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265阅读
  • 0回复

陈贞:地主仔陈弨之死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地主仔陈弨之死

                                                                                             陈贞/图文

        令数以千计陈姓人魂牵梦绕的是位于电白县沙院木苏境内的陈礼公墓,这座明朝古墓被有关部门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暮春三月。田野草长,每在此时,水东上陈、下陈屋的陈姓子孙与来自广西、广东各地的宗亲云集古墓前慎终追远。
         陈礼,浙江籍,是水东最早的陈姓移民,卜居上陈屋,其故居痕迹已难寻觅,但子孙在这里繁衍生息有几百年了。在陈礼的后代中,有的担任过中共灵山县委书记、省委书记秘书、高校教授,他们福寿双全;也有的因在解放前勤俭持家,谙于致富之道而过上小康生活被划为地主阶级的,如陈弨一家等.
                        
                                                                   一、剥削阶级子弟沦为贱骨头
      
      1949年底,国民党政权已处于风雨飘摇中,电白那些大地主和官员纷纷携男带女逃往香港,陈超时年17岁,他和父母没有因局势动荡不安而选择离开大陆,在陈家看来,自己只不过有20多亩土地,租给别人耕种,收些田租,大船载太阳--勉强渡(度)日而已,共产党不会拿他们怎么样.
      1950年,电白土改.土改工作队将陈家评为地主,打入另册,这意味着这户人靠祖宗含辛茹苦挣下的田产不但被没收了,而且在政治上被剥夺了一切权利.陈家的恶运开始了,大会斗、小会批.那年头,水东城岭大队管辖上陈屋生产队,今新风街、旧检察院、人武部一带是该队农业土地生产范围。陈超由一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少年变成了自食其力的劳动者。他刚满18岁就在队里伏低做小。春夏秋冬,风雨来风雨去,牵牛犁田,插秧割稻,种花生红薯,早出晚归,他干得比别人多,但报酬比别人少,作为地主份子,他不敢有任何怨言。水东,附近的森高、彭村残酷斗争地主的情景历历在目和本家的遭遇,他每想起这些,岂敢向生产队提什么合理公平待遇呢!
      陈弨在艰苦的农业生产劳动、半饥半饱、受人欺凌、遭人歧视的生活中过了许多年。他早到了男大须婚,女大必嫁的年龄,别说'西施、毛嫱而为配',就是要娶一个残疾女人也是一种奢望,地主命与牛马命相同.眼睁睁看着同龄人,女有家、男有室,陈弨自知“升沉应已定,不必问君平”(君平,汉朝出名的算卦者)。陈弨叹命苦,苦在投胎地主家庭,是祖宗留下的20几亩田园害惨了全家。
                      
                                                                       二、沧海横流 、为情遇害
    
       1968年上半年,电白县城烽火连三月,司、核派互相攻伐,司派指挥部派出一批批战斗员挖民居凿墙洞步步为营逼近水东大戏院核派阵地,司派的炮弹昼夜不分连续不断地轰击大戏院那座俄式风格的前楼,核派挡不住对方一轮又一轮的军事打击,抵抗两天后从水东撤退,县城变成司派的一统天下。
        此时的陈弨在这个乱世社会苟且偷生,深居简出,除了家人,他几乎没有朋友,一个被踩在社会最底层,动辄得咎受革命群众专政管制的黑五类,谁会和他来往?但偏偏有一个出身也是地主,嫁到上陈屋年青妇女看中了陈弨,双方在秘密交往中日久生情,这对正值壮年的男女犹如干柴火......。'宁作野中之双凫,不愿云间之别鹤。”他俩忘我地沉浸在爱河里......。
        俗话说:“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陈弨和年青妇女风情月债之事逐渐传到了大队书记耳中,大队领导觉得陈弨本身是地主仔,不好好地改造剥削阶级的思想,竟然敢干伤风败俗的勾当,与有夫之妇通奸,下令民兵捉......。
       1968年7月,陈弨和另一个地主在水东城岭大队组织召开的所谓宣判大会上,他俩被判处死刑,由足生等人押赴望海岭凉亭附近的一片树林里,刽子手原把手榴弹系在这2名无辜者身上了,准备将他俩炸成碎骨肉片,围观者于心不忍,请求改用枪决,让他们死后全尸。
       陈弨惨遭枪杀,时35岁。
      那个年代,要夺去一个人的生命如此简单如此野蛮如此儿戏!儿戏到一个根本不具备抓人审人判人法定资格的大队竟然可代替公检法'办案'!荒唐、恐怖的1968!
                        
                                                      三  、大队书记、 足生、 那个女人 、陈家
    
        当年,那个下令“法办”陈弨的大队领导至今还活着,她住在上陈屋。据说,解放前她从麻岗乡下出来做上陈屋地主的婢女,她家至今还拥有一间土改队分给她的原主人名下的房子。此外她在昔日主人老屋旁边和电白公安局看守所围墙后面都盖有房子。当年她对地主的"恨"有时代社会的影响,我对此表示一定的理解,但“法办”陈弨就超越本人的理解了。说真的,我现在看别人杀牛杀猪心理都有恐惧感.....杀一个通奸犯即使在文革期间也找不到国家法律依据的啊!他俩做的事在当年和现在来说都只能算是违背道德规范的问题.。民兵营长足生家在茂名市盐务局后背那条溪边的大岭村。他是个头脑简单又粗俗的农民,病死于5年前,他在世时对人说:“原来是安排其他民兵打(枪毙这两名地主),怕误伤围观群众,我才打。”与陈弨相好的那个女性,她在水东还活着。一个女人为啥要跟一个出身地主的男子好上,这可能与大自己18岁的丈夫的感情产生了问题,于是红杏出墙......
       1979年,邓小平宣布给全国地主份子右派摘帽子。如今上陈屋活下来的地主见到原大队书记,书记威不起来了,“地主”数落她,轮到她沉默以对了。我明白什么叫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与风水轮流转了。听说,陈弨胞弟的子女有的已考上大学,有的考上中专,并娶了我的女同学为妻,女同学的父亲曾系县计委主任,陈家的生活开始芝蔴开花节节高,这是我乐意看到的。昔日的黑五类,今日的公民,每次见到这名曾大红大紫的书记时再也不用低声下气,畏之如虎了,这是中国社会人权事业的进步.
    
                                                                                      四  、感   想
    
        陈弨生活的那个年代是一个不幸的年代,是一个制造阶级仇恨,草菅人命的年代。在那个对地主阶级残酷无情的年代,陈超是一条卑微的可怜虫.除了父母对自己无私的爱,陈弨得不到别人的爱,在他35岁的那年,他才终于得到了一个女人的爱。有人说:“不是所有爱的花朵,都可以在阳光下绽放,很多伤心的爱,只能搁置心中独自去浇灌,在寻找别人的理解,直至生命的尽头。”.不用多言,同队的女人理解陈弨了,在那个寒冷的冬天,这个女人用洁白的身体温暖了他,而他“得到了世上懂得爱的人的理解,有些爱留在心中,比起那些同床异梦的所谓爱,不知高尚多少!”
        陈弨为了爱情付出了生命。抚今追昔,我不禁对这个出身小地主家庭的小人物寄予极大的同情,他的家人从不干过恶毒事!他在旧中国只不过比别人吃得好一些,穿得好一些,住得好一些罢了.陈弨生前住在上陈屋,那是我小时候经常去玩的地方,我总想忘记他,但做不到,可能我本身也是一个小人物,解放前家里也有田园出租,也是“穷人”眼中的地主,不论在任何社会,小人物的不幸遭遇都会容易引起小人物心中的共鸣的。这是我写这篇故事的精神动力。

    
                          
                            不是所有爱的花朵,都可以在阳光下绽放


http://bbs.gdmm.com/home.php?mod=space&uid=438499&do=blog&id=111819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