牌大卡车进的省委大院,友谊比赛的对手是四十七军军代表队。由于是晚上,又作为小观众,觉得这里看球没有我们单位热闹,没那个氛围,四周有些森严壁垒的味道。另外进出还要停车检查。当然,后来心情还是高兴的,我们公司球队又赢了对手,赢得还是解放军叔叔,更不同凡响的。哈哈。


而这次进省委大院是大白天,感觉又完全不一样了,似乎还有些热闹起来了。来往的人群不少,出入也算方便,有解放军叔叔站岗,但查证与询问并不很严格,没太有那种森严壁垒的感觉。但三俩一伙四俩一群的人行中就我们两个是小孩,可能站岗的军人也把我们也看成是省委大院的子弟了,让我们与那些出入的大人们一起进了大门。


进去以后,俊明与我就急于找一个类似文革接待站的单位,经大人指点,也没太费周折,就找到一个好像门口挂了一个接待处还是接待站牌子的办公室。进去后办公室里面有一两个叔叔,问我们进来做什么,来找谁?俊明说,不是找人,是想来省里面的问一件事,叔叔你们是不是可以接待我们一下。对方还算和蔼,抽了两张椅子要我俩坐下来说。我们说谢谢,不坐,问一下就走。一个叔叔回答,那好,请问,你们要我们回答什么问题。


俊明与我对视了一下,我还是鼔起勇气说,“叔叔,现在社会上流行两个很大的口号,一句是“我们要相信党中央,相信毛主席,相信革命群众。而另一句是要“相信省委,相信市委,相信工作组。”这两句话到底那一句是对的呢?那位叔叔瞧另一位叔叔看了看,沉默了一下,又正眼看了看我们,笑了笑(似乎有点这些小屁孩也关心国家大事来了的味道了)说,”我看两句口号都对。“俊明问,“为什么?“那叔叔接着带点开导我们的口气说,”你们看呀,前面这个“三相信”,相信党中央,相信毛主席,相信革命群众。这肯定是对的呀。党中央,毛主席,革命群众,你不相信,还会去相信谁呢?”


他停顿了一下,望了他的同事一下又接着说,“而省委,市委,工作组,不都是党中央,毛主席领导的吗?你能不相信吗?党中央,毛主席领导的省委,市委与工作组,你不相信,而且还把他们对立起来,这就肯定不对了的呀。所以我个人认为,这两个“三相信”都是对的,小同志,你们说是吗?”显然,这位叔叔的回答不能让我们满意,因为他的这种答复,我们单位里的一些大人们与某些老三届哥姐们中的辩论与争鸣时,就有人这么类似地早解释过了。我们虽小,正因为还有这个疑问,就出头枪地的想跑到省委里面来问个究竟。但我们一时又不知如何反问与质疑,低头着无语,然后又只好点了点头,心有不甘地默默地离开了这里。


图片来自网络
二、出了这个接待办公室,一时有些茫然,也不知事后还能做些什么,或再到那里去问个满意的答案?我与俊明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朝省委大院门口方向走去。突然,一阵热烈的口号声吸引了我们,俊明拉着我就朝那此起彼伏的口号声响起的方向跑去。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一幢办公大楼的大门前,(事后才知道那就是省委办公大楼)只见大门前面的草坪上,坐满了黑黑压一片的大学生。他们很有纪律,坐得端端正正的方块队,好几百号人,一色白衬衣蓝裤子,盘腿席地而坐,盘着的右腿上每个人一律地揣着一个金黄色的斗笠,(有些像电影东方红里十送红军的那种斗笠)煞是整齐好看,充满着一种革命的激情与青春的正气。好像大学生身后还拉着一些横幅,什么湖大土木系几级几班的等等,以表示他们的所在单位。坐下后的大学生不断此起彼落地喊着口号,大意是强烈要求省委主要领导人,对其八月十九号湖大学生反省委市委工作组的游行与当时发生革命造反的行为等等进行表态。


看到这些席地而坐纪律有佳的大学生,好感油然升起,(不完全排除父亲曾也是湖大学生之故)使我想起了早几天小弟(六年级)对我说,他看过湖大学生与一些工人赤卫队(似乎是红色政权保卫军的前身。)晚上在街头上,在市委门口辩论的情景,好像也是争论什么三相信与三不相信之类(不相信省委,不相信市委,不相信工作组。)等等话题及谁对谁错的问题......


我问起小弟,“是学生们辩论赢了,还是工人叔叔辩论赢了”。小弟说,“大学生辩论赢了,但被工人阶级轰跑了。”我又问,“怎么辩赢了还要跑了呢?”小弟回复说,“工人叔叔人多呀,人多仗势,学生都被工人围成一块一块的辩论,势单力薄呀。”我再追问道,“那又是怎么的会被工人们轰跑的呢?”小弟继续说,“他看到一些大学生与工人阶级叔叔争论,一些工人辩学生不赢,人群中就有工人叔叔一个个的问那些大学生,你们是什么家庭出身?当有的大学生被人问道时就直说,家庭出身是地主时。那么工人群体中就会暴起一阵口号声,打到地主狗嵬子,不准地主狗嵬子向我们工人阶级反攻倒算等等。在这种工人赤卫队多数人的哄喊,围攻与打倒声中,压倒了大学生们的声音,他们也就只好散开了呀回避了。”我觉得这有些味,“那大学生们不灰溜溜的呀?”小弟笑了笑对我说,“也不觉得灰溜溜呀。到还觉得那些大学生很诚实,不会撒谎,是什么出身就说自己是什么出身。”


事后我也觉得这些大学生不错,出身不由己,道路可选择嘛。思绪到这里,却被一阵更大的口号声与鼓掌声打断了,循声一望,只见又有来了一大批湖大的学生,他们也是很有纪律的席地而坐,草坪的学生队伍更加庞大威风了。看那种架式,他们今天不在这省委里面弄出个什么结果来,不获大胜,是决不会收兵的。我与俊明孩子气的会心一笑,看来今天真的是没有白来。


图片来自网络
三、忽然间,所有的口号声都停了下来,好像就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我与俊明屏气凝神地观望着,只见大学生中有人宣布,有省委领导要出来代表省委表态,希望大家安静下来,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此时,朝前面走去的我与俊明正,半弯半蹲地呆在那个办公楼大门两旁的一个大圆柱旁。(那时的省委办公大楼我给的印象,类似于现在那些较高档宾馆中的厅堂大门一样,可以开小车直接停在大门走廓上的。当然哟豪华方面就差多了。)虽然我们人小不显眼,但无论是对草坪的大学生们的举动,还是对从大门走出来站到台阶前的人们的举动,我们两处都可以相望,这比任何角落的人群观看四周的情况,也是都要看得更清楚更真切些了的。


只一会儿,就从大门出来了一行人,大概有六七个人的样子吧,他们经过大走廊走到台阶前站住了。其中一人对前面草坪上全体席地而坐的大学生们说,现在请省文革筹备领导小组的廖付主任(不知是否记忆有误)给同学们讲话,大家欢迎。一阵鼓掌声后,此时草坪上全体席地而坐的大学生们也更是屏气凝神,我此时的感觉是那怕掉了一根针大家也能听到似的。只见廖付主任(五十开岁,略胖,给人疲惫之感。)拿出了一张稿纸开始了他的发言,(外地口音有些不好懂,说些什么记不清了,大概是说湖大学生八一九闹事事件,有错又没错似的。和二十三年后那个事件中上面的人表态,说学生既是爱国又是动乱的味道差不多。)但他的发言很快就被大学生们口号声打断了。而我和俊明此时看得更真切的是,廖付主任一开始时拿着手稿发言时就有些悉悉发抖,在大学生们强烈的口号诉求下,使他双腿也更显得微微地颤动起来。显然,他的讲话已经进行不下去了。大学生们的口号声一阵高过一阵,强烈要求省委领导人就湖大师生八一九革命事件进行更明确无误的表态。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之类高呼声,更一阵强过一阵的盖来。一时淹没了所有的势头,廖付主任的无言在僵持中继续......。


就在此时,又有人出来说,现在我们请省委书记华国锋同志代表省委讲话,请同学们安静下来。这次没有要求鼓掌,也没有大学生们主动鼓掌。华国锋在几个人的簇拥下也出现在省委大楼大门的台阶上了。口号声又一时完全地停顿了,可能这是就目前而言,是湖南省委最高负责人的表态,也就理所当然地更引起人们的关注,大家也就更加全神贯注地注视着华国锋的一言一行了。


华国锋,(后来才知道普通话应读化那个音)这是我与俊明第一次听到省委领导人的名字,也是我们第一次与唯一的一次亲眼看到他的模样。(后来复课闹革命上中学时,七十年代初华曾陪西哈努克亲王坐敞篷车,经过长沙韶山路段检阅沿途夹道欢迎的革命群众时,五中另一班的中学同学曾很近地目睹过车上的华国锋,但我对读中学时还发生这种夹道欢之事,整个地一丁点儿的印象都没有了,不知何故,甚至怀疑那位同学在撒谎,这么大型的夹道欢迎我们学校都去了,我怎么却没留下一丝的印象呢?可见有些记忆经历过一段时间的化解,是会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而有些记忆却是想总么忘也忘不了的。)


回到当时。此时只见华国锋站在台阶前高声地简单明了,用他那带有明显的山西口音的普通话大声宣布地说:我代表湖南省委表态,宣布湖大师生八一九闹事事件是革命的行动。特别是革命的行动这五个字,略有些拖长并顿挫有力。顿时,整个大楼前的草坪沸腾了,学生们跳呀笑呀欢呼呀,人群中有人高喊,华国锋同志的讲话是对我们湖大广大革命师生最好的支持云云。口号声又一浪接一浪的扑来,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拥护省委的表态!拥护华国锋同志的讲话!那种群情鼎沸千人振奋的氛围感染,使我与俊明也多少有些手舞足蹈,情不自禁跳了起来。


图片来自网络
四、正在大家有些忘乎所以似乎都沉浸于胜利的喜悦之中时。突然,又是突然,只见草坪中间有个瘦瘦的大学生,几乎是跳着起来地大声的高叫起来,“同学们,同学们,请你们注意,请你们注意,我要揭穿华国锋同志一个大阴谋。华国锋同志刚才代表省委表态说,湖大学生八一九闹事事件是革命的行动,既然是革命的行动,为什么还要说是闹事事件,既然还是闹事事件就不是革命的行动,革命的行动就不是闹事事件,华国锋同志应该明确的表态说,湖大学生八一九事件是革命的行动。一刹那,寂静陡起,有些冷场,但也有同学很快地就以口号附和起来,请纠正华国锋同志的讲话,请华国锋同志重新表态云云,(我记得还有个别人学生出喊打倒华国锋一个大阴谋的口号,但响应者不太多,可俊明事后回忆说不太记得了。)但明显地也没有前面那种整齐划一,同心合力,众志成城一边的口号声了。


我此时没注意到华国锋是种什么样的脸部表情,(事后我深为遗憾)我完全被那个大学生的异军突起肢体与语言给迷住了,用现在的时髦语言说,这个大学生简之是酷毙了,帅呆了。心里想,人家大学生就是大学生,这么富有革命的激情,这么具有革命的警惕性与敏感性,作为湖南省委一方领导,此时也算得上湖南昌省委最高级别领导人华国锋能有这么好的表态(至少作为少年的我当时是这样地认为的),还被这大学生看出了问题,指出了阴谋,这是何等的了得,并还这么旗帜鲜明地指出,要把闹事二字从革命行动中划分出来,真太伟大太英雄了啊!


.....我目光一直在追寻那位大学生的身影,想把他的形像更牢牢的记住,但当他站起来喊口号时,别的同学也跟着他站起来一起喊,然后大家振臂呼喊完后,又一齐地坐了下来,我就搞不清人群中的那个大学生就是谁了。(实际回过头来看,当那个大学生这么敏感过度地一喊,那一刹那就决定文革是一场终究要失败的闹剧了。因为你太求人责备,太吹毛求疵,那就还会有谁会更清白无瑕,更一丝不染,更干净圣洁呢?因为,这样下去注定你将也是被革命的对像,谁也一个都跑不了,最后全在闹剧中倒下。)


我正在感到有些懊丧时,怎么我心仪的英雄就一下不见了呢?忽然俊明拉了我一把说,你听.....。我还没太完全反应过来,俊明用力的拉起我就朝省委大院门口方向跑去,似乎那边发生了更大的事情了。远去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口号并夹着锣鼓喧天的呐喊,也是一阵阵地由远而过地袭来。气喘喘地朝前奔去着看热闹的我们,迎面看到的是一列列新开进来的大学生游行大队伍,有农大的,有师大的,有矿冶大学的,等等。声势浩大,豪情满怀,个个振臂高呼,人人喜形于色。


一路上他们举着有着各自校名的红色条幅,举着各种表示当时文革最初时期的革命标语横幅,特别是那个最显眼的大横幅上书写着一行大字,人民日报社论:广大工农兵要坚决支持革命师生(大意是这样。事后长大些也想过,华的表态是否与提前知道这个社论的消息有关。)云云;这些红旗红标语红横幅与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广大工农兵要与全体革命师生一起,共同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等等口号声,此起彼伏,相互映照,最后又汇合成了一片红色的流动海洋.....。而俊明与我此时的感觉就是,湖大师生们的革命行动终于被上头承认了,他们终于胜利了!


图片来自网络
五、匆匆地赶回家后,我与俊明到公司食堂打饭。吃饭的人已接近尾声了。我妈妈一直在那里等我们,见我们回来打饭了,有些责怪地询问我俩,你们去那里了,听说这几天暑假作业一点也没做。我有些骄傲地说,“我与俊明去省委了。”妈妈有些诧异,“你们去省委干什么?”我们回答说,“我们想到那里去问问,那个“三相信”是对的?”我们对话之间,还有些没离开食堂的青年职工与一些中年叔叔就围了上来,很有兴趣的问我们,你们还为这事去省委了,问到结果没有?我们摇了摇头,说没问出什么名堂,但我们却亲眼见到并听到了省委华国锋书记,对湖大八一九事件的表态。


我们这么一说,引起了更多的大人们的围观走近。有人急切地问,华书记是怎么说的。俊明说,他说湖大学生八一九事件是革命的行动。妈妈问我,华书记真是这么说的吗?我说是的,我还模仿着华国锋那有山西口音的普通话维妙维肖地说着:湖南大学生八一九闹事事件,是革命的行动。大伙听了都笑了,但我在那笑声中看到一些大人们的目光,有些人眼睛发亮,闪着兴奋的光;有的人愣着大嘴,半响没合拢过来。妈妈拍了我一下小脑袋说,别说了,快吃饭,吃完早点洗澡,做好暑假的作业。


是晚,我做了点作业就去找俊明与小弟,特别是想与小弟分享我们白天的所见所闻。但在机关大院里面,却看到一些晚饭围着听我们说话的职工在刷大字报,内容是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工农兵要听毛主席的话,坚决支持广大革命师生的革命行动。落款是机关劲松战斗小组。可是没过多久,这批刷大字报的人又被打成了黑鬼之类的人物。再没过多久,又翻了盘,他们又刷出了揪出反革命总后台张平化(当时的省委书记一把手)之类的大字报,并把张平化的那个化字写画成了一个老鼠形象的化字,极富当时革命艺术字的创意,再后来就是刘少奇的奇字也成了狗形象的奇字了。内乱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开始走向深渊了,城里人特别是单位的人是很难置于外了。这是后话。


晚上临睡前,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就问我妈妈,华国锋是个什么样的人?(此话题好像不是问华的职务,但具体指什么我自己也记不清了。)妈妈停顿了一下对我说,就她所知道的是,在中国目前最年轻有为的省长或书记,就是华国锋与赵紫阳了。就这样,我又记住了赵紫阳先生这个人的名字了。


今天是2016年10月6日,华先生当时作为省级的一位领导人在文革初的亮相,表态支持学生搞文革运动已经过去五十周年了;今天是2016年10月6日,以华国锋为首的中央领导人粉碎四人邦并开始结束文革也有四十周年了。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这也是一个值得纪念的人。现在,把早几年回复一位网友的,自已小时候亲历的一个故事翻出来晒晒,是为小记。


作者:杨岸达
链接:http://www.jianshu.com/p/97f525e86505
來源:简书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