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81阅读
  • 3回复

黎劲风:文革初期电白县杀黑五类惨案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我的“文革”岁月之夺命的红色恐怖
2015年3月21日 19:10 阅读 383 新浪博客
    我的“文革”岁月之夺命的红色恐怖
作者:黎劲风 来源:文章阅读网时间:2015-03-18 18:14 
 
摘要:“文革”这个中华民族最黑暗的历史阶段已过去几十年,“文革”的红色恐怖,我一时一刻未曾忘记;在红色恐怖下的“文革”,我全家人所受的苦难,我一时一刻未曾忘记;在“文革”大屠杀中,我的多位亲人被夺去生命,我一时一刻未曾忘记。
   红色恐怖,是“文革”时期充满杀气的社会现象。大凡经历过“文革”的民众,几乎都不同程度地感受到红色恐怖的疯狂。
  百度一下“红色恐怖”一词,网友采纳的意思是:它通常是相对于“白色恐怖”而言,一般的理解是“红色”指暴力革命,“白色”指反革命。“红色恐怖”有时候也指“多数人暴政”,“白色恐怖”则相应的指少数人暴政。
  为之60的新浪博客有一篇题为《红色恐怖万岁!——立此存照(八)》的博文,披露“文革”初期有一篇鼓吹“红色恐怖”的文章题为《红色恐怖万岁!》,落款是“哈尔滨市红五类子弟造反大会会刊《红后代》编辑部”,通篇杀气腾腾——
  今天,我们搞红色恐怖,明天,我们还要搞红色恐怖,只要有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东西存在,我们就要造反,就要搞红色恐怖!
  毛主席说:“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我们要砸烂旧世界,要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要在全中国、全世界树立毛泽东思想的绝对权威,就必须对一切旧的东西大杀大砍。文文雅雅、慢慢腾腾怎么能行呢!?怎么能在框框里干革命呢?!
  毛主席教导我们:“不止不行,不塞不流,不破不立。”我们造反是造定了,我们还要在红色恐怖的烈火上加油,烧!烧!烧!烧掉旧世界,建立无产阶级的新世界,建立毛泽东思想的红世界。
   造反有理!造反到底!
   红色恐怖万岁!
  读到以上关于“红色恐怖”的文字,没经历过“文革”的年轻人,对“文革”期间的红色恐怖可“管中窥豹略见一斑”;而经历过“文革”的一代人,更对“文革”期间的红色恐怖记忆犹新。
   当年,我生活在广东省湛江地区(今湛江市)吴川县(今吴川市)。我是在董如珍之死开始感受“文革”的红色恐怖的。“文革”被夺权前,董如珍任吴川县委常委、副县长。他在“文革”初期就被批斗、被监禁,不久就自杀身亡。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中央“被分成”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司令部,刘少奇成了中国最大的“走资派”。全国大大小小的“走资派”成为“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对象,无一不被口诛笔伐,被“打倒”、“砸烂”、“炮轰”、“火烧”。
   1967年1月25日,吴川的“造反派” 向县委、县人委夺权后,吴川几乎所有领导都成了“走资派”。
   《湛江市志》记载:1967年1月25日,在上海“一月风暴”影响下,一批群众组织夺了地、市党政机关的权;另一批群众组织称之为“假夺权”,开展“反假夺权”斗争。接着,各地、各单位也纷纷“夺权”,各级党委、政府陷于瘫痪状态,各级领导干部被当作“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进行批斗,群众组织之间的派别斗争也逐步升级。
  《吴川县志》记载:1967年1月25日,“革命造反派”分别向县委、县人委夺权。
   夺权后,吴川“造反派”在吴川县城梅菉运动场(现吴川市区大富广场)举行了批斗“走资派”的大会,县委、县人委的领导被用绳子捆绑着,连成一长串,分别挂着牌子,轮番被拉上台批斗。梅菉的“五类分子”也被拉来陪斗,一个个自带小凳,坐在两旁(当年梅菉话“担凳仔”说的就是此情形,说你“担凳仔”也不是好话)。据目击者说,符在泽(“文革”夺权前任县委书记)、张洪斌(“文革”夺权前任县委副书记、县长)、李森(“文革”夺权前任县委副书记、县长、公安局长)、董如珍等人被批斗得“最惨”,李森还被涂黑双手。批斗后,董如珍等“走资派”被押到县看守所(建在梅菉窑地村尾,距离梅菉桥头数百米)监护。十几天后,在梅菉桥的水闸旁,董如珍的尸体被发现,惊动全城。当时有说董如珍是自杀身亡的,也有说董如珍是他杀的。
   董如珍是河北省昌黎县人,妻子姓崔,一直没生育。我岳母也姓崔。上世纪60年代初,岳父(“文革”夺权前任县农业局长,更早时任副县长)、岳母一家与董如珍夫妇同住一楼层。岳父岳母生育多个子女,董如珍夫妇很想领养岳父岳母的小女。1963年岳父岳母又一女儿出生,董如珍夫妇再次提出领养要求,由于岳父岳母不忍割爱未能如愿。董如珍去世后,据说遗孀独自回了老家。
  上世纪90年代任吴川建委主任的麦亚胜出生于1937年,“文革”初期他在梅菉工程队当队长,刚三十出头也被打成“地下包工头”,被戴高帽、挂牌批斗游街。他还和符在泽、张洪斌、董如珍等“走资派”同场被批斗。据麦亚胜说:他和符在泽、张洪斌、董如珍等都被折磨得“很惨”“很难受”;董如珍是由于日夜被折磨,受不了,在工人俱乐部(现梅菉向阳小学)被批斗后投江自尽的。
  “文革”时期的红色恐怖导致全国各地自杀事件频发。据网友披露:长篇小说《红岩》的作者罗广斌,在国民党监狱中与所谓的“敌人”斗争了一年,但是“文革”一来被红卫兵抓进去三天就自杀了!
  随着时间流逝,董如珍之名不再被吴川人提起,他自杀的真相更无从得知。关于他的自杀,吴川文史、志书也没记下文字。日前从《不谈政治谈花絮,不讲灾难讲感恩——再谈《百花》的文革记忆叙述》(《陶东风的网易博客》)读到关于老舍自杀事件的文字,自我感觉与董如珍自杀事件或许有几分相似,特复制下来——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广场接见百万红卫兵,红卫兵的暴力行为迅速升级。8月23日,北京大学和北京第八女子中学的红卫兵学生闯到北京市文化局和文联机关,也就是老舍和众多文艺界干部的工作单位,要求批斗老舍。23日下午三点,包括老舍在内的二十九名文艺界人士被红卫兵“拉出来”押送到国子监批斗。这29人中包括著名京剧演员荀慧生,著名作家肖军、骆宾基和端木蕻良,以及时任文化局长的赵鼎新。面对这二十九人的,是数百名红卫兵和他们用戏剧服装、书籍升起的熊熊烈火,以及震耳欲聋的口号:“打倒反革命黑帮!”“打倒反党份子XXX!”“XXX不投降,就叫他灭亡!”“谁反对毛主席就砸烂谁的狗头!”污秽、赤裸、暴力的语言到处弥漫。接下来是长达三个多小时的暴力摧残。整个过程发生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介入的、肆意妄为的恐怖环境中。孔庙的武斗结束后,老舍被带回机关继续接受暴力性的批斗,晚上又被带到公安机关审讯,一天中接连三次接受非人的折磨,夜里才准许回家,并被勒令第二天继续接受批斗。8月25日,有人在太平湖上发现了老舍的尸体。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开出了“我会舒舍予(老舍本名)自绝于人民,特此证明”的公文。“人民艺术家”就这样“自绝于人民”了。老舍遗体火化后,当局不允许留下骨灰,以至于1978年举行老舍骨灰安葬仪式时,下葬的实际只有一支钢笔和一副眼镜。
   但愿知情者从此文中留下董如珍自杀事件的记忆;更希望董如珍之死能激发善良的民众对“文革”的深刻反思。
   
  追忆“文革”的红色恐怖,绝对回避不了大屠杀事件。
  据考证,文革大屠杀始于1966年红卫兵运动最猖狂的8月,终结于1968年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全国发生的大屠杀案,有1966年8月底北京“大兴县大屠杀”;1967年8月至10月湖南“道县大屠杀”;1968年8月达到最高潮的“广西大屠杀”。关于文革大屠杀,已有谭合成、宋永毅等人的专著《血的神话》、《文革大屠杀》(均在香港出版)。而《“文革”初期惨绝人寰的集体屠杀》一文记录了广东的“文革大屠杀”:广东省57个县中有28个县(49。1%)发生过集体屠杀,其中有6个县的被害人数超过一千。情况最严重的是阳春县(文革时属湛江地区),从1968年8月到10月共死亡2600人。广东发生过集体屠杀的县平均死亡数为278人。广东的集体屠杀属于两类,即针对“四类分子”的屠杀和政治迫害型屠杀。(桃之夭夭的新浪博客)
  人们对文化革命中的暴力和屠杀往往有一种错觉,觉得这些大都是在无政府状态下由造反运动形成的,杀人者也都是“红卫兵”、“造反派”。但有史学家根据中国出版的数千册县志所提供的资料,论证文革中死人最多的时期不是红卫兵造反有理、中央各级政府处于瘫痪的1966年底,也不是造反派武斗正盛的1967年,而是“各级革命委员会”已建立、毛泽东恢复了对国家机制全面控制的1968年。在全国著名大屠杀案件中,滥施暴力、血腥杀伐的大多是政府控制的军队、武装民兵和各级党员骨干。在清理阶级队伍时,基层单位如农村的大队、生产队都可以随便杀人,被杀的不光是“黑五类”及其子女,还有两派的反对派、仇人,不用证据想杀谁就杀谁,大开杀戒。1968年发生在阳春县、夺去我多位亲人生命的大屠杀,正是如此。
    《湖南道县大屠杀纪实和北京大兴屠杀调查》(作者:章成 遇罗文)文中写道:
  到处是“斩尽杀绝黑四类,永保江山万代红”的口号,到处是“贫下中农最高法院”的杀人布告,整个道县以及周边地区完全处于红色恐怖之中。
   贴在凯迪社区的《荒唐岁月——惨绝人寰的1966。8北京大兴县屠杀事件》文中写道:
   当时杀人的方法五花八门,有用棍棒打的、有用铡刀铡的、有用绳子勒的,对婴幼儿更残忍,踩住一条腿,劈另一条腿,硬是把人撕成两半儿。
   屠杀行动是经过精心策划的,各处方法都相似。先把要杀的人集中关起来,再一个个叫出去,出去一个杀一个,被关的人并不知情,直到杀光为止。有的大队干得很隐秘,下手的都是那些积极分子,第二天早上出工,许多社员发现来干活的人突然少了,才知道一夜间死了那么多人。
   中心大队的贫协主席,一人用铡刀铡了十六个人,自己也紧张得瘫倒了。铡死的人都塞进一口深井里,直到井快塞满了。黎明大队把杀死的人埋在村北的一片苇塘里。后来,干脆把活人就往苇塘拖,用绳子套在脖子上,连拖带勒,到了苇塘人也就断气了。
  《“文化大革命”十年史》(1986年9月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书中写道:大兴屠杀事件过后二十年,才有简短的报道出现在书刊上,从而让我们初步知道,1966年8月26日,大兴县公安系统传达了公安部长谢富治的讲话,从8月27日至9月1日,县内13个公社,48个大队,先后杀害了325人,最大的80岁,最小的才38天,有22户人家被杀绝。
    吴川网友酒红2014-8-12在我的帖子《我的“文革”岁月》跟帖,贴上作家秦玉员(笔名)到电白县(文革时属湛江地区)石鼓湾实地采访,写下的《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一文。文中写道——
  鸭塘湖村(石古湾大队下辖的一条小村)大部分村民姓黎,说旧时正话——明朝时在电白驻兵留下的方言,他(她)们是守黎氏祖墓的后代。“祖恩似海深”,千万经典,孝义为先,往昔黎姓族人出于对始祖的敬怀,对先辈长眠之地的保护,为了使他们安心守护黎氏祖墓,免去柴米油盐之忧,凑钱买了大片田地送给他们,有了这么多的耕地,人力畜力有限,便雇一些人帮耕。年复一年依例向祖坟献上三牲,焚香点烛烧纸,磕头跪拜,牛能生犊我有孙,世世相从老故园,耕读传家躬行久,他(她)们并不完全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寄生虫”,这就是鸭塘湖村黎姓人的历史状况。1950年后,共*党取得政权,搞暴力土地改革,评阶级成份,那条村只有二户人家划为贫农,其他不幸都成了地主。
    这天,我心情沉重地来到鸭塘湖村前的田野,来到这条因杀地主、富农最多、最血腥、最出名的村庄,自己的脑里不断浮现一幕人间悲惨的情景片段:
   ……大队书记俨然一个土皇帝……不但能决定治下农民的荣辱,外出自由权,而且能决定谁生谁死……他在石鼓湾制造了特大血案,其中最血腥的一幕就是参与并指挥手下的民兵、粗野强悍之徒,肆意杀害这条小村的无辜者,在一夜之间户户家破人亡,萧疏鬼唱歌!
  1968年8月初,“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饿着肚子正在手把青秧插田的全部黎姓地主、富农及其家属糊里糊涂被通知去大队打禾场“开会”,从此他(她)们中的多数人再也没能回家!
   打禾场的屋角早堆放着从供销社提前买回的新绳子,有准备的民兵奉命包围会场,他们强令地主、富农自己互相捆绑。在伍某友、民兵营正副营长等大队领导的煽动、组织下,每4个凶手(民兵和贫农出身的社员)对付一个地主或富农,两个分别站在左右边用绳勒紧他的颈子,一个以木棍猛击,一个用稻叉捅,有的捅太深,拔不出,以脚踩胸出力拔……鲜血顿时喷出来,血流了一滩一滩……
    民间谣传,石鼓湾大队被杀害者共计170多名,而鸭塘湖村死难者最多,黎姓人几近斩尽杀绝,是官方公布的4倍多。
    石鼓湾之行,我记住了富有同情心的老队长钟某谋、可怜的小某泓 ,他的未成年哥哥、被轮奸,被侮辱,再惨遭杀害的那几个姑娘,还有数以百计的地主、富农及其后代……他(她)们的命还不如我在鸭塘湖村路口见到的有主人豢养的那条黄毛狗儿,我更深深地记住了石鼓湾历史上最残忍、最黑暗、最恐怖的一页!
   
  由于电白县与吴川毗邻,由于石鼓湾惨案许多死难者也姓黎,是我的同宗,由于我老家阳春县(今阳春市)发生的大屠杀事件,与石鼓湾惨案极为相似,而我的大伯、伯母和堂兄,伯父和伯母及宗亲,同一天在光天化日之下惨遭屠杀,我和秦玉员在2014年有过邮件往来。他对我说:他写的“文革时广东电白石鼓湾惨案”完全真实!因文中涉及到一在职官员,被强烈要求删帖。他将重新修改这篇文章,尽量隐去文中的真实姓名。他还说:他知道阳春县文革中打死许多人,你的家族真惨!
  “文革”初期,吴川各地也发生了主要针对“黑五类”的耸人听闻的屠杀事件。“黑五类”不被当作人,被随意批斗、打骂、剥夺自由,甚至被随意枪杀。据知情者回忆:单是县城梅菉就枪杀了20多人,多是“黑五类”。一个“黑五类”被枪杀前,被强迫跪菠萝皮,受尽凌辱后被拉到“猪笼塘”(地名)边枪杀。一些“黑五类”被枪杀前,还被批斗、被游街。梅菉一名姓刘的大土豪,解放初期被镇压,遗孀在“文革”初期被拉到梅菉运动场批斗,批斗后又被拉去游街。游街时她因脚疼,走到梅岭小学附近走不动了,竟然被说是“诈死”,当即被拉到梅岭小学附近的猪笼塘边枪杀,暴尸池塘边。
   “文革”大屠杀时期,吴川梅菉还发生一件骇人听闻的事件:上隔海村一家庭有兄弟俩,弟弟在解放前是姓谢的土豪的“马仔”(手下),“文革”开始后,被造反派列入屠杀的”黑名单“。在实施屠杀时,造反派却认错人,把哥哥打死了。最终弟弟也难免一死。
  吴川网友惊堂木2014-11-27在我的帖子《我的“文革”岁月》跟帖对此事写道:
  上隔海一个家庭一夜之间出了两个寡妇。本想杀细佬(弟弟),夜晚光线暗拉错,出来门口枪杀后发现错了,是大佬(哥哥),又回头拉过再杀。其间枪杀的几个所谓地主婆都是七八十岁的夫娘儿!往事不想提了,提起中国人的自相残杀,运动的,武斗的,最高政治逼害的,真系石狗都会流泪!
  “收米簿”是文革时期吴川的流行语。当年,城里人都有《粮食供应证》,俗称米簿。当某人因病或意外事故死亡后,将被注销《粮食供应证》。“收米簿”的意思不言自明。文革期间,吴川人称杀死地富反坏右等牛鬼蛇神叫“收米簿”。十天半月的,都会听到“收米簿”的消息。文革时期,吴川究竟有多少地富反坏右、牛鬼蛇神被“收米簿”,已无从考究。
   吴川网友酒红也跟帖写下“文革”期间吴川农村发生的屠杀事件——
   在广东吴川苏村,据我的不完全统计,文革开始后,被迫或受到迫害后上吊自杀的,超过10人,以女人居多,占8位,但在任何历史记录中,这些是找不到,只在民间有口述传播。文革这个问题,我村更多老人好像有选择性的失忆。坏人还在,只不过都老了而已。每次回家乡,我都会走访村里的一些老人,问问他们记忆里的苏村,有一些故事,着实令人着迷。
  “文革”后期,我在覃巴公社(今覃巴镇、王村港镇)工作了1年,结识了一些覃巴人。听一名覃巴人说,米朗村一名地主后代,只因被掲发“收藏血衣”和“撒玻璃碎片下田”就惨遭屠杀。枪杀时,他到了现场观看,只见这名姓招的地主后代被一脚从后面踢倒,跪在地上,步枪顶着后背击发,枪响后,地主后代弯曲着躯体倒在地上,后背被击出一个碗底般大的洞,胸膛被子弹穿透,形成一个碗口大的洞,腥臭的血喷了一地。
   1968年开展的“清理阶级队伍”运动,也导致大量民众非正常死亡。
  有网友披露:“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是由毛主席公开“亲自发动”的。那时毛主席经常发表“最新指示”,通常是在晚间播放出来,于是人们就马上欢天喜地敲锣打鼓上街游行喊口号,叫做:“宣传最新指示不过夜。”记得是1967年夏的一个夜晚,我们已经休息了。突然听到校园里一阵喧嚣,起床一问原来是毛突然发出了这样一条最新指示“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实质上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政治大革命,是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广大革命人民群众和国民党反动派长期斗争的继续,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阶级斗争的继续。”于是同学老师起来游行,在校园周边转了一大圈,喊着“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毛主席万岁!”等口号,一直游行到后半夜才睡觉。谁也没想到一个“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正在向年长的人们张开了巨网。
  《湛江市志》记载:1968年9月,“清理阶级队伍”的运动在城乡广泛开展。一大批干部、职工被关押、“监护”、“审查”,部分县社实行“群众专政”,乱斗乱杀,出现大量非正常死亡。其中廉江县被杀害干部、群众1691人,被迫自杀的145人,为全省著名的“重灾区”之一。
   我母亲当年在吴川县中医医院当护士,既善良又胆小怕事。在“清理阶级队伍”运动初期,她就“莫须有”地失去自由,被关在吴川县卫生战线设在黄坡镇的“监护所”。(《吴川文史(3)》载文记载:卫生战线医务人员有34人被批斗、监禁)。随后,在吴川县人民银行工作的父亲同遭厄运,被关进设在黄坡公社岭头大队的“牛棚”(即参加所谓“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
  《吴川市政府志》记载:1968年11月,吴川县革命委员会贯彻中央指示,在黄坡公社岭头大队的李汉魂故居办“清理阶级队伍”学习班,对地方老干部和出身剥削阶级家庭或社会关系复杂的干部进行隔离审查,在审查过程中搞“群众专政”,错伤了大批干部。1969年,吴川县革命委员会把“清理阶级队伍”的学习班变为吴川县“五七”干校。
   父亲进“牛棚”前,让我乘车去了一趟黄坡,探望被“监护”的母亲。带给母亲的衣服里,藏着父亲写给母亲的信,进“监护所”时,也被看守翻了出来。我的泪水夺眶而出。
  1968年秋,吴川县人民医院外科柯医生割断颈动脉自杀,轰动全城。柯医生妻子就是我母亲的同室难友。我探望被“监护”的母亲那天,柯医生妻子写了一封信,让我交给柯医生,还给我2角钱,托我买糖果给她的儿女吃。信没封口,我看到了信中披露她遭受批斗游街的惨状。当天下午,我乘车回家。同车的有吴川县中医院姓易的造反派,我脑海里还闪出要不要向他“告发”的念头。第二天中午,我带上柯医生妻子写的信,用那张面值2角的旧纸币买了20多颗糖果,找到了柯医生的家(柯医生的家离我家仅仅几百米)。进门时,柯医生和一儿一女正在吃午饭,神情黯然。柯医生接过信和糖果时,也没说话。不日,出身富农的柯医生也惨遭被批斗游街之厄运。被批斗游街前,很有名气的柯医生留下“人要脸、树要皮”的绝笔,悲壮割断颈动脉,永别人间!
  几年后,我在梅菉街头邂逅柯医生遗孀,只见她神情黯然,欲言又止。后来她再婚去了海南。柯医生的儿子如今在吴川市一医疗单位工作。
   父母失去自由的那些日子,是此生最黑暗、最无助的时光。年幼的弟弟被迫送到湛江,寄养在姑姑家,我和妹妹成了没大人照看的“留守儿童”。
   那些日子,吴川县中医院一名姓陈的年青医生,幸灾乐祸地有意在我跟前,透露了我多位亲人在家乡阳春被屠杀的消息。多年后我才确切得知:1968年秋,阳春县发生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突如其来的横祸向亲人飞来,大伯父黎宗元(曾任国民党乡长,解放前带兵起义,投奔共产党,后当人民教师,任小学校长)和伯母、堂兄,伯父黎宗权(解放前参加中共,组织武装起义,任游击队指导员,参加解放战争;解放后任副区长、阳春县政府秘书;被选送中山大学深造)和伯母何静如(与伯父是中山大学同窗,人民教师),还有宗亲,十几条鲜活的生命在光天化日之下惨遭屠杀。20岁出头的堂兄黎志果惨死时,遗下两女,一个2岁,一个半岁!
    父亲没死于阳春县的“大屠杀”纯属幸运。他21岁投身革命,阳春县未解放就在阳春县合水区支前司令部工作。1950年9月调到阳春县团工委工作,后参加阳春县土改,1953年7月任阳春县监察委员会监察员,1954年3月调任广东省政府监察厅监察员。后在历次“政治运动”冲击下,他由于大哥曾任国民党乡长,祖宗是朝廷官吏、“地主”,妻子有复杂的“海外关系”,“政治地位”一落千丈,先后被调到阳江县合山区、阳江县委农村部、华南工学院湛江分院工作。在华南工学院湛江分院工作时无辜被打成“贪污分子”,于1961年从湛江发配到吴川。尽管父亲远离阳春,1968年秋,阳春县“大屠杀”的作恶者还是带着“革命委员会”的手令追杀到吴川,企图把我父亲带回阳春屠杀。生死攸关之际,幸亏吴川掌权人念及我父亲是“同一战壕战友”,是可用之文才,断然撑起“保护伞”,使作恶者“赶尽杀绝”的阴谋落空。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阳春县合水镇“革命委员会”给我的大伯父等亲人作出“结论”:解放前后为党为人民做过有益工作,是比较好的同志;在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干扰破坏下被残害致死,一切污蔑不实之词应予推翻,平反昭雪,恢复荣誉。
   而1968年在阳春县合水镇制造“大屠杀惨案”的元凶十多年后也被绳之以法,其中元凶黎某太1979年被枪决,元凶、“文革主任”吴某胜被判12年徒刑。
  1980年,吴川县委纪律委员会还实事求是地把我父亲的所谓“贪污”更正为“工作差错”,取消“原处分”,恢复原工资。
   夺命的红色恐怖,夺去了千千万万无辜民众的生命。也有一些无辜民众像我父亲一样,经历九死一生后幸运地活了下来。
  吴川知名网友梅菉坡獐发帖说:当年有一件有传奇性质的事件:有一个姓欧的人(据说是博铺的),1968年的一个夜晚在梅菉糖厂附近江边被枪毙,中弹后随江水漂走,最后命大未死,躲藏在农村亲戚家,户口已被注销,1971年局势稳定后,重新露面并恢复户口,被传为美谈。
   梅菉坡獐还见证并写下“文革”期间梅菉发生的一件屠杀未遂事件——
  “文革”时期,我所居住的古老大屋有着众多的住户,职业身份各异,其中有一老妇人,家贫多病无靠,就靠平时纺棉纱、糊鬼鞋、编织猪笼仔等等维持生计,因为家庭成份“不好”(属于“五类分子”),加上她有个儿子参加了县批资站,1967年武斗期间,县总部派人前来半夜敲门要“镇压”她,同期已有一些“五类分子”被人拉出来当街枪毙。在这样的情况下,全体住户无人敢出来说话,唯有我的老妈(她是信佛之人),闻声出来,站在旁边说了一句很机智的话:“六嫂,这些同志都是好人,不会害人的,更不会打人,人家问你,如实回答就好了,不用害怕”。县总部人员其中一个人只好不甘心地说:“XX婆,就你多事!”丢下吓得浑身发抖的六嫂带队离开。生死攸关之际,幸亏信佛的老妈相助,才使六嫂幸免于难。
  从一名相识的覃巴人口中得知,“文革”期间覃巴公社大屠杀时,由于好心肠的干部庇护,有一名年青医生幸免于难。当年,覃巴公社大凡枪杀或批斗“黑五类”时,其他“黑五类”都被拉到现场陪杀、陪斗。有时一次屠杀多名“黑五类”。一个墟日(赶集日),覃巴公社某大队拉几个“黑五类”到墟场准备一起当众枪杀,当中有一名年青医生。一大队干部好心肠,提出留一些人到下一个墟日再杀。因枪下留人,这名年青医生后来幸免于难。
   那名覃巴人告诉我:“文革”期间覃巴公社幸免于难的还有一名姓黎的村民。这名黎民出生没问题,有文化,只因平日“话多”,被强加上“对社会不满”之莫须有罪名,打入“黑五类”之列,列入屠杀的“黑名单”,关在猪舍,准备次日当众枪杀。大队民兵营长出于同情心,趁喂猪之机大声骂猪:吃不吃都是这餐了!暗地提醒黎民逃跑。晚上,这名黎民以要小便为名,钻进甘蔗地拔腿就跑。民兵营长端起机关枪向天打了一排子弹,放了黎民一条生路。这名黎民后来从商,富甲一方,如今安度晚年。
   2013年3月13日,我在吴川参加一次文化活动,邂逅一位小学校友,听他讲述了“文革”期间九死一生的经历。
  校友姓李,吴川长岐人,1941年出身贫苦农家。他自小聪明好学,1960年考上广州铁道学院。后因苏联撤走专家,学院停办,他于1963年3月缀学回村。家中缺少食物,他每天潜下江底捡螺帮补生计。一天,母亲用一只红薯煮水充饥,连盐也无,他有感而发,写下“粥稀盐水淡”的句子。后在村民的附和声中,他完成了“粥稀盐水淡,无奈江底行;忍气粒粒拾,寻食何艰难”的诗句,在村中流传。
  1963年9月,他成了村中小学代课教师,后成为中共预备党员、团支书。“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因写下“粥稀盐水淡,无奈江底行;忍气粒粒拾,寻食何艰难”这四句诗被揭发,被打成“现行反革命”。1967年10月下旬一个黑夜,时任长岐武装部长带领百名荷枪实弹的民兵包围他任教的小学把他抓获,他当场被施暴者用枪托打断几条肋骨,昏死过去。他被拉去沙坑掩埋后,和他少有交情的民兵营长发现他脚趾在动,从沙坑里把他挖出,捡回性命。他直到第二天下午才苏醒。随后,浑身是血的他辗转被押解回县城。两天后,频临死亡的他被“四处寻尸”的父亲找到并领回。父亲带着他在县城和湛江医治20多天,接着带他到广州中山医找专家教授医治半年,随后回到家乡继续医治。“现行反革命”的身份,令他和村中“地富反坏右”一样,不停被批斗,受尽凌辱。他还分别被监护在县城和长岐,长期被批斗,还差点被枪毙。
  1970年9月,九死一生的他恢复自由,恢复代课教师身份。他头上戴着的“反革命”帽子,直到1980年1月28日才由吴川县委落实政策办下通知摘除。通知说:“文化大革命”中由于受林彪、“四人帮”极左路线干扰破坏,对你进行监护,这是错误的,强加给你的一切污蔑不实之词全部推倒,给予彻底平反,恢复荣誉。
    此后他为教育事业辛勤耕耘,历任教导主任、校长等职务,10多年前退休。
  如今,“文化大革命”,这个中华民族最黑暗的历史阶段,已过去了几十年。然而,“文革”的红色恐怖,我一时一刻也未曾忘记;在红色恐怖下的“文革”,我全家人所受的苦难,我一时一刻也未曾忘记;在“文革”大屠杀中,我的多位亲人被夺去生命,我一时一刻也未曾忘记。
  前不久,我拜读了《关于“文革思维”的几个问题》一文 (作者 陈浩武,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研究员)。再看红色恐怖的“文革”,实质就是在正义和革命的名义下作恶;实质就是阶级斗争理念发展到极致的结果;实质就是反人性,鼓吹暴力。在当年的暴力环境下,“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制下继续革命”的口号,完全导致了人性的堕落和泯灭,导致非常血腥和残忍的大屠杀事件遍及神州大地。
   在“文革”这个中华民族最黑暗的历史阶段过去了几十年的2014年,网易博客搞了一个关于“愿不愿意回到文革时的中国”的调查,据说初始阶段的数字让人吃惊:“愿意”回到文革时期的竟然高达94%!这比例是真实民意的反映吗?这些说“愿意”的人是真的不知道文革吗?是真的不知道文革的红色恐怖吗?是真的不知道文革的大屠杀吗?
   2013-04-12,坐过十几年大牢、几度被打入地狱又几度甄别平反的79岁老人耿鼎发,在读了《中国青年报》2013-02-20的《没有反思就没有人性的复苏》和2013-02-26的《坚决铲除悲剧重演的土壤》两篇文章后,给《中国青年报》编辑寄去题为《一定要设法让年青人全面了解真实的文革》的长信,希望不了解文革真相的年青朋友,能从他的死而复生的家族传记《耿刘氏和她的儿女们》(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2013年1月出版),了解那个无法无天、摧残人性、道德诚信沦丧、经济频临崩溃的文革年代。
  然而,文革的历史,至今依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什么时候,才能让文革“掀起盖头”,让更多的年青人了解真实的文革,深刻反思罪恶的文革。这一天会遥远吗?
   (作者简介:广东省作协会员,吴川市政协文史委委员,原吴川市文联副主席。)

https://weibo.com/p/2304184d9742e50102vc59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1-26
请求删除风中的蜡烛的侵权转帖

    

    本人在茂名在线的注册名称叫aster,在凯迪社区的注册名称叫蓝领巾、在共识网的注册名称叫秦玉员。

    2013年12月,我在茂名在线以秦玉员的名义发表《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 》这篇文章,这篇文章的版权和著作权均属于茂名在线和作者。
                  

    我写的《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 》因涉及到一段最敏感的历史,所写的与某些原来的事实有出入,给当事人的后代带来了负面影响,这是我没想到的,在此,我向对方表示歉意。现在我已经应当事人的要求请茂名在线对《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 》做了彻底删除。
      
   据了解,2014年8月20日,广东吴川市一个网友(此人系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前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华秋的高中同学)私自将本人发表在《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这篇文章的题目改为《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正文内容一字不变,并分别转载到“共识网”、“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这是一种侵权行为!凯迪社区网友“风中的蜡烛”则在共识网将《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转载到猫眼看人。现在我请求凯迪管理员把“风中的蜡烛”转载的这篇《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删除。
    
   我也曾经在2014年1月24日以蓝领巾的名义在凯迪社区史海钩沉发表过《腥风血雨石鼓湾----让这段悲惨的历史告诉后人》,除了标题不同,正文内容与《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 》  和《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完全一字不差。请管理员找出来互相核对。



腥风血雨石鼓湾(蓝领巾发表在凯迪,已删除)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96&id=9798697


附录1:共识网违法转载本人的帖子
共识网  秦玉员: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
http://www.21ccom.net/plus/view.php?aid=111656&ALL=1


附录2:风中的蜡烛转载的侵权帖(请删帖)
[转帖] 共识网 秦玉员: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 ( 由凯迪社区



.
风中的蜡烛从共识网转载到凯迪猫眼看人的侵权帖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0299070

附录3:
关于《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 》的版权和著作权的声明 (茂名在线)

    http://bbs.gdm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811339&page=1&extra=#pid8815596


    aster(秦玉员)的个人空间网址 :

    http://bbs.gdmm.com/space-uid-438499.html

    打开个人网址能看到《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这篇文章标题。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0342909&boardid=13

请求删除风中的蜡烛的侵权转帖

    

    本人在茂名在线的注册名称叫aster,在凯迪社区的注册名称叫蓝领巾、在共识网的注册名称叫秦玉员。

    2013年12月,我在茂名在线以秦玉员的名义发表《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 》这篇文章,这篇文章的版权和著作权均属于茂名在线和作者。
                  

    我写的《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 》因涉及到一段最敏感的历史,所写的与某些原来的事实有出入,给当事人的后代带来了负面影响,这是我没想到的,在此,我向对方表示歉意。现在我已经应当事人的要求请茂名在线对《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 》做了彻底删除。
      
   据了解,2014年8月20日,广东吴川市一个网友(此人系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生、前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华秋的高中同学)私自将本人发表在《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这篇文章的题目改为《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正文内容一字不变,并分别转载到“共识网”、“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这是一种侵权行为!凯迪社区网友“风中的蜡烛”则在共识网将《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转载到猫眼看人。现在我请求凯迪管理员把“风中的蜡烛”转载的这篇《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删除。
    
   我也曾经在2014年1月24日以蓝领巾的名义在凯迪社区史海钩沉发表过《腥风血雨石鼓湾----让这段悲惨的历史告诉后人》,除了标题不同,正文内容与《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 》  和《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完全一字不差。请管理员找出来互相核对。



腥风血雨石鼓湾(蓝领巾发表在凯迪,已删除)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96&id=9798697


附录1:共识网违法转载本人的帖子
共识网  秦玉员: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
http://www.21ccom.net/plus/view.php?aid=111656&ALL=1


附录2:风中的蜡烛转载的侵权帖(请删帖)
[转帖] 共识网 秦玉员: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 ( 由凯迪社区



.
风中的蜡烛从共识网转载到凯迪猫眼看人的侵权帖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10299070

附录3:
关于《文革时广东电白县石鼓湾惨案 》的版权和著作权的声明 (茂名在线)

    http://bbs.gdmm.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811339&page=1&extra=#pid8815596


    aster(秦玉员)的个人空间网址 :

    http://bbs.gdmm.com/space-uid-438499.html

    打开个人网址能看到《电白县马踏石鼓湾惨案(文革中的当年往事)》这篇文章标题。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3&id=10342909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11-26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11-26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