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应用 会员列表 统计排行 搜索
  • 121阅读
  • 1回复

王金萍:历史的印记——读王春普《漩涡》文革回忆录

楼层直达
级别: 管理员
— 本帖被 yangharrylg 从 文革回忆 移动到本区(2017-11-24) —

  与王春普王爷很熟,又因为同编杂志《精卫鸟》的关系时常见面聊天,也知道王爷自(区交管局副局长)退休后十几年来,以整理他的日记为乐事,并以年代划分结成了数本集子,印刷后都是限量版成书,因为过于真实,所涉及的都是真人真名真地真事,身在其中的王爷也没有回避自己的短处,这样以资料形式面世每集不超过五本(需要说明的是,王爷有写日记的习惯且数十年如一日),我把这样的集子拿在手中,有看手抄本的感觉。
    虽然很早知道王爷在做这件事,但生起看这些集子的念想则在不久前,《精卫鸟》杂志第三期刊发了滑富强滑爷及杨光祥、刘万庆两位老师对《漩涡》的序,在不多的语言勾勒中,明白这是本反映我国史上纷繁争议的“四清”和“文革”初期事件的书,正好这段历史对于我来说是个空白,对了解历史真相的趋动,让我向王爷索来了这本书。
    《漩涡》一书不是广义上以全国的视角记录大时代、大事件,而是只截取了作者所工作的地方——北辰区前身北郊区南王平、朱唐庄两个粮站,在1965年年初“四清”来临(那时作者在南王平粮站),1965年5月12日“四清”时期(作者从这一天来到朱唐庄粮站),至文化大革命中1966年12月28日由作者发起与田学忠成立“捍卫毛泽东思想先锋队”,经当时去区粮食局串联,几天后将“先锋队”更名为“财贸造反团”,接下来到作者日记的1968年11月20日,大约在四年的时间里,记录了那个年代、那场运动、这个粮站、这一群人的这段经历,正如作者所说:我的一生值得回忆的事情很多,但只有1966年至1968年这两年最为“壮丽”,那是“四清”后期和“文革”初期最为动荡的时期。在那个年代的我,同粮站里的那群人和全国各行各业所有的人们一样“疯狂”起来了。我是个“狂人”,是我在这个粮站中助长了更大的“疯狂”。如果说1966年“5.16”通知为文化大革命开始的话,那年12月28日我在的这个小小的粮站里揭竿“造反”,汇入到了文革的“漩涡”中......
    作者参加工作时是初中毕业,按当时大众的受教育程度,已是一地方上的文化人,且在工作中积极要求进步,1964的1月加入共青团,在政治领先的大环境下,这是件人生大事,可想见作者心情有多激动,作者在记录这件事的日记中有这样表决心的诗句——为人类的共同幸福自由/为共产主义早日在全世界建成/撒热血/骨成灰。我相信这样的情感很真很纯。当然要求进步的还有许多人,比如作者文革造反团的搭档田学忠,一大早骑车去南麻疸给五保户送面,送完一看天还早又给老人担了三担水。当时一定是受雷锋精神感召。
    接下来的记载中进入四清:清政治、清经济、清思想、清组织,相关文件是“二十三”条。
    对于粮站,四清的重头戏在清经济上。工作组进驻后几乎全站覆没无一幸免,包括作者本人也勾连出60斤粮票和一条面袋的事情,真是狠抓“私”字到灵魂上。这里出现了后来文革也提到的两个人,四清积极分子王学厚,“朱门”粮站经理赵桐华,是帮助他认识错误,让他提交材料、思想动态、保证等数份的人。从对四清的记载中,作者是欢迎四清感谢四清的,称“伟大的四清运动”把自己从污泥中拉出来,让作者终身都牢记这场教训,这是四清给作者积极的一面吧。但到清思想、清组织方面就左的邪乎了,什么有的人发了两句牢骚就成了坏分子了,到村委会要回自己的房子就被打成牛鬼蛇神戴高帽,先批斗再游街至下半夜。在政治做统领的年代,一切都是为政治服务,到清政治时,经济上吃私贪污、生活中有较严重问题的,被开除了团籍。到这时,有识之士当然会看出哪里出了问题,也当然会直言呼吁,比如吴晗、邓拓、廖沫沙,但结果是从中央到地方开展了对他们思想的批判,作者当时也写了数篇的大字报,都是紧跟形势,誓把这些资产阶级老人爷批倒批臭,这之后,喻示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了!
    作者振臂高呼:坚决做无产阶级革命派。
    真是大鸣大放大字报。
    背语录、搞串连、参加几十万人的集结大会、分兵各路地游行批斗坏分子。
    当时的世人无意工作,不眠不歇。
    《漩涡》一书中介绍,起初两者之间若观点发生了分歧,办公室辩论不清你可到屋外,屋外还是说不清你可到大街上,到处都可以看到辩论的场景;在这个区的小贺庄,有人给地主写大字报贴到他家大门上,地主家看到给撕了。第二天,人们把他家门上、院里、屋子里,所有地方都贴上大字报,这家人的母亲当天气病而死,棺材上也贴满了大字报——看这家还撕不撕!只是,有这么多辩论的地方,却没有说理的地方。
    还有更不讲理的(摘自《漩涡》):
    ——紧急通令:为了更好地为广大工农服务,自即日起,凡乘坐汽车,由本人自报出身!凡是资产阶级黑帮分子及黑五类,一律不许上车!黑帮分子必带黑条,如隐瞒出身查出来,则自食其果;
    ——勒令:地富反坏右你们这些黑五类,我粮店从本日起一律供应你们粗粮,无论你们使粮本或使用粮票。为了防止你们捣鬼,你们粮本上的粮食没有大队贫协证明,一律不给取粮票。地富反坏右你们听着,如果你们嫌粗粮不好吃,可以马上滚蛋。
    看这本书厘清了一个思维,红卫兵不是在校学生的专属,当时工矿企事业单位,不分年龄凡是出身好表现好的都可加入红卫兵。作者几经申请才成为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红卫兵。
    当时驻地的四清工作队顺理成章地领导了文革,但文革真正开展起来后,他们也成了打倒的对象。正如前文所说:1966年12月28日由作者发起与田学忠成立“捍卫毛泽东思想先锋队”,后形成“造反团”,团长就是作者。有戏剧性的是,与作者同吃同住同劳动,又有很好友谊的马俊忠成立了粮食局造反大队,并于1966年12月21日夺权封了粮食局公章,局长成为资产阶级当权派做检查。从这以后,这两个人都被卷入这场漩涡中,各自招兵买马,唇枪舌战,文山会海,大字报海量张贴。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发挥写作才华,以“夺权评论员”的属名,数度评说形势痛击异已。就这段历史,在作者的论述中,不权派别林立,且主张各异,但都打着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的旗号,文斗过后,则开始了无法控制的武斗。作者尤其提到了市区“五代会”和“大联筹(他们自称是反复辟)”,这是经过几次大分化、大改组,全市基本分成的两大派别,按照这个划分,作者的“造反团”应属于“五代会”,马俊忠的“粮食局造反大队”该属于“大联筹”了。就在1967年的下半年,接连发生了“大联筹”围攻和火烧天津政师、“大联筹”攻打609厂“五代会”,双方都有伤亡,惊动中央。
    作者成立“造反团”后当然就夺了站里王学厚和赵桐华的权,这时作者就让这两位做检查,且对王学厚的检查久不通过,这里就反映过当时环境中的人性,但由于作者站位在了“五代会”最后升至革职会主任(1968年11月)的地位,本是个圆满的结局又被造反派“从头越”的马凤庆贴出大字报——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王春普必须做触及灵魂的检查,其中诘问数番后断言:王春普身为造反头头比“大联筹”坏头头有过之而不及,虽然此种发言声者寡,但无不触动了作者的内心,由此他开始反思;那个昔日作者的好友马俊忠由于站位于“大联筹”,后来被人追打逃亡,倒是“一批三查”救了他,只定性为受蒙敝的坏头头。
    “当——当——当,我听到了收音机传出广播员激昂的声音:各位听众,新的一年来到了!1966年来到了!在新的一年里,我一定付出更多汗水努力工作,在思想上追求进步,做一个革命人,把青春献给党!(那年我23岁,在南王平粮店西房昏暗的油灯下写了如此的誓言。天知道如果全国的“革命”就此结束,那就没有了十年的动乱,中国将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可我哪里知道,在这一年等待我的将是“四清”和“文革”的考验和洗礼。我胜利了。但我确实失败了)”——作者
    但在那个混乱的年代里,谁又是胜者呢?!


http://cache.baiducontent.com/c?m=9d78d513d9d430d84f9b94690c66c0101f43f6102bd6a0020ea3843995732b4b501197ac26520773d5d2086316de3e4b9cf22173471456b38cbe8a5e9afbcc2775ce6176671df55c0f8347f29e5125b661cb06bab81990ebad6d84aea582834912d7035b27d5e78c2e0743cc39a01336b2a49a4a15185bbeea276588033176c1&p=c2678b1285cc43b408e2962917&newp=8b2a9704a4805bff57efc6124a53d8304a02c70e3ec3864e1290c408d23f061d4862e5bf2c271704d0c1776c0bad4f57ebfa367523454df6cc8a871d81edd35a6c92&user=baidu&fm=sc&query=%A1%B0%CE%D2%D4%DA%CE%C4%B8%EF%E4%F6%CE%D0%D6%D0%A1%B1&qid=e26ce6bb0000a10d&p1=2
级别: 管理员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12-05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